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六章 红妆(八)

“连冠军侯都一次娶了两个,陛下春秋正盛,何必苦着自己?不如早立正宫,广纳妃嫔,若是能诞下凤子龙孙,也好让太子殿下多几个帮手!”正想得热血澎湃之时,忽然,又一道低低的声音,针一般刺进了冯道的耳朵。
阻止不了,就顺势而为。倒向实力最强的一方,避免血光之灾。管他乱世还是盛世,自家人生存才是第一。多年来奉行的处世之道,迅速帮长乐老儿冯道做出了决断。无论他这一刻,心里是否疼得宛若刀绞。
两群丫鬟和仆妇立刻一拥而上,丢下新郎官郑子明,将两位新妇分头送入后宅,脚步整齐急促,仿佛唯恐自己这一队落在另外一队身后。
他想向柴荣示警,让柴荣自己来化解眼前危局。然而,目光在大堂里扫来扫去,却发现柴荣正带着赵匡胤和高怀德两个,替郑子明挡酒,喝得不亦乐乎,根本无暇分心他顾。他又迅速将目光转向自家儿子冯吉,希望儿子能过来帮自己出个主意,却又惊愕的发现,冯吉、符昭序和潘美三人勾肩搭背,喝得正是热闹,根本没功夫多看他这个苦命的老父亲一眼。
迅速站起身,冯道捧着琉璃盏,准备加入劝说郭威立后和纳妃的队http://www.hetushu.com伍。就在此时,他却听到了一阵爽朗的大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秀峰,盛之、文素,你们的意思朕懂。也感谢你们为了朕如此费心。然而郭某当年还是大头兵时,柴氏肯不顾其家人劝阻果断下嫁,如今郭某走运被推上了皇位,就不能把皇后的位置封给别人。那样做,太坏良心。朕怕半夜睡不着觉!有些话,就不要再说了,朕这辈子,只会有柴氏一个皇后,绝不另立。至于广纳妃嫔,朕今年都五十多了,就别学某些不争气的家伙,豁出老脸去祸害别人家黄花大闺女了!平素力不从心不说,待朕死后,人家也就三十出头,下半辈子,孤灯苦影,该如何去捱?”
“嗯,有点儿意思!”坐在大堂最核心处一个独席,枢密副使冯道举起酒盏抿了抿,眯缝着眼看着那一群起哄的宾客,脸上浮起一团神秘的微笑。
郑子明转身欲追过去调节,却被冯吉当场拦了下来。紧跟着,哄闹声和祝福声就响彻成了一片。柴荣、赵匡胤、韩重赟、杨光义、潘美、李顺儿等一众兄弟,带领着若干军中少年,喊得尤为卖力,仿佛根本没看到皇帝郭威和一众道m.hetushu.com贺大臣的存在。
若是郭威再有了亲生儿子,并且因为舐犊情重,起了废立之心,那大周朝即将面对的惊涛骇浪,也绝对会是前面数朝的十倍!刚刚出现的太平盛世希望,又将被彻底掐灭。而自己,长乐老儿冯某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洗清别人泼在自己身上的污水!
而这,还只是眼前的局面。作为屹立数朝的不倒翁,冯道即便是用脚指头去想,也能推测出五到十年之后,当一众少壮将领成长起来,朝堂上会是如何模样。而届时郭威不过才五十六七,算不上老迈。只要坐镇汴梁,给与自家儿子柴荣和一众少壮将领足够的支持。放眼天下,哪个诸侯还敢兴风作浪?
