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十章 宏图(五)

“咴咴咴!”王健胯下的战马,不安地打起了响鼻。樊爱能脸色发白,手背上青筋根根乱嘣。李冈、王固、何徵等人则不停地吞着吐沫,左顾右盼。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看到禁军抢先发起试探性进攻,柴荣也果断命人吹响了迎战的唢呐。绿色的战旗下,陶大春带领四千河工,立刻迈步向前推进。长枪、盾牌和钢刀层层叠叠,泛起的寒光宛若一道道海浪。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重赏之下,居然找不到一个勇夫?!王峻愤怒地扭头,却看见,身边的亲信和武将们,齐齐将头扭向了东方,个个面如土色。
不是三千,而是三万!
两军交战,通常开头都会各自派遣少量部队,发起试探性进攻,借以摸清对手的底细。但今天开局第一仗,去摸的却是老虎牙齿!即便能探明对手的实力,何徵麾下的左军第三厢,恐怕也得搭进去一半儿以上!
“呼——”一股秋风从黄河方向吹来,刹那间,将寒意送入王峻身边每个人的心底!
荣誉、纪律、勇气、忠诚、体质、训练、装备、配合,古今名将所提出的精兵标准,河工们样样不缺!伴着唢呐的旋律,他们肩膀挨着肩膀,手臂挨着手臂,一步步向前移动,“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将死亡的压力和恐惧,一步步踩进对手心头!
事到如今,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想要活命,只能拼死一搏!怀着几分破釜沉舟的悲壮,众将带着各自的队伍,徐徐将阵形摆开。斥候撒向外围,密切监视一切风吹草动。骑兵撤向两翼,准备在敌军力气衰竭之时,趁势发起反攻。中军大步向前,以长枪、盾牌,组成数道牢固的防线。左军和右军各自落在中军斜后方数丈远,随时响应主将的号令,为中军提供持续有力的支援的支撑!
“咕咚!”神武禁卫右军副都指挥使李冈,用力咽了一口吐沫,脸上的表情说不清到底是羡慕还是恐慌。
血光飞溅,无数身影交替hetushu.com着倒地。呐喊声,金铁交鸣声,惨叫声,垂死前的求救声,刹那间汇聚在一起,宛若一首苍凉的挽歌。
“擂鼓!”感觉到自家队伍的士气正在直线下降,王峻果断发号施令。
还没等两军之间的距离拉近到一百步之内,何徵的队伍就抢先射出了羽箭。黑压压的雕翎,刹那间就令阳光为之一暗。绿色战旗下的将士,则将长枪竖起,左右摆动。盾牌举高,斜向上护住胸口和头顶。穿着高腰战靴的双脚继续向前,像铁锤一样敲打地面,“轰轰,轰轰,轰轰”,每走一步,都将大地踏得上下起伏。
战场上,有甲者活下来的希望,是无甲者的三倍。身披铁甲者活下来的机会,比身穿皮甲者,又要高出七成。如此简单的常识,每名老行伍心里都清清楚楚。如此鲜明的对比,令禁军上下几乎所有人都心冷如冰!
左军第三厢都指挥使何徵没有勇气抗命,只能带领本部五千兵马,缓缓向前推进。为了尽量降低自家的损失,他没有逞能去攻击柴荣的本阵。而是果断选择了“叛军”左侧绿色旗帜下队伍,并且分出了足够的兵力,提防叛军左翼的骑兵偷袭。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绿色战旗下,终于有羽箭腾空而起,从背后追向掉头逃命的禁军将士,将他们成片成片地放倒。雪亮的枪锋不停地吞吐,将吓傻了残兵败将一簇簇推翻。钢刀贴着盾牌下落,结束血泊中翻滚挣扎者的痛苦。
从上百万流民当中脱颖而出,连续三年来,每月大部分时间面对的都是滔滔洪水,稍有不慎或配合失误,就有被洪水卷走的风险,轻者受伤卧床,重者尸骨无存。这世间,哪有一种选拔淘汰模式,比上述还更严格?而连续三年令行禁止和携手并肩抗洪,早已将纪律、服从与团队配合意识,刻进了每一名河工的骨髓里。虽然临战经验有所不足,却可以赤手空拳面对惊涛骇浪、眼下有铠甲、头盔和盾牌相助,又和图书怎么可能在羽箭的威胁下迟疑退缩?!
