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九章 夺帅(十)

圆弧之下,所笼罩的范围,几乎就是整个山坡!数十名被吓傻了的曹州兵卒,迅速在圆弧附近消失,留下一地破碎的血肉。更多的曹州将士,则嘴里发出一声尖叫,如同从噩梦中惊醒了一般,拨转坐骑,向着山下夺路狂奔。
他不想流大周将士的血,但此时此刻,却容不下半点儿妇人之仁。在全歼曹州军和让自家弟兄冒险之间,他只能选择前者。
想着自己终究有洗雪今日知耻的一刻,杨宣心中的恐惧稍减。抬起左手,用力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同时扭头向左右观望。
“驾,驾,驾……”跑得最快的,是曹州军骑兵都指挥使杨宣。早在亲自吹响号角的时候,他心中就对胜利不报任何希望。借着麾下弟兄用性命换回来的时间,他现在已经逃到了山脚下,并且依靠亲信的舍命保护,成功地突破了赵匡胤的阻截。
圆阵杀伤力最小,但扛打击能力最强。长枪硬阵,也是对付骑兵的不二法门。他们所有选择都没错,也表现出了足够的勇敢。然而,他们很不幸,今天遇到的是沧州军。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更多的画角声交替响起,带着恐惧与绝望。一大队曹州骑兵,被角声刺激的两眼发红,纷纷跳下战马,以其中一名指挥使为核心,结成整齐的圆阵。骑枪尾端戳地,枪锋斜向上指,正好和战马的脖颈一样高矮。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五百匹战马顺着山坡,继续向下和图书奔行。五百杆骑枪排成一道横线,继续向下推进。所到之处,不会剩下一名能够站起来的敌军。远远看去,就像一架巨大的铧犁,在青葱的山坡上,犁出了一片血肉田垄。
他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亲信跟自己一样幸运,成功脱离了战场。如果有可能,他最好在向曹州节度使杨文生汇报之前,跟亲信们统一口径。
“嘀嘀,嘀嘀,嘀嘀……”沧州军特有的铜笛子声响起,将命令传遍整个战场。跟在第一道枪林之后,到现在连口“汤”都没喝上的另外两营骑兵,立刻调整方向。先在跑动中放缓马速,将队伍稳稳地由横转斜。然后又在两名营级指挥使,陶得善和潘玉的带领下,一左一右,从后面追上潘美所在的队伍,与第一道枪林衔接,组成一个巨大的圆弧。
“噗!”“噗!”“噗!”“噗!”“噗!”“噗!”“噗!”……
“啊……”“稀嘘嘘……”
曹州骑兵原本就不怎么齐整的队形,已经被赵匡胤先前那“迎头一棒”,砸了个四分五裂。队伍中大部分兵卒,也从靠近山脊的位置,被强行推到了半山腰。这对经验丰富的沧州军将士说,简直是天赐良机。几乎不用潘美这个主将提醒得太大声,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做!
早在四年前与北汉、契丹联军作战的时候,沧州骑兵就已经积累出了足够多的,对付步兵硬阵的经验。这四年来经过反复改进,磨砺,更是炼就了和_图_书一整套破敌之法。只见在前推过程中,潘美猛地将骑枪交到了左手,右手迅速从身后一拉一带,“呼——”,一把半尺宽窄的飞斧,被他顺势抛向了半空。
“废物,全都是废物!”见传令兵被吓得连军令都无法完整送出,曹州骑兵都指挥使杨宣大怒。劈手夺过一支画角,背对着自家将士奋力吹响,“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别,别慌,杀,去给我杀了中间那个穿银甲的!”曹州军骑兵都指挥使杨宣看得心脏抽搐,一边加速将坐骑横向拉得更远,一边用颤抖的声音命令!
“第二梯队和第三梯队,横向拉开!”将敌军的表现都看在眼里,正在引领沧州将士向前推进的潘美,忽然叹息着举起了一面令旗,左右摆动。
被飞斧砍烂的长枪圆阵,连个泡都没冒起来,就被如墙推过的枪锋吞没。临近其他几伙正准备上前拼命曹州将士,顿时失去了胆气,跳上马背,夺路而逃。但是,还没等他们重新提起速度,沧州军的枪锋已经推至,数十道血光溅起,失去主人的战马悲鸣着逃下山坡。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马蹄击打地面,所带起的烟尘,模糊了柴荣的视线。
“必须将敌军的情况及时向节度使汇报!”一边拼命用双脚磕打马镫,杨宣一边给自己的弃军逃命行为寻找借口。“敌军凶猛异常,不可在野战中力敌!赶紧寻找有利地形结阵,然后用长枪、盾牌m.hetushu.com和弓箭相互配合,才能避免主力大军重蹈先锋骑兵的覆辙!如果有可能,不妨先避开柴荣小子的锋樱,然后率军缓缓尾随之,寻找战机!人地两生,兵力又单薄,姓柴的早晚有露出破绽的那一天!”