“谁?谁这么恶毒?”手臂又是一哆嗦,饶是涵养功夫高,冯道也差点儿将面前矮几推翻在地。
前后不过短短几个刹那,已经有冷汗从冯道额头上淌了下来。一滴,一滴,又是一滴,砸在酒盏里,溅起涟漪串串。
“夫妻对拜,送入洞房——!”礼官冯吉扯开嗓子,将最后一句话故意拉得余音绕梁。
郭威乃是大头兵出身,对繁文缛节原本就不怎么感兴趣。见酒宴已经开始,干脆不待郑子明上前www•hetushu•com招呼,就主动出击,找到郑仁诲、王峻、王殷等一干老兄弟,开始推杯换盏。
皇帝亲自下旨,赐镇翼节度使郑子明与泽潞节度使常思爱女常婉莹、陶家庄义民之女陶三春同时完婚,不光在本朝,恐怕再向前逆推三代,也是一份罕见的创举。算是给足了郑子明和常克功二人面子,同时也清楚地向外界表达出了一种态度,朝廷不会亏待有功之臣,但也不会再像前面几朝那样,容忍藩镇们继续做大。识趣者,就赶紧效仿郑子明,将掌控的地盘和兵马交一部分出来,良田美宅还是金银珠宝,朝廷随着你挑。如果不识趣的话,哼哼,咱们这位大周天子可是一刀一枪从普通小兵打上来的,眼下正值年富力强,想要收拾谁,根本不用考虑什么阴谋诡计,直接就可以带着十万大军登门拜访!
那将是怎样的一个局面?想想,冯道激动得手都发抖。大唐盛世由何而来?不就是虎狼之师俱归中枢,而朝廷的政令畅通无阻么?一旦中原的各方势力都被朝廷压服,郭威将所有力量拧成一股绳,南征荆楚,北伐契丹,又怎么可能是一句空话?而自己如果真的能参与其中,后世著史,谁又敢说长乐老子历仕多朝和-图-书厚颜无耻。谁敢忘记长乐老儿忍辱负重,最终辅佐圣主,重整河山之奇功?
如此一来,大堂内的气氛顿时愈发活跃。几乎所有人都抓起了酒盏,开始鲸吞虹吸。
但以目前态势,那群兵痞,也没胆子公开与朝廷唱反调。且不说郭威这尊大佛,足以令鬼魅魍魉望而生畏。就看今天帮助郑子明迎亲和宴客的那群后生晚辈,皇帝陛下的义子柴荣,新晋的节度使赵匡胤,常思的女婿韩重赟,泽州马军指挥使杨光义,还有王政忠、刘庆义、潘美、陶大春等等,个个声名赫赫,文武双全。真的跟老一辈兵痞们沙场争锋,谁生谁死,未必可知!
怎么办?郭威才五十出头,怎么可能拒绝得了,“广种多收”和延续血脉的诱惑?而身为臣子,这个节骨眼儿上,怎么可能跳起来说:陛下,请你为了江山社稷着想,不要再娶新的老婆,请心甘情愿断地选择子绝孙?!
而朝中文武这几天的表现,也非常令人玩味。不论以往与郑子明关系亲疏远近,几乎全都有贺礼送过来。包括一直与之不对付的王峻,包括最近因为从龙之功,地盘和兵马都急剧扩大的王殷,还包括符彦卿、高行周,以及若干大大小小的兵头……
想到这儿,冯hetushu•com道心中的愤怒立刻无法掩饰。抓起酒盏,就想砸向正在给郭威出馊主意的那个佞人。然而,待看清了此人的面目,他的胳膊再度僵了僵,有股冷气从脚底直接窜上了头顶。
是王峻,还有王殷,还有范质,王溥,以及若干在郭威起兵之时,立下了汗马功劳的故旧老臣。与他们几个相比,自己就像风中残烛对上了正午的烈日,根本没有出现的必要!
大周朝比前面数朝的另外一大优势便在于,郭威膝下只剩下了柴荣这么一个继承人。而柴荣自身又得到了赵匡胤、郑子明、张永德,甚至高怀德、符昭序等少壮派将领的全力拥戴。父子两个齐心协力,对内对外都能战无不胜。
若说这些人已经看清了形势,准备效仿郑子明,自剪羽翼,以兵权和地盘换取良田美宅,冯道是一百二十个不信。跟这群老兵痞打了一辈子交道,他清楚地了解其中绝大多数人的心思。官职高低对这群人来说并不重要,朝廷是否信任,对他们来说也不重要。只要手中的兵马足够令朝廷投鼠忌器,他们回到自己的地盘上,就是小一号的土皇帝。看上哪座宅院随时可以抢了搬进去住,看上那片田产可以直接命令田主双手奉上,才不稀罕朝廷所赐那仨瓜俩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