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宋好屠夫

作者:祝家大郎
大宋好屠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后事难尽,一一道来

第二十二章 终章

“相公,此番大战得胜,末将便想听听相公再说一次那个笑话。”
笑着笑着,郑智感觉有人在推自己,陡然双眼一睁,一坐而起,左右看了看。
这条试验道路上,火车终于是跑起来了。
天色微明。
凌振脾气也越发暴躁,每次听得郑智念叨之后,回到国家科学院里,也是开口大骂,骂着那些年轻人,口中念叨的也是电。
女真汉子,割下一个一个的头颅,到随军的虞侯处换取一个一个登记在册的军功,这些军功到得关外之地,便是一亩一亩的良田。
(全书完)
郑智便也只顾着笑,也拿起酒碗,一饮而尽,还砸吧着嘴,口中说道:“好酒!”
郑智只顾着大喜,奋力打马往前,口中左右大呼:“弟兄们,冲上去,胜了,胜了!”
这天夜里,郑智梦中。
便听这大汉说道:“父皇,儿臣可是给父皇挣了脸面?”
抬头,已然是那高耸的喜马拉雅,是那从未见过的珠穆朗玛。越过这道屏障,就是天竺之地。从此,到天竺之地,再也不是那么遥远。
二爷能如此任性,只因为有一个开明的父亲。便随着她任性,随着她开心。
锋利的刀枪,鲁达也卖,或者说是吴用在卖。突厥人要什么,吴用便卖什么。只要金子,金子不够,便要城池,要战俘,要奴隶。
郑智口中的小胡,自然还是那个小胡。只是小胡如今,年岁也不小了,称老胡也不为过了。
高原之地,达旦人从北而来,汉人与土司部落,从南而来。装备了大量火枪的汉人,已然在高原之上畅通无阻。
郑智闻言也是大笑,酒兴正好,正欲开口去说。
在万里之外,波斯湾岸边。八千女真,武装到牙齿的女真!完颜兀术乃主将,在鲁达麾下听用。
朝廷水师自然是全力清剿。自然也是难以肃清的。待得蒸汽铁王八出来之后,倒是少见了许多。却也还是有人在海上行恶事。
郑凯也娶了妻子,乃李清照与赵明诚中年时候生的女儿。这也是没有想到的事情。
走着走www•hetushu.com着,到得麒麟兽面前,郑智放下了郑凯,伸手去解缰绳。
全国各地的道人皆往此处赶来,龙虎山上的道长,近些年发展起来的全真派道长,皆聚与此处,正在准备一场盛大的祭祀典礼。
迁徙中的部落,似乎总会心存侥幸,侥幸自己在这广袤的草原上,可以打仗,也可以逃跑。就是不愿意把部落可汗的子嗣送到草原中央的城池里面去,更不愿缴纳马匹与牛羊给都护府。
第一条真正的火车道,从河间到汴梁,直通杭州。已然开始规划修建。
沙漠里的健马,更是高大,比草原上的马匹高上一尺有余。沙漠里的骆驼,便更高大一些。
刘正俊与耶律大石,时而合兵出击,时而分兵去打。只要能筹到粮食,军队便是不听作战。
郑智闻言点了点头,答道:“若是旋儿能嫁个夫婿,便是更称心如意了。”
郑智闻言一愣,双眼已然有泪,口中说道:“我儿勇武,为世人之表率也!”
旁边忽然走出了一个人,许久未见的一个人,正是童贯,也是大笑说道:“郑将军乃当时第一猛将也!”
这个说法,郑凯似乎信了一些,因为那里的土著,与汉人还有几分相似,与这个世界其他地方的人都长得不一样。那里的一些图腾,也与华夏上古的图腾有些相似。甚至土著之人也还有国家,有王朝。只是这些王朝实在有些不堪一击。
泰山之巅,建起了一个封禅台。
这海战,便也没完没了。
酒桌之人,似乎人人都到齐了,人人皆是大笑不止。
白纸之上,一个一个的名字慢慢出现,写了许久许久,郑智不时停笔回忆,又提笔去写。越写越多,纸上的姓名,直有几百之多。
朝廷的造船厂,也造出了第一台以蒸汽机驱动的大船。以钢铁为龙骨,主要却还是木头制造的,只是木头之外又包裹着厚重的铁皮。
好像是高俅!
