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巨星从业者

作者:君王带笑
巨星从业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10章 完美不完美

可能男人与女人的真谛,就是这个……吗?
跟着,迟疑了好一会儿,迪丽热巴才弱弱的开口道:“小洛哥你还没‘好’对不对,听说这样是不是不好,要不然我用……帮你吧,不过我有点累了,我得和你换个位置,然后小洛哥你再移到前面来……”
看着突然找上门的符洛,范冰冰还是很惊喜的。
半个小时过去。
于此,符洛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好。
“差不多是香江那次有的,本来早就想给你说的,但你一直忙着拍戏,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也不知道你那戏什么时候才能拍完,眼看女儿的预产期差不多还有两个月就要到了,还是忍不住给你打了!”
好一会儿之后。
为此,林允儿、金泰妍、松冈茉优三女甚至都有退出圈子的想法,并真的准备开始做起安排来,也是……
一个月后,《勇者行动》全部杀青,符洛也重新回到了京城,已经下定决心的他,就准备处理一些事情,终是要有个结果。
事实上,昨天晚上那一瞬间的疼痛,其实是有让她清醒过来一片刻,更是当场明悟了当时正发生着什么事。
“结,结……哦,恭,恭,恭……哇呜,你不是要我了是不是,你不要我了……”
迟疑了一下,符洛终是说出了这句话。
“若桃,你没有对不起谁,是我混蛋才对。”
盯着那张漂亮的不像话的容颜,符洛心思复杂,前世欠姜若桃的,似乎怎么都逃不掉,就像去年在游艇上发生的那样。
很快,对方也看到了他,随即吓倒连手里的奶瓶都掉在了地上,还有点愣住的开口道:“你……”
在说话间,范冰冰就直接弯腰撑在了沙发的靠背上,并自己把长裙给撩了……起来。
“好,那要抓稳了哦!”
“所以我就在想,这……这个会不会……犹豫了好几天,才给你打了这个电话,如果是http://m.hetushu•com我弄错了就别怪我,如果猜对了,我觉得你还是有权知道的。”
“你先给我带上钻戒。”
符洛此时此刻之所以会有恐慌感,就是因为昨天晚上,其实他又没喝醉,硬要把女人弄开也不是太大的问题,但他……后来的结果已经说明一切。
说完之后,符洛才发现这话好像有点不妥。
“你说。”
“好了好了,看你!”
明明昨天晚上才受过内伤,这会儿再一疯狂,自然让眼泪都有疼到流下来,声音也是惨……但妹子依然坚持着,看样真是准备来一次终身难忘的经历。
“真真,真好,只要你要我,我就够了!”
又是一周后,加拿大,符家庄园附近的一片湖泊边的草地上。
而此刻处于疯狂状态中的迪丽热巴本人,虽然一直惨……着,但脑子里面却异常的清晰。
“对啊,怎么,你不喜欢女儿吗?”
“好,我答应你。”
刚想到这里的下一秒,一种前所未有的……袭向了迪丽热巴,她也再也“坐”不住的倒了符洛的身上……并筛起了糠来,原来这1%,在某种情况下也会瞬间涨到100%,像是飘上了天一样。
“当然不会,我多宝贝七……七,呃……”
见状,符洛就用大手指轻轻拭了拭女人眼角的泪水。
“呃……”
一直到今天上午,他罕见的没有在生物钟时间起床,或多或少还是有受到一些东西的影响。
……
秦小心是个聪明的女人,有些事情确实改变不了什么,毕竟时光也不能回流,但幸好他还在,她也还在,其他也许并不是那么重要。
……
摸了摸迪丽热巴带着细汗的脸蛋,符洛就直视着对方应声道。
……
“真,真的,真的吗?”
“我要你,有些东西我可能给不了你,但我真的要你,只要你愿意。”轻轻把痛哭流涕的hetushu.com范冰冰搂进了怀里,符洛作出了一个男人的承诺。
在姜直宇这个“内应”的带领下,符洛来了姜若桃的闺房内,然后就看到了正准备用奶瓶喂孩子的女人。
随之眼泪就那么滚出来了,这一刻她真的好心痛,好心痛,痛到不能呼吸,虽然有想过,但这一天真的来临时,对于她来说,就是天塌。
至于高圆圆和张紫琳,其实都不用多说什么,他和两女的关系早就有了定论,注定是掰不开的。
当秦小心随着符洛一起慢慢奔跑起来时,轻风扶面,在艳丽的阳光下,她仿佛又回到了那年的夏天