四十步,对手没有放箭。三十步,对手还在默默向前推进。二十步,对手依旧不紧不慢。十步,五步,三步,“轰!”
原以为,接下来肯定就是一场恶战。谁料,叛军却主动把队伍停在了四百步外。依旧保持着泾渭分明的五大块,黄、绿、红、兰、赭,五色旗帜被秋风吹得猎猎作响。
黄色和赭色的旗帜下,站得都是骑兵,各有三千出头。天知道柴家小儿使用了什么手段,先前居然能让他们和步兵的推进速度保持一致。绿色和蓝色的战旗之下,则各有四千步卒,以长矛手和刀盾兵为主,中间夹杂着少量的弓箭兵。正中央红色战旗下,则是柴荣的本军。大约有六千人,一半为骑兵,一半为步卒。身上的铠甲和头顶的铁盔,被晚秋的阳光照得耀眼生寒!
王峻的应对策略也不可谓准确,处置也不可谓不果断。然而,让他和麾下所有爪牙都难以置信的是,没等李冈,樊爱能二人带领麾下兵马前去送死,绿色战旗下的队伍,忽然停止了对何徵部的追杀。
他们期待能凭借连续的射击,逼停对手,或者打乱叛军的阵形!或者,或者能令绿色战旗下的那群敌军,推进的节奏稍微放缓一些也好。然而,现实却令他们无比地惊恐。连续五轮箭雨过后,绿色战旗下的队伍,依旧像以往一样继续大步向前推进。不紧,不慢,每一步落下,都震得地动山摇!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催战鼓一波接着一波,没完没了。
唢呐声越来越高亢,声声急,声声催人老。
如此齐整的队伍,他们只是当年在黄河北岸会操时见过一次。那次,郑子明和他麾下的数千沧州军,曾经令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不已。匆匆数年过去,当初那份震惊,已经渐渐被遗忘。大伙本以为,那支队伍,充其量规模也就是一万上下。不可能被复制,也不可能变得更庞大。区区一个沧州,提供不了更多的高质量兵m.hetushu.com源,也养不起更多的虎狼之士!然而今天,事实却告诉他们,他们都太一厢情愿了。
两道黄色的土龙,不知道何时从东方卷来,迅速向战场靠拢。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遵命!”王健等人鼓足全身力气高喊一声,拨马奔向各自的部属。
“传令下去,此战功翻三倍。斩首一级赏钱二十贯,册勋四转!”深吸一口气,王峻扯开的嗓子发出怒吼。唯恐赏格不够高,自己的声音不能被周围的传令兵们传达清楚!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伴着高亢的唢呐声,“叛军”继续向前推进。速度并不快,但行进间,却严整有序。左翼、左中、中军、右中、右翼,除了担任战场外围警戒的游骑之外,其他每一部兵马规模和队形,都清晰可辩。
双方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五十步,再射下去,没等两军正式发生接触,何徵麾下近一半儿兵卒,手臂就会软得没有力气举刀!狠狠一咬牙,他果断举起钢刀,“全体都有,跟我上!”
唢呐声铺天盖地,骄傲而又嘹亮。
“变阵,变阵,左军右军向中军靠拢,变连方阵备战!李冈,樊爱能,你们两个上前阻拦敌军,不惜一切代价,以防起乘胜冲过来!”大周枢密使王峻,看得眼眶迸裂,挥舞着宝剑,不停地大声叫喊。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闷雷般的鼓声响起,压住禁军将士心中的恐慌。大周枢密使王峻扭头环顾四周,深吸一口气,将宝剑再度高高举过头顶,“左军第三厢都指挥使何徵,带领本部兵马出击,探明敌军虚实!”
银丝锁子甲和镔铁盔!怪不得柴家竖子如此有恃无恐!这厮,三年来到底贪墨了多少治河款项,才将麾下亲信武装得如此败家,几乎每人一整套?反观禁卫军,号称全天下装备最为精良,却需要混到指挥使以上,才能勉强穿上铁衣。并且只有半身,下半身的护腿依旧是牛皮所缝!
