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娘

作者:沧澜波涛短
剑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戮仙剑

第1607章 大结局

“冥冥之中自有约定,两位师傅就不必多问了!”固寒并不想解释太多的问题,他没有兴趣解释这些,他只是将手中通天教主的元神放到太上老君和接引圣人的面前问道,“这个元神,两位师傅可有办法毁灭他?”
……
但固寒最终还是无情的离开了,当固寒完成这一切之后,他离开了主世界,开始在主世界附近的次元之中,凭空建造出了一座安宁的小城,而他自己则呆在这座小城之中,静静的观看整个世界的变幻。
对此他们的爸爸妈妈当然只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然后好言安慰了几句,说他们眼睛花了,看错了,最后再买一些好吃的给自己的孩子,而一个乞丐凭空消失的奇闻,也就彻底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如果这里是武汉市的话,那起点她应该就在这里!”固寒的心中一动,直接就打开了虚空之门,一个眨眼的功夫就瞬间消失在了街道上,而周围大部分人对此都视若罔闻,只有街上一两个好奇的小孩子看到了这一幕,惊讶的拉着爸爸妈妈的手说那里有个乞丐凭空消失了。
“这是我力量的结晶!”固寒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这块石头的由来,之前固寒将自己所有的力量都注入了越王勾践剑之中,但这些力量并没有全部使用一空,而是有很大一部分聚在了越王勾践剑的体内。而最后随着越王勾践剑变回原本的模样,这些多余的力量也就以石头结晶的方式出现了。
“也好!不过你一人之力恐怕不够,况且封印形成之后还需要有人主持,那就再算上我一个吧!”太上老君也点点头道,他们二人已经决定牺牲自己来封印通天教主了。
而固寒对于自己一身的力量其实也并不在意,他本来就愿意为了弄死通天教主要付出自己的性命,再付出一次,对于固寒来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个恐怕办不到了……”太上老君和接引圣人苦笑着摇摇头,“我们两个肉身大损,元神也近乎于崩灭的状态,我们二人恐怕是无力摧毁这通天教主的元神了。不过阁下既然旁观了这么久没有出手,实力也是全盛状态,阁下若是愿意牺牲自己一身的苦修,定然可以将通天教主的元神泯灭,这样世界就可得到永远的安定了,阁下您觉得如何。”
“让一让,我来救他了!”看到无数自己思念了1000年的剑娘围绕在这个身边哭泣,固寒终于忍不住情感的迸发,流着眼泪走了出来,缓慢但坚定的推开这些剑娘道。
而随着女娲娘娘的死亡,之前五位圣人勉强形成的压制也就彻底宣告结束了,通天教主先后将准提道人和元始天尊也给先后击杀了,五位圣人只剩下两位,而通天教主已经露出了狞笑,太上老君和接引道人则面露无比绝望的时候,固寒终于想明白了。
“哪里有疯子??疯子在哪里?”而此时博物馆的保安也赶了过来,他们手中拿着电棍,小心翼翼的将固寒从四面八方给包围了起来。准备将这个企图偷窃越王勾践剑的疯子给送到警察局去。
“这里是大破灭之前的时代?”固寒仅仅看了这个世界几眼,就发现和自己在绝仙剑的幻境之中看到的世界简直一模一样,到处都是林立的高楼和*图*书大厦,到处都是飞驰的古老的汽车,固寒确确实实回到了大破灭之前的时代了。
“抱歉,我刚刚成就圣人,还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办了坏事了!”固寒一脸羞愧的对太上老君和接引道人说道。
“固寒!你怎么在这里……那这个是……”剑娘们被固寒的出现吓了一大跳,看了看活生生的固寒,又看了看倒在地上死去了的固寒,彻底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表情了。
固寒本能的想要上去帮忙,他之所以要去拿越王勾践剑,其实为的就是加入对通天教主围攻的战场,用自己的力量阻止大破灭的发生,从根源上掐断大破灭的悲剧。
“砰!”固寒直接一拳砸在了能够抵抗子弹攻击的防弹玻璃上面,直接将这坚硬至极的玻璃给砸出了一个大洞,伸出手就将洞中的越王勾践剑给取了出来。
接下来的时光之中,固寒走遍了整个世界,他并没有出手救助任何人,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根据自己对自己意识碎片的感应,将所有有可能成为剑娘的剑点化,这里面也包括胜利之剑,橘子剑,斗鱼剑,轩辕剑等等固寒看到了忍不住停留下来,想要将这些剑收为己用的剑娘。
……
“也罢,太上道友,当年是咱们在封神大战中的一己之私,才导致今日的恶果。我的师弟已去,贫道已无其他活在这世上的欲望了,就让贫道牺牲自己最后的力量,来封印这的孽障吧!”
