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十章 夺帅(三)

“末将立刻杀了他全家,决不让任何人给您添麻烦!”韩朴猛地将腰一挺,差点把上前替他松绑的卫兵给撞个四脚朝天。
看着此人故意挺直的脊背,王峻的眼中迅速闪过一丝嘲讽。要让狗去咬人,肉骨头的味道,还是得让其闻上一闻的。不过,当咬完了人之后,该把狗清炖还是红烧,就另说了。反正,自己的朝堂上,绝对不能出现这种见利忘义的野狗。否则,恐怕将来郭威在九泉之下,也会笑自己眼高手低!
“喔——”闻听此言,王峻眼前立刻浮现了一个驼背哈腰,略带猥琐的身影。撇了撇嘴,大声发问,“他有什么冤枉的?莫非韩重赟并不是他亲生的么?既然他正好就在门外,来人,把他给老夫拿下!”
“你倒是会用人!”王峻听得眉头一皱,低声冷哼。
“是!”神武禁卫左军副都指挥使王健正后悔自己刚才话多,答应一声,转身便走。其余文臣武将见状,则都忍不住在心中偷偷叹息。
“这厮说得倒不是大话,他原来所带的武英军,就是四下搜罗来的一群亡命之徒。”看出了王峻脸上的犹豫,王毅又将身体向前凑了凑,低声替韩朴作证。
“那又如何?”王峻心中,早有了对付柴荣的一整套方略。扭头冲着王殷笑了笑,低声追问。“莫非你还怕了那几个黄口小儿不成?”
“说得好。”王峻抬起手,为王殷用力抚和_图_书掌,“事已至此,老夫也是不怕他来,就怕他不来!没有圣旨,他居然胆敢无缘无故带兵入汴,所图为何?还用老夫去说么?”
“还有,若是听到什么风吹草动……”
“多谢大人不杀之恩!多谢大人不杀之恩!”没等门口的侍卫做出反应,韩朴已经自己滚了进来。一边跪直了身体叩头,一边大声叫嚷。
“轰隆隆!”一阵闷雷,从天空滚过,震得大地微微颤抖。
“末将第一时间向您,向您府上相关人等做汇报。”
“谁在外边喧哗?”王峻听着这个声音好生耳熟,皱起眉头,沉声询问。
“陛下早已病入膏肓,非人力所能回天。我等何必再去平白担上一个弑君的恶名?”王峻大伙儿的反应,全都看在了眼里。赶紧不待任何人出言劝谏,就迅速补充,“况且只要陛下还活着,大义便在我等之手,外边的人,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是,是原武英军都指挥使韩朴!”太尉王殷脸色微红,摇摇头,低声回应,“也就是韩重赟的亲老子!您前天晚上刚刚接见过他。前一段时间舍弟想分化柴家小儿的势力,就暗中拉拢了一下此人。结果,此人立刻就像膏药一样贴了上来,一点儿领兵大将的气节都没有!”
“冤枉,枢密大人,末将冤枉。末将,末将这些天来,可是一直,一直替您四下奔走。末将,末将对您忠心和_图_书耿耿,忠心耿耿啊!”韩朴空有一身武艺,却不敢做丝毫反抗。趴在地上,大声哭诉。
大伙肯跟着王峻和王殷两个趁着郭威病重的机会封锁宫门,强行拥立李重进为太子,图的不就是各自家族中几代人的荣华富贵么?既然事情都做下了,又何必非装出一幅忠臣模样?况且这年头,手里有兵有粮就是草头王,谁会在乎是你的兵马和粮草是怎么得来的?谁会在乎你曾经追随过几个皇帝,背叛没背叛过原来的主公?!
这话说出来,当然是掩耳盗铃。非但说服不了王殷,屋子内其他文臣武将,脸上也立刻涌起了几分尴尬。
“起来吧,来人,给他松绑!”王峻从心眼里看不上这种没骨头的软蛋,却苦于一时间手头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于是乎,便摆了摆手,低声吩咐。
“老夫会怕他?!”王殷打了半辈子仗,从来就没服过人。眉头一跳,瞬间就把胸口挺了个笔直,“老夫就怕他不敢来!只要他敢来,老夫一只手就灭了他!”
