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十章 宏图(九)

说罢,不待柴荣等人劝,自行翻了个身,摆脱了郑子明的双手,将胸口朝向了墙壁。“君贵,为父吝啬了一辈子,死去之后,你切莫铺张浪费,违了我的本心。择吉地立墓,将我跟你姑母,还有青哥他们几个合葬就行了。墓前立一石碑,告诉世人,为父习惯于节俭,死后也不会有珍宝相伴。纸衣,瓦棺,棺旁在放一幅铠甲,一杆长矛足够。冯道和郑仁诲都是宰相之材,年纪却比为父都长,想必也辅佐不了你几天。今后,内政可用范质和王溥,武事,武事多多依仗你的两个结拜兄弟和潘美、抱一。若是能光复燕云十六州,就在朕墓前点三炷香。若是能一统九州,就给朕再多烧一幅舆图,朕即便在九泉之下,也一定会大醉一场。切记,切记!”
正茫然不知所措间,却又听郭威笑了笑,低声说道:“四年半前朕得知全家被屠的消息,就已经心如死灰。但那时大仇未报,君贵和一众兄弟也没有找到出路,所以,朕不敢立刻就死!如今,老兄弟们该安顿的,安顿好了。自己作死的,也死透了。君贵又已经站稳脚跟,在可道和大兄的辅佐下能够将朝政处理得井井有条。朕,朕还有什么可留恋的?早点去了,也能早些跟青哥、意哥他们团聚。说不定还可以重新投胎,下辈子再全父子之谊!”
“父皇!”柴荣大喊了一声,噗通跪倒,泪如雨下。作为义子,他自问这些年来,已经竭尽全力在替义父化解心中失去亲人的痛苦,竭尽全力在用新奇事物转移义父的注意力,却没有想到,义父心中的痛苦居然依旧如此之深,深到对皇位和生命都毫不留恋。
郭威的身体,已经隐隐泛起了暗青色。心跳也时有时无。郑子明见了,立刻知道自己这次恐怕真的回天乏力了,只能先偷偷冲柴荣和符彦卿两个摇了摇头,然后尽力通过针灸和按摩两种手段相配合,拖延郭威离世的时间。
“臣等遵旨!”冯道、郑仁诲、符彦卿和高行周等人喜出望外,www.hetushu.com齐齐躬身答应。
“好,也好!”郑子明迟疑了一下,用力点头。
“儿臣时刻牢记于心!”柴荣迅速扭头看了一眼赵匡胤和郑子明,大声许诺。
“父皇,孩儿不孝,孩儿担当不起,还请父皇切莫放手,还请父皇再辛苦几年!”柴荣听得心如刀割,匍匐着爬到床边,拉着郭威的一条胳膊大声求肯,“父皇,子明,子明的医术,是孩儿亲眼所见,真的能生死人而肉白骨。父皇,求您,求您就让他给您把把脉吧!来人,把郑将军的药箱和刀具,全都搬进来,还有,还有镜子和鲸油灯!”
“臣领旨!”冯道答应一声,入内向郭威行礼,然后又匆匆退下。
正默默地想着,又听郭威笑了笑,继续补充道:“念在你以前受过那么多罪,难免对世人失去了信心的份上,朕就不怪你了!可道,进来替朕拟旨!冠军大将军郑子明屡立奇功,封归德郡侯,晋辅国大将军,枢密副使,天雄军节度使,移镇邺都,督办河北防务!”
当夜,大头兵出身的皇帝郭威,崩于御书房。临终之前,念念不忘当初跟刘知远、常思三人发下的宏愿,收复燕云,重塑九州山河!
“那就好,那就好!”郭威终于放了心,疲倦地笑了笑,闭上眼睛养神。不多时,又张开双目,继续说道:“想当年,刘知远、我、还有常克功,兄弟三个许下宏愿,誓要结束这七十余年混乱,重整河山,给自己,给黎民百姓都寻一条活路。只可惜,走着走着,大伙就都变了。刘大哥一心把火要当皇上,当了皇上之后还怕我跟常克功篡他的位。常克功为了自保和自污,在泽潞两州刮地三尺。为父更是不堪,干脆做了一个拥兵自重的权臣,让谁想动为父,都得掂量掂量……”
“父皇尽管吩咐,甭说一件,一千件都可以,只要您能一天天好起来!”