事实上,在固寒仔细观察一下周围之后,发现自己确实身处一片垃圾堆之中,自己不知道被谁给丢进了臭气熏天的垃圾堆里面,身上挂满了各种臭不可耐的垃圾。当固寒从垃圾堆里面爬起来,走到外面的街道上的时候,周围的行人都跟看到了鬼一样,对固寒避之不及。
“什么忙?”固寒问道。
“好了!好了!我们会在一起的,我们永远都可以在一起的!”固寒温柔的抚摸着易青的背后说道。
“回来吧!”固寒的手在虚空中一握,那把已经融化成光的越王勾践剑就又回到了固寒的手中。
“抱歉了,将你过度使用,恐怕你的灵性会大大受损吧!”在固寒的控制下,越王勾践剑又从光渐渐的变回了原本的模样。但是因为刚才过度使用的缘故,越王勾践剑的灵性已经大大的受损了,在固寒看来,越王勾践剑恐怕会失去自己在漫长生涯中所积累的很多记忆。
(全书完)
“这倒是和创世神格长得一模一样!”固寒看着这块由圣人力量形成的石头结晶,再一次露出了苦笑,然后顺手将这块珍贵至极的石头向着远处莫名的位置一丢……至于丢到哪里,最后又会落到谁的手中,固寒也管不了了,反正最后应该还会落在未来的自己的手中。
“好吧!我干!”固寒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终于点点头,然后拿起变为了光的越王勾践剑,竭尽全力的挥砍在了通天教主的元神上。
“不好!刚才炸裂开的通天教主的意识碎片已经附着在了次元壁上面,那个疯子打算报复我们,他打算破坏次元壁,彻底毁了整个主世界!”太上老君忽然惊恐地说道。
“也罢,这就是你的命运吧!”固寒忽然想起了自己一开始遇见的那个毫无和_图_书战力,不会任何剑法的越王勾践剑,心中忽然明白了什么,也就不再纠结下去。
“是起点……是我的起点……不,这不是我的起点,这已经不是我的起点了,这是越王!”固寒本来想说这是自己的起点剑,可是转念一想,就把这句话给吞了回去。这把剑并不是固寒自己的起点剑,而是越王勾践剑,固寒从头到尾都不曾拥有过这把剑。
……
三天之后,一男一女两个少年如同历史所描述那般进入了博物馆,找到了这把越王勾践剑。
“这个时间点是……”当固寒走到一家超市门口的时候,通过超市上悬挂的电子时钟,固寒的瞳孔瞬间就凝缩成了一个小点,因为此时固寒发现,此时此刻的今天,就是大破灭发生的那一天。按照历史记载,再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大破灭就要发生了。
“我没死吗?”当固寒悠悠的睁开双眼之后,发现自己周围臭熏熏的一片,既有水果腐烂的臭味,也有猫屎狗尿的骚味,还有一些不可言喻的味道,总而言之,固寒仿佛正身处于一个垃圾堆之中。
“哎!祝你们幸福,我的孩子!”固寒并没有现身,只是看着自己的女儿默默地说道。
“夫君?青儿真的见到你了吗??青儿真的在另一个世界和您相遇了!青儿实在是太高兴了!”易青猛地扑进了固寒的怀里面,放肆的痛苦了起来。
“小友有所不知,这次元壁一旦打开,定然有无数外界之人进入主世界之中,主世界恐怕要毁于一旦。而我那些漫天神佛们早就已经被通天教主的意识碎片所污染,反倒成了他助纣为虐的帮手。不过当年天皇伏羲在锻造轩辕剑的时候曾说,有人将纯净无瑕的意识碎片注入了一万多把他锻造出来的长剑之中,这些长剑经过了漫长岁月的洗礼,已经个个具有了十足的灵性,只需要略微一点点化,就能够化身为人,与那些企图异世界之人而战,同时也是主世界最后可以依靠的屏障了。”
