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八章 人心(十)

要知道,即便是太平年代,任何朝廷经历了黄河决口之后,想要恢复,至少也得花费十年八年苦功。并且耗资甚巨,稍不小心,就能让国库入不敷出。而柴荣和郑子明两个,从请缨到现在,却只花了不到三年时间。非但没有从朝廷索要任何钱粮,并且在黄河中下游动员百姓,开辟出良田数十万顷,从根本山解决了大周朝的粮食储备问题!
这手段,简直是神仙所为。如果符彦卿自己掌握了如此本事,肯定记录下来,藏入密室,只准嫡系子孙传阅,半个字都不泄漏给外人。但是,郑子明为了替太子拉拢符家,居然毫不犹豫地将方略拿了出来,如此手笔,如此胸怀,怎么可能不令人为之震惊?
只见,纲要第一页上,赫然写道,“夫练兵者,炼其体魄,壮其精神也!使其知荣辱,明号令,辩金鼓,识礼仪,见强敌不乱于心,闻小利不乱于行,而后列阵接战,则进退有序,无坚不摧……”
而这十万大军,还绝非普通货色。连续将近三年的携手并肩,连续三年的坐卧饮食与共,连续三年的令行禁止,即便是一堆生铁,也早锻造成百炼精钢了,更何况一堆大活人!
“啊,就这点儿事情?”符老狼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本能地反问出声,“你们夫妻两个,不需要为父表态支持?”
“算了,不提了!”符彦卿立刻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苦笑着摇头,“女生外向,古人诚不我欺!这两份礼物,对咱们家太和图书重要了,为父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但是,你切莫漫天要价才好!”
“阿爷,看您说的。我怎么着也姓符!”符赢看着符彦卿的眼睛,轻轻摇头,“其实,太子根本没让女儿我向您提任何要求,只是,女儿我不想咱们符家被人说只进不出,所以,所以想跟您老商量一下,能不能,能不能在今年秋末,给朝廷上一道表,陈说郑子明治河和为国守土之功?”
说着话,从贴身侍女手中接过两本薄薄的册子,郑重呈在符彦卿面前。
有道是,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所求越多,礼物越重。光一份《治河方略》,已经足够让符彦卿难以割舍了。如果再加上一份同样份量的东西,恐怕符家只能当场表态,永远唯太子马首是瞻!
“小鹰子,你还是直说吧,太子他到底想要老夫做到哪一步?”符彦卿悄悄后退数步,坐在椅子上,喘息着打断。
话虽然说得斩钉截铁,他的手指,却忍不住将《治军纲要》迅速翻开,目光也移了过去,唯恐看得不仔细,无法分辨此书真伪。
“不可能!绝不可能!”没等符赢把话说完,符老狼已经跳起来打断。“郑子明怎么可能如此大方,交出治军纲要!他,他沧州军只有万把人,万一秘密被他人所洞悉,今后,今后如何在世间立足?”
“就可什么?阿爷?”符赢眼睛微微一亮,停止磕打,笑着追问。
“您是我的父亲,表不表态,其实都一样!”m.hetushu•com符赢笑了笑,轻轻点头。
“父王,您着什么急么?好像女儿我逼着你替太子做事一般!”符赢微微一笑,追上前,从符彦卿手里拿回两个册子,并排放在桌案上,“另外一份,是《治军纲要》。沧州将士的战斗力到底如何?您老也曾经亲眼目睹。有了这本书,咱们符家儿郎……”
精神力貌兼收,且能严格遵守号令,论上述几点,谁能比得过太子所统带的河工?十里难得其一,三年来,经太子和郑子明两人挑选的流民,恐怕不下四十万,就是四十人里挑一个,也能挑出一万合格之士来,怎可能无人可用?而这还是士,不是兵。若按那《治军纲要》所言,一士位于阵中,可掌控十兵。此时太子只需要一声令下,轻松便能拉起十万大军!
强行压制住心中的震撼,他的快速向后翻动,越看,越舍不得将目光移开分毫。待看到后半部的选士篇,竟忘记了身边还有外妻子和婢女,直接大声开始朗读,“夫军中之士,勇武且敢于担当者也。可谓之为军中之胆。必精神力貌兼收,且肯严格遵守号令者,方可入选。宁缺毋滥。武艺差可以教之,力气差可以养之,唯精神差且无服从之心者,不经十年调教难见其功。而两军接战,纪律严明,战阵整齐,进退严守金鼓旗帜者,胜者十之八九。未战先乱,士卒踊跃,各不相顾者,纵得一时之先机,亦难将其维系持久。三鼓之后,强弱之势立转……”和_图_书
作为手握重兵的地方诸侯,哪个不希望自家麾下掌握者一支虎狼之师?而这些年来的战斗经验却清楚地告诉他,眼下无论是郭威手中的禁军,高行周手中的白马精骑,还是自己麾下的符家子弟,都只是用来对付普通山贼草寇的二流货色。真的遇到硬茬,便会被打得原形毕露!