很明显,是郭威自己一心求死,才导致今天的油尽灯枯。可以往寻死之人,都是因为受到的和*图*书重大打击,生无可恋。而郭威却刚刚挫败了王峻和王殷两人的联手逼宫,再度确立了皇位继承的人选,并趁机重新理顺了朝廷内外的秩序,春风得意!
“末将,末将谢陛下鸿恩!”郑子明一边向郭威谢恩,一边用手加速在后者胸口移动,双目当中,泪水无声地流下。
等兄弟二人来到御书房内,郭威却已经从昏迷中醒转,正斜卧在一张临时搬来的床榻上,盖着被子,与冯道、郑仁诲二人交代近期需要处理的公事。殿前军都虞侯张永德、禁卫军都指挥使白文珂、禁卫军副都指挥使韩重赟、齐国公高行周、魏国公符彦卿,以及赵匡胤、高怀德等若干后起之秀,也系数在场,一个个分坐在床榻两旁的胡凳上,满脸焦急。
感觉到了落在自己胸前的泪水,郭威淡淡一笑,低声说道:“好了,你别废力气了。心死,怎么可能救得活?让朕安安生生的走吧,何必勉强拖延那一天半天,平白吃许多苦楚?”
郑子明偷眼望去,只见大周皇帝郭威红光满面,目光如电,但额头上却隐隐有一股黑气盘旋不散。顿时心里就叫了一声“不好!”。匆忙行过君臣之礼后,立刻抢步上前请求给对方切脉。而郭威却果断地摆了摆手,大声拒绝道:“算了,世间哪有不死之人?朕的情况朕自己知道,回光返照而已。你又不是神仙,难道还能起死回生不成?!”
说罢,无论柴荣等人如何苦劝,再也不肯让郑子明施救。
最后一句话,他几乎是吼着向门外吩咐。众侍卫闻听,答应一声,立刻去取医疗急救用具。郭威见了,也不阻止,只是又笑了笑,伸手摸了下柴荣的头,低声道:“何必呢?生死人而肉白骨,那是因为人心未死。朕的心四年前就已经死了,你又何必平白坏了你义弟的名声?”
“父皇尽管放心,孩儿一定将重进高官厚禄养起来,对他的孩子也绝不另眼相看!”柴荣自己,也在四年前那场浩劫中失去了全部亲人。所以很容易就hetushu•com理解了郭威的想法,再度郑重点头。
“末将不敢!”郑子明的手,轻轻抖了下,然后继续轻轻在国外胸口附近挪动,不疾不徐。
在他的全力施为之下,郭威顿时觉得身体轻松了不少。闭着眼睛休息了片刻,又笑着问道:“子明,朕这些日子,一直该犹豫如何封赏于你。按理说,你先有治河,救民之奇功,这次又冒死领兵前来救驾,将王峻打了个落花流水,朕,朕怎么封赏你都不为过。但,但你先偷偷摸摸将你父亲藏了起来,然后又偷偷摸摸替君贵打造了一支盖世精锐,分明是小瞧了朕的胸襟。朕,朕又不知道该不该罚你,所以,才一直拖延到现在。唉,朕虽然身为皇帝,但也是一个凡夫俗子。你,你切莫怪朕!”
“啊!”话音落下,非但郑子明大吃一惊,在场其余所有文武,也全都目瞪口呆。
可现在,也不是询问郭威近期为何没有按时吃药的时候。只能跟在柴荣身后跳上了马背,然后在太子侍卫的保护下,风驰电掣般赶往皇宫。
“这?”柴荣顿时微微一愣,然后用力点头,“儿臣可以发誓,有生之年,绝不碰重进半根指头,哪怕他罪在不赦!”
“都有,太医那边都有。刀具不要随身带,让人先送到宫门口,交侍卫检验后才能使用!”柴荣心里急得火烧火燎,却依旧没忘记提醒郑子明避嫌,扭过头,大声吩咐!
