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六章 红妆(三)

“你要是穷人,我等就全是乞丐了!”赵匡胤撇了撇嘴,低声补充,“不过,想要把日子过得安稳,还是精打细算才好。我听说,这两天,整个东市和西市的货物,都快被老三你家给包圆了!不好,不好,这样做,太招人嫉妒了!”
终于要将小师妹明媒正娶的娶回家了,从此,再也不用彼此间互相牵肠挂肚。每每想到小师妹常婉莹那依恋的目光,郑子明心中都默默地感谢上苍。老天爷保佑,那天船上能找到足够的药材、烈酒和棉纱。老天爷保佑,自己还没忘记上辈子吃饭的本事。老天爷保佑,陶三春和常婉莹两个,身体里淌着一模一样的血。老天爷保佑,这两个女孩子内心都极度善良,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去死……
“对,让他双喜临门,然后朕带着太子到时候登门去喝喜酒!哈哈,哈哈,常乐公,果然有你的,姜还是老的辣。就这么定了,把国事和家事一起办了。朕就做一回糊涂帝王!”郭威大笑着抚掌,活脱一个占了便宜的老兵痞,浑身上下,哪里有半分帝王威仪?
“呼延琮,你要不要脸!”从天而降的小师妹,张开双臂,死死地护在自己身前。
“这不是怕你忙晕了头么?我就拉着老二过来看看,看看有什么是我们哥俩能帮忙的。谁知道你早就做了撒手掌柜,把事情都交给了潘美张罗,自己躲在花园里优哉游哉!”柴荣笑着还了个半揖,然后摇和图书着头补充。
“喂,我说老三,你怎么做起白日梦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脑后传来,让郑子明打了冷战,迅速恢复清醒。
泽州战后,明知道他可能就此一去不回。小师妹却从始至终,没做任何阻拦,也没多说一句挽留的话。只为让他彻底摆脱“二皇子”身份的拖累,让他从此头上有一片晴朗的天空。
“老臣,老臣以为,光一个虚职不足酬其功!”冯道却比王峻认真得多,立刻接过话头,大声补充,“他的沧州海船可直接勾连南北,日进斗金,多少俸禄估计都看不上眼。但,但现在封他为国公,将来陛下百年之后,太子对他就封无可封了。所以,所以还不如,不如这样,陛下多赐他些田产,作为食邑,让他的子孙世袭罔替。然后,然后再给他赐婚,让他一次娶了两个,不再为家事头疼!”
“嗯,嗯!”郭威搓着手,来回踱步。“君贵说得对,郑子明是个知道感恩的人。朕给他一尺,他会还朕一丈。嗯,嗯,朕不能让他白白把地盘和兵权交出,朕,朕得想法补偿他,补偿他!”
此举,有利于民,有利于国,也令王峻心中所悬的千斤重锤,悄然落地。然而,此时此刻,王峻却没感觉到多少轻松,相反,却觉得身边空荡荡的,好生冷清。就像伯牙忽然发现世上已经没有了子期,孙膑终于杀死了庞涓,猎狗终于追丢了狡兔,干www.hetushu.com将终于失去了莫邪的消息……
当时的未能感觉得到,过后回忆起来,他才明白小师妹这些年,到底承受了怎样的沉重。
在还没确定他的“二皇子”身份之时,就毅然将他劫走,宁可面对刘知远的滔滔天威,也要替他争取半分生存的希望。哪怕是救错了人,也无怨无悔。
“朕知道,朕知道,朕知道他不会辜负朕的信任。朕知道付出必有回报!”郭威直接忽视了冯道话语里的刺儿,搓着手,目光追逐着对方所指的位置,反复逡巡,唯恐自己看错了一个字,弄错了郑子明所上奏折的意思。
“赠人芝兰,手有余香!”冯道顿了顿,迅速顺着郭威话头,引用了一句和尚们常用的谚语。
“不行,朕,朕得封赏他,朕得给他一个大大的封赏。如果,如果天下诸侯都肯像他一般,一般视权力如粪土,朕,朕又,又何必,何必天天就像坐在火堆上!”大周皇帝郭威,如同个捡到了金元宝的老乞丐般,激动得语无伦次。“朕,得封赏他。让天下豪杰都知道,朕,朕绝非吝啬之人。朕,朕怎么办呢?刚刚,朕刚刚封了冠军侯,这还没过去一个月呢!再封,再封就得封他做国公了!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异姓国公……,嘶嘶,瀛国公,秀峰兄,两位赶紧给朕出个主意。”
“过去那些事情,师兄不愿意想起来,就不用想了。咱们两个,可以从头开始!”小师妹和_图_书张着大大的眼睛,满脸温柔。
沧州遇袭,小师妹再度从天而降。哪怕看到了他身边还多出来两个女子,依旧毫不犹豫地策马冲向了敌军。
“大哥,二哥,什么风把你们二位给吹来了?”上前半步,郑子明笑着向二人施礼,规规矩矩,不紧不慢。
否则……
他在汴梁城内的镇翼节度使府邸,是郭威特地命人腾出来的。原本属于杜重威,在更早之前,则属于尚未登基的石重贵。里边的一草一木,他都非常熟悉。特别是小时候跟常婉莹一起玩耍的后花园,几乎在每一个角落里,都能勾起许多温馨回忆。
“师兄,不急!那你跟我说一件,咱们小时候的事情。慢慢说,我闭着眼睛听。”
回头细看,却是大哥柴荣和二哥赵匡胤两人联袂而至,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几分促狭。
一边说,他一边摇头,活脱一幅土财主模样,如假包换。
唯独不觉得如何兴奋的,只有王峻。郑子明把兵权和对地方的控制权一分为四了,三份给了别人,只留下了原本的横海军。虽然名义上,赵匡胤、高怀德、符昭序三个,都依旧归镇冀节度使指挥。但凡是长着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镇冀节度使的含金量,已经只剩下了原来的两成!对朝廷再也构不成任何威胁,朝廷也不用再担心郑子明成为安禄山第二!