“我们两个什么时候收了你这徒弟了?”太上老君和接引圣人好奇的问道。
“这是天皇伏羲研究出来的点化之法,这点化之法已经在诛仙四剑上使用过了,诛仙四剑也确实借此而成为了人类一般的生灵。只不过诛仙四剑的所需的灵力太强,天皇伏羲为了点化诛仙四剑,已经耗空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含笑而去了。现在只有拥有圣人境界的你,才能够将那些剑娘一一点化,让她们借用人类的力量一战,也算是为人类世界做出最后的贡献了!”
“这里到底是真实的世界?还是又一个幻境?”固寒心中如此这般的琢磨着,他一开始以为这是自己死后看见的幻觉世界。但是固寒很快就发现,自己圣人的境界还在,自己虽然没有剑娘陪伴在身,但自己却依然拥有圣人的力量,可以超脱于这个世界之外的眼光开观察整个世界,而这个圣人的境界同时也清晰无比的告诉固寒,这里压根就不是什么幻境,而是真真实实存在的真实的世界,甚至就是固寒之前所在的主世界。
“好了!妈妈,这个世界终于平定了,我要带你去找爸爸了,他在那个世界呆了1000年的时间,天天想着你,想的都快变成一艘星和-图-书辰战舰!”流年枫忽然出现在固玄武的身边,向固玄武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看向固寒问道,“爷爷,我把妈妈带去和爸爸团聚,您老人家没意见吧!”
最后的最后,固寒轻轻的再重新变化回原样的越王勾践剑上一点,按照伏羲创造出来的办法,点亮了越王勾践剑的灵性,真正开启了越王勾践剑的新的未来,之后就放回了玻璃柜里面,甚至还将破碎的玻璃柜给变回了原样,最后偷偷的隐入了虚空之中,静静的等待着。
战斗到了白热化程度的六位圣人并不知道还有第七位圣人正在一旁旁观着,他们已经打得脑袋都快烧坏了,眼里只有杀死对方这一件事情而已,丝毫没有意识到其他人的存在。
太上老君说完,就将天皇伏羲研究出来的点化之法交给了固寒,而后便与接引圣人相视一笑,拿走了固寒手中的黑色结晶,身体则同时变得虚无缥缈起来,最后三者相互结合在一起,最终形成了一个黑洞洞的漩涡。
时光又过了几百年的时间,之后固寒再也没有对任何人插手过,只是任由整个世界这样变幻下去。直到固寒父母死亡的时候,固寒才忍不住出手保留下了父母的灵魂,而等到自己年满18岁,将要出城战斗的时候,才出手将自己的父母带回了自己的身边,但却将妹妹的灵魂留了下来。
“我怎么会让你赢呢?”固寒咬着牙齿说道,而后义无反顾的抽出了自己的越王勾践剑,将自己浑身上下的力量都注入越王勾践剑之中,越王勾践剑在固寒巨大力量的注入下,剑身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变为犹如光芒一般的剑光。
这漩涡宛如蚊香一般,从头到尾连接盘旋在了一起,成为了一个永远没有尽头,只能不断打着圈的通道,而这显然就是无间走廊了。
“果然不是我的剑呀!”看着手中这把既有些熟悉,同时也有些陌生的剑,固寒长叹一声。自己持剑者人生最开始时,就将这把剑定为了自己的目标。想不到到了这最后的时刻,这把剑依然不是自己的剑,这恐怕就是人生的有趣之处吧!
