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八章 人心(十一)

“是啊,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感觉到女儿手指上传来的微微颤抖,符彦卿抬起手,在符赢的手背上拍了拍,笑着承诺,“你放心,阿爷还没老糊涂呢。家里那些不安分的小家伙们,也该收拾收拾了。唉,树大了,总会出现些枯枝。自己剪,总比别人来剪好!”
“你说反了,为父这个魏王,跟他可真不能比!”符彦卿也摇了摇头,微笑着补充,“为父这个王,是熬了一辈子才熬上来的。手下的兵马虽然多,却中看不中用。不像你夫君那三弟,是凭着真本事一刀一枪杀出来的,麾下也尽是潘美、陶大春这种百战之将!”
“那又如何?距离封王还差得远呢!况且顶多也是两个字的王,跟父王您依旧无法比!”符赢眉头轻挑,笑着回应。
“父皇春秋正盛,夫君和孩儿,都不敢奢求太多!”符赢听得眼睛又是一红,摇摇头,强笑着回应,“女儿我如此帮夫君,一是他平素的确将女儿视如珍宝。至今整个太子府,还只有女儿一个正妃。二来,这些年,看着他和郑子明等人的所作所为,也的确令女儿我钦佩。且不说他们努力治理黄河,功德无量。就是看着他们从无到有,一个个地招募河工,组建队伍,然后练兵选士,就令人觉得每一天都过得极为充实快活,而不是像当年那般,枯坐在城中慢慢盼着天黑!”
“阿爷出手不要太重,否则,夫君恐怕会怪我多事!”符赢和_图_书抬手揉了下眼睛,乖巧地点头。
话,符老狼自问已经点得足够清楚。也相信,以自家女儿的聪明,绝度能听得懂。然而,耳畔传来的回答,却远远出乎了他的预料。
“能让王枢密主动看到双方之间的差距就好,夫君曾经说过,天下难得安宁了几天,他不想再看到流血!”既然自家父亲把话已经说到了最关键处,符赢也不再做任何掩饰,直接道出了自己这边的打算。
“父王有话请明言!”听出自家父亲的语气有变,符赢皱起眉,警觉地催促。
而心中有目标,行动有计划,做起事情自然就不慌不忙,夫妻两个自然就在不知不觉间将力气往一个方向使,彼此间配合得越来越默契,越来越琴瑟和谐。
父亲能如此看得开,当然是最好的结果。否则她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古往今来,被废掉的太子,没有一个能得善终。夫君那里,只能一步步前进不能丝毫后退,否则,自己和宗训就跟着一道万劫不复。而符家如果继续像先前那样两头下注,甚至任由子侄暗中跟王峻眉来眼去,即便太子看在跟自己的夫妻情分上能继续装聋作哑,赵匡胤、郑子明、潘美和高怀德几个,恐怕也会有所行动了。
有比较,才知道高下。比起当年李守贞父子愣头愣脑造反,到坐困愁城等死,临终前还要屠杀全家老小。柴荣和郑子明两个这种一步一个脚印,坚决稳定朝目标和_图_书前进的做法,差别简直是天上和地底。
作为柴荣的枕边人,符赢可是清楚地知道,所谓“售田与民”和“勒石募捐”,可不是像外人眼里那么简单。外人只看到了夫君和郑子明哥两个一诺千金,将肯平价出让粮食和出钱购买荒地为治河提供物资保证的大户名姓刻在了石碑上,以供后世敬仰。却没看到,那些一文钱不出就想凭借后台白拿朝廷田土,还有妄想囤积居奇继续发国难财的家伙们,都去了哪儿?如果把三年来明里和暗地借土匪之手砍下来的人头埋在河堤之下,说十步一个也许夸张。一里两个绝对不稀奇!
“阿爷,夫君对您一直礼敬有加。否则,也不会任由女儿我带着宗训住在王府里!”看到符彦卿的脸色一变再变,以符赢的聪明,岂能猜不到自家父亲的反应是因何而起?站起身,走到符彦卿的背后,一边替他揉捏肩膀,一边娇声说道。
被一支规模数万的大军潜伏在老巢旁边数月,却毫无察觉,任何诸侯发现这种情况之后,心里都不会好过。更何况符彦卿这种曾经在腥风血雨中走过几个来回的。然而,想想这支大军出现的时间和近期的举动,再想想自家那个粉团子般的嫡亲外孙,老家伙的脸色,又顿时好看了许多,慢慢将绷紧的肩膀放松,再度叹息着摇头:“老了,为父真的老了。无论心力还是见识,都比不上你们这些年青人了。算了,你说得对,咱http://m.hetushu•com们符家人再怎么表态,也改变不了太子是我女婿的事实!”
