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七章 治河(八)

要知道,给太子看病,可从来不是什么好差事。连宫廷御医,都避之惟恐不及。把病治好了,只能算太子洪福齐天,不干医官什么功劳。可万一没有治好,或者期间出了什么波折,医官轻则丢官罢职,被赶出汴梁。重者,恐怕就要下狱抄家,流配千里。
“到底怎么回事,孤且去看看,子明,郑将军没用强吧?”柴荣立刻心里有些发虚,赶紧快速冲出门外。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山顶,手搭凉棚向下张望,只见一支庞大的流民队伍,扶老携幼,像逃难般从夹河县城了冲了出来,直奔大军所驻扎山坡。而山坡上,则早已支起了百余口大锅,滚开的热水卷着腌鲸鱼肉上下一翻,带着咸腥味道的香味顺风飘出数里,勾得人嘴巴内口水直流。
柴荣闻听,心中顿时就是一暖。
“石灰?”柴荣愣了愣,满脸迷惑不解。
但用如何用石灰逼迫那些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的流民出城,柴荣就无论如何都猜不到了。自家三弟做事向来不拘泥于常规,http://www.hetushu.com又得了扶摇子真传,这世间能比他还鬼点子多的,还真找不到几个。
自打他被郭威正是册立为太子之后,家里头可谓门庭若市。可那些人要么送他宝马,要么送他美女,要么送他金银细软,土地田产,其中却没有任何一位,关心过他健康如何,说过要给他把脉抓药,调理身体。
他今年才三十二岁,无论如何都算不上老迈。而郑子明年方弱冠,更是风华正茂。再加上后者那一手几乎能“生死人肉白骨”的神技,只要兄弟俩不自己作死的话,再并肩而战三十年都不成问题。
“我不是咒你,也不是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见柴荣忽然陷入了沉默状态,郑子明还以为对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想了想,郑重解释,“你自己也说过,十四五岁就出来掌管商队,为陛下募集军资,曾经吃过很多苦。人少年时身子骨强壮,感觉不到,但内腹恐怕会留下一些隐疾。而做了太子之后,你又hetushu.com劳神过度,难得出门活动一下,如此,很容易导致心脉乏力,气血两亏,烦躁、易怒,头晕眼花。食欲、记忆力,也会日渐衰退……”
“不是什么大病,大哥,你也不用过于紧张!”郑子明笑了笑,柔声安慰。“以调养为主,每天再配合一定量的筋骨活动,用不了三个月,包你像原来一样活蹦乱跳!”
有道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仔细找了两遍,他果然在夹河县城外,那道已经不知道干枯了多少年的巨型沟渠旁,看到了两条淡淡的白线。已经被踩得非常模糊,但已经能看得出是人为撒上去的痕迹。从沟渠旁一路向南,隐隐约约,好像正通往五十里外,刚刚由黄河决口而形成的那座大湖。
正百思不解之时,却听见外边的喧哗声越来越大。非但整个军营都沸腾了起来,从大军所驻扎的半山坡,一直到十几里外的夹河县城,叫喊声,哭骂声,哀求声和欢呼声夹在一起,一浪高过一浪,震得连寝帐四壁都跟着摇摇晃晃和-图-书
“那倒是!”柴荣笑着抚掌。
“他,他,他这简直是吓死人不偿命!”好歹也走南闯北二十余年,柴荣无论见识、眼界都远超常人。立刻就明白了,那两条白线所暗示的意思。借道泄洪,借夹河县城外的那条巨型水沟,泄洪水入海。如此,博州城很快就能重见天日,而紧邻水沟的夹河县,就成了下一个博州。说不定哪场大雨一至,就会被河水直接吞没。
“行,行,此番治水也好,治病也罢,你尽管放手施为便是。天塌下来,有为兄顶在前面,决不会让你费力还不讨好!”曾经亲眼看到过郑子明如何救治呼延琮,对于自家这位三弟的本事,柴荣可是一百二十个放心,当即,又点点头,大声承诺。
而沧州军的兵卒们,非但不急着辟谣。反而敲打着锣鼓,在旁边推波助澜,“招募河工喽,招募河工喽,一人入选,全家都能喝上肉粥。第一期只招募四千人,先来先招,过期不候!咱们先吃饱了肚子,然后立刻开挖!”
远离和*图*书朝堂争斗,周围又有自家兄弟的虎狼之师,这一天,柴荣虽然跑了很多路,心情却是难得地放松。当晚,早早地便在夹河县城外的军营里上了床,第二天清晨起来,没吃任何药物,就已经觉得神清气爽。
“难道都是奔着一口肉汤来的,早知道这么简单,我前几天就命人烧汤好了!”柴荣越看越好奇,转动脑袋,继续四下观望,“石灰呢,石灰在哪?不是说洒了两把石灰,就解决了问题么?”
“那我就不客气了,治水以疏导为主。治病,也以调养为主。”听他说得情真意切,郑子明也不推诿,“反正,咱们兄弟俩有的是时间!”
石灰那东西他不陌生,乃沧州军内的常备之物。每逢在一地扎营,郑子明总会让人在营地内外的潮湿处,洒满那个东西。据说能杀虫,防鼠,除蚊,甚至还可以有效阻止瘟疫的发生。
正欲按照郑子明的叮嘱,出门去打上一趟拳脚。耳畔忽然传来了一阵哄闹,经跟着,心腹侍卫郭智,带着满脸得意跑了进来。“太子,太子殿和-图-书下,您快出门,您快出门去看热闹,那些流民,前几天咱们费尽了口水,都没让他们挪一下窝。郑,郑三爷只是洒了两把石灰,他们就全从城里跑出来了!”
他和军营里的一众文武,都看过治河方略,当然知道郑子明根本没打算借道泄洪。但夹河县城里的流民们,耳目怎么可能如此灵通?因此,早晨起来一看到有人在用石灰画白线,立刻吓得魂飞天外,赶紧带上仅有的家什和老婆孩子,争先恐后往城外的高地上逃!
柴荣在汴梁日日受王峻和一群老臣联手打压,最近大半年来,形神俱疲。因此身体的确出了很多状况。此刻听郑子明所言,居然跟自己平日里的感受毫厘不差,顿时,对自家三弟的医术佩服得无以复加,转过头,一把拉住郑子明的胳膊,低声道:“是极,是极,老三,你真是扁鹊,不,你可比那扁鹊强多了!居然不用望闻问切,就能猜到为兄的病情!该怎么治,为兄听你的,你尽管放手施为。无论能不能见效,或者治出毛病来,为兄都不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