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七章 治河(十)

“走吧,对了,临走前,记得过来签个字,把你们准备认购的田产,也都确认一下!”潘美轻轻点点头,英俊秀气的脸上,写满了人畜无害的笑容。
“得了,顺子,一般刺客,未必能靠近得了我!”柴荣笑着挥了下手,低声打断,“况且你们沧州军的威名也不是吹出来的,有你们在,谁还敢冒死往我身边凑!”
对于这些游手好闲之辈,当地百姓非但不肯给予丝毫同情,反而主动站出来,替巡街的骑兵们指明“猎物”的逃走方向。一边指,还一边不停地念佛。好像那些骑着高头大马,身穿精织锁子甲的沧州骑兵,一个个都是捉鬼的罗汉转世一般。
“真的?”众乡绅兀自不敢相信如此轻松就被放过,瞪圆了眼睛再度确认。
“草民,草民家里穷,捐,绢粟米八石!”
本着不撕破脸的原则,众乡绅纷纷开口。忍痛拿出了一部分米粮,以免眼前这个看上去英俊得如同女扮男装的少年将军,过后再登门找自己的麻烦。
一边走,一边看,不多时,柴荣等人,已经进入了夹河县城。
“各位,末将刚才都把账本写好了,你等这样一来……”潘美看着这群汗出如浆的铁公鸡,心中笑得好生畅快。该,活该,叫你们软硬不吃!也不仔细想想,我家将军连契丹人的千军万马,都能杀个七进七出,还怕治不了你们这群滚刀肉?!
“也罢,末将就勉为其难,收下尔等的善心!”听众人哭得狼狈,潘美装出一幅感动的模样,撇着嘴回应,“不过,记住了,是平价买入,不是让尔等白白出粮食。说实话,这点儿小钱,我家侯爷看不上,太子殿下更看不上!”
说完,也不待李顺回应。起身就朝门外走去,刚出大堂,便再也忍耐不住,扬起头来,笑了个酣畅淋漓!
“冤枉!军爷饶命,军爷饶命啊!”话音刚落,众乡绅立刻齐齐跪倒于地,涕泗交流,“军爷饶命,我等家里头真的已经没有存粮了。刚才官府发卖土地,说的是用铜钱和银子付账,并且可以只付三成,余下的在五年之内逐年付清。若是,若是说用粮食,我等,我等肯定买不起,买不起啊!”http://www•hetushu•com
每当看到有无赖子被骑兵们抓到,用绳索缠住一只胳膊拴在了马后。当地百姓,则不吝于在一旁鼓掌喝彩。几乎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促狭的笑容。而无赖子们,则认命地苦笑着摇头。反正被沧州军捉了去,也只是与其他流民一起修河堤,一天还能管两顿饱饭。比起为了吃口饱饭,每天让人戳脊梁骨之外,好像下场也不算太坏。
正羞得无地自容间,却又看见潘美忽然把脸色一板,手按剑柄,大声吩咐,“来人,请诸位义士签字画押!”
而那刘英才,也只是三、四日前,匆匆见过柴荣一回。当时只顾着替自己摘清安置流民不利的责任,根本未曾,也没胆子仔细打量太子殿下的长相。故而看到李顺领着一名指挥使打扮的下级军官和数个士兵入内,还以为这些人是特地前来向众地方乡绅施加压力。不安地笑了笑,便又快速将目光转回了一众乡绅的脸上,屁股微翘,带着几分求肯的语气说道:“各位乡亲,各位父老,并非本官强求你们捐献粮食。郑,郑侯爷麾下这位潘将军说得明白,是买,平价购买。你们拿出多少粮食,他们付多少钱,童叟无欺。”
与前几日肮脏拥挤的情况相比,眼下的县城环境,可谓天翻地覆。街道旁,屋檐底,树根下,坐以待毙的流民,大部分都已经消失不见。小部分身体实在赢弱不堪,已经无法自行挪动者,也被胳膊上缠着红布的沧州士兵,尽力抬到了避风处,用瓷碗灌下了米汤,以期换回一线生机。还有零星数个肢体健全,体力尚可,却不肯自食其力,只想着偷鸡摸狗的无赖子,则被骑着马的士兵,像撵兔子一样撵得到处乱钻。
“草民愿意替郑侯爷分忧,认捐白米十石!”
众乡绅顿时吓得再也顾不上从长计议,“噗通!”“噗通!”“噗通!”接二连三跪倒于地。一边磕头,一边争先恐后地喊道:“大人且慢,大人且慢。草民想起来了,草民刚刚想起来,我家另外还有一处存储粮食的仓库,我打算全部捐献出来,全部!”
