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十章 夺帅(一)

皇帝陛下平素带头厉行节俭,而今天,皇宫里却在黎明前最黑暗之时,点燃了紫金八宝琉璃灯。再综合最近几天皇帝重病卧床,无法会见群臣的事实,恐怕只要有一点政治头脑的人,都立刻能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众人犹豫且充满恐惧的目光当中,韩重赟忽然转身,三步两步奔向城墙外侧。左手从腰间拉出一只铁钩,猛地拉住牵引吊桥的缆绳,飞身跳出城外。眨眼间,就顺着缆绳落进了无边的黑暗里,彻底不见踪影。
“拦住他,他……”王文盛的亲随哭喊着,从敌楼里冲出来,试图给自家主将报仇。被韩重赟一刀一个,砍翻于城墙之上。
“呯!”吊桥落地,发出巨大的撞击声。
那白袍公子与其麾下的家将虽然骁勇,奈何猛虎难敌群狼。不多时,便被禁卫们耗干了体力,一个接一下砍落于马下。
“嗯!”王文盛再度手捋胡须,轻轻点头。正准备再说几句激励士气的话,忽然发现前来给自己传令的这位殿前军小校看上去好像有点儿脸熟儿。赶紧用角弓朝着此人指了指,大声吩咐,“站住,不要上城。你先报上名来!”
“将军!”
皇宫里的八色灯光刚刚扫完第一圈儿,韩重赟已经翻身跳下了床头,抬手推开了窗子。
“他杀了将军,杀了将军!”
“啊——!”“该死!”“娘咧——!”众禁军士卒赶紧举起兵器迎战,转眼间,就跟冲过来的三名“官差”杀做了一团。仗着人多士众,他们很快就占据了上风,将其中两名“官差”当场格杀,第三名逼得拨转马头,仓惶逃窜。
“啊——”众禁军士卒被吓了一跳,旋即又想起先前皇宫内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的灯光,刹那间,全身血浆几欲凝结成冰。双腿也停在了原地,迟迟不敢向前挪动分毫。
第四圈灯光缓缓转了过来,照亮韩和*图*书重赟的眼睛。他忽然笑了笑,张开双臂,给了常婉淑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转身直奔马厩。常婉淑则披着一件貂皮大衣,紧随其后,每一步,都走得格外坚定。
“别追,天亮后,自然有人去找他。结阵,守住城门!”王文盛在敌楼上,意气风发。就这么几只臭鱼烂虾,也想坏枢密使和太尉两个的大事?真是不自量力!枢密使和太尉,算无遗策,早就把最近几天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都推算了清清楚楚。今夜有王某在,不消说出去一个大活人,就是一只苍蝇,也得给它削掉翅膀,当场拍死!
“怎么样,王某早说过,半个时辰之内,太尉大人必有安排,这,还不到半刻钟。”王文盛立刻扭头,冲着身边的几个亲随大声卖弄。
如此贵重奢华的一件寿礼,当然让郭威龙颜大悦。只是,紫金八宝琉璃灯仅仅在郭威过寿的当晚,被点燃了一次,从此,就被摆在了藏书阁内,再也无人问津。据知情人透露,仅仅那一个晚上,该灯就消耗了五十多斤添加过特殊香料的灯油。而皇帝陛下登基以来带头厉行节俭,绝不能容忍有人如此糟蹋民脂民膏。
堵在城门口的神武禁卫左军三厢二军七营的士卒们,到了此刻才终于回过神来。拎着武器,乱哄哄地冲上马道。韩重赟先一刀砍断吊桥机关上的铁锁,然后,猛然回过头,用带血的横刀向众人头顶戟指,嘴里发出一声霹雳般的断喝:“老子乃是左班殿直副都知韩重赟,奉圣旨去向太子求救。尔等阻拦,莫非是想跟别人一道谋反么?”