“阿爷,您莫非忘了选士的标准。必精神力貌兼收,且肯严格遵守号令者,方可入围!”符赢又笑了笑,轻声给出一个答案。
“什么东西?”符彦卿微微一愣,低头看去。只见上面一本册子的表面,龙飞凤舞般写着四个大字,《治河方略》。
“呼——”符老狼艰难地将目光从《治军纲要》上挪开,长长地对着天花板吐了一口气。“怎么,怎么可能没用。咱们,咱们符家如果能早点得到,得到这两册书,不,只需要《治军纲要》便足够了,就可,就可,呼——”
说着话,他又长长地吐气,仿佛要把心中的所有遗憾,都吐到空中一般。
可笑,符家的一干宿老们,居然还觉得,太子守中没有足够的兵马为依仗。可叹,符家上下,此刻居然还有不少人认为,太子实力太差,迟迟不愿意站在他这边,跟他一道面对王峻和王殷!
“这都是子明当初与太子两个人商量后实施的治河办法,包括这么做的原因。以及治河过程中,出现和发现的若干问题,还有,还有解决问题的过程,诸多决策的利弊得失。”女儿的声音从对面传来,每一个字和_图_书,都令符彦卿手上书册的份量变得更加沉重,“采用的是一问一答方式,类似于传说中的《卫公问对》,另外一本则是……”
“阿爷,您怎么能如此直接?”符赢被自家父亲一句话戳破了心事,顿时羞得脸色发红。顿了顿脚,低声嗔怪,“就像女儿我真的成了外人一般。您先别管其他事情,先看看这个,还有这个!”
不行,绝对不行!即便再疼爱女儿和外孙,符彦卿也不会做如此承诺。那,简直是拿整个符氏家族做赌注。以他的谨慎性格和丰富阅历,哪怕让女儿伤心,哪怕舍弃手里的诱惑,也绝不会冒此奇险!
“这就怪了,眼下王峻和王殷,实力远超太子。那郑子明虽然骁勇,可沧州军却只有万把人,双拳难敌四手!”听女儿说得肯定,符老狼忍不住手捋胡须,低声沉吟,“除非,除非太子还有别的力量,不为认知。可,可他这三年忙着跟郑子明一道治理黄河……”
耻辱,内战内行,遇到契丹人就成了窝囊废。这,不仅是后唐、后晋乃至后汉皇帝的耻辱,也是所有中原将领的耻辱!符彦卿这辈子,不是没想过雪耻。却苦于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雪起。而今天,郑子明的《治军纲要》,却让他终于看到了努力的方向和希望的曙光。
所以,自银枪效节军被李嗣源糟蹋之后,同等数量的中原军队再与契丹人交手,就有败无胜。想从契丹人手里赢下一场,中原军队往往得出动对方的三倍,甚至五倍到十倍!而兵马越和_图_书多,对粮草辎重的需求越大。万一契丹人再遣一支偏师绕路于中原军队身后,断其粮道。则最迟不出三个月,中原军队肯定要一溃千里!
天气已经凉了,尤其到了夜里,秋风中已经带上了十足的寒意。然而,此事此刻,瘫坐在椅子上的符彦卿,额头上却渗出了黄豆大的汗珠。
“啊?”符彦卿的嘴巴,顿时张得能放进一只鹅蛋。愣愣半晌,身体向后一歪,喟然长叹,“老了,为父真的老了。这么强的一支大军就在眼皮底下,居然做了睁眼瞎子!唉——”
字写得颇为潦草,遣词造句也算不上齐整。但每一句话,都令符彦卿的脸色一变再变,两耳于无声处,听得惊雷滚滚。
符老狼啊,符老狼,你真是聪明了一辈子,临老却变成了糊涂虫!几个月来,为了划清跟太子的界限,居然还默认族中一些蠢货,去主动上门挑衅!好在太子宅心仁厚,看在双方是一家人的份上,没有计较。若是换个心狠手黑的,带领数万河工忽然发难,符家在毫无防备之下,下场可想而知!
“阿爷,这两个小册子,对咱们符家有用么?”见父亲不出自己意料被震住,符赢笑了笑,走到桌子另外一面,轻轻坐好。春葱般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打,“咚,咚,咚咚咚咚……”
郑子明的治河方略!登时,他的手就不受控制地哆嗦了一下,仿佛两个小册子加起来有上万斤重。
“轰!”仿佛有道惊雷,又在脑袋里炸开。符彦卿身体晃了晃,声音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