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八章 人心(五)

“便是老夫麾下的亲军,营盘也不会扎得如此严整!”看着,看着,高行周就忍不住手捋胡须,低声赞叹。
说罢,他又幽幽地叹气,牙齿上下咬动,仿佛跟嘴里的茶叶有不共戴天之仇。
“是,王爷!”当值士兵被说得脸色发红,赶紧又给高行周施了个礼,讪讪退开。
“算了,儿大不由爷,随他去吧!”高行周咧下嘴,轻轻摇头。
“老夫,齐王高行周!”高行周将手里的宝刀举了举,用极低的声音回应。
“什么?”高行周先是愣了愣,随即勃然大怒。
柴荣和郑子明在刚刚加固过的堤坝上,缓缓来回走动,仔细查看着各处施工质量。而潘美和范文长两人,则照本宣科,大声向周围的河工头目们,强调下一阶段施工的注意事项。每名河工头目听得都极为认真,唯恐漏了一个字,拖累了明天的施工进度。按冠军侯所制定的规矩,保质保量提前完工的队伍,当天报酬翻倍。而拖到天黑还在磨磨蹭蹭的队伍,当天报酬只能领到八成不说,全队上下第二天还要带上黄色的帽子,被整个大堤上的人指指点点。
“你,你做事,做事谨慎些,也是应该。”唯恐高行周情急之下,再说出什么不吉利的言语,王氏只好顺着他口风,将话头继续往下捋,无论心中同意不同意。
这哪里是带民壮治河,这,这简直就是借机练兵啊!
“怎么,小兔崽子哪去了?有话你赶紧说,别藏着掖着!”高行周立刻感觉到了几分不妙,眉头跳了跳,怒火再度从双目中喷涌而出。
“是!”管家高福大声答应着,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稍微等了片刻,直到听见高行周的喘息声小了,才满脸堆笑地蹭进了屋子,“王爷,回您的话。世子,世子他……”
高行周满意地冲大伙颔了下首,翻身跳下战马,手握宝刀,徒步走向灯火通明的河堤。高远和高朋紧随其后,一边小心翼翼地护住高行周的身体两侧,一边转动脑袋,迅速朝四下观望。
“不用,老夫身体结实着呢,用不到你们来搀!姓郑http://m•hetushu.com的小子说过,老夫再活个十五年都没问题!”高行周的脸上,写满了放心的笑容。甩开两名亲兵,大步流星走向先前隐藏战马的地方。
俗话说得好,外行看热闹,行家看门道。他高行周带兵数十年,目光早就被锻炼得像闪电般明亮。稍微扫了几扫,便看出了太子麾下的河工们与以往各路服徭役民壮的不同。
“王爷,世子在那边!”高明悄悄地凑过来,拉了一下高行周的衣袖,努着嘴提醒。
“你,你不能这么说!孩子不争气,你,你打他们就是。何必,何必非要,非要用,用这些话来吓唬人。我,我……”王氏不理解他心中的苦处,只管抽抽搭搭地哭着数落。
“唉!老夫谋略不及杜重威,谋略不及张彦泽、李守贞,可这么多年下来,他们都身死族灭,唯独老夫官越做越大,手中兵马越来越多,为何?”见老妻被自己吓得魂不守舍,高行周心里又是一软,叹了口气,幽幽地解释。“无他,老夫从不站队,从不跟任何一方走得太近而已。如今朝中,太子、冠军侯等人是一派,王峻,王殷、李重进是一派,胜负难分,咱们高家,还是跟两方都保持距离才好!”
“噢!”听闻自家丈夫说柴荣不会记恨高怀德,王氏的心终于踏实了一些,含着泪点头。
这两年高怀德常驻边境,为了加强麾下骑兵的战斗力,没少搜罗辽东良驹。因此高行周的卫队近水楼台先得月,早已将上上下下的坐骑换了个遍。此番紧急出行,辽东马的优势,立刻显现了出来。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黄河已经遥遥在望。
“走吧!”看了一眼默默无语的亲兵,高行周笑着转身。“该回家去睡觉了,人老了,精神头不济,就不凑热闹了!”