“阿爷,咱们原本就是一家人。族中那些长辈所为,也之时给夫君的考验而已,都没认真!”符赢抿嘴而笑,手上的力气慢慢加重。
剩下的话,就不必再说。父女两个都心知肚明。当年郭威起兵清君侧,就是从博州杀过了黄河。如今柴荣和郑子明等人,直接把数万河工摆在了黄河南岸,想要前往汴梁,恐怕更是挥挥手的事情,连渡河的时间都省了,根本不会给王峻留多少调兵遣将的时间!
这一招,真可谓神来之笔。既堂堂正正,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却又干脆利落,出剑便可封侯。令符彦卿这等老狐狸,都无法不在心中暗暗喝彩。然而,想到这个方案的布局谋划,极有可能完全出于郑子明之手,老狐狸的心中又暗暗一凛。干笑了两声,迅速提醒:“好,好,奏折老夫一定会写。保证不会耽误了你夫君的事情。但,嘶——”
“夫君当初,恐怕也没想如此长远!”符赢笑着表示谦虚,脸上,却露出了不假掩饰的自豪。
“啪!”烛台上的某根鲸油蜡烛,忽然爆开了一个烛花。落樱缤纷,照得人眼前一片大亮!
“齐州往西七十里?”符彦卿稍加琢磨,脑海里就出现了一幅完整舆图。“已经快到博州了,那正是黄河与济水距离最近的地方。开凿一道沟渠,倒也省事。”
既然输了,就得认账。他符老和-图-书狼输得起,也放得下。不会因为吃了亏,就拒绝承认胜利者的长处和实力。
动,就不会是和风细雨。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为父年纪大了,难免会想得多一些。那郑子明,年方弱冠,就已经封侯。老夫这道折子上去,恐怕就又得将其推上一层楼。才二十出头的异姓公,哈哈,哈哈,恐怕也就是当初大唐太宗麾下才有!”
“名声这东西,看不见,摸不到,作用却不可忽视。”符彦卿摇摇头,继续笑着感慨:“可笑那王秀峰,还以为把你夫君挤出汴梁,是一记妙招。等真正他做足了准备,想要扳动你夫君之时,恐怕才会发现,天下人心都早就被你夫君得了,他注定要白忙活一场!”
“这,也好!”符彦卿眉头微微一皱,想要说女儿女婿太过妇人之仁,话到了唇边,又断然改口,“高怀德这半年来老往河堤上跑,想必高行周在暗中已经站在了你夫君这边。老夫,老夫就遂了你的愿,来再加一把干柴就是。说吧,给郑子明的那份表功奏折,你希望为父什么时候写?写到什么地步合适!”
“父王恐怕是多虑了!当年汉昭烈帝比诸葛武侯,大了可不止十五岁。况且夫君也曾说过,想成就不世之功,就得有过人之量。这用人就好比他当年带商队,如果从掌柜到伙计,都只选本事不如自己的。那生意只会越做越小。还不如早点散了伙儿,带着闲钱去混吃等死!”
“父王如实写就是,毕竟功和*图*书劳都是明摆着的。不过,时间安排需要稍作调整。”终于回到了正题,符赢振作精神,慢慢道出自己这边的初步安排,“子明为了降低黄河下游发洪水的风险,特地派高怀亮带人在齐州以西七十里处,开凿了一条三十里长,十余丈宽的沟渠。只要在黄河汛期的时候,打开几道闸门,就能将四成洪水通过沟渠分往济河。如今,河渠已经即将完工,夫君和子明,也会尽快赶过去给弟兄们设宴庆功。届时,如果父王的折子能恰好送到汴梁……”
一个过于有本事的心腹,对柴荣和大周的将来,未必全是好事儿。况且柴荣年龄比郑子明大了十五岁,等到他六十几岁之时精力不再旺盛,或者不小心驾鹤西去。四十几岁,手握重兵,且极得将士们拥戴的郑子明,岂会甘心受一个晚辈的指使摆布?
“是啊,你夫君不仅有眼光,而且有手段,有毅力和锐气。”虽然在不知不觉中被摆了一道,对于自家女婿柴荣,符彦卿依旧极为欣赏,“就拿治河这件事来说吧,当年他主动请缨,朝野当中,不知道有多少人笑他傻,盼着他吃力不讨好。而三年下来,他简直就成了黄河两岸百姓眼里的万家生佛。让当初许多不看好他的人,后悔得肠子都打结!”
“我知道把握分寸,不会坏了你夫君的名声!”作为经历过无数风浪的老人,符彦卿的心境非常坦然。“小鹰子,你就不用为此再操心了。老老实实,等着做你的皇后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