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九章 夺帅(五)

“沧州军的骑兵战斗力如何?二哥你曾经亲眼见过,我就不多说了!”郑子明眨眨眼睛,笑着补充,“至于剩下的河工,二哥放心,比起你的嫡系可能稍有不如。比起那些没怎么见过血的禁军,未必会差。”
“军情紧急,大哥,二哥,请恕子明不便远送!”能感觉到赵匡胤的情绪波动,郑子明摇摇头,轻轻将他推向柴荣。
这些人先前在大周军中,要么是受王殷排挤,郁郁不得志。要么是名声不显,一直得不到展示才华的机会。直到柴荣和郑子明两个奉命组织护河军,才陆续被挖了过来,委以重任。因此,每个人身上,都早已打上“太子嫡系”的印记,关键时刻,根本没有理由迟疑退缩。
“此刻敌我双方兵力……”赵匡胤却依旧不太放心,迟疑着询问。
如果此番柴荣带兵勤王大功告成,她当然可以母凭子贵。可万一途中有个闪失,柴家的唯一骨血宗训,就必须由她这个当娘的来保全了。而原本柴荣可以不必走得如此匆忙!原本兄弟三人,可以和图书先赶赴澶州,召集起边塞七镇兵马,再联合符家、高家、常家……
可先前被她寄予厚望的郑子明,却突然跳起来火上浇油。自家丈夫偏偏又将郭威视作生父,待之甚孝……
“末将愿往!”
“嫂子来的正好,我正等你。这封信,是给令尊的。由你亲自转交,当然是最恰当不过!”对于符赢的去而复返,郑子明丝毫没有感到意外。笑了笑,起身将信囊双手呈了过去。
话音刚落,向训、韩令坤、刘子光、梁晓等将领就纷纷肃立拱手,大声请缨。
赵匡胤、潘美等将快步跟上,陆续离开了郑子明的中军帐。刚刚走出百十余步,符赢却忽然停了下来,低声跟柴荣说道:“殿下,两军交战,臣妾帮不上忙,就不做您的累赘了。臣妾去找三叔借几个人,立刻护送我返回娘家找我父亲。他,他手下兵强马壮,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女婿被人欺负!”
说罢,也不去擦淌在脸上的泪,转身沿着原路狂奔而回。
“你,你知道我会回来找你?!”符和图书赢微微一愣,已经烧破了脑门的火头,迅速下降,“你,你刚才全是故意的,对不对?你嫌弃殿下碍手碍脚,刚才是故意赶他尽早出发,对不对?”
“我麾下的五百侍卫,这三年来都是子明亲手训练,早已脱胎换骨!”知道自家二弟行事向来谨慎,柴荣主动做出解释。
“能有二哥在身边,大哥自然是如虎添翼!”郑子明听出了赵匡胤的话外之意,笑了笑,再度轻轻点头。
“三叔真有古代名将之风!”符赢肚子里,原本就对郑子明不满到了极点。见此人都火烧眉毛了,居然还有闲工夫给人写信,顿时便冷笑着大声嘲讽。
“保重!”赵匡胤的眼神顿时一亮,随即脸上涌起了几分愧疚。
“嫂子可是回来责怪我,为何不拦着大哥?”郑子明没有回答她的话,笑着将信囊朝前举了举,大声反问,“嫂子,假如你与大哥易位而处,有人拦着你去救魏国公,你可否肯听?!”
“大帅,沧州骑兵一直是末将带着,这次,也让末将率领他们保护和*图*书太子为好!”潘美的反应比众人稍慢,略微斟酌了一下,低声自荐。
带着几分赌气,她一把扯开了帐帘儿,却看到郑子明正将一封书信朝信囊里塞,浑身上下,从头到脚,哪里有军情如火的模样!
“出发!”柴荣早就迫不及待,用力挥了下胳膊,转身大步出门。
“大哥,二哥,咱们七日后见!”郑子明却突然站起身,先与柴荣互相抱了抱,算作告别。然后借着与赵匡胤拥抱的机会,俯身在后者耳畔,低声叮嘱:“沿途若有小股敌军,二哥不妨灭之立威。如果王峻带着主力出城,你就一定劝住大哥,让他带领人马到黄河渡口等我。”
如果还来得及劝阻,他肯定不会同意柴荣如此轻率就赶赴汴梁。首先,王峻和王殷两个已经图穷匕见,既然连皇帝都敢软禁,派人领军中途截杀太子,想必也丝毫都不会犹豫。其次,兄弟几个所能掌握的大部分兵马,此刻都位于冀州、赵州和沧州,没有大半个月时间,根本不可能赶来帮忙。再次,禁军和殿前军已经http://m•hetushu.com被王峻、王殷和李重进三个所掌控,虽然士气不高,但总兵力接近七万。而自家这边,眼下能用的人,只有柴荣的五百护卫,郑子明的三千骑兵,和三万战斗力根本不值得一提的苦力河工!
自己总是这样,老怀疑三弟的谋划会出现疏漏,将哥三个带入万丈深渊。而事实上,从最初相遇到现在,看似莽撞的老三,又几曾真的冲动行事过?几乎每次到了关键时刻,都会出面力挽狂澜,从没辜负过兄弟们的信任,也从没让大哥和自己这个做二哥的失望!
“老三,我这次是回来探亲时顺路过来探望大哥和你,此刻身边除了几名护卫之外,没有多带一兵一卒。留下也帮不上忙,干脆就给大哥做个贴身侍卫好了!”赵匡胤的反应,拖在所有之后。待大伙差不多都表完了态,才上前半步,对柴荣和郑子明两个缓缓说道。
“此地距离齐州甚近,粮草辎重,就交给末将。”高怀亮不甘居于众人之后,想了想,大声做出承诺。
“末将……”
高怀亮是白马高行周的次子hetushu.com,能主动提出来去替大军筹集粮草,最好不过。一则,临阵难免会有三长两短,万一他出了事情,大伙跟其父亲和哥哥都不好交代。二来,只要高家肯提供粮草,就意味着高家已经放弃了多年来始终奉行的袖手旁观策略,彻底倒向了太子这边,对王峻、王殷等贼,无疑是当头一记重击。
“嗯,放心!只要我活着,就没人敢碰宗训一根汗毛!”符赢做事,向来不喜欢拖泥带水。望着自家丈夫的眼睛用力点头。
“好!”柴荣原本也有此意,立刻痛快地点头,“岳父他老人家若是为难,你也别太勉强。我这边能应付得来。你,你只需要照顾好宗训!”
“好,你和大春两人去,顺子留下!”郑子明原本也有类似的打算,笑了笑,轻轻点头。
“如此,就拜托高兄弟!”柴荣和郑子明互相看了看,同时点头。
“末将愿与为太子执缰!”
“末将这条命早就是殿下的……”
“那,也罢,兵贵神速!拖得越久,王峻老儿的准备也越充分。”赵匡胤恍然大悟,脸上的乌云迅速消散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