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十一章 三生(三)

“你们都没少读书,凭良心说,为父百年之后,朝野将如何评价老夫?!”轻轻看了另外三兄弟一眼,冯道循循善诱。
子曰:人到七十而随心所欲!自家老父今年已经七十有四,当然可以由着性子胡闹。反正以柴荣的性子,除非冯家密谋造反,否则,绝不会拿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怎么样!
“错,大错特错!”冯道却一点儿都不领情,用筷子狠狠敲了下桌案,大声强调:“乱世,乱世快结束了,也该结束了。最长十年,短则不过五年。你们几个如果连这些都看不到,这辈子,官位也就到此为止了。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或者追上为父,难比登天!”
可老人怎么折腾都不会受制裁,兄弟几个却无法保证不会遭到池鱼之殃。尤其是在今天这种父亲主动挑衅在先,又恶意诅咒于后的情况下,柴荣肚子里的邪火无处散发,难免今后要对冯家几兄弟另眼相看!
“怎么,担心了,怕为父得罪狠www.hetushu.com了陛下,陛下拿你们几个出气是不是?”几个孩子肚肠,在冯道这种老狐狸眼中,几乎完全透明。不用废任何力气,就能看得清清楚楚。“没必要,以为父的看人眼光,陛下虽然脾气略显急躁,肚量却丝毫不比先帝小。绝不会以为老夫当面顶撞了他几句,就拿你们怎么着!”
‘您老哪里是顶撞了几句啊,您老那是指着鼻子骂人好不好。先说陛下这辈子达不到唐太宗的一半儿,又说陛下要做石重贵第二’秘书正字冯吉苦笑着在心中嘀咕,嘴上所说的,却完全是另外一套,“阿爷,看您说的?我们几个胆子也没那么小。况且您老也是为了江山社稷着想,担心陛下贸然出兵会吃败仗!”
“这话,为父爱听!”冯道莞尔一笑,先吃了口菜,又举起酒盏抿了抿。然后忽然叹了口气,摇着头补充,“但是,却未免亏心。老夫这辈子所作所为,真的没几件是为http://m.hetushu.com了江山社稷。这次,更不可能是!”
“啊?”除了冯吉满脸感动之外,剩余三兄弟愈发头晕脑胀,嘴巴个个张得老大。
冯平,冯可,冯正三个,争相表态。唯恐说得慢了,让自家父亲难过。
以前郭威做皇帝的时候,可从未当众发过如此大的火。一时间,众文武大惊失色,齐齐将目光转向惹恼了柴荣的冯道。谁料数朝元老冯道却像个没事儿人一般,冲着柴荣的背影躬身喊了一声,“臣等告退”,随即施施然离开了皇宫。
“您老说得是,孩儿看得浅了!”
兄弟四个的脸上,顿时都涌起了几分潮红,低下头,不敢如实回应。
一路上,不停地有主和派的官员从身后追上来,跟冯道请教下一步群臣该如何动作?冯道却不给大伙指明方向,只顾笑着摇头。待回到家,他的几个儿子对老父亲今天当众让皇帝下不了台的举动,也甚为不解,却又不能指责自家父亲莽撞。只好m.hetushu.com先命厨房政治了一桌冯道平素爱吃的菜肴,然后坐下来举杯哄老人家开心。
冯平,冯可,冯正相继点头,努力顺着老人家的意思说话,唯恐让老人不开心。
“父亲您多心了,这点儿小事,孩儿怎么可能放在心里!”
正尴尬间,却又听冯道叹了口气,大笑着补充,“老夫做了一辈子佞臣,今天也终于直言敢谏了一回,并且谏得还可能是百年以来,成就最大,最有希望重整九州的一代雄主。哈哈,哈哈,这当直臣的味道,真叫痛快!从今日起,世人当知非老夫佞,而是以往的君王,皆不可谏也!”
虽然早已习惯了自家父亲的厚黑,但毕竟终日读的都是圣贤书,兄弟四人多少还有些不适应。红着脸,轻轻点头,“是,是,父亲您说过,生于乱世,自保第一。”
“没,孩儿不敢!”
“您老的睿智,天下有几个人比得上!”
“孩儿可不敢跟您老比,能在您老余荫下混个闲职,已经知足了!和图书
自家父亲历仕数朝,甚至连大辽的官也做过。无论侍奉哪个皇帝,都顺着对方意思办事,从没有过丝毫违拗,更甭说像今天这般直言相谏,逆触龙鳞。按照传统儒家观点,百年之后,一个佞字评价,是注定逃不了的。而作为绝世佞臣的儿孙,兄弟仕途,想必也倍加艰难。
冯家四兄弟无言以对,只能吩咐仆人去取大号酒盏。然后互相看了看,继续苦笑着摇头。
“阿爷,小心,小心喝得太急!”右拾遗冯平,秘书正字冯吉,工部员外郎冯可,国子监祭酒冯正齐声劝告,然后互相苦笑着摇头。
“唉——”冯道对孩子们的表略感失望,叹了口气,幽幽地道:“你们想问,老夫为何明知道此番北征胜算极大,却非要带头主和,并且还故意跟陛下对着干是吧?老夫都这般年纪了还能图什么?还不是图个身后虚名,图能让你等将来抬着头做官?”
“嗯!”冯道脸上瞬间露出了几分嘉许,微笑着点头。“是啊,胜算和图书极大。你们兄弟四个都是文官,没本事趁机建功立业。但乱世结束,百废待兴,却正是文官大展身手的好时候。”
“那您今天……”冯平,冯可,冯正哥仨顿时如坠云雾,齐齐望着自家老父,满脸困惑。
唯独冯道的次子冯吉,先低着头沉吟了片刻,然后忽然把头抬起来,看着自家父亲的眼睛问道:“阿爷,阿爷您是说,此番北征胜算其实很大?我们兄弟四个将来有机会在朝堂上大展身手?”
“陛下亲征的决定,下得太仓促。您老也是尽忠臣之职而已!”
“不怕,不怕,老夫今天难得高兴。你们没看见么,陛下被老夫气得,连都青里透黑了!”冯道却不肯听,如同刚刚偷了糖吃的小孩子般,左顾右盼,得意洋洋。
“既然想喝酒,就喝痛快一点儿?这么小的杯子,怎么可能解得了酒瘾?”以冯道的聪明,岂能感觉不出家中的气氛怪异。坐下之后,不待任何人劝,先将面前酒盏一口干掉,紧跟着就大声吩咐人换大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