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九章 暗流(八)

“唉……”
而将藏书阁当作监禁郭威的囚牢,效果比寝宫更佳。寝宫前后各有一道门,附近还有好几座宫殿相连。一旦郭威跟大伙藏起了猫猫,想把他揪出来,还得废许多力气。但是藏书阁,却孤零零地座落于御花园深处,前后左右根本没有任何宫殿与之相连,进出的门也只有一个。
“是!”一大群鼻青脸肿的侍卫和太监联袂冲上,从临近的宫殿搬来桌椅,七手八脚,将藏书阁的大门堵了个严严实实。
“来人,快来人啊,皇上,皇上要跑!”太监林清见势不妙,扯开嗓子,向四下大声求援。
“啊!”王峻的侄子王德终于明白了郭威拼着老命也要冲进藏书阁,所为哪般了?赶紧亲自动手去搬刚刚堵在门口的桌椅。然而,哪里还来得及?
“陛下,小心半夜天凉!”太监头目林清得意扫了一眼众侍卫,带头冲上前,挡住郭威夫妻的去路。
唐末以来,诸侯杀君宛若宰鸡一样寻常,自打他们被王峻当作心腹死士来拉拢的时候,每个人就都早已想到这一天。故而紧张归紧张,却谁都不会大惊小怪。很快,就分散开去,将原本规模就不大的皇宫团团包围,没有王峻的手令,甭说是大活人,就连一只老鼠,都甭想混进宫墙。
“到底是马上天子,都落到了如此地步了,居然还能睡得着?!”靠近寝宫的一名侍卫听到了郭威的鼾声,忍不住低声议论。
“那当然,虎死不倒桩!”另外一名侍卫咧了下嘴巴,www.hetushu.com带着几分佩服回应。
“哦,莫非朕连寝宫,都不准出了么?李重进呢,你们把他叫来,朕问问他,到底准备拿朕怎么样?”被一群人挡了路,郭威既不生气,也不紧张。歪着头扫了大伙几眼,冷笑着质问。
其他侍卫们,也叹息着陆续开口,声音里,不乏遗憾和同情。
郭威乃是百战余生的老将,即便虎落平阳,也轮不到一群走狗来欺负!趁着没有更多侍卫赶来阻挡自己的机会,且战且走,三步两步,就带着杨淑妃冲进了御花园。
“是!”众侍卫一涌而上,试图用身体和手臂阻挡郭威。只是,他们过分小瞧了这位马上天子的战斗力,转眼间,竟然被郭威拳打脚踢,挨个放翻于地。
“皇上,皇上,何必,何必让咱家为难!”关键时刻,又是太监林清挺身而出。冲郭威抱了抱拳,哑着嗓子劝诫,“咱家不过是奉命行事,该怎么对待您,全得听王枢密和李将军的吩咐。您现在就是把我等都打死,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情!还不如好好回去安歇,我等别的不敢保证,陛下和淑妃娘娘的一日三餐,绝无半点克扣!”
平心而论,与前面的数任皇帝相比,大周天子郭威,绝对算得上是一个有道明君。登基以来,厉行节俭,轻税薄赋,重用文臣,严查不法,才短短几年时间,就已经令城市和乡野,都重新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其余侍卫不敢再耽搁,也爬起来,陆续冲上前和图书跟郭威撕扯。然而,养了大半夜精神的郭威,却如同一头疯虎,拳打脚踢,左冲右突,数息不到,就杀出了众人包围,带着杨淑妃,大步走向了御花园。
“是!”众人心里打了个哆嗦,齐声回应。
更多的侍卫和太监们冲进了御花园,从四面八方朝郭威靠拢。面对如潮而至的人流,大周天子仰天狂笑。一转身,推开了藏书阁的门,拉着杨淑妃大步登楼。
又有十多名侍卫冲了进来,试图阻挡郭威的去路。然而,面对这群比自己年青了足足三十岁的壮汉,大周天子却毫无畏惧。一手拉着杨淑妃,一手紧握成拳,四下乱捶,“废物一群,也来拦阻老夫?有种,就拔刀!”
正当他以为自己安排得当,打算回去继续睡下半截销魂觉的时候。耳畔,却突然又传来了太监林清声嘶力竭的叫喊:“不好啦,快,快上楼。四楼,四楼里有沧州进贡来的八宝琉璃灯。只要点起里边的灯芯,半个汴梁都能看得见!”
只见藏书阁四楼的窗子,一扇接着一扇,被被郭威从里边推开。赤橙黄绿青蓝紫白,八道灯光,交替而出,冲破黎明前无尽的黑暗。将皇宫周围方圆数百步内的碧瓦白墙,照得五色缤纷,绚丽纷呈。
没有王峻等人的命令,太监和侍卫们,哪有胆子对他白刃相向?非但不敢拔刀,甚至连赤手空拳,都得留着几分力气。唯恐一不小心,将他打出了内伤,耽误了重新册立太子的大事!