郑凯最近去了一趟大洋彼岸,有一个叫金山的地方,在那里待了几个月。安抚着土著m.hetushu.com部落,开始给土著部落划分地盘,商议赋税,商议制度。
郑智起身穿着衣服,口中便是呼喊:“来人,去把小胡找来。”
史进在铁甲丛中,来回不断狂奔,口中却在大喊:“哥哥,你在哪里???”
便看已然是一头银丝的徐氏躺在旁边,笑道:“陛下你今夜是做了什么好梦,口中呢喃不止,又是开口大笑的。”
“将军,快说来听听,我等还没有听过呢!”
郑智开口也是大喊:“大郎,某在这里!”
战争之外。
这位岳爷爷,兴许要打一辈子的仗了。
坐在火车里的郑智,一会闭着眼睛,一会又睁开眼睛。似乎在验证着什么事情。
老胡闻言,急忙拉弓,肌肉鼓胀,便把那手中的羽箭射了出去。
东方,草原之上,贝加尔湖东南,也是大战连连。终究还是有许多部落不听号令,或者阳奉阴违。
眼前种师道从案几之中走了下来,走到郑智面前,开口哈哈大笑:“哈哈……郑智,某果然没有看错你,虎将也!”
也还是有人骑着健马与这火车比起了速度。健马依旧略胜一筹。
一艘铁王八,冒着白烟,无风无帆,也能急速航行。以这艘船开始,这个世界,从此咫尺天涯。
朝廷的水师,带着铁甲军汉,带着许多新委任的大都督,前往那满地是黄金的地方。
小胡又拱手,见得郑智转身进了房间,转身便去安排。
待得郑智写完,小胡已然就在门外等候。
郑智微微一笑,拱手两拜,口中说道:“过奖过奖!”
上帝耶稣之地,朝廷水师远征而去,也占据了许多的港口岛屿,以为通商之口岸。倒是没有花费什么手脚,相反还收到了一些人的欢迎。
还是孩童的郑凯从一边走到面前,笑着脸说道:“父亲,你别生气了,我们一起去骑大马吧。”
小胡接过名单,点了点头道:“臣这就送到礼部去办妥。”
从此以后,高丽半岛北部的煤矿,每日忙碌不止。高丽人,日本人,甚至也有黄奴黑奴,甚和图书至还有最近几年才出现的白奴,皆在那煤矿里日以继夜的工作。
郑智闻言忽然眉头一拧,又不愿意说了,自顾自喝起了酒。
解完缰绳在一回头,一个高大壮硕的铁甲汉子站在身后,右脸之上一条大疤痕,右耳也缺了一块。
走得几里地,就停了下来,已经满头白发的凌振下得车来,便是左右仔细检查,修了许久。火车又一次起步,再走得十几里,又被迫停了下来。凌振又是亲自四处检查。一边检查,一边记录着。
大洋彼岸,原先只是从当地土著人手中获取金子。后来,终究是有人找到了金矿,大量的金矿,大量的金子。
少女闻言,咯咯直笑,答道:“那我便去寻人嫁了。”
凌烟阁之内,躺着许多人,种师道、种师中、王进、老胡、卢俊义等等……
刘正彦的堂兄刘正俊,此时已然到了西域,正在不断往西边蚕食,麾下汉人士卒也成了少数,更多的是他族之人。
郑智穿好了衣服,走到案几旁边,拿起笔,徐氏也走到一旁,为郑智磨墨。
这也是这些女真人到得这里的原因。
“哥哥,快说快说,快说那禽兽不如!”
郑智推门而出,把一叠纸张交给小胡,开口说道:“名单上的人,今年除夕,全部召入京来,参加除夕大宴。”
众人听得童贯一言,皆是开口大笑。
一条从河间城到城东运河码头的铁道,几十里地,修了大半年。终于通车了,那火车头,吃着黑色的煤炭,吐着白色的烟雾。轰隆而鸣叫。
身边一众年轻人,听着凌振的抱怨,听着凌振的喝骂,皆是紧张不已。
人来人往,海上与陆地,忙忙碌碌。
郑智终究还是没有去,郑智大概也是不想去。郑智,并不敬鬼神。
西域之地,耶律大石三万西辽大军,包围着花剌子模,强攻那高大的城池。
战争!
好像是李仁明!
