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九章 夺帅(四)

郑子明一手握着毛笔,一只手正在纸上写写画画。听到了符赢的催促,只好先停下来,低声道:“到目前为止,咱们掌握的情况非常少。无论怎么做,恐怕都不妥当……”
“凡事不妨多听听三叔的想法。他虽然年纪小,可前一阵子,连我父亲都差点儿着了他的道!”感觉到自家丈夫的手在颤抖,符赢将手指紧了紧,又低声补充。
“看,看什么?对,孤家,孤家不是一个人。子明在,元朗也恰好在。”柴荣的身体一晃,脚步放慢,眼睛里的红色,迅速开始消退。
“不会,不会,不会!”感觉到众人目光里的异样,柴荣的心脏,愈发如同被压上了几座大山一般沉重。一边大步流星朝营地中央走,一边在嘴里低声给自己壮胆。
“起来,快起来,你冒死前来给孤送信,孤,孤怎么敢受你的大礼?”柴荣也是武将出身,一弯腰,将韩重赟直接扯了起来,用力推向胡床。“你只管继续休息,其他事情,交给孤和子明。”
不光柴荣本人,他身边的亲信随从,也个个心急如焚。韩重赟作为左班殿直副都知,居然单人独骑冒着狂风暴雨突然出现在搏济渠畔,浑身上下还血迹斑驳!汴梁城内出的事情,能小得了么?如果王峻和王殷等人狗急跳墙,忽然……
太子这人没啥架子,平素对弟兄们也极为友善。只是,他的命运,也太多桀了些!
不怨天,不认命。有路就努力往前走,没有和_图_书路就用脚踩出一条路来。连续三年与天斗,与洪水斗,与地方诸侯和土豪劣绅斗,柴荣曾经亲眼看见,好兄弟郑子明如何能在困境中,创造出一个个奇迹。而这一次灾难虽然来的突然,却未必就无法破局。
“嗯!”柴荣与符赢相握的手也紧了紧,努力让双腿走得更稳。
四年前全家都被刘承佑的爪牙杀害;刚当上太子,就被枢密使和太尉两个视作了眼中钉;好不容易熬到苦尽甘来,娶了个贤惠漂亮媳妇,得了个大胖儿子,身边也有了自己的嫡系班底。汴梁那边,却又警讯突起!
尽管努力装得很镇定,但问起郭威的情况,他的声音里依旧带上了明显的颤抖。韩重赟闻听,赶紧将身体坐直了些,低声汇报,“前一阵子,王峻和王殷两个老贼以陛下重病,需要静养为由,联手封锁了皇宫。坊间谣传,他们要逼陛下改立李重进为太子。但具体内情如何,末将人微言轻,也没探听清楚。只是,只是大前天深夜,皇宫藏书阁内,那盏紫金八宝琉璃灯,忽然大放光明。然后,然后很快就又熄灭了,随即,汴梁城的所有城门也都被禁军封锁,敢强行往外闯者,不管是谁家子侄,也官职高低,一概当场格杀!”
“殿下!”郑子明、赵匡胤、潘美和陶大春等人,正围在韩重赟身边替他处理伤口。听到了柴荣的声音,赶紧转过身来行礼。
王殷再勇,勇不过高行周。王和-图-书峻再狡诈,狡诈不过自己的岳父符彦卿。连高行周和符彦卿,都输的心服口服。兄弟齐心协力,又何必怕汴梁城内那两个只敢耍弄阴谋诡计,到现在都没勇气公开挑起反旗的老狐狸?
“三叔,你有什么想法?”到底是符赢了解他,果断将目光转向郑子明,低声催促。
“不可,万万不可!”在场众人,出了柴荣之外,就数赵匡胤年龄最大,心思也最缜密。抢在柴荣被高怀亮撩起火来之前,大声阻止,“虽然陛下一直对大哥您信任有加,但无诏带兵入汴,也是大罪。那王峻和王殷,正愁拿不到大哥您的把柄。这样一来,理由都不用再找了,您自己给他送到了家门口!”
帅乃三军之魂,无论什么时候,为帅者都不能乱了方寸。况且,自己从来都不是孤军奋战。自己身边,有郑子明,有赵匡胤、高怀亮和符赢、符昭序。从三年前开始请缨治理黄河时起,两位结义兄弟和一众知交好友,就已经在暗中替自己积蓄力量。
“多谢殿下恩典!”韩重赟先前心中最痛苦的便是,一旦太子回汴梁平叛成功,自家老父就会被打成逆贼同党,在劫难逃。此刻听到柴荣的承诺,立刻挣扎着滚下胡床,向太子殿下重重叩首。
汴梁,出大事了!大周皇帝,太子的义父郭威,恐怕凶多吉少!
