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六章 红妆(九)

众宾客连忙起身相送,待郭威的仪仗去远,陆续又返回大堂来,继续开怀畅饮。在场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就在刚才大伙围着新郎官劝酒的时候,大周朝经历了一场怎样的惊涛骇浪。更没有意识到,皇帝郭威今天的言语和举动,将对整个中原的局势和未来,将造成何等深远的影响!
“没事,我信义父,正如义父信我!”柴荣端起茶碗抿了抿,笑着打断,“除了义父的信任之外,其他,归根结底都是实力上的问题。如今有义父在,王秀峰和王殷两个,无论怎么折腾,都动不了我一根汗毛。而如果哪天义父他老人家若是突然撒手西去,咱们兄弟如果还没有力气跟老匹夫王峻相争,那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饮,饮盛!”范质,王溥互相看了一眼,也连忙将酒盏举到了头顶。
“看什么,这么久了还没看够?”常婉莹笑着抬起头,双目流波,红唇娇艳似火。
“王秀峰今日之举,相当于摆明了阵形,要跟大哥你誓死一战了。多亏了陛下圣明,当场驳回了他的请求,并趁机再度确定了你的太子之位!”掏出一粒陈抟老祖亲手配制的解酒丹,赵匡胤一口吞了下去。然后又狠狠地灌了自己几大口浓茶,喘息着道。
“这厮也就表面看着老实!”赵匡胤指着柴荣的鼻子,哈哈大笑,“算了,算咱们俩倒霉。总不能现在闯过去,质问他是不是装醉?”
“大哥放心!”赵匡胤被说得心怀激荡,用力拍了下桌案,沉声许诺,“待返回河北之后,我一定努力辅助子明……”
“这,和*图*书这,的确!”赵匡胤愣了愣,然后哑然失笑。“的确他们两个忽然主动向你示好,才真正值得担心。不过常言道,三人成虎……”
“饮,饮盛!”始作俑者王峻无奈,只能苦笑着举盏,将酒浆倒灌入喉。
“哗啦!”清脆的响声,打破了大堂内的喧闹,刹那间,将所有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想到过郭威有可能会拒绝,但是王峻等人却万万没有想到,郭威会说出如此悲天悯人,有情有义的一番话来。顿时,事先准备在肚子里的许多言辞,都没有勇气再说出口,一个个窘得面红耳赤。
“饮盛,为陛下贺,为大周贺!”郑仁诲立刻大笑着举盏,与郭威遥相呼应。
窗外,明月悬上了屋子角。流光如纱,照得天地间一片静谧。
他向来就不是个轻易肯服输的人,哪怕今天郭威的话语里,已经隐隐透出了几分杀机。他不相信,性子急躁,又浑身上下充满了江湖气的柴荣,会是一个合格的储君。正如柴荣从来不相信他王峻是一个合格的当朝首辅。今日之事准备稍显粗疏,他才不小心输了一局。而岁月漫长,早晚有一天,他相信自己能令郭威放弃今天的决定,替大周朝,替所有老兄弟,重新安排未来!
“怎么可能!咱们上当了,这该死的郑小肥!”柴荣恍然大悟,挥舞着胳膊,哭笑不得,“亏得咱们哥俩还担心他今晚醉得入不了洞房,这厮,这厮真是……”
“好了,朕在这儿,有人肯定会拘束。朕回去了,君贵,你替小胖子好好招呼宾客!”郭威清楚地hetushu.com了解王峻的性格,不想在郑子明的婚礼上节外生枝。朝所有人亮了亮酒盏底儿,笑着说道。
“今日天光甚早,老臣回去著书了。陛下,诸位同僚,来日早朝见!”平素八面玲珑,一辈子奉行“唾面自干”的长乐老儿冯道,像换了个人一般,昂首挺胸,阔步而出。
“这厮,明天切莫让我见到!”柴荣无奈地摇头,撇着嘴,将目光转向窗外。
屋子里大多数宾客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跟着乱哄哄起身,鲸吞虹吸。
再一次令所有人都万万没想到的是,胆小了一辈子的长乐老儿冯道,今天却突然勇敢了一回。看都不看王峻一眼,单手举起一只琉璃杯,大声宣告。“老臣发誓,宁可粉身碎骨,也将陛下今日之言广传天下。如有违背,愿如此盏!”
酒席从中午开始,延续到月上西楼方才结束。送走了所有宾客,又将烂醉如泥的新郎官郑子明摆在软塌上,派仆妇抬进了洞房,柴荣和赵匡胤两个才终于松了口气,走到专门留给贵客的厢房里,喝茶歇息。
“还不到那种时候,义父乃行伍出身,身子骨一向硬朗!”见他说得如此斩钉截铁,柴荣又笑着连连摇头,“只要义父能继续在我背后支撑五年时间,我就可以不费一兵一卒,让王峻和王峻两个滚回家去养老。你和子明眼下首先要做的事情,不是控制河北,而是继续按照沧州军的方式打造精兵。自古以来,赢了内斗,都算不上什么本事。能却异族于国门之外,才称得上英雄。倘若当年大唐太宗不是打垮和-图-书了突厥,就凭他杀兄、屠弟、逼父诸举,与桀纣比肩也不为过!”