“可行!”柴荣向来不喜欢在熟人m.hetushu.com面前摆架子,笑了笑,轻轻点头。
“对,认捐!”先前那个叫苦连天的胖子,嗓门儿最高。跳起来,大声补充,“草民,草民认捐白米十石,绝对是十足十的好米,不掺杂任何沙子和稻壳!”
“唉!”站在远处看了半晌热闹的柴荣,连连摇头苦笑。三弟这招够奸够狠,端地是把一众铁公鸡的心思,算了个精光。“顺子,你让潘美继续,不要出来。孤走了,不耐着你等继续放手施为!”
……
明知道乡绅们在打发叫花子,潘美也不生气。先笑呵呵地将众人认捐的记录下来,然后用笔杆又敲了敲账簿,慢吞吞地开口,“好了,各位义民,末将在这里,先替太子殿下和我家侯爷,谢过各位了。”
勒石为铭,勒石为铭。这那里是为了弘扬大伙而善举,简直是要把在场所有人,都永远钉在石头上,让来来往往的百姓和客商,唾骂万年!
“是!”两排彪形大汉冲入堂内,拿起账册,就准备按个请众位乡绅上前用墨。
潘美和没事人一样,轻飘飘的收了银子,声音却丝毫没有降低,“张庄主,各位义士,大伙儿尽管放心。我家侯爷说了,这次诸位买多少田地,卖出多少米粮,他都不会在意。只是,只是他不能让诸位的善举,最后落得无人得知。所以,所以,侯爷特地命人准备了石碑,打算在治理好后的黄河各渡口处,勒石为铭。记录下所有良善人家在救灾期间的所作所为,以供后人万世敬仰!”
……
其余乡绅们紧紧跟上,说出的理由各不相同,但答案却别无一致:不卖!坚决不卖!要粮食没有,要命一条。
“是呀,将军,县令大人,我等回家就让族人省吃俭用,一定与流民们共度过难关。”
他原本就长得唇红齿白,一笑起来,愈发像菩萨旁边的善财童子。然而,众乡绅却从他的三品武职官袍上,判断出此人绝非可以轻易糊弄之辈。犹豫了片刻,咬着牙道:“虽然我等家中余粮不多,但省一省,还是能省出一些来。这样吧,郑侯爷不用买了。我等认捐。”
“这,这,这如何使得,如何使得!”众乡绅的脸,一个个hetushu.com臊得跟猴子屁股般,随时都可能滴出血来。
“啊!”话音落下,满堂立刻鸦雀无声,所有乡绅面如土色,两股战战,脚步再也迈不动丝毫。
“是啊,是啊,我等都是勤俭持家多年,才攒下的家底。青天大老爷,你不能随便破我等的家啊!”
“不瞒县令您说,我们家,只有逢年过节,才吃的起白米。其他日子,哪天不是野菜和米糠在对付。去年大儿媳妇怀孕时多吃了一碗饺子,老夫差点就让儿子休了他!”
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
“那,那,也罢,殿下请跟末将来!”李顺知道柴荣的秉性,喜欢做事不喜欢啰嗦。想了想,转身替大伙带路。
“可不是么,真的没有,没有啦。甭说是按照平日的价钱,就是按照这几天的价钱,我等家里也没有粮食可卖了!”
“等朝廷的米粮到了,外边的流民早就都饿死了!”被糊涂县令气得两眼冒火,陶六顺又拍了下桌案,厉声断喝,“来人,给我……”
“应该的,应该的!”
“不敢当,不敢当!”
“买不起,买不起,军爷,您就是杀我等,也拿不出粮食来啊!”
“啊!”张思远闻听此言,脸色登时又是一变,赶紧从袖子中递过几粒银豆子,快速塞向潘美手心,同时,用极低的声音追问:“敢问冠军侯大人他,他到底打算……”
“什么,我等可以走了?”众乡绅原本还想继续撒泼耍赖,见对方居然如此轻易地就放过了自己,顿时有些无法相信各自的耳朵。
“那,也好。殿下,末将这就带您进去!”李顺不敢违抗,先是抱拳领命。然后又犹豫了一下,低声询问,“就说,就说您是我的,我的族中长辈!特地前来观摩。您看,这样可行?”
“冤枉,军爷,我等冤枉!”
那潘美,却唯恐对众人的打击力度不够,顿了顿,又笑着朝着张思远拱手,“张庄主见谅,我家大人是要末将清楚记下各位的功劳,说是以后,要让沿岸黎庶,知道该向哪个感谢活命之恩!”
“县令大人,县令大人,您老赶紧为我等说句话。否则,我等死了事小,万一毁了太子殿下的清誉,可是百死莫赎!”
“草民,草和图书民认捐,认捐三千,不,五千石!”