说话间,郑子明已经将急救需要用的药物和各种设施准备停当,随即,请冯道、郑仁诲等人都退到了屋外,只把符彦卿、柴荣和赵匡胤三个留下充当帮手,一面用烈酒洗了手,一面将郭威的身体放平,掀开胸前的衣服,先拿银针刺激穴位,再用手掌反复按摩活血。
“这,陛下,末将,末将……”郑子明自打记忆渐渐恢复以来,凭借一手高明的医术,救活了至少上百人。却从来没遇到过对死亡看得如此平静,居然拒绝自己施救的患者。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劝才好。只能将目光转向柴荣,希望m.hetushu•com“病人家属”能说服病人振作起来,切莫再耽搁抢救时间。
“你这孩子,到现在还跟为父提条件!”郭威笑了笑,低声嗔怪,“好得起来,好不的起来,你都必须答应,给重进一条活路,无论他将来怎么冒犯于你。”
“陛下,别说这些,别说这些。那件事不怪你,真的不怪你!”没等柴荣做出反应,常思已经含着泪上前,大声祈求。“你我都是被逼无奈。你做了皇帝之后,比刘大哥当年好一百倍!”
“啊?”郑子明大吃一惊,赶紧起身,一边跟着柴荣向外跑,一边大声吩咐,“来人,去取我的药箱和银针来,还有,还有常用的那个箱子!”
“他只是一个庸才,经过这次的教训,怎么可能再犯下不赦之罪?”仿佛看出了柴荣的不情愿,郭威又笑了笑,叹息着补充,“为父知道,你恨他。恨他利欲熏心,跟王峻等人联手逼宫。恨他让为父病成了这般模样。可等你到了为父这般年纪,就会发现,如画江山也罢,万贯家财也罢,都比不上身边还有几个血脉相连的亲人。与其让你到了老时后悔,为父还不如提前把话说明白,让你趁早熄了收拾他的念头!”
“那又如何?”郭威看了他一眼,摇头苦笑,“兄弟三个,终究还是有始无终!”
随即,又将目光转向柴荣、赵匡胤和正在忙碌的郑子明身上,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君贵,当初为父听闻你跟元朗、子明义结金兰,就立刻想到了后汉高祖,常节度和为父。我们三个当年没完成的志向,今后要由你们哥仨儿来继承了。你们哥仨,将来一定要有始有终,切莫再重蹈我们的覆辙!”
天雄军节度使,这是郭威起兵清君侧之前的职位,也是大周所有地方节镇当中,权力最重的一个。从此之后,大周的半壁江山,几乎都交在了他手上。如果他心生恶念,数日之内,就挥师杀到汴梁城外,取柴荣而代之!
“起来,起来,莫哭,君贵,你是个好孩子,为父,为父一直以你为荣!”郭威在床和_图_书上欠了下身子,示意众人将柴荣扶起,“为父这分基业,交给你,非常放心。你日后一定会做得比为父还好,重铸九州,再现汉唐盛世!”
趁着郑子明在侍卫的协助下匆忙准备药物和器具的时间,郭威冲着柴荣点点头,又笑着说道:“你目光长远,心胸开阔,且能慧眼识人,今后应该能做个有道明君。别的事情,为父就不多啰嗦了,但有一件事,你必须答应。”
他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如果换了刘知远当政,恐怕光是将父亲藏起来不交给朝廷这个罪名,就足以招来大军的讨伐。而郭威,明知道一个前朝皇帝活在世上,会给他大周带来怎样的威胁,从三年多之前到现在,却始终选择了不闻不问。这份胸襟,气度,换了郑子明自己都未必达得到,如何不令人佩服有加。
然而,还没等柴荣开口,郭威却又抢先说道:“你不用看他,朕今天不会听任何人的。你那方子朕找人看过了,的确可以缓解症状,让朕再拖上一年半载再死。但朕硬气了一辈子,却不想最后的日子里,像个痨病鬼一般缠绵病榻!所以,朕就让人把药汤都倒了,这些日子一口都没吃!”
冯道、郑仁诲、符彦卿和高行周等人见状,也含泪上前相劝。都建议郭威不要再固执己见,辜负了太子的一份孝心。郭威听了,心中不觉一暖,想了想,笑着道:“也罢,那就让郑将军试试他的回春妙手。赢公,大兄,魏公,齐公,你们四个听好了,无论最后能否给朕续命,都不可怪罪医者。否则,这天下,今后谁还敢给皇家治病?”
在临回汴梁的途中,他曾经应柴荣所请,替郭威把过一次脉。当时已经感觉到了此人生机不旺。还特地开了调养和滋补的药方,请太医们过目后给郭威按时煎服。本以为凭着自己的一身绝技,至少能让郭威再多活上两三年,谁料连一个月都不到,情况就急转直下。
“子明,子明,快救人,救人!”柴荣哪里肯听,只是瞪着泪眼大声催促郑子明对自己的义父施以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