更远处,还有数个少年读书郎,对着块宽大的桃木板子,给无事可干的河工家眷们,传授基本的草药辨识技巧。冠军侯说过,越是荒芜偏僻之地,所长出来的草药成色越足,效果越好。家眷们除了替男人洗衣服m.hetushu.com做饭之外,能学会采药,无疑就又多了一份稳定进项。腰间荷包一鼓,心里头底气就足,说话的时候就有胆子抬头。甚至连晚上伺候自家男人洗脚时,都不再像以前那样小心翼翼。
一阵微风吹过,送来浓烈的酒香。虽然没有亲口喝到,却也令人神清气爽。
他们都知道高行周是高怀亮的父亲,所以不敢公开违背老爷子的吩咐。但为了谨慎起见,还是悄悄在二十几步外,围出半个弧形,以免有什么不测之事发生。
“这,这……”王氏性子原本就软,听丈夫说话声中带着喘息,愈发不敢顶撞。犹豫了好半天,才亲手给高行周倒了杯热茶,一边眼巴巴地看着他喝了下去,一边小心翼翼地提醒,“话,话虽然这么说,可,可也不能直接得罪了太子殿下啊!毕竟,毕竟皇上只有他这一个儿子了!”
这种明显带着防范意识的行为,当然瞒不过老行伍高行周的眼睛。但后者身为齐王,也拉不下脸来跟几个小兵较真儿。只是笑了笑,便继续沿着河堤缓缓走动,一边走,一边继续检视太子殿下的“本钱”。
跑出了一身臭汗,高行周心中的怒火,便不像刚刚听闻儿子偷偷溜走那么旺了。本着不跟太子殿下直接起冲突的心思,他将手高高地举起,同时缓缓放慢了坐骑。
“诺!”众亲卫低声答应,旋即齐齐拉住了马头。
河堤附近的兵不多,还是只有太子自己的一个营亲卫和郑子明所带的三千精锐。但大大小小的河工队伍,却不下二十支。每一支都单独拥有一块营盘,散落于堤坝附近。从高处看去,就像一朵朵盛开的梅花。每座营盘都收拾得极为整齐,大小帐篷横成排,纵成列,宛若一队队将士,正在挺胸拔背,接受主帅的校阅。
“藏用那孩子,表面上心高气傲,谁都看不起。可实际上,却极为古道热肠。一旦跟哪个看对了眼儿,就是一辈子的朋友。”高行周今晚非常想找人倾诉一下自己心里话,根本不管老妻是不是个恰当听众,又咽了口苦涩的唾液,低声http://www.hetushu.com补充。“我如果劝他趋吉避凶,他即便表面上听从,背地里,也会跟我对着干。所以,还不如老夫来做这个恶人!”
“高远,高朋,你们两个跟着老夫去找那逆子!”高行周没心思欣赏自己麾下队伍的骑术,回头先点起两名武艺最好的心腹,然后冲余下的亲卫低声吩咐,“其他人,这在这里等着。没老夫的招呼,不要暴露行踪!”
“是!”众亲卫吓得人人汗毛倒竖,答应一声,快速去牵坐骑。不多时,就组成了一个百人规模的骑兵小队,簇拥着暴跳如雷的高行周,直奔黄河大堤而去。
年青时的热血,仿佛在不知不觉间,又回到了他的躯体里,令此时此刻的他,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活力。
“干的,不是亲的!”高行周直接把茶叶倒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大声解释,“况且也得罪不了,郭荣气度恢弘,即便猜到老夫故意想让藏用跟他疏远,也只会恨老夫一个,不会牵连他人。而老夫,老夫还能活多久了?未来咱们高家,还,还不都得靠着藏用支撑?”
“不必,天热,老夫到河堤上看自家儿子,就不必惊动太子殿下了!”高行周快速摆了摆手,用更低的声音吩咐。“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老夫不是外人,论武艺,三个也顶不上冠军侯一个,更害不了你家太子!”
虽然是炮制过的茶团,可味道依旧有些苦。很快,他的眉头就被苦得皱了起来,肚子里也觉得涩涩的,好生不是滋味。
这些景象,高行周在最近几多月来,已经明里暗里看过无数遍。但从没有一次,看得像今天这么认真。儿大不由爷,有时候硬拗,也未必能拗出个好结果。所以,他必须认真审视眼前这些司空见惯的场景,才能更好的做出判断,才能决定自己今晚到底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将儿子带回家中。
“太子是个有心胸的,我恶了他,他也不会恨到藏用他们哥俩头上。将来太子做了皇帝,我儿照样跑不了一辈子荣华富贵。而老夫若今天不把藏用找回来,万一将来王峻真的把李重进hetushu.com送上了皇位,咱们,咱们高家,可就是要大祸临头了!”高行周眯着眼,看了看大堂之外有些昏黑的天空,叹息着补充。
“王爷,刚刚,刚刚有人来汇报。世子,世子好像,好像牵着马又从北门出城去了!”管家高福向后迅速退了几步,哑着嗓子回应。
黄河堤坝上,插满了沾着鲸油的火把,将整个工地,照得亮如白昼。
从来没有人,给过民壮这么好的待遇。也从来没有人,将民壮组织得如此整齐。更没有人,会终日跟民壮们滚打在一起,同吃同住,同抬一个沙包,同钉一根柱子!