“呜呜——,呜!”号角声戛然而止,奉命吹角催战的曹州传令兵们,相继拨转坐骑,落荒而逃。
“当啷!”“当啷!”“当啷!”兵器落地声,交替而起。数十名侥幸没挡在枪林前推道路上的曹州兵卒,瞪着双眼,呆滞的看着不远处的血肉田垄,任由兵器从手中滑落,却毫无察觉。
三个满编营,总计一千五百将士。每五百人展开为一横排,每两排之间相隔二十步距离。一排接着一排,沿着山坡,如墙而下。五百把明明晃晃的骑枪,就像五百颗锋利的獠牙!
挡不住,根本不可能挡得住。光是第一道顺着山坡推下来的枪林,就足以将所有曹州军推平。而在第一道枪林之后,还有第二道,第三道。更远处的山脊上,又冒出来了第四道!
“呼——”靠近潘美的左右两侧,上百把半尺宽窄的飞斧,同时腾空而起。在阳光下中划出上百道凄厉的弧线,只奔枪阵而去。“呯、呯、呯、呯、呯……”。眨眼间,就将曹州军舍命组成的长枪圆阵,砍得七零八落。
圆弧背后,柴荣带领一个营的沧州骑兵刚刚在山梁上展开队形。发现大局已定,摇摇头,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低沉的铁骑刺入肉体http://www•hetushu•com的声音,与惨叫声、悲鸣声交织在而起,刺激得人头发根阵阵发麻。来不及整队的曹州将士,一簇接一簇被骑枪刺下马背,如晚春的残雪遇到了突如其来的夏日,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大部分落马的曹州将士,都是背部中枪。只有零星三五个勇士,曾经试图拼死一搏。然而,在如墙而进的沧州军面前,他们的拼命行为,就像企图阻挡马车的螳螂同样可笑。手中兵器无论采取什么样的奇妙招式,基本都没机会碰到冲下来的沧州士兵。每个人同一时间所要面对的,却至少是三杆骑枪。挡住其一,躲开其二,却不可能再成功避过其三!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忠心的传令兵,努力吹响号角,所发出来的声音,却像冰下水流一样喑哑艰难。
周围的身影稀稀落落,加在一起都凑不足两巴掌。并且好像都吓傻了般,正在用力拉紧战马的缰绳,身体抖若筛糠。“走啊,再不走,就来不……”突然间良心发现,杨宣扯开嗓子大声提醒。话喊了一半,剩下的另外一半,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此密集的骑兵横阵,他们只是在四年前,追随郭威起兵“清君侧”时见到过一次。但那次,沧州军却是他们的友军而非敌人,展示战术的地点为校场而不是沙场。
太恐怖了,实在太恐怖了。也算久经战阵的他们,先前从来没有想过,死亡会是如此之恐怖,如此地令人绝望!
他们最开始有八个营,虽然www.hetushu.com不是满编,但总兵力也不下三千。但短短不到半炷香时间,他们昔日的袍泽,已经阵亡了一千有余!并且个个血肉模糊,死无全尸。
他们当初虽然震惊于沧州军的阵形齐整,却未曾体验过其真实威力。随着时间推移,记忆里印象逐渐变淡,心中甚至还隐隐生出了“沧州军中看不中用”评价。而今天,他们才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巨石压卵。才真正明白,中看不中用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杀!”飞斧掷出之后,潘美根本不去看结果。再度变成双手持枪,双腿轻轻磕打马镫。跟他磨合了三年有余的战马通晓自家主人心意,四蹄的迈动频率缓缓加快。与相邻的其他战马一起,沿着山坡加速前推!
他对屠戮胆气丧尽的曹州军,不感任何兴趣。但是,他却必须尽可能地消灭敌军有生力量。按斥候们先前舍命探明的情报,曹州军还有七千步卒正匆忙赶来。他必须抢在这伙主力没有抵达之前,锁定胜局!
目光越过自家亲信,他看到有一支骑兵,正从土丘侧面,斜向包抄而至。当先一员大将策马横枪,挡住所有人去路,“投降免死!否则杀无赦!”
事到如今,他已经对转败为胜不报任何希望。但是,他却必须派人去挡住那三堵缓缓推下来的长枪之林,给自己争取足够的时间撤下山坡。然后再想办法摆脱先前那名猛将的阻拦,成功撤离战场。
“噗”地一声,潘美用骑枪从背后挑飞一名掉头逃走的敌将,带着大队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