然而,让太监m•hetushu•com和侍卫们略感失望的是,大周皇帝郭威,明知道其变成了阶下囚,却既没有暴跳如雷,也没有试图用高官厚禄来拉拢大伙倒戈,而是认命了般躺在了床上,不多时,便打起了呼噜。
皇宫内的侍卫和太监们,也早就被王峻和王殷两人,偷偷换了个遍。知道事情已经到了最关键时刻,成王败寇在此一举。所以也都抖擞精神,瞪圆眼睛,死死盯住郭威的寝宫门窗,唯恐一不小心,大周皇帝就会化作蝙蝠飞走。
“这……”众侍卫被问得无言以对,低下头,不敢正视郭威的眼睛。
“朕还真不信这个邪了!”郭威猛地抬起手,狠狠抽了太监林清一个大耳光。将此人抽得横飞出去,鼻孔和嘴巴里头鲜血狂喷。“滚,老夫纵横半生,还怕了你没卵蛋的家伙!有种,你现在就让人杀了老夫!”
“唉,可惜了!”
“是!”众侍卫敢怒不敢言,齐齐躬身答应,然后瞪圆了眼睛,开始对着寝宫的门窗发呆。
也许是因为久病体乏,也许是天生胆大心宽,寝宫里的呼噜声,直到四更天儿,才终于停止。随后又过了大约小半炷香时间,门忽然从里边被人拉开,大周天子郭威,在淑妃杨氏搀扶下,缓缓走了出来。
这个举动,非但让前来帮忙阻截他的侍卫们大吃一惊。太监头目林清,也顿时被弄得满头雾水。停止声嘶力竭的叫喊,瞪圆了眼睛,喃喃自语,“没,没跑?他,他居然不是想跑?!他,他上藏书阁作甚?”m.hetushu.com
“你这个废物!”殿前军指挥使王德冲上前,一脚将其踹出老远。“连个六十岁的老头子都看不住,老子养你作甚。来人,给堵死藏书阁的门,没有命令,谁也不准进入!”
“拦,拦住他!”太监林清打了个滚,从地上爬起来,大声命令。“拦住他,否则,你们都得死!”
“知道多嘴,就把嘴巴闭上!”林清当了半辈子马夫,难得过一次骂人的瘾。撇了撇嘴,继续咆哮,“再闭不上,咱家就拿马粪给你们堵上。一个个把眼睛给咱家瞪圆了,里边的人真睡也好,假睡也好,从现在起,一直到王大人下次来之前,都别让他脱离尔等的视线。”
“你们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想找死是不是?不想死,就都给咱家闭上鸟嘴。”唯独例外的一个人是太监林清,听到居然有人胆敢替阶下囚说好话,顿时迈着四方步走过去,破口大骂,“他是个好皇帝,坏皇帝,关尔等鸟事?别忘了尔等的俸禄是谁发的,家里的吃穿用度都是谁供着?倘若此事出了纰漏,不但尔等都死无葬身之地,家里人也会被株连九族!”
“没办法,谁叫他自己倔呢。早把太子之位交给李将军,岂不是天下太平?”
有道是,听话听音儿,郭威立刻从林清的劝诫里,挑出了最有用的东西。又笑了笑,摇着头追问,“哦,这么说,如果朕不听你的劝阻,你就不打算给朕吃饭喽?”
“陛下,小心天凉!”众侍卫心里虽然同情郭威的际遇,但此时此刻,正如林http://m.hetushu.com清先前所提醒,他们的全家性命都跟王峻绑在了一起。只能咬着牙上前,结成了一道人墙。
再怎么着,郭威也是李重进的亲舅舅。大伙可以奉命监视他,软禁他,却不能随意折辱他。否则,万一李重进登基之后,哪天忽然又想起他舅舅的好处来,收拾王峻和王殷未必下得了手,杀十几个侍卫做样子,却不用有任何顾忌。
“陛下止步!陛下,啊——!”太监林清大喊着,从后边追上去,试图抱住郭威的大腿。却被郭威转身一脚,又踢出了半丈远。躺在地上,痛苦地来回翻滚。
“奴婢不敢,但有时候人手安排不开,御膳房那边耽搁一时半刻,也在所难免!”林清后退半步,笑着发狠。
“来人,快来人,快来人帮忙,别,放跑了皇上,咱们都得死!”太监林清第三次从地上爬起来,扯着公鸭嗓子大喊大叫。
“折腾,继续折腾,老子看你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半夜搂着宫女睡得正香时被人推醒,王德肚子里憋满了邪火。盯着渐渐明亮起来藏书阁四楼窗口,大声奚落。
“这……”众侍卫被骂得面如土色,却不敢说一个字反驳。低下头,连连施礼,“大人,大人说得是,我等,我等多嘴!”
说罢,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人墙,带着杨淑妃,大步向前。花白的头发,如同战旗般,在风中上下飘荡。
他是王峻的亲侄儿,眼里可不会有郭威,更不会在乎李重进将来对自己报复。唯一在乎的,就是将皇宫内外彻底隔绝,不让任何人和消息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