“杀!”长枪兵将长枪放平,刀盾兵将钢刀hetushu.com举高,弓箭手丢下角弓,拔出朴刀,紧跟在刀盾兵身后。禁卫左军五千将士,大声呐喊着,扑向对手。宛若一道冲破堤坝的怒潮!
然而,期待中的欢呼声,却迟迟没有到来!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绿色的战旗继续向前推进,不疾不徐。禁卫左军第三厢的队伍,则如同砸中了礁石的海浪般,转眼倒卷而回,支离破碎。血水和肉沫在半空中四下飞溅!
将李冈和樊爱能两人及其所部人马推出去,任由溃兵和敌军冲击。其余将士,趁机将三才阵收缩为以防御为主的连方阵,先力争不败,再想办法通过反击争取胜利!
“啊——”神武禁卫右军副都指挥使李冈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抛开心中的杂念,扭头看向距离自己不远处的左军第三厢都指挥使何徵,同情之心油然而生。
五万余禁军对三万可能是郑子明亲手训练出来的“叛军”,即便兵力上仍然占据优势,胜算也瞬间变得极为渺茫!
为了避免被“叛军”打个措手不及,王健、何徵等人,几乎将平素的本事,发挥出了双倍。连打带催,只用了一刻钟左右时间,就将三才阵排列停当。
“竖子,竟敢,竟敢如此侮辱老夫!欺人太甚,欺人太甚!”连续两次被无情羞辱,王峻气得眼前一阵阵发黑。然而,命令已经传达下去,禁军正在匆忙变阵,他心中的火焰即便窜到一丈高,暂时也只能选择等待。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第二轮、第三轮、第四轮羽箭,先后从“叛军”的头顶落下。禁卫左军第三厢将士,用发酸的手臂拉开角弓,将第五支羽箭搭上弓弦。
羽箭落下,一部分被枪杆撞飞,一部分被盾牌阻挡。还有一部分,则射中了目标。前三排,陆续有“叛军”倒地,被自己人快速推出队伍。后排的兵卒则果断上前补位,对近在咫尺的伤亡,视而不见!
按照他以往的作战经验,敌军所占据的优势如此之m.hetushu.com大,肯定会趁机发起强攻。万一让其成功咬住何徵部溃兵的尾巴,形成倒卷珠帘之势,禁军这边即便兵马再多,也彻底无力回天。
挽歌声中,何徵的认旗忽然停住,左右摇晃,苦苦支撑,然后迅速后退。下一个瞬间,脚步落地声,又变成了战场的主旋律,将其他所有嘈杂,踩得支离破碎。
“援兵,叛军的援兵!”两名身后插满箭矢的斥候,在马背上摇摇晃晃,向禁军的帅旗靠近,鲜血淅沥淅沥,染红了马镫和征衣,“高行周和符彦卿,高行周和符彦卿来了,他们,他们跟为柴荣狼狈为奸!”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画角声接连不断,像诅咒般,催促何徵尽快将王峻的命令付诸实施。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功翻三倍。斩首一级赏钱二十贯,册勋四转!”下一个瞬间,传令兵齐声呐喊。每个字,都吐得毫厘不差。
伴着唢呐声,绿色战旗下队伍,带着几分不屑,缓缓转身。在自家左翼骑兵的保护下,扶起先前被羽箭射伤的袍泽,不慌不忙,退向本阵。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割肉饲虎!
足足等了小半个时辰,变阵才终于完毕。何徵、樊爱能和李冈三个,才终于带领各自的手下重新归队。萧瑟秋风里,四万八千余神武禁卫军将士,望着尸骸枕籍的战场,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恐慌!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催战鼓连绵不绝,敲得人五脏六腑来回翻滚。
总计不到十个呼吸,从双方正式发生接触,到再度拉开距离!禁卫左军第三厢五千将士阵亡超过一千五,当场崩溃。与其正面相撞的四千河工,伤亡还不到半成!
此时此刻,仍旧面色镇定如常的,只有枢密使王峻。只见他,猛地将腰间佩剑抽了出来,高高地举过了头顶,“斥候外围警戒,其他人,听我的命令,结三才阵备战!”
等待自家队伍变阵完毕,等待何徵带领残兵返回本阵,等待麾下的将士们从震惊中缓过心神,然后许下重赏,重新振作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