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轻,短,散

作者:得了吧
轻,短,散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七友》得了吧篇

二十四个小时的工作量,几乎时刻都在我们身上发生。
所以这篇本来是七友的最后一篇。
那天,我说完了我最后一个故事。打算跟她表白,我也没想到她能那样欣然的接受。
对,这就是你们现在所看见的《轻,短,散》的前身。
她当时和我说:“你为什么不试着将这些故事发到网上让大家都看看呢?”
但就算他只说边边角角,在我这里也已经凑出了一个很好的故事。
每天早上四点三十起床,最早可以在下午五点下班。
而现在能让大家继续产生精神依赖的东西,叫做网络游戏。
其实每天最爽的也就是快要下班前的几个小时,因为你可以真正的放轻松。知道明天的一天事情都会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这种感觉跟上学的时候星期五的下午差不多吧。盼望这过一个美美的周末,如果你要问起我什么时候最难受。
童话?它确实算的上童话故事。
航班保障顾名思义,就是一驾飞机飞到机场。机场的人接下来要干的事情,这里面的事情有很多。
我想说最难受的反而是休息天刚起床的那一刻。
这里说一些常识,当然这些常识也是我在机场才明白的。
机场在我眼里更像是大巴的一个个站牌。而飞机则像过站的大巴。
短篇?它确实都很短,不像现在的网文少则百万多则千万。
记得我的工作干一休一吗?
禄是当年很有钱的小白,但因为赌博如今不知道身处何处。
四个房间,一个大厅两个厕所。
我后来查到了一个词,叫轻小说。
科幻?它确实有许多的科幻构架。
这就是我的生活环境,而我在这里写出了你们现在所看见的绝大部分故事。
听起来的永远都比看起来的美好。
现有清洁队上去打扫卫生,再有航机员上去更换餐食和供应品。这个同时,油库补给航油。在抵达规定时间之和-图-书内,再将要飞的客人赶上飞机。在规定时间达到之前起飞前往下一个下一个机场。
我就只能从宿舍搬到了别的地方,但对于我这种大学毕业什么都不会的人来说。
我工作的第三年,也是我写小说的一年。
最迟要到明天的凌晨五点。
三年前,我刚加入机场。
用我的故事,大家应该还记得《我不坏》吧。那是我的第一个故事,也是我跟她说起的第一个故事。
直到它开始变得不太好玩,换一款继续这就是我每天所过的日子。
我常常可以看见她为了自己通宵看见的一本名著侃侃而谈,甚至会拿起她自己的钢笔为其写下几千字的读后感。
干一天休息一天,跟我带来的就是在休息的那天几乎无忧无虑。无所顾忌的玩我想玩的一切,看是的半年我几乎沉迷网络游戏。
飞机属于一个个航空公司,你们所能知道的机长空姐就属于航空公司。
散文?它确实也杂乱的可怕,什么类型都有。而我也想不断的重复各种类型,但它到底算个什么东西?
不过最近,我为了爱情离开了封锁压抑的机场。
为什么不让大家也看看呢。
这个故事被我怎么一说可能很平淡,如果能够敞开写作为独立的一篇肯定会很好看。
因为你每天都在想着,今天的事情干完明天就是休息。
我写的确实是小说,轻小说就是可以轻松阅读的小说。
至于阿福是后来才过来的,他的年纪比我们都要大一些。但阿福的长相很年轻,当我开始像个老人教训新人的方式劝说阿福认真工作。之后得知阿福大我七岁的时候,我也非常震惊。阿福的故事比较少,但能拿出来说的都是经典。只可惜这里先聊我,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一定细说。
航机员的队长,主要负责回报航班动态。每下来一驾飞机,阿飞则负责派遣我们去交接。和*图*书
机场自家的东西,拆这一点也不心疼。
搬家有多难可想而知,所以我认识了这三位。
吃的、喝的、能用的。
小白带我离开了电子游戏厅,死哥告诉了我掌机和主机必然会被世界淘汰。
这三个人就这样成了我的朋友同事还有室友。
福是有亲属相助的老四,但不知道回去之后的是福是祸。
……
她问起了我,为什么我和她说的这些故事。网上都查不到的时候,我说因为这些都是我自己的故事。
这样的日子我持续了半年,为此我也付出了很多。
这让我想起了我的以前,我似乎在迷茫的时候也写过一些故事。
我记得最深的时候,每天下班都会买上一瓶白酒和一瓶红牛。
才换回了我迷途知返,懂得珍惜眼前。
我试着想输入我的笔名,但是我想了很久都不知道我该叫什么。
机场扩建。为了成为国际机场将原本一千五百米的跑道扩建了整整一倍。
三千米的跑道能够适应市面上任何机型的飞机降落于此。
寿则是有声有色的死哥,却不知道自己一生还能再活多久。
机场员工就像站牌的工作人员,虽然一个个公交站牌没有工作人员。
回到了市区,放弃机场的工作。
张飞的描写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皮肤黝黑这一点估计大家都有印象。
不知道是不是传言,听说外国和首都的机场甚至会供应空姐的卫生巾。
这就是我写的全部。
最高兴的居然不是我有了一个女朋友,而是女朋友和我说的事情。
机场是独立的,就好比一个大地皮。
阿飞之前是我们领导的秘书,后来我们的队长辞职之后当了我们的队长。
你真正的休息时间大概就剩下十到十四个小时。
扩建意味着很大,机场要缩减开支。
一些自认为很好的故事,我勾搭上了她。
那天我沉寂了一个晚上,我m•hetushu•com思考了很多。
干一天休息一天,但是休息的时间确实是拿来休息的。
我写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阿良这个人,一点都不善良。有一点坏坏的,但也不能说真的坏。我老觉得他是我们之中懂的比较多的那种,因为他几乎什么都懂。我最喜欢的还是他算数这一方面,利息和百分比几乎他可以在你说出之后立马就告诉你结果。阿良的故事是可以写书的,但他从不说起。可能是因为经常失败,因为来当航机员之前。他在广州开了一家餐厅,当然他应该也是我见过最落魄的老板。
我记得阿飞最深的一次,是我第一次从车厢上摔在地上。那是凌晨四点五十,五点十分他就开着车来接我。带我去了医院,万幸我只是轻伤。
当然为了写出这个美好的故事,我放弃了很多。
是啊,得了吧。凭什么大家都会喜欢我的作品?