而战局正像固寒之前所知晓的那样,五位圣人的情况越来越不利了,通天教主实在是太强大了,五位圣人之中实力最弱的女娲娘娘已经受伤到了极为严重的程度,而通天教主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将自己的攻击集中在女娲娘娘身上,很快女娲娘娘就支撑不住,在固寒的眼中被通天教主打的灰飞烟灭,彻底死了。
而他们最后则对固寒说道,“这位小友,我们二人虽不知你的来历如何,但你既然愿意愿我二人为师,那可否帮一个小忙呢?”
“鬼呀!有鬼呀!”周围的游客们被吓了一大跳,胆子小的直接从展厅里面逃了出去,而胆子大的则悄悄地躲在了一些展台的背后,偷偷摸摸的伸出一双眼睛,想要看看这个忽然出现的乞丐究竟打算干些什么。
“休想!”固寒从躲藏的暗处伸出一只手,顺手就将通天教主的元神给抓到了手中,彻底的控制了起来。与此同时,太上老君和接引道人也抵达了固寒身边,目光警惕的看着固寒,完全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究竟是谁,这世界上又什么时候多了第hetushu•com七位圣人。
“大破灭已经开始了吗!”当固寒再一次回到主世界的时候,整个主世界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的世界了,无数的元寇从打开的次元裂缝之中杀了出来,对人类进行残酷的屠杀。
此时战斗还在最火热的时候,五位圣人还在对通天教主展开致命的围攻,而随着通天教主的败亡,整个大破灭时代也将随之而开启了。
“对不起!”固寒看着太上老君和接引道人牺牲自己形成的无间走廊,心中默默地说道,至于固寒为什么要说声对不起,那就只有固寒自己心里清楚了。
在固寒这位圣人的控制下,越王勾践剑很快就变回了原本的模样,可是让人有些出乎意料的是,除了越王勾践了之外,居然还有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和越王勾践剑一块出现了。
大破灭是不是就不会到来了??
“牺牲我的一生修为吗?”固寒低着头琢磨着,其实不用太上老君和接引圣人开口,固寒也知道,只要自己舍得力量,就可以彻底泯灭通天教主的元神。再也不用担心通天教主剩余的意识碎片分散到次元空间的各个地方,打开次元空间与主世界的次元壁,造成大破灭现象的发生了。
固寒并不是害怕自己敌不过通天教主,事实上固寒有十足的自信,有五位圣人的帮忙,自己一定可以将通天教主彻底击杀的。但是击杀了通天教主之后会怎样呢?
