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九章 夺帅(六)

“在明知道大哥身边最多有三四千弟兄的情况下,王峻和王殷会提前派遣多少兵马沿途阻截?”郑子明又是微微一笑,仿佛胸有成竹。“用二哥先前的说法,王峻和王殷手中兵马总计大概是七万上下。想确保汴梁城内不出乱子,封锁皇宫,威慑群臣,恐怕手头没有四万大军做不到。而剩下的三万大军,即便王峻把他们全都派出来,通往汴梁的道路那么多,又怎么可能集中在一条路上?再退一步,咱们料敌从宽,王峻派出了三万大军,正好堵在了大哥的必经之路上。有二哥、陶大春和潘美等人在,明知道众寡悬殊,他们难道不会保护大哥策马逃命么?”
“第一,保护好宗训,让大哥安心。第二,借势,借天下英雄拥立之势,令王峻与王殷等贼未等交战,先心神大乱!”郑子明拱了拱手,向符赢郑重施礼。“嫂子,我的话,想必你都明白。拜托了!”
外人也许不知道,她心里却清清楚楚。沧州军和太子近卫的坐骑,都是郑子明花高价从辽东走私而来,个个膘肥体壮。真要是撒开四蹄逃http://m.hetushu.com命,禁军甭说尾随追杀,恐怕连马蹄踏起的烟尘都摸不到。
“你,你连这个都算到了?”符赢先是不信,旋即,脸上涌满了如假包换的感激。
“这三年来,陛下可否有过改立他人之心?陛下是否把他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指点抚养?”郑子明叹口气,低声反问。
“这……”符赢的脸色更红,额头鬓角,迅速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嫂子,你正是应了那句话,关心则乱!”郑子明早就想到了此节,微微笑着摇头,“王峻和王殷手头能纠集起数万兵马不假,可这些兵马此刻都在汴梁城内,一时半会儿,根本不可能派出来。而以王峻平素的刻薄性子,沿途地方官员,在形势尚未明朗的情况下,谁肯替他火中取栗?即便真有这种为了今后论功行赏而不顾一切的,腹心之地不比边塞,地方官员手头上,又能调动多少兵马?五千,七千,最多也不可能超过一万!以万余乌合之众截杀大哥和二哥所统带的三千铁骑,呵呵,结果恐怕跟插标卖首差不太多!”和*图*书
将心比心,郭威待柴荣如亲生。以柴荣有恩必报的性子,又怎么可能置其养父郭威的生死于不顾?所以,先前郑子明即便出言阻拦,恐怕也拦柴荣不住。还不如让柴荣痛痛快快地带着骑兵出发,然后在路上,再由赵匡胤想办法令其慢慢恢复冷静!
“看我?这当口,我一个妇道人家能做什么?”顶着满头雾水,符赢本能地反问。
“怪不得你不惜代价训练河工,硬生生从无倒有,打造出了一支精锐之师!”联系三年来郑子明的所作所为,符赢恍然大悟。点点头,低声感慨。
只是,只是自家丈夫的性子表面看似平和,实际上却略有些固执急躁。万一……
“大嫂是不是怕大哥明知不敌,也会跟贼军拼命?”仿佛看到了符赢肚子里头,郑子明摇摇头,笑着补充。“不瞒你说,大哥的确是个急性子,并且着急之时,根本不听人劝。但是,大哥在恢复冷静之后,却总能做到有错必改。所以,郑某今天不劝他谋定而后动,任他由着性子带兵直奔汴梁。而三千弟兄赶路,每日涉和-图-书及到各项杂事,如安营,造饭、休息、给牲畜恢复体力等,比统带数万大军一样都不少。大哥只要忙过了头三天,心情就能慢慢冷静下来。从第四天开始,谁再想利用他心神大乱的机会逼他仓促决战,恐怕就是白日做梦!”
自家丈夫知兵,自家丈夫曾经多次亲临前线。自家丈夫勇悍即便不如郑子明,身手也跟赵匡胤难分上下。真的冷静下来从容应对,甭说手头还有三千五百多精锐骑兵,就是三千步卒,也不是别人轻易能啃得动的。坚持到郑子明带领大军赶至,简直是毫无悬念。
想到这儿,符赢顿时觉得自己向郑子明当面问罪的行为好生失礼。然而身为长嫂,她一时半会儿又拉不下脸来向丈夫的三弟道歉。抬手擦了下前额,硬着头皮提醒道:“太子,太子前去救父,乃是,乃是出自一片至孝。你,你刚才当然不方便拦阻。可,可他身边只带了三千五百人,万一,万一王峻图穷匕见,派兵,派重兵沿途截杀的话。太子,太子他又不是个肯弃了弟兄们自己逃命的……”
“这,这倒也是!”符赢hetushu.com抿嘴而笑,瞬间令窗口的阳光都为之一暗。
“我当然是谋定……”符赢想都不想,张口就答。然而话说到一半儿,却忽然红着脸垂下头,声音也紧跟着迅速降低,“我当然是把他推在一边,自己去救父王。可太子他并非,并非陛下亲生。”
作为老狼符彦卿的女儿,她以为自己已经猜到了全部真相,然而,郑子明回应,却让她再度陷入了迷惘,“训练河工,其实不是为了对付王峻!河工们虽然训练有素,却终究没真正见过血。真正跟禁军动起手来,胜负仍在五五之间。所以,嫂子,接下来大哥能否顺利夺回太子之位,还是要看你!”
在那之后,王峻和王殷等人几度联手打压,陷害,都未能将柴荣在郭威心中的份量降低分毫。包括这次,在被王峻和王殷联手避入了绝境,郭威也坚持不肯改变主意。宁可像齐桓公一样,被关在皇宫里活活饿死!
有些话,不能昧了良心说。在全家遇害之前,郭威也许待柴荣还跟自己的亲生儿子有一些差别。但在起兵入汴之后,郭威却把柴荣当成了他唯一的后人!并且http://www•hetushu•com几度当众表态,即便他日后有的儿子,柴荣也是大周唯一储君,无论如何都绝不另立。
“这……”符赢愣了愣,再度无言以对。
“不是算到了,是一直提防着这一天!”见符赢已经完全理解的自己的安排,郑子明笑了笑,低声补充,“自李唐覆灭以来,有几个领兵的大将曾经把皇帝放在眼里过?!大哥他又是个极有主见的人,一旦即位,哪个功臣宿将能摆布得了他?所以,自从他被立为太子那天起,就已经成了王峻等人的眼中钉。陛下一辈子不生大病则已,王峻等人定然不敢胡作非为。陛下只要大病一场,失去了对群臣的震慑,王峻等人趁机拥立一个今后容易操纵的傀儡,则是必然!”
想起了沧州骑兵和太子亲卫,最近两年多来日日操练,风雨无阻的情形,她顿时心神大定。然而涉及到自家丈夫的安慰,无论如何谨慎都不为过。所以稍微斟酌一下,她又小心翼翼地提醒,“可,看万一王峻提前派了兵在路上等着呢?三叔你别嫌我多嘴,我只是说万一。毕竟那王峻和王殷,也都是知兵之人,并非没见过血的书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