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九章 暗流(七)

“听,听见了。陛下,陛下莫,莫怪臣妾多事。臣妾,臣妾是怕,臣妾真的怕他们几个……”淑妃杨氏踉跄扑上前,手里拎着一把三寸长的剪子,泣不成声。
李重进被看得心中发毛,赶紧迈动双腿去追王殷。临出门,脚却在门槛上绊了绊,差点一头栽倒。
“万一呢,朕岂能拿大周江山去做赌注?”郭威收起笑容,正色强调。
“那照秀峰兄的意思,只要朕改立储君的圣旨一降,则天下可定了?”郭威愣了愣,忽然又无声地笑了起来,笑得胸口上下起伏。
“走不了啦!”郭威叹了口气,贴着墙壁缓缓躺倒,“他们既然敢来逼宫,就早已做出了相应准备。王秀峰那个人,跟朕共事了小半辈子。朕了解他,正如他一样了解朕!这会儿,皇宫内外,已经全换上了他的人。朕只要一天不下旨改立李重进为太子,这皇宫,就一只苍蝇都甭想再飞进飞出!”
“陛下,你,你,你莫执迷不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吓的,或者二者兼而有之。王峻背靠着柱子,顶着满头冷汗,伸出右手食指,遥遥地指向郭威,大声威胁。
说罢,挥挥手,便命太监送王峻等人离去。那王峻,如何肯善罢甘休?立刻上前一步,伸手抓住郭威的胳膊,“陛下,且慢!”
就在众人紧张得几乎要窒息的时候,王峻终于甩了下衣袖,断然做出决定,“皇上有重病在身,需要卧http://www.hetushu.com床静养,从即可起,非有老夫手令,任何人不准去打扰陛下。敢擅闯者,格杀勿论!”
众亲信鸦雀无声,谁也不敢开口。唯恐哪句话说错了,触了枢密使大人的霉头,被当场碎尸万段。
“噢,原来秀峰早就有了对策!”听王峻说得轻松,郭威再度轻轻点头,随即,又淡然发问,“可大战之后,我朝元气,还能剩下几何?常克功和郑子明都死了,谁来替大周抵抗北汉,谁来替大周威慑燕云?”
“不破,不立,到时候肯定有办法!”王峻被说得心中一阵烦躁,跺了跺脚,大声补充,“况且常思是陛下的结义兄弟,未必会抗旨。而以君贵对陛下的敬重,心中纵然觉得委屈,也未必会准许郑子明借着他的名义胡作非为!”
“朕就是执迷不悟,你又待怎样?”郭威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继续撇着嘴耸肩。
“啊!”杨淑妃心中刚刚生出的一点点希望之火,再度化作了灰烬。愣了愣,流着泪不知所措。
“陛下,陛下莫要逼臣!”王峻的背后是一根柱子,退无可退。抬起头,手臂用力在身前挥舞,就像一只愤怒的公鸡。
“噢!那朕就乾纲独断了,你等又将如何?”郭威向前跨了一步,又向前跨了一步,站在王峻对面,冷笑着质问。
“没有万一!高行周这辈子,就没替别人出过力。李崇训也曾经是www•hetushu.com符彦卿的女婿,当年李守贞起兵,却没见符彦卿帮他们父子分毫。至于常思和郑子明,呵呵……”王峻想都不想,继续冷笑着撇嘴,“臣就不信,臣,叔德,还有满朝武将联手,就不能将他们翁婿两个逐一剪除!”
只有李重进,心中依旧还保留着几分良知。看出郭威的脸色青中泛灰,忍不住躬了身体,低声说道,“陛下,请保重龙体。甥男,末将告退!”
然而,此刻的王峻,却宛若是楚霸王附体,力能拔山,气可盖世,嘴里的吐沫星子,更是四下飞溅,“虽然君贵有治河之大功,然而,其气量狭窄,行事莽撞,绝非一个合格的储君。与其立他为太子,不如让他为枢密使或者左右相。若陛下肯改立重进,臣愿意交出枢密院,远避秦州,此生不再踏入汴梁半步!”
“当然,陛下可是大周皇帝,九五至尊!”王峻误以为郭威已经准备跟自己妥协,立刻大声保证。
“唉——!”郭威叹了口气,将她揽在了怀里,闭目不语。
如有可能,他真不希望君臣之间的对话再继续下去。那样,彼此还能留下各自后退半步的余地,不见得非要血溅五步。
知道王峻一个人扛不住郭威的压力,王殷和李重进咬着牙转身,从郭威的侧后方大声“请求”。
“舅父,请三思!”
“陛下,赶紧想办法出宫,想办法出宫!”没等宫门从外边合拢,一和-图-书个低低的声音,忽然从郭威背后响了起来,带着难以掩饰的焦急。
“陛下,请三思!”