“不要慌,都不要慌,天塌下来,也有枢密使和太尉两个顶着。尔等只要恪尽职守,别放任何人进出就行了。天亮之后,不,半个时辰之内,太尉那边自然会有命令告诉咱们该怎么做!”一个公鸭嗓,在敌楼中和_图_书忽然响起。今晚当值的神武禁卫左军三厢二军七营指挥使王文盛,从敌楼护栏后,探出半个身体,大声安抚。
“来人,给我全都下去,把他碎尸万段!”王文盛大怒,挥舞着角弓,大声命令。
“将军英明!”“将军英明!”众亲随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挑起右手大拇指,连声夸赞。
藏书楼内射出来的灯光,又缓缓扫过了第二圈。落在他眼里,刹那间,让他浑身上下都开始战栗。
有禁军士卒开始向前迈动脚步,但大多数人,却依旧犹豫不决。趁着他们还没能整体缓过神来的功夫,韩重赟举起血淋淋的横刀,再度厉声质问,“别人造反,图的是升官发财。尔等跟着瞎搀和,又图的是那般?莫非嫌自己全家老小活得时间长,急着被满门抄斩么?”
“嗯!”王文盛抬手捋了一把山羊胡,笑着点头,“都打起点儿精神来,咱们别让太尉失望。此事过后,王某自然不会忘记尔等今晚的功劳!”
“多谢将军!”众亲随肯忍着恶心拍他的马屁,图的就是日后能够跟着他鸡犬升天。顿时,一个个喜不自胜,齐齐躬身拜谢。
“杀了他,给大人报仇!”
无论死者出自谁的府邸,今夜被他宰了也是白宰!只要他家叔叔王殷成功拥立李重进登上太子之位,白袍公子哥的父辈非但不敢给自家儿子报仇,还得想方设法摘清父子之间关系,以免被顺藤摸瓜,秋后算账。
“给我把他们三个拿下!”还没等众士卒回头请示该如何应对,王文盛已经抄起角弓,大声断喝。同时,将一支雕翎搭在弦上,朝着手举令箭者的胸口果断射出。
他是太尉王殷的远房侄儿,这几天刻意被安排在汴梁西门当值,以防不测。所以,心里早就知道遇到突发情况之时,自己该怎么做。根本不会像寻常士兵一样,被突然出www.hetushu.com现的灯光所困扰。
“吱吱呀呀,吱吱呀呀,吱吱呀呀……”一片死寂中,吊桥被绳索拉着下落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天下,又要大乱了!有人劫持了皇帝陛下!而太子却远在齐州,身边只有几百护卫和一群埋头干活的河工!
有这句话,已经足够。韩重赟朝着妻子默默点了下头,双腿同时轻磕马腹。来自辽东的白龙驹立刻领会的主人的意图,迈动四蹄,缓缓加速。像一道微弱的星光,穿过长街,直奔距离韩府最近的西城门。
没等紫金八宝琉璃灯转起来第三圈儿,韩重赟已经开始迅速穿衣披甲。他的妻子常婉淑,则默默地给丈夫拿来了佩刀。夫妻两个昨晚临睡前,已经把该说的话都说开了,此刻,不需要任何语言,就知道对方准备去做什么,应该去做什么。
话音刚落,三匹快马疾驰而至。正中央的马背上,有名官差打扮的汉子,高高举起一支猩红色的令箭,“开门,放下吊桥,奉开封府令,出城追捕朝廷要犯!”
“我是泽潞节度使的女儿!”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常婉淑笑着挥手。“如果王峻不想整个山西落入北汉之手,就没胆子动我一根寒毛!况且,从现在到天亮,还有差不多整整一个时辰。”
“指挥使大人!”
先前王文盛把麾下大部分弟兄都派下去封堵城门,留在城墙上的只有他的嫡系亲随,总计还不到二十个人,又因为自家主将的身死而士气大落,怎么可能挡得住百战余生的韩重赟?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就死得死,逃得逃,消耗殆尽。
“杀了他,杀……!”