二爷真当官了,发展与改革部的主任官。似乎二爷当真乐此不疲,极为喜欢这个差事。
火车头轰轰隆隆,时走时停,终于走到了码头外m.hetushu•com地简易车站。沿途无数的百姓,跟着火车奔跑,看着热闹。
二爷却是没有嫁人,人人都在催着二爷嫁人,奈何二爷就是没有嫁人。便是鲁猛都娶妻了,二爷也没有嫁人。
让这战争打得更加惨烈,让这些神的子民更加的相互仇恨。
战争就这么一直延续着,小战无数,大战也有。岳飞,终于从白山黑水之地入了草原。
这是朝廷组织的一场祭祀大典。祈求国泰民安,祈求国运昌隆。
江湖强梁,山林盗匪。国内没有了,却是海上突然不知从什么时候兴起了。一些水手,纠集了船只,占据了岛屿。便上海路之上行那剪径盗贼之事。
鲁达血红的双眼,手持硕大的宝刀,口中嘶吼不止,刀下劈砍,一个一个的敌人头颅滚。
忽然旁边奔来一个少女,也开口道:“父皇,女儿可称心如意?”
郑智点了点头,又道:“把太子也召回来,参加除夕大宴。”
终于,又过得大半年。铁道上的火车头,终于不再是走走停停了,还能拉着许多车厢,车厢里还装满了货物。
郑智抱起郑凯,便往外走。
只是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女真人,这些高大的健马,高大的骆驼,也紧紧是显得高大而已。
也有大臣进言,希望皇帝陛下郑智能亲自前往,主持祭祀大典。
郑智闻言奋力往前打马,回头也是大喊:“老胡,快射!射那军将!”
当真就有船满载金子而回,一夜暴富。上得港口,交了税赋。置办起大量的产业,也买了更多的船只,买了更多的枪炮军械。找来更多的人,再次出海,再次去寻更多的金子。
郑智急忙往前去看,射中了,射倒了!射倒了一个穿红衣的大官,再看那大官是谁?
大夏朝的商人,便也知道这些上帝子民最需要什么,需要军械物资,便是源源不断往那里运送。
运送十字军的船队,来自威尼斯。威尼斯的商人,横渡地中海,也寻到了吴用。从东方来的瓷器与丝绸,甚至从东方来的甲胄与兵器,威尼斯人拿着金币买到之后,运送到hetushu.com地中海的北岸,又卖给那些以抢劫发财为主要目的的十字军。
忽然眼前又看到一人,竟然是赵佶,便听赵佶也道:“郑卿,你那个笑话,朕笑了好几天。”
突厥人,又与耶稣基督的子民打了起来。甚至突厥人,已然开始从鲁达手中买粮食,买军械。
祭天祭地祭华夏先祖。
郑智老了,如今的郑智,是真的老了。满头白发,身体却还算硬朗。还亲自坐了那火车,从河间到运河码头,坐了几个来回。
郑智反应过来,知道自己是做梦了,下意识有些尴尬,舔了舔嘴唇,笑答一句:“娘子,做了美梦而已。”
之前的战争,便也被郑凯止住了,以安抚为主。划定一些属于当地人的地盘,希望能和睦相处,秋毫不犯。
郑智闻言大喜,连连点头道:“极好极好。”
还有人骑马追着火车跑,却是这马匹,竟然比火车还跑得快。
郑智闻言浅笑道:“好,为父带你去骑大马。”
十字军东征,还要打一百多年。大夏国从来都没有想过去制止这场战争继续下去,相反还不断激化两个教派之间的恩怨。
鲁达回头看得一眼郑智,口中大喝:“哥哥,快打马,此阵即破。”
郑凯似乎也听人说起一些事情,说那里的土著部落,极有可能是从中原之地迁徙过去的,通过极北的一道浅浅的冰封海峡迁徙过去的。
“陛下,你那个笑话,天下皆知了,当真是个好笑话。”
大理之国,早已臣服,不费一兵一卒。彩云之南,风景别样。
童贯开口道:“郑智,把你那禽兽不如的笑话再说来听听。”
汉人的铁甲,用大船从万里之外运送而来,竟然从鲁达手中,卖到了突厥人的手里,用以抵抗东征的十字军。
凌振是老了,郑智却是依旧每日催促着凌振,逼迫着凌振,口中念叨着电。
徐氏便也从被窝里坐了起来,一边浅笑,一边摇头。
好像又是完颜阿骨打!
最近海上,也在打仗。
胜了。
门外传来一个声音:“遵旨!”
好像是……
还有那些有名有姓的战阵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