狂风暴雨过后,碧空如洗。
毕竟是肥狐常思一手培养出来的高才,韩重赟只用了短短几句话m.hetushu.com,就将汴梁城内的变故,总结了个大概。随即,又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从几日前郭威忽然生病不能临朝说起,到禁军和殿前军内的快速大换血,再到皇宫禁止任何官员进入,以及自家父亲被王殷派人拉拢、汴京城西门口半夜血流成河的情况,挨个如实道来。
虽然他总是说义父郭威春秋鼎盛,但是他心里其实非常清楚,郭威的身子骨,这两年已经是一日不如一日了。若是朝野都平安无事,也许还能依靠药石的调养,多坚持上几年。若是朝中忽然出了大乱,或者地方再遭受一次黄河决口这样的大灾,恐怕立刻就会油尽灯枯!
可到了这当口,她想再改口劝阻柴荣谨慎,也彻底拉不及了。只见自家丈夫像接连喝了二十碗参汤般,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斗志,猛地点了下头,大声宣布:“好,说七天,就七天。孤这就出发!诸君,谁愿陪我一行?!”
“那还等什么?殿下,咱们马上点起兵马,杀向汴梁,宰了王峻老贼,营救陛下!”高怀亮性子急,没等韩重赟的话音落下,就按剑而起。
“这儿没有外人,大伙都不用客气。”越是在人多的场合,柴荣越能沉住气。一改路上时风风火火模样,摆了摆手,大步走向斜躺在一张胡床上的韩重赟,“韩兄的身体如何?不要动,不要动,你刚才的话,孤都听见了。孤保证,令尊只要不顽抗到底,就让你带他回家颐养天http://m.hetushu.com年”
“韩将军不必担忧,孤相信令尊只是一时糊涂。孤答应了,你先恢复身体要紧!”柴荣猛地吸了一口气,掀开帐帘,快步走入。
“殿下,大伙都看着您呢!无论什么时候,你身边都有二叔,三叔和臣妾!”此时此刻,唯一能保持冷静的,只有符赢。发现自家丈夫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周围的人的神色一个比一个慌张,果断握住丈夫的一只手掌,柔声提醒。
当值的将士们看到这行人,纷纷让开道路,躬身施礼。低下头的瞬间,每个人的脸上,都泛起了难以掩饰的同情。
“没事就好。”柴荣顿时松了一口气,侧下一身,一点不见外,坐到韩重赟身边,四下看了看,低声道:“都是自家兄弟,我就不客气了。汴梁城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我义父他,他老人家安危如何?”
沧州军纪律严明,没有根据的话不能乱传。没有亲眼所见的事情,也不能乱猜。但半炷香之前,韩重赟浑身是血冲进大营的模样,却已经隐隐证明了一切。
“啊?”符赢一路上都在劝说柴荣,务必多听郑子明的意见。却万万没有想到,郑子明表现得比柴荣还要急躁。居然二话不说,就要起兵入汴,顿时惊了个目瞪口呆!
“这……”听两个心腹给出了两个截然相反意见,柴荣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的心神,顿时又开始散乱。一只手按住胡床,就准备长身而起。
“殿下放心,我姐夫只是累脱了力,身体不会有http://www.hetushu.com大耐!”不想让二人在小事上拉扯个没完,郑子明在一旁笑了笑,低声接口。
如此想着,他狂跳的心脏,终于慢慢恢复了正常节奏。一路穿梭,很快就来到郑子明的帅帐之外。还没等进门,便闻到一股浓烈的药香。紧跟着,又听见一个疲惫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道:“大致,大致情况就是这样了。陛下被软禁在宫中,王峻、王殷和李重进,挟持了群臣,图谋不轨。子明,我不,不求别的。我,我父亲人老糊涂,这次恐怕又,又要成了别人手中的刀。如果,如果将来有可能,还请,还请你在太子面前,给,他求个情。就说,就说我韩重赟愿意拿身边一切,换,换……”
博济渠畔的沧州军行营,柴荣、符赢带着十几名侍卫,一路狂奔,直奔镇冀节度使郑子明的帅帐。
“没有上策,中策、下策也行!”柴荣根本不想等待,哑着嗓子大声催促。“我只要问心无愧,就不怕王峻老贼栽赃。但义父性子耿直,必定不会跟老贼虚与委蛇。双方僵持起来,怕,怕那王峻老贼图穷匕见!”
“既然殿下已经不在乎个人毁誉,那就简单了!”郑子明等的,便是柴荣这句话。马上抓起毛笔,在纸上用力一抹,将先前自己的种种考虑,全部推翻。“入汴,殿下带领亲兵和所有沧州骑兵,马上从陆路赶赴汴梁。一边走,一边收集消息向后传送。末将整理了手头其余兵马,从水路逆流而上。咱们兄弟两个,七天之后,汴梁城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