我打算一起说,当然主要还是说我。
而我在一起陷入了思索。
之后不管是一个人玩,还是一群人开黑。
当然我们似乎不止供应游客的物品,连机长空姐的也会供应。
如果没有这七个朋友,现在的我可能是个十足的大坏蛋吧。
我去过一些比较大的机场,给我的感觉就是下飞机的那一刻开始至少要走十几分钟才能从机场出去。
我也很庆幸有了三位能照顾我的同事,让我能几乎将全部的精力放在写作上。
机场一个很高大上的地方,当然也只是听起来很高大上。
一天要干几乎十六到二十四个小时。
开始的时候,真的一点都不会累。
它更方便,更快捷。
地面要重新设计,开疆扩土为跑道和新的机场留下足够的面前。
我当时就敲下了“得了吧”按下了确定,我此刻都在思考当时我为什么会如此果断的按下确定。
得了吧。凭什么你写的东西就一定要给大家分享?
www.hetushu•com喜欢文学,那种真正意义上纯粹的文学。
他常常和我们提及,每天上班不想吃泡面就会去赛百味的餐厅买一个十二寸的三明治。对半之后在三等分,一天三餐就吃这个。冷了之后微波炉加热,两天就只用二十多块钱。
他们的故事很有特色,但是现在只能象征性的说一下他们了。
这里的工作干一天休息一天。
我尽量不把故事写的太难懂,但人生本来就不是一字一句可以解释的通。
得了吧成了我的笔名。
他偶尔会说起在餐厅遇到的人和事,但从来不会细说。介于这是一个失败的经历,我们也不会问起。
我的工作就是提供餐食和供应品。
我接下来细说我的故事。
小白、老四、死哥是三个人。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要提前了,随之提前的还有三个人。
我写的是轻小说,写的是短篇,写的也是摸不着头绪的散文。
轻,短,散……
当然言重了,希望他们到现在都能有个好的归宿。
阿飞,是一个好人。他的好从生活到生活方式都能体现,因为他被发了无数的好人卡。如果形容阿飞,历史上到真的有那么一个人可以借鉴。叫做张飞,对三国里面的张飞。
只要记得你的账号和密码,花上一点时间在你的电脑里等待客户端的下载和更新。
我开始写故事的时候,也时常会询问阿飞。因为阿飞算是个老书虫,但是他也总会笑着说不懂我写的东西,没有爽点又不是长篇。没有套路还没有像样的猪脚,做多赚一点粉丝是不可能赚钱的。然后我就被他说中了,但是我没有改。
直到有一天,百无聊赖的我在这个世界上发现了她。
我在机场的工作叫航机员,我理解为航班保障。
他们一个个走在我的前面,替我掉入万丈深渊。
一个女孩,很可爱的女孩。
我们定下了约定,我每天睡前跟她说一个睡前故事。和图书
机场跑道要扩建的地方,正好是我们的宿舍。
我坐在电脑面前,思考了很久。
而我们即将扩建的机场,也是冲着这个目标去的。
你们可能会想是休息的下午或者晚上,不。
我们提供一切你们可以从飞机上能带走的东西。
记得俗话说:一个人学好要三年,学坏只需要三天。
同样被我提前还有三个同事。
我开始为它进行创作,开始更新我的一个又一个的故事。
你总能乐此不疲的继续下去,玩着如今最火的游戏。
就是我的三位同事,我叫他们阿福、阿飞、阿良。
因为你需要睡觉,至少两次七个小时的睡眠。
每当有人想要看阿飞的样子,我们都会打开百度在框里先打黑入再按搜索。然后随便拉一张图指着就说这是阿飞。
我原本想把我放在最后一个说,但是因为一些变数。
她当然也玩游戏,但她骨子里有着很大和我们不一样的东西。
我在机场干了三年航机员,我接下来要说的三个人。
三位加上我,四个人在机场附近的小村子里组了整整一层楼。
大学毕业之后,我去了机场上班。
报纸、杂志、呕吐袋。
以上三位我想称他们为福禄寿。
我的答案是七个朋友,七个叫不上名字的朋友。
先喝红牛,把自己想说想写的东西写完。
餐具、毛毯、小枕头。
我一个又一个的说,持续了整整一个月。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种游戏,我也更不好记得自己在上面浪费了多少时间。
今天休息就意味着明天要凌晨四点半起床,就意味着要绷紧神经应对接下来的一切。
就此,《轻,短,散》开始有了自己的节奏,开始在搬入新家之后稳固成了日更。
但一个坏的离谱的人如何才能学好?
我们四个人的生日很庆幸的都能一起过。
“得了吧”三个字映入了我的眼帘。
再喝白酒,让自己能在晚上睡一个好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