“草民,草民认捐粟米十五,十五石!”
“我骗你们干什么?”潘美笑了笑,嘴角微微上挑。
“问得好!”潘美放下笔,轻轻抚掌,“我读一遍,你来听着。这上面写的是,清河县张家庄庄主张思远,心忧乡亲,特响应朝廷诏令,认购无主荒地两千亩,同日捐,捐赠灾民十石白米,未掺杂任何沙子和稻壳!”
“将军,县令大人……”众乡绅跪直身体,大声干嚎,“行行好,二位大人就行行好,让我等多捐一些吧,我等看着那些没饭吃的难民,其实心里头每天也犹如刀割啊!”
“改了吧,改了吧,潘将军,行行好,就让我等改了这一次吧!”
“草民……”
众乡绅齐齐拱手,唯恐反应太慢,对方再提出其他额外要求。
“是,多谢将军,多谢侯爷,多谢太子!”众乡绅闻听,捐出去的米粮,居然还能按平时价格换回现钱。顿时如蒙大赦,一个个点头如捣蒜。再也不敢动歪心思,继续囤积居奇,害得自己把贪婪吝啬的名字,刻在石头上,遗臭万年。
“小六子,不要冲动!”坐在大堂正中央位置潘美,赶紧站起身,低声打断,“没必要!郑大哥有令,不准用强!”
“胡扯!”坐在县令身侧的沧州军水师指挥使陶六顺,气得火冒三丈。将手用力一拍桌案,大声喝问,“姓张的,刚才问你等是否有钱买地之时,你等怎么说的?不是家里的钱都多得花不完么?还有你,王庄主,你今天一口气买下了三千亩荒地,家中怎么可能没有积蓄?还有你们,姓卢的,姓鲍的,姓高的,你们,你们这些土财主,莫非欺负老子手中刀子不够快么?”
“不必了,孤,我就是随便看看。咱们悄悄进去,看看你家侯爷施了什么法术,能从铁公鸡身上拔下毛来?”柴荣之所以换了普通下级军官的装束,就是想要微服私访一番。因此,不待李顺儿把话说完,立刻笑着摆手。
“草民认捐三千石……”
“那,那大人记录如此详细是为何故?莫非,莫非还怕我们抵赖不成?”胖子乡绅被潘美笑得心中发毛,忍不住又硬着头皮,低声追问。
转眼http://m.hetushu.com间,众人来到了夹河县的官衙前。隔着老远,便有一个大家伙儿都熟悉身影,晃着屁股迎上前来。双手抱拳,躬身长揖,“殿下,您怎么亲自来了?这县城里又脏又乱,秩序好没恢复,万一有某些居心叵测之徒……”
县令刘英才是个读书人出身,又素来重视名声。听乡绅们哭得可怜,顿时就慌了心神。从袖子里掏出一块方巾,用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带着几分祈求的口吻对陶六顺说道:“将军,您应该知道的,本地民风淳朴。他们说家里没有余粮,恐怕有八分为真。要不然,您看,能不能让沧州军再帮忙支撑几天,朝廷不是已经派人去荆楚收购米粮了么……”
“可不是么,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多谢殿下夸赞!”李顺跟柴荣早就混熟了,毫不客气大声回应。“您是来看募捐的情况么?请稍等,末将进去一下,让县令和潘美他们出来接……”
“刘大人,你可能不知道,我家那仓库早就空了,都借给自家的那些受灾的亲戚去了,不信你可以去亲自搜。”一名肥头大耳乡绅立刻站了起来,大声叫苦。“如果能搜出一袋子多余的粮食来,草民愿遭天打雷劈!”
“行,请各位义士过来签字画押,要是不会写字,按个手印也行!”潘美冲着众乡绅又是微微一笑,低声吩咐。“签完了字,就可以离开。潘某绝不阻拦!”
……
此刻的清河县大堂内,宾主之间正忙着讨价还价,吵得热闹。因此,除了县令刘英才之外,谁也没心思去管,新进来的几名底层军官,到底姓是名谁,与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我们这些人家的存粮,还不都是汗珠子掉地上摔八瓣儿才积攒下来的?青天的大老爷啊,您行行好,也让我们给自己留一口吃食吧!”
说罢,又快速将目光转向众乡绅,笑着说道,“既然诸位家里都没有余粮了,那购粮之事情就此作罢。各位可以走了,希望今后大伙都不要后悔便好!”
一声声,哭得撕心裂肺。就好像遭受了多大的委屈般,恨不得立刻死给全天下的人看。
“草民,草民家里,刚好还有两千石余粮,愿意,愿意全部捐给太子殿下和郑侯爷,赈济灾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