随后,两个人的身影,就变成了四个人。
起风了,树梢头的黄叶缤纷下落,在http://www.hetushu.com半空中幻化出一个个熟悉的身影。
“你说什么,他真的保举了赵匡胤、高怀德和符昭序?奏折在哪?拿给朕看,快拿给朕看!”郭威猛地向前走了一步,劈手从冯道手里抢过了奏折。
赵匡胤也笑着回了个半揖,然后快步走到石桌旁,一点儿也不见外地拿起两个杯子,各自朝倒了一杯热茶,一杯递给柴荣,一杯端在手里:“好茶,我先前就问见味道了。子明真是个会享福的人,这茶,这点心,还有这院子里的陈设,恐怕全汴梁城里,也没几家人能用得起!”
“封公就过了,难得他知道进退,陛下,陛下,陛下赏他一个大大的虚职,再赐常家女儿一份诰命,再,让他再多拿一份俸禄就行了!”王峻依旧沉浸在拔剑四顾心茫然的状态当中,皱了皱眉,心不在焉地回应。
“啊,啊切!”郑子明猛地打了个哈欠,皱着眉头,四顾茫然。
……
此举极度失礼,然而冯道却根本不在乎。笑呵呵地凑上前,头歪在郭威肩膀上,手指在奏折上点来点去,“当然,陛下请看。人名,人名和所保举的官位在这里,前面的都是废话和套话。他如此做,等同于将手中权柄一分为四!今后,王枢密再也不用一提河北,就愁得无法安枕了!”
“常克功的女儿,为他把命都豁出去了,那陶家女儿,也替他挡过箭矢。”冯道笑了笑,弥勒佛般点头,“他现在,心里肯定谁都放不下,却未必有勇气www.hetushu.com跟常思说,想一次娶俩。干脆,陛下替他完成这份心愿算了,反正娶一个也是娶,娶两个也是娶。左右是再多一份诰命的事情,冠军侯么,娶两个老婆还能算多?!”
“师兄,你真的是石延宝么?告诉我,你到底是石延宝,还是别人夺舍而来,占据了他的躯壳?这句话,我,我一直想问,但,但我一直不敢。”
几句奉承话说得很顺,但话里话外,却隐隐带着几分提醒味道。郑子明闻听,顿时就明白了二哥赵匡胤的意思,笑了笑,轻轻摇头:“怎么可能,汴梁自古就是销金窟,我沧州所产奢侈之物,七成都贩往这里,剩下的另外三成才能供应南唐和荆楚。只是,别人都喜欢偷偷花钱,不像我这般,穷人乍富,总是免不了要炫耀一番。”
“你是说,让朕替这小子背黑锅,帮他达成所愿?”冯道的建议,明明是将国事和家事混为了一谈,郭威却心有灵犀,立刻大声追问。
云风观的血战,面对刘承佑派来数千大军,小师妹紧紧用后背靠住他的后背,哪怕下一刻,就是万箭天降!
自己贪心,自己花痴,自己背负了三生三世的记忆和孽债。但小师妹,却一直是当年那个小师妹。单纯,善良,勇敢,为了自己,可承受任何委屈,可以置生死于不顾。
“师兄,喝了这碗药吧!师父说,喝了它,你就很快会好起来!”当年,那所由和尚寺庙改成道观的云风观中,小师妹捧着一碗药汤,柔柔地奉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