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八章 人心(七)

一直到太阳落山,黄河棣州段的功德碑落成庆典方才结束。
连日的奔波操劳,让这群铁打般的汉子,脸上都难掩倦色。但走在队伍最核心位置的柴荣,却丝毫不敢松懈,一边抬头不停地打量着四周的地形地貌,一边低声跟身边的郑子明商量:“三弟,魏王虽然与我名为翁婿,待宗训也一直不错。但是,他和高行周一样,身上还扛着一个偌大的家族。所以,哪怕他今天有些话说得不对,或者有些行为出格了些。念在你嫂子和你侄儿的份上,还请你容让一二!”
“仲询,比别乱说!”柴荣被吓了一跳,赶紧扭过头,低声强调。“我父皇天子春秋鼎盛,德泽有加,能为万民造福的时日长着呢!”
“我知道,如果找到恰当时机,我会推心置腹地跟岳父谈一谈!”柴荣胸口好像被人突然锤了一拳般,闷得有些难受。抬头看着渐渐被夜幕笼罩的棣州城,大声许诺。
“哪里的话,大哥?”郑子明抬起和-图-书头,嘴里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你放心好了,兄弟我是那种不懂得尊老敬贤的人么?脑袋被石头砸了,才会跟大哥你的岳父去较真儿?放心,今晚无论他说什么,我权当是耳旁风!”
是以,在队伍正是进入棣州城之前,柴荣无论如何,都得跟郑子明提前打好招呼。免得自家三弟遇到刁难后,当场给符彦卿下不了台。那样的话,他倒是好办,反正以河工事务紧急为由,随时可以一走了之。妻子符赢就为难了,一边是丈夫,另外一边是父亲,无论帮谁说话,都难免心如刀割。
仲秋刚过,夜风里已经隐隐有了些寒意,地面上的水汽被风一卷,散发出淡淡的白烟,如梦,似幻。
“那倒也是!”闻听此言,柴荣心里顿时就是一松。笑了笑,喘息着点头。
“那也不能这么说,否则,传扬出去,对你,对我,都不是什么好事!”身为太子,柴荣在皇位继承一事上,向来谨m.hetushu•com慎。摇摇头,继续低声补充。
“万岁只钟意你一个,也是事实!”知道柴荣口不对心,潘美笑着耸肩。
“噢!”潘美最服气的人,就是郑子明。沮丧地答应了一声,将准备好的说辞全都吞回了肚子里。
“那就好,那就好。今晚符昭序应该也在,他能有今天成就,多亏了你当年的提携。所以,想必我那岳父也不会太过于为难于咱们!”柴荣心里一百二十个不放心,表面上,却尽量装作一幅高兴的模样,大声补充。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符老狼是他的岳父不假,可这位岳父大人,在差不多将近三年的治河时间里,却根本没给他和郑子明半点儿帮助。甚至在施工队伍进入符家所控制地盘时,暗中指使爪牙,给大伙制造了许多障碍。虽然这些障碍,最终都被郑子明一一跨了过去,可双方之间的矛盾,却也清晰地浮现在了水面上。
柴荣和郑子明两个各自骑着一匹辽东骏马,和-图-书在五百余名亲兵的保护下,匆匆离开了河滩,朝着棣州城疾驰而去。
如果把符彦卿故意给治河工程设置障碍的举动,看成是做给王峻等人看,则一切都可以解释通了。符家向来奉行明哲保身,自己虽然贵为太子,在真正当上皇帝之前,也甭想得到符家的绝对支持。况且当年,三弟郑子明还鲁莽地拒绝了符家的拉拢,气得符赢的妹妹符妫洒泪而走。
城内,座落着柴荣的岳父,魏王符彦卿的一处宅邸。老将军心疼女儿,自打符赢年初为柴荣生下了儿子宗训之后,就派人将她连同外孙一道接回了娘家,每日锦衣玉食,关照不断,唯恐让母子俩受到半点委屈。
“仲询,你刚才的话,的确过分了!”潘美正想辩解几句,却被郑子明笑着打断,“小心给某些人抓到把柄,谁都救你不得!”
“不过,我以为,有些话,大哥还是及早跟符老狼说明白了为好!”压服了潘美,郑子明又笑着将目光转向柴荣,“和*图*书过去他符家骑墙观望,的确情有可原,并且也的确占到了便宜。可符家不能一直骑墙观望下去,或者永远两头下注。否则,在外人看来,连你的岳父家都不对支持你,你这个太子……”
想到符赢的妹妹符妫,至今还云英未嫁,柴荣心里就又开始隐隐担忧。自家三弟也是,都娶了陶三春和呼延云了,何必单单将符妫给拒之门外?放眼天下,如今那个年轻有为的英雄豪杰,家里不是藏着一大堆莺莺燕燕?况且那常婉莹,还是个如家包换的豪门贵女。早就见惯了自家父亲和哥哥妻妾成群的她,能容得下乡下姑娘和敌国大将的女儿,又怎么会在乎通过联姻的方式,为自家丈夫增添一个唇齿相依的盟友?
“末将以为,魏王再倚老卖老,也不会特地选择在今天跟殿下和冠军侯添堵!”正犯愁一旦在酒席上有人旧事重提,自己如何才能帮助郑子明蒙混过关之时,柴荣耳畔,却又传来潘美那略显稚嫩的声音,“他原先不想和-图-书支持殿下,无非是担心殿下实力不足以自保,拖累符家而已。但殿下别忘了,若论擅于审时度势,魏王他老人家绝对能排到天下前三。半年前,连齐王见了咱们的河工及护堤军之后,都不再反对高怀德追随殿下。以魏王的老辣,岂能判断不出来,这日后的江山该归谁所主?”
“其实,你不说,我也不会招惹符彦卿。他老人家,更不会在酒宴上让你这个女婿难做!”敏锐地发现柴荣有些言不由衷,郑子明笑了笑,低声补充,“那以前做的那些事情,十有八九,是做给外边人看的。否则,咱们没那么容易就将麻烦一一摆平。毕竟,这里是他的经营了多年的老巢,天时、地利、人和都占全了。无论想什么事情,都可以随心所欲!”
在夜色和烟雾的包围下,整个棣州城从远处看去,宛若传说中的蓬莱仙境。只是不知道仙境里的神明们,到底是吸风饮露为生,还是也像凡夫俗子一样,有割不断的七情六欲,离不开的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