一重重宫门,陆续关闭。
“这,兵来将挡而已。况且只要陛下将立重进为太子之事,诏告天下。他们四个人,怎么可能同时造反?”王峻根本不认为郭威所说的那种情况会发生,撇了撇嘴,大声冷笑。
久经战阵的郭威,立刻发觉自己陷入了三人的包围当中。笑了笑,大步后退。李重进没用勇气阻拦,赶紧侧着身体闪避。王殷壮起胆子迈步去挡了一下,却被郭威一晃肩膀,直接撞了四脚朝天。
他是从普通大头兵一刀一枪地杀上的皇位,这辈子,不知道在尸山血海中打过多少次滚。登基之后虽然没有时间再去练武,可盛怒之下,身体当中,立刻有无形的杀气冲天而起。把个王峻吓得松开手臂,蹬蹬蹬接连退后了五六步,直到脊背撞上柱子,才咬着牙回应,“微臣不敢。陛下,是大周的皇帝,谁都无法取代。但是,陛下,这大周江山,却是微臣,叔德,还有外边无数老兄弟拼死拼活替你打下来了。立谁人为储君,关系到我等的荣华富贵和子孙后代的前程。所以,此事已经不是陛下一个人的事情,请恕臣等,不能任由你乾纲独断!”
“嗤!”看到李重进那狼狈不堪模样,郭威忍不住从鼻孔里喷出一行冷气。就这么个货色,也配和君贵相提并论?王峻、王殷,你们这伙http://www.hetushu.com人,真是有眼无珠!
“原来朕还是大周皇帝啊!”郭威抬起手,一边笑,一边擦泪。“朕以为秀峰兄都忘了呢!朕为何要听你的安排?!朕为何明知道你刚才说得这些,心里其实半点儿把握都没有,还任由你胡闹?秀峰啊,你最近太累了,累得已经昏了头。早点回去歇息吧,朕倦了!”
许久,许久。
“哦,秀峰,你确定必须要今晚说?”郭威先轻轻点了下头,然后迟疑着问。
“是淑妃啊,刚才朕和他们几个的话,你都听见了?”郭威回头朝声音来源处看了一眼,却没有挪动身体,只管苦笑着摇头。
“废物,扶不起来的阿斗!”见李重进被郭威三言两语就说得斗志全消,王峻心里破口大骂。然而,从今晚各自将一只脚踏进宫门那一刻开始,三人就都已经没有了退路。因此,他毫不犹豫地向前跨了一步,大声说道:“陛下,臣知道臣斗胆进言,必令陛下震怒。但是,有些话,臣却不吐不快!”
太监们全都消失不见了,寝宫内,灯火将熄,也没人再进来替郭威夫妇换上新的蜡烛。整个皇宫,宛若一座巨大的囚牢,将百战余生的郭威关在了里边,插翅难逃。
“就凭你们三个!”郭威大步回到床边,重重坐了下去,不屑地撇嘴,“还想学别人逼宫?呵呵,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模样?滚出去,朕不想再看到你们!”
大周枢密使王峻,站在皇宫大门口,http://m•hetushu.com缓缓回头。两只眼睛里跳动着暗蓝色的光芒,就像郊外乱葬岗里闪烁的鬼火。
“下去吧!”郭威看了他一眼,懒懒的挥手。
“怎么,秀峰想连朕也一起废了?”郭威猛地站直了身体,像狮子般俯视着王峻,双目当中,寒光四射。
“傻瓜,哪里论得到你来动手!”郭威原本已经结了冰的心脏当中,难得又有了一丝暖意,伸手将杨淑妃拉起来,笑着摇头。“放心,他们不敢杀朕,杀了朕,就没人替他们遮丑,也没人替他们去威慑群雄了!”
“我,我,我……”王峻的手指哆嗦,嘴角挂着白沫,气喘如牛。然而,喃喃半晌,他终究没勇气说出要废掉郭威的话,扭过头,拂袖而去。
杨淑妃听得心中一喜,赶紧擦着眼泪低声催促,“那,那陛下还不快走?赶紧走,莫管臣妾。只要陛下能离开汴梁……”
“陛下,好自为之!”见王峻起身离开,王殷也不想再多逗留,从地上爬起来,快步走向门外。
这条件,在他自己看来,绝对是诚意实足。非但给柴荣留了一条活路,而且自己主动离开中枢,彻底化解了郭威对自己今后把持朝政,拿李重进当作傀儡的担忧。然而,郭威听了之后,却又是微微一笑,低声回应道:“秀峰这番考虑,足够周全,朕替君贵先谢过了。但是,秀峰兄,你依旧没有回答朕的话,如果符彦卿、高行周、常思、郑子明四人联手起兵支持太子,你拿什么手段来退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