原来是挟天子以令诸侯!众人闻听,顿时恍然大悟,一个个相继佩服地点头。唯独太尉王殷,依旧觉得把郭威留在世上,难免会夜长梦多。犹豫了一下,继续大声提醒道:“符老狼和高行周等人,当然会观望一番。可柴荣小儿,听到韩重赟等人送出的消息之后,肯定会立刻点起兵马,直扑汴梁!”
hetushu•com多谢枢密使大人,多谢枢密大人。”韩朴一个轱辘,翻身站起。然后低着头,大声发誓,“末将这条命,以后就是大人的。大人但有吩咐,刀山火海,莫不敢辞!”。
正琢磨着,是该拿韩朴的人头去立威,还是念在这厮没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放其一条生路?又听见此人在门外大声哭喊道:“末将可以待罪立功,可以戴罪立功!只要枢密大人饶过末将。末将,末将十天,不,末将五天之内,就可以把汴梁城帮大人翻个遍。无论大人想找谁,只要他还躲在城内,就绝对不会漏网!”
“啊!”包括王殷在内,众文武齐齐打了个冷战,刹那间,对王峻佩服得五体投地。
“是!”两名心腹爱将大声领命,然后转身便走。一只脚还没等迈过门槛儿,就听见外边有人高声哭喊道:“冤枉,末将冤枉!枢密大人,末将在家里说话根本不算数。末将,末将一直对您仰慕有加,仰慕有加,绝,绝不是故意,故意纵容犬子坏您的大事!”
“若是有人胆敢窝藏朝廷要犯……”
这台阶,可是递得太及时了。令王峻脸上的尴尬之色,顿时统统消失不见。将大手一挥,他厉声喝道:“来人,给我围了白延遇狗贼的府邸,将其家中男女老幼尽数投入开封府大狱。如果周琦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夫,老夫定然诛了白家满门为其殉葬!”
“谢枢密和-图-书大人!”韩朴激动得热泪盈眶,跪下去,结结实实给王峻磕了个头,然后欢天喜地的离开了。原本瘦削赢弱的身形,从后面看,居然又带上了几分英气。
到底是做过一任都指挥使的,熟悉官场的通用规则。韩朴根本不需要王峻把话说完,就能给出后者最想听到的答案。不多时,就让后者龙颜大悦,笑了笑,轻轻挥手,“那你就去放手吧!如果做得好,老夫就让你官复原职!”
“嗯?”王峻迅速向王殷的弟弟王毅扭头,目光冰冷如霜。
“嗯——”王峻嘴里发出一声习惯性的沉吟,随即,迅速摇头,“不行,你我行此下策,乃是一心为国!断然不可让陛下有半点儿闪失!”
暴风雨,又要来了。
这年头,狂风暴雨,也忒地多!
大伙其实谁都明白,所谓绑架,纯粹属于王毅为了给王峻找台阶下,随口栽赃。但明白归明白,这当口,却谁也没胆子将王毅的谎言戳破。否则万一惹得王峻恼羞成怒,恐怕全家老少,就得稀里糊涂去开封府大牢,与白文遇的家眷做伴了。
“是!”两名刚刚走到门口的心腹答应着冲出去,将面如土色的韩朴当场按翻在地。绳捆索绑,转眼间就绑成一只待宰羔羊。
正恨恨地想着,耳畔忽然又传来了太尉王殷的声音。虽然不高,但每一个字,都让人的心脏为之抽搐,“枢密,既然消息已经走漏,还留着宫里那个m•hetushu•com人作甚?!不妨早些送他上路,也好断了文武百官的心思!”
“启禀枢密,卑职以为,周府丞未必是弃官潜逃,而,而是遭了贼子的绑架。他的府邸距离白延遇的府邸极近,而那白延遇身为禁卫军大将,出入城门又极为方便!”正当王峻骑虎难下的时候,太尉王殷的弟弟王毅,忽然向前走了半步,大声提醒。
“末将带人灭了他满门,把要犯给您亲手抓回来!”
“来人,把张永德的家眷和韩重赟的家眷,也都拿了,一并送入开封府严加审讯!”明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有失公平,王峻却不屑向任何人解释,用力拍了下桌案,继续高声吩咐。
他是王殷的亲弟弟,面子自然不会太小。而王峻此刻,也的确需要有一个恰当的人选,去确保汴梁城内那些城狐社鼠别给自己捣乱。因此,心中稍作斟酌,便有了主意。冲门外摆了摆手,低声吩咐,“来人,把韩朴给老夫带进来!”
“刀山火海,倒用不到你去!”王峻用眼皮夹了一下此人,冷笑着吩咐,“你既然是一条地头蛇,那这几天城里的治安,就交给你了。若是有人敢窜出来煽动闹事,你……”
“此人被逐出军中之后,一直在汴梁城内厮混,出手极为阔绰。这些年来,倒是结交下不少地痞无赖,江湖匪号‘韩老大’。所以最近几日,末将就派他去与那些上不得台盘的家伙打交道,倒也用得颇为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