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九章 暗流(六)

如果他们四人,联合起来为柴荣振臂一呼,试问天下,谁人还能坐得稳皇帝的宝座?恐怕到头来,终究是好梦一场。甚至连梦醒的机会都没有,稀里糊涂就走向了灭亡!
“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好几天没入宫面圣了,微臣心里有些放心不下!”王峻笑了笑,轻轻拱手。
天下百姓的想法,他可以不考虑。惠及万民的功劳,他也可以视而不见。老百姓是羊,皇帝和百官是牧羊人,只要皮鞭和屠刀在手,就根本不会在乎羊的想法,更不怕群羊造反。
王峻心中,被笑得一哆嗦。咬了咬牙,干脆直奔主题,“陛下,臣王峻,请陛下立皇外甥李重进为太子。在陛下养病期间,以太子监国。替陛下坐镇朝堂,驾驭文武百官,牧守天下!”
“秀峰?书德?还有重进?”郭威故意装作很是惊诧的模样,有气无力地抬手,平身吧。“你们三个怎么一起来了?平身,全都免礼平身!”
“这……”李重进原本就是中人之才,先前有没考虑如此多。顿时,被问得一个字和图书都答不上来,红着脸,汗流浃背。
“呼”宫外吹过一阵急促的寒风,穿透门缝窗沿,吹得寝宫内的烛火摇摇晃晃。
“臣等甘愿为陛下分忧!”王峻带着王殷,同时在李重进的侧后方躬身。“愿陛下吉人天相,早日恢复安康!”
“正是!”毕竟也是死人堆中打过滚的,太尉王殷王叔德的表现,要比李重进坚强的多。毫不畏惧抬起头,宣布要与王峻共同进退。
“君贵是朕的义子!”郭威心思,根本不为这个理由所动,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大声强调,“君贵曾经替朕筹集钱粮,奔走江南塞北。君贵曾领军出征,替朕,替大周却契丹于国门之外。君贵曾经亲手治理了黄河水患,惠及天下万民!而你,替朕,替国家、替天下百姓,做过什么?如果你做了太子,将置君贵于何处?高白马,符老狼,常肥狐还有君贵的把兄弟郑子明,可会答应?黄河两岸的千万黎庶,可会答应?”
“孩儿,孩儿,孩儿愿为舅父分忧!”见二人都已经把http://m•hetushu•com今晚的来意挑明,李重进知道自己无路可退,也硬着头皮抱拳施礼,主动“请缨”。
“呵呵,一把老骨头了,再怎么恢复,也比不了当初!”郭威轻笑了一声,向后缩了缩,用身体缓缓靠紧墙壁。
大病初愈,他体力远不如从前,能挣扎着坚持一个下午,已经非常勉强。如今却继续同时应付王峻、王殷和李重进三个,从精神到肉体,都不堪重负。只能依靠墙壁的支撑,保持自己不要中途倒下。
“请陛下改立皇外甥为太子!”王殷躬身抱拳,仿佛甲胄在身,随时准备领兵出征。
但是,高白马,符老狼、常肥狐,郑子明四人,却个个手握重兵。其中第一个人的儿子跟柴荣相交莫逆,第二个人是柴荣的岳父,第三个人,其女婿便是第四个人,是柴荣的结拜兄弟郑子明,其女儿照惯例要叫柴荣一声大伯!
“你们三个这么晚了还进宫里来,是有要紧的事么?”郭威侧着头,看了看头发花白的王峻,又看了看满脸疤痕的王殷,m•hetushu•com叹了口气,低声询问。
“呼,应该是好多了吧!”郭威被问得心中一软,刹那间,又想起了当年跟王峻、王殷两个一块儿喝酒吃肉,一块儿在死人堆中挣扎求生的种种画面,语气顿时也变得柔和许多:“今天吃了一碗参汤,还抽空看了几分奏折。秀峰兄,朕这次生病,亏了你内外张罗。否则,国家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模样?”
原本以为,自己这边挑明目的之后,郭威多少也得挣扎一下,才会鼓起勇气讨价还价。谁料,过程根本没那么麻烦。李重进的话音刚落,郭威的就直接给出了答复,“不,重进能力有限,不足取代君贵。此事,朕不能准奏!今后,也休要再提。”
“是啊,陛下,您今日如何?身体情况可曾好转?”王殷紧跟着补充了一句,目光里的“关切”如假包换。
“是啊,所以臣等商量了个折中办法,既能让陛下静下心来将养身体,又能确保朝野不生大乱,还请陛下斟酌!”王峻见郭威好像随时都在准备拔刀迎战,不敢再继续绕来绕去,干http://www•hetushu.com脆咬了下压根儿,大声补充。
“那就说罢,到底是什么事情?”心中最后一线希望也彻底破灭,郭威不怒反笑,“趁着朕还清醒着,否则,恐怕会来不及!今天秀峰兄你与重进联袂而来,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朕拿主意的?”
‘终于还是来了,连拖延上几天的机会,居然都不想给朕留!’郭威的心窝处又是一寒,借助墙壁的支撑,将身体缓缓地坐了个笔直,“秀峰兄,请明言。只要有道理,朕自然不会驳了你的面子!还有叔德、重进,你们俩,是跟秀峰为同一件事而来么?”
“是啊,咱们几个,向来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郭威的眼神微微一变,立刻笑着点头,“若是没有秀峰你,朕根本没机会坐到这个位置上。若是没有叔德,朕恐怕在皇宫里也睡不安稳。这些年来,真的辛苦你们二位了。”
“陛下跟老臣,又何必如此客气?”听了郭威的话,王峻的心脏中,也涌起了一团暖意。但很快,这团暖意就被他强行压了下去,换成了冰冷坚硬的权谋,“咱大m•hetushu.com周,虽然属于陛下,但臣等当年也为它披荆斩棘,自然应该与它荣辱与共。”
“是,陛下。”王峻、王殷和李重进齐声答道,然后像预先排练过的一般,相继站起。三个人以李重进为锋,排成了一个品字。如果此刻手里握着兵器,就随时可以结阵而战。
“陛下吉人自有天相,肯定没有什么大碍。”李重进则笑着低下头,毕恭毕敬地祝愿。
原本,他们三个准备先说上几句题外话,瓦解了郭威的戒心,再慢慢绕回正题。谁料郭威虽然病得半死不活,却凭借三言两语,依旧打得他们方寸大乱。因此,只能快刀斩乱麻,以免再拖延下去,心中的勇气都被消磨干净,主动认罪服输!
“我是您亲外甥,身上淌着郭家的血脉!”李重进顿时沉不住,跳起来,大声强调。
“这……”虽然入宫之前,他已经下定了决心。然而当真正到了图穷匕见时刻,李重进心里竟然禁不住有些发虚。不敢面对郭威的目光,迅速低下头,哑着嗓子回应,“就算是吧,舅父您也曾吩咐过,让甥男平素多向王枢密讨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