高行周迅速扭头过去,只见自家长子高怀德一手拎着一只硕大的木桶,稳稳地走向了柴荣等人,根本没注意到自家老父就在附近。一边走,还一边兴高采烈地叫喊,“来,来,殿下,子明,赶紧叫大伙都过来尝尝。尝尝我们高家秘藏的老酒!存了十几年了,我父王平素根本舍不得喝。今天全被我连锅端了,来,尝尝,舒筋养骨,活血化瘀!”
年青,真好。
当值士兵从刀鞘所镶嵌的宝石上,立刻知道来人身份不低。随即,又看到了齐王府两名亲卫所亮出的腰牌。赶紧行了礼,大声问道:“见过王爷,请问王爷稍候,我等立刻去就向太子殿下汇报!”
昔日吴起与士卒食同甑,寝同埂,出入同列。三年后,以新兵五万、兵车五百,轻骑三千,大破秦军五十万。昔日卫青行不骑马,坐不铺席,临战亲负矢石,三年后,大军直捣虏庭,破敌十万,尽俘匈奴王妻妾儿女。如今,太子柴荣在冠军侯郑子明的辅佐下,已经与数万河工,同吃同住了两年有余……
距离河堤稍远处的平地上,则站着陶大春、李顺和另外几位高行周叫不出名字的沧州将领。只见他们各自带领着一支百人上下的巡河队,正在操练得热火朝天。队伍中,每一名兵丁,都是从河工里精挑细选出来的,个个生得虎背熊腰,赤裸的胳膊上,油汪汪的肌肉块儿清晰可见。
说到这儿,他忽然又意识到高怀德居然还没回家来向自己“请罪”。www.hetushu.com连忙把头转向门口,大声喊道,“高福,藏用去哪了?他莫非还在校场上戳着?去,你去把他给老夫找回来!”
“吁——”众亲卫训练有素,立刻相继拉紧了战马缰绳。转眼间,整个队伍的前进速度都由狂奔变成了慢走,动作齐整得令行家叹为观止。
想到自己一番心血全都落到了空处,他再也忍耐不住。挥动胳膊,将手中茶碗直接丢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旋即,也不管吓得脸色苍白的老妻,抬手从墙上摘下一口宝刀,大步冲出屋外,“来人,跟我去黄河大堤,去,去把那忤逆不孝的畜生抓回来!”
“唉,唉!”高远和高朋两个心头顿时一轻,赶紧跟上前,再度托住高行周的胳膊。
他自己的身子他知道,情况好的话,还能撑上些时日,不好的话,也许驾鹤西去,就在今明两年了。而当下的朝局,却因为王殷将女儿嫁给了李重进,一下子变得暗流汹涌。
北门,从北门出城,当然目的地只有一个,那就是黄河大堤。
“王爷,要不然小的过去知会世子一声?”高朋不确定自家东主的想法,扶着高行周的腰,小心翼翼地失态。
“谁?”几个当值的士兵,警觉地发现有人靠近,举着兵器迎上前,低声喝问。
“呸!老子什么时候藏过酒,还舍不得喝?”高行周眉头皱了皱,压低了声音自辩。然而,他却没勇气冲出去,戳破自家儿子的谎言。只是一步步,倒退着走下了河堤,唯恐躲得不够及时,破坏了河堤上那群年青人的酒兴。
“哭什么?我只是那么一说而已。别哭,我应该不会死那么快!唉,可毕竟人到七十古来稀!”高行周见惯了生死,根本不在乎什么口彩不口彩,“藏用和藏威两兔崽子如此鲁莽,真的死了,我还不放心闭眼睛呢!”
“你,你这是什么话?”王氏被吓了一跳,眼泪立刻滚了满脸。“你,你今年才六十九,春天的时候,还,还被冠,冠军侯亲手把过脉。他,他说你还能,还能至少活,活十五年!他,他可是当世第一神医。你,你不能咒自己,你,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