“吱呀呀!”吊桥被缆绳拉着加速下坠,众禁军兵卒却你推我搡,大声叫喊,大声威胁。谁也不愿上率先上前跟韩重赟拼命。
他的官职不算高,宅子距离皇宫自然也不会太近。但宅院四周,却略显空旷,和图书只要抬起头,就能清清楚楚地望见远处的皇宫。
此人是替皇帝去向太子求救,杀了此人,他们不知道自己将来会落到什么下场。
灯,是上次郭威寿诞之时,郑子明特地派人从沧州送来的贺礼。整个灯身,足足有两张书桌大小。骨架由赤铜所铸,表面上还镀着一层厚厚的紫金。灯壁由七色和无色琉璃镶嵌而成,每色八片,按颜色分列八面,巧夺天工。此外,在灯身内部,还另藏乾坤。只要点燃三个胳膊粗的灯蕊,整个灯笼就会被热油推着慢慢开始旋转,几个呼吸时间内,就可以将整座皇宫,照得瑞彩纷呈。
“噗——”王文盛想要闪避,哪里还来得及?被韩重赟的银枪透胸而过,当即气绝。
第五圈灯光只转了一半儿,就突然消失。整个汴梁,忽然又重新坠入了黑暗。四下里,一片死寂。韩府的后门,却悄悄被从里边拉开。韩重赟一手持枪,翻身上马。临抖动缰绳之前,蓦然回头。
众禁军士卒见过了血,也知道大伙已经别无选择。强压住心中的慌乱,在汴梁城的西门口结成方阵。发誓只要有人敢像先前那三个家伙一般硬闯,无论是谁,都格杀无论!
“不想死的就滚开!”双脚踏着敌人的血迹,韩重赟单手持刀,直扑牵引吊桥的机关。沿途只要有人胆敢拦阻,都被他豪不犹豫地送上了西天。
“王将军,太尉急令,太尉急令!”又一阵马蹄声传来,有名身穿殿前侍卫袍服的小校,隔着老远就大声叫喊,“太尉急令,请王将军严守西门,从现在起,不要放任何人出行!”
“将军!”
身边有人低低的答应了一声,“是”,紧跟着,三百多名禁卫军,从敌楼、马脸,还有临的近院落里冲了出来,将城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爷爷韩重赟!”双脚已经沿着马道踏上了城墙的殿前军小校嘴里发生一声断喝,http://m.hetushu.com手中长枪忽然化作了一条蛟龙。凌空飞起,直奔王文盛胸口。
“啊——”禁军士卒们虽然已经做出了充足准备,却依旧有四人当场被射翻。刚刚结成的方阵,顿时在正中央就出现了一个缺口。那白袍公子哥见状,毫不犹豫地丢下角弓,抡起两只铁锏,急冲而至。左砸右扫,将胆敢阻拦自己的禁军士卒,挨个送上了西天。
更何况,主城和瓮城的两道大门都被铁锁锁得牢牢,马道也被他们堵得水泄不通,即便放下吊桥,此人也插翅难飞。
父有过,子可以不言之,却可以改之。这时韩重赟少年时的话,掷地有声。如今的韩重赟,已经不再是少年。但跟过去相比,他却更强壮,更结实,更明白自己这辈子的路在何方!
“闯!”手举令箭的官差,也绝非等闲之辈。发现对方早有防范,立刻拔刀在手,“当啷”一声,将凌空飞来的羽箭磕得不知去向。随即,双腿猛地一夹马镫,刀光借着马速泼出一道闪电。
此人此刻精气神儿正足,连王指挥使都没挡得住他一个照面儿。大伙先冲上去的,肯定是替人做嫁衣,而等到此人筋疲力尽时冲上去的那个,才能一击而竟全攻。
西城门口,一群刚刚从睡梦中被惊醒的神武禁卫军士卒,沿着马道,慌慌张张冲了下来。地位寒微的他们,根本无法理解刚才那忽然亮起,又忽然中断的彩色灯光,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是,每个人心里,却都清楚知道,今夜汴梁城内,恐怕连天都已经塌了下来!
此人武艺高强,远非先前那几个冒失鬼能比。
还没等他们将阵形站稳,漆黑静寂的街道上,又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十多名家将簇拥着一个白袍公子哥,飞驰而至。发现城门口已经做出准备,二话不说,弯弓便射。
“嗤!”王文盛根本懒得理会自己刚刚杀死了谁家的子侄,拧着鼻子,大声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