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婿和女儿拯救世界,也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婿和女儿反目,最后任由女婿被放逐到另外的次元世界之中,从始至终也没有出手帮助过。
“接你们的越王勾践剑一用!”固寒从这些保安抱了抱拳,这些保安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固寒就直接打开了虚空之门,通过能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了满脸懵逼的保安们……之前有游客报告那个疯子从虚空中走出来的,保安们还以为游客被吓疯了。直到他们亲眼看到这一幕才不得不相信,这世界原来真的是有超能力者的。
“去!”固寒将这道剑光打了出来,通天教主猝不及防之下,被越王勾践剑的剑光刺了个对穿,难以置信的向固寒的位置看了一眼之后,浑身上下的肉体就炸得四分五裂,不过通天教主的元神却没有受到伤害,而是飞快的从爆炸位置逃了出去,准备逃之夭夭,找个地方重新复活再战。
“爷爷您的本尊可不能留在这里了,不然再拖延几秒钟的话,您的本尊就真的要死了!”流年枫此时也忽然出现在花果山内,对固寒说道。
通天教主的元神发出了一声惊悚至极的惨叫,而后整个元神就好像炸弹一样炸开,漫天的火星快速的向次元空间的四面八方飞去,最后只留下一块黑色的,失去了所有光彩的水晶留在固寒的手中。
“不!这不怨你,就算我们也很难彻底毁灭通天教主的元神。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其实这些四散的意识碎片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些都是藓疥之疾。关键是这块黑色水晶,这才是通天教主的本源。如果不毁了它,通天教主一定还会重生的!”太上老君忧心忡忡地说道。
只是当固寒准备出手的时候,他忽然就停住了。
“这些都是我造下的罪孽嘛!”固寒眼睁睁的看着无数生和图书灵惨死,可心中愧疚万分,但脚步却变得异常坚定起来,再一次回到了那博物馆之中,找到了被自己破开的玻璃柜。
下一刻,固寒的身影骤然出现在了次元空间里面,此时在固寒的前方,一场旷世的,决定整个主世界命运的大战正在进行着。固寒那个最熟悉的敌人被四男一女包围在中间,周围还有四把凌厉至极的长剑帮着这四男一女一同进攻,但那个被围住的男人却以一己之力抵抗住了所有的攻击,反而杀的围攻他的几人连连败退,实力简直强大到了逆天的程度。
“这是通天教主,作为对手的他们是太上老君,元始天尊,接引圣人,准提道人,还有女娲娘娘!”固寒将这六个人一一的认了出来,固寒直接来到了决定整个主世界命运的战场上。
直到两百年后,一位威风凛凛,身前打遍天下无敌手,同时为了未来的某位少年布下了重重后手的强悍女子到了将死之时,他才出手,将这位强悍了一生的女人接到了自己的身边。
只是这样的话,历史将彻底改变,再也没有大破灭,也再也没有剑娘,更不会有未来一切自己所熟悉的人和故事了,自己到底该怎么做??
直到有一位为人类奋战了许多的剑帝将要死亡的时候,固寒才伸出自己的手,化作空中的一道巨大光芒,将这位剑帝给接到了自己的身边,安置在这座小城里面,让他们可以摆脱岁月的牵制,永永远远的在这座次元的城市之中活下去……每一位剑帝都是这样的命运,他们其实真的是羽化飞升了,而固寒建筑的这座城池,就是传说中的仙界。
想到这里,固寒犹豫了,他忽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出手了,他就这么静静地旁观着这场战斗,一边思索着自己到底该做出怎样的决定。
在之后又过了几十年的时间,固寒亲眼看见那无间走廊毁灭,自己踏入了无间走廊之中,固寒这才掏出了一只秒表,默默的数着秒表上的时间,等到心中那个数字到达的时候,才带着易青一同消失在了这座次元的小城之中,进入了花果山内,正好看见固寒闭上双眼的一幕。
“拜见两位师傅!”太上老君和接引圣人都是固寒名义上的师傅,所以看到这两位师傅出现,固寒也毫不犹豫的向他们鞠躬行礼。
而在同一个时刻,游人如织的河北省博物院最重要的展厅青铜器展厅之中最重要的一件宝物越王勾践剑展示台的旁边,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虚空之门打开了,固寒这个臭乞丐直接变成虚空之门里面走了出来。
“二十年!20年之后,你爸爸和你妈妈都必须回来,我还等着过80大寿呢!”固寒哈哈一笑道!
而如果大破灭不会到来的话,那剑娘们是不是就不会诞生了,而剑娘们如果不会诞生的话,那未来的自己,未来的清贫,未来自己所熟知的一切,是不是也将就此泯灭呢?
同时固寒自己此时所在的这座城市,不偏不倚正是一切开始的那座城市,也就是武汉市,此时固寒正身处于武汉市之中。
“我知道了!”固寒点点头,然后按照自己所计划的那样,直接打开了一扇门,将似乎已经变成尸体了的固寒送入了那扇门之中,只要离开了这个世界,那固寒就还能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