窗子内,郑子明轻轻拉出常婉莹的发簪,任凭乌黑的长发,瀑布般落在奶白色的锁骨上,溅起涟漪串串。
“饮盛!为大周贺!”
“饮盛!为陛下贺!”
这个时候,说什么话,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得付诸行动。郑子明会心地一笑,果断低头。眼看着四瓣红唇越凑越近,越凑越近,窗外竹林后,忽然传来一声轻笑,“郑大哥,两份盖头,你至今只揭开了一个。另外一边,莫非要等到天明么?”
“绝不会如此。子明、我,还有高怀德,三人足以掌控大半个河北!只要大哥一声令下,就能挥师南向,让那群老匹夫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百战精锐!”赵匡胤立刻接过话头,咬着牙道。
“冯可道?”枢密使王峻没勇气直接去捋郭威虎须,却有足够的胆量去威胁任何同僚。立刻转过头,对着冯道怒目而视。
“好!好!”马上皇帝郭威,先大笑着抚掌,随即高高举起酒盏,“长乐公,朕与你相识这么多年,唯独今天,觉得你活得像个男人!来,诸君,饮盛,为可道贺!”
“啊!”郑子明的身体一僵,所有动作都戛然而止。
论年龄,郭威在众人之间不算最长。论权势,众人谁也不可能大过皇帝。然而自从成功拥立郭威登位以来,他们当中,几乎每个人都往家里抬了三、四房姬妾,个个都觉得英雄美人,相得益彰。却谁都未曾想过,当白发苍苍的英雄死后,青春年少的美人该如何自处?
正尴尬间http://www.hetushu.com,却又听郭威叹了口气,低声道:“你们几个的心意,朕领了。无非是觉得,郭某流血打下来的江山,不该落在外姓之手。今天,郭某就给大伙一个明白话儿。首先,君贵是柴氏的侄儿,不是外姓。其次,即便将来老天垂怜,让朕真的有了后人,君贵也永远都是太子,绝不允许变更!主幼臣强将会是什么结果,你们几个都亲身经历过。真的不应该,也没必要,再经历第二次了。冯枢密,你的天下读书人之首。过来,记下朕今天的话,替朕广传天下。朕,这辈子只有一个太子,就是郭荣。从今往后,谁若是再兴废立之言,朕,必亲手斩其头颅!”
“陛下……?”
话说到一半儿,他忽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儿。抬手朝自己口袋里掏了掏,又拿出一粒醒酒丹,在灯下晃了晃,迟疑着道:“咱们俩的醒酒丹是扶摇子所赐,扶摇子是子明的师父,子明怎么会醉得那么快?莫非扶摇子老祖给了咱们丹药,却唯独忘记了照顾他这个徒弟?”
话音落下,掷地有声。将王峻、王殷等人顿时吓得脸色煞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而胆小了一辈子的冯道,却忽然上前半步,长揖及地,“臣,枢密副使冯道遵旨!臣,大周枢密副使冯道,替天下苍生,谢陛下仁德!”
“这……”
“不是要你辅助子明,而是你自己也站出来,独自打造一支新军!”柴荣摆了摆手,再度笑着打断,“子明此番献地分兵,等同于掘了某些人的祖坟,短时间内,必将成为众矢之的。所以,你这个做二哥的,就得站出来多hetushu.com承担一些,免得让他独自一个人木秀于林。”
“呼延云!你当初说好了两不相帮?”常婉莹的脸,顿时羞得如同着了火。一个纵身从窗口跃了出去,双掌化作两道闪电。
惊呼声乍起,随即,化作一阵低低的娇笑。令闻听者心中一荡一荡,如春潮之中泛舟。
“我明白!”赵匡胤笑了笑,欣然点头,“我明白,大哥尽管放心。就像今晚替他挡酒一般,只要有我在,谁也甭想……”
“范质的性子太软,王浦的从政时间太短,还没适应朝堂上的风云险恶,他们两个,只能算是被王秀峰强拉着凑数的,不足为虑!”柴荣笑了笑,也掏出一粒醒酒丹放在了嘴里,一边慢慢咀嚼,一边轻轻摇头。“至于樊爱能、何徽等辈,无非是记恨我到任后,着手清点士卒,淘汰老弱,令他们无法继续吃一大半的空饷罢了。这种人有奶便是娘,只要这一轮整军结束之后,多发些粮饷给他们作为补偿,就会立刻改换门庭。真正值得重视的,不过是王峻和王殷,而自从老三前往辽东消息被泄漏那一刻起,我与他们二人之间,就已经彻底势同水火。所以,他们想方设法离间我与陛下的父子之情,丝毫不足为怪。如果哪天他们两个突然主动向我示好了,那我才真的要提一百二十个小心!”
“起驾回宫!”太监立刻拖长声音,宣告皇帝陛下的离去。
说罢,奋力将琉璃盏掷落于地,顿时摔了个粉身碎骨!
几缕微风托着一片羽毛,缓缓飞出柴荣的视线。缓缓飞过高墙,飞过拱门,然后在花园里打个转,轻轻地落在一处亮着烛光的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