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九章 暗流(二)

秋风秋雨,愁煞人!
“别哭,别哭,朕,朕这不是醒过来了么?”郭威笑着将自己手抽出,在杨妃的手背上轻轻拍打,“你先给朕说说,朕总计昏迷了几天?朕,朕也没想到,不过是多喝了两壶,居然,居然会闹出如此大的麻烦。”
下意识的动了动手指,郭威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金色的幔帐,雕花木床,还有阳光打在幔帐上的窗户影子,一一进入眼底。
况且,眼下太子和郑子明两个手头的兵马加起来,满打满算也只有五千,根本担负不起快刀斩乱麻的使命。
“唉!”明白她的苦处,郭威忍不住又轻轻叹气。叹过之后,便张开嘴巴,一口接一口,将碗里的米粥吞下了肚子。
如此看来,郭威忽然发现,自己这次忽然昏迷,也不完全算是坏事。至少,让以前布局的疏漏和一些人的野心,提早暴露了出来。而亡羊补牢,永不为晚。只要尽快把身体养好,然后……
当他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被人轻轻地握着,鼻孔里充满了药香。
“太医院正值青黄不接,所以才轮到了他来做主!”杨贵妃也摇头而笑,然后俯下身,小声提议,“这世上,若论医术,恐怕冠军侯才是第一国手。陛下不妨下一道圣旨,让冠军侯快马加鞭赶回……”
这种从精神到气质上的改变,怎么可能瞒得过自家丈夫的眼睛?登时,郭威就是眉头一皱,目光迅速变得明和*图*书亮且犀利,“是重进这孩子么?真难为他了?冯枢密呢,冯枢密可曾进宫来看过朕?”
唉,这场大病,可真来得邪门儿,来得太不应该!
郭威微微的点了下头,在杨淑妃的搀扶下,先坐直了身子。然后由宫女们伺候着漱干净了口,擦干净了脸和手,笑着说道:“还真是有些饿了,唉,酒是穿肠毒药,看来,今后能不碰还是不碰的好。”
“皇上,皇上已经昏睡快四天了。不,是四个晚上,三个半白天!”听郭威问起正事儿,杨贵妃赶紧擦了把眼泪,认真回应。“这三天,多亏了李殿帅跑进跑出,外边也有王枢密下令全力封锁消息,才不至于闹出什么大乱子来!”
见她一幅愁眉不展模样,郭威笑了笑,又以只有二人能听见的声音缓缓补充,“你不要急,朕心里有数。这不是什么大病,慢慢治才能去根儿。一下子用药过猛,未必是好事!”
“啪啪,啪啪,啪啪……”一阵雨打荷叶声,敲碎了郭威纷乱的思绪。
声音很沙哑,条理也不甚分明。却一瞬间所有留在整个屋子里的人都调动了起来。环珏叮当,脚步声细碎,听在人耳朵里,别有一番生机。
毕竟是个马上皇帝,最近虽然把武艺都荒废了,但身体的底子还在。才休息了一小会儿,郭威的精气神就慢慢的回复了不少。胃肠蠕动也开始加速,肚子里头“咕噜噜”响了起http://m.hetushu•com来。
“皇上,你可算是醒来了。”一个带着哽咽的声音从床边上传了过来,同时,手背上的力度骤然加大。仿佛唯恐他会飞走般,片刻不放。
情况还没崩坏到如此地步,非要以武力来快刀斩乱麻。
床榻边,杨淑妃双手抓着郭威的手,身子朝前倾着,双眼中珠泪盈盈,“你可算醒来了!你若是再不醒来,臣妾,臣妾就无法活了。来人,快,去传太医。去,去给王枢密院,冯枢密院报信。还有,还有,春喜,去御膳房吩咐做些开胃的饭菜候着。”
“不,不辛苦。皇上,皇上您才真的辛苦!皇上您又要操持国事,又要……”杨妃的肩膀猛地向下一松,眼泪再度淌了个满脸。
昏睡中刚刚醒来,他其实根本没多少胃口。但是心里却明白,这当口,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倒下去。于是乎,强压着想要呕吐的感觉,又喝了一碗参汤,重新漱过了口,然后才在杨淑妃的搀扶下,继续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这厮,也太毛糙了!”看到苟柄泰狼狈模样,郭威忍不住摇头而笑。
没想到,他的动作力度还是小了些。冯道性子绵,正面相争,根本不是王峻的对手。而张永德、韩重赟、王政忠等,无论实力还是人脉,与李重进相比都差得太远。
“辛苦爱妃了!”见杨贵妃如此防微杜渐,郭威忍不住又低声致谢。
有股暖洋洋的感觉,从和图书嗓子眼儿迅速滑入肚腹。令他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双臂和脊梁等处,力气一点点开始增加。
“好吧!”郭威向来不喜欢难为下属,笑着探出一条胳膊。
“是!”名唤春喜的宫女,小跑着,将御膳房准备的小菜,用一个餐盘端上前,蹲身,双手举到眉间。
“皇上,先漱漱口,然后喝点粥,养养胃吧。”杨淑妃非常体贴,立刻轻声提议。
是杨淑妃!声音传进耳朵的时候,郭威就反应过来了。他有些吃力地将眼睛睁大了些,侧过头去,恰看到一张梨花带雨的脸。
“嗯——”郭威闭上眼睛,低声沉吟。
国不可一日无君。这四个长夜外加三个半白天,对她来说,简直比煎熬了数百年还要久。而原本对政务一窍不通的头脑,也忽然强行被塞入了许多东西。令她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迅速脱胎换骨。
“来,来过!但,但荆楚的使节又跑来求援,他被缠得无法脱身,所以只能先处理份内的事情!”知道丈夫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暗示,杨贵妃抬手抹了抹眼睛,小声补充。
但是,此时此刻,他却不能仓促地就把太子和郑子明召回汴梁。
“唉,辛苦你了!”郭威苍老的脸庞上,涌起一丝安慰笑容,张开嘴,喃喃地说道。
说罢,也不管杨贵妃能否听得懂,又闭上了眼睛,继续养精蓄锐。
“不苦,只要陛下能平安醒来,臣妾即便再苦,也心甘情愿!”杨贵妃闻听m.hetushu.com此言,眼中顿时又有了泪光。强笑着摇了摇头,低声回应。
“嗯!”郭威轻轻点头,随即,很贪婪地将粥一口吞进了肚子。
“好!”郭威笑了笑,轻轻摆手。
一旦斥诸多武力,几千远道而来的轻骑,遇到严阵以待的数万禁军,即便郑子明和太子两个再英勇,也未必能有任何胜算!
“臣妾一定会记住陛下今日之言!”见郭威这么快就能爬起来吃饭,杨贵妃心里也变得又轻松了不少。端起宫女们送过来的米粥,拿着汤勺舀了一些,用嘴先尝冷热,又等了十几个呼吸时间,才亲手递到郭威唇边:“皇上,小心些,有点烫!”
苟柄泰又磕了个头,匆匆而去。临出门的时候,左脚却突然绊在了门槛上,差点摔了个狗啃泥。
苟柄泰立刻像捡到了宝贝般,扑了过去。跪在床头先替郭威查验脉象,然后又将望、闻、问三样看家本事轮番施展了个遍,最后,则向后爬了两步,磕了个头,低声道:“皇上,皇上的龙体,乃是,乃是劳累过度,外加情绪大起大落所致。只要,只要吃上三五副汤剂,然后再注意静养,就可慢慢恢复。微臣,微臣这就下去,跟,跟其他几个太医一起商量着,给皇上调配药剂。还请,还请皇上千万不要太心急!”
正在心中飞快的谋划着,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响。紧跟着,太医苟柄泰慌慌张张地冲进了寝宫。先向杨妃行了君臣之礼,然后就迫不www•hetushu•com及待地请示道:“陛下,陛下请容臣为陛下把脉!”
“春喜,你把小菜给皇上端过来。”见郭威吃得香甜,杨贵妃赶紧又多喂他几口,然后扭身冲着自己的贴身宫女吩咐。
自己的外甥离李重进被其老丈人王殷鼓动得对皇储之位有了窥探之意,这一点,他早就心知肚明。王峻喜欢弄权,这一点,他心里也早就看得非常清楚。所以,这两年,他才全力支持冯道,以分王峻之权,并且大力提拔张永德、韩重赟、王政忠等一干与太子交好的青年才俊,限制李重进的野心继续膨胀。
“嗯!”见他坚决不肯听自己的建议,杨贵妃也不敢多劝,只能含着泪点头。
王峻,王殷,再加上已经被欲望蒙蔽了双眼的李重进,足以调动大部分禁军。
“是!”春喜心领神会,转身匆匆而去。
杨淑妃的担郭威理解,杨淑妃刚才的暗示,郭威也完全能听得懂。
“胡闹,博济渠能否成功疏水,乃事关今后五十年国计民生的大事。朕怎么可能这个节骨眼儿上把他调回来!”一句话没等说完,已经被郭威大声打断,“朕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不是什么大毛病。就让太医们商量着治吧,未必比冠军侯赶回来,差上许多。”
“不用这么麻烦!”杨贵妃笑着吩咐了一句,抬手接过餐盘,直接摆在了床头上。一边将小菜挨个尝了尝,一边低声吩咐,“你去让御膳房再准备些汤水,记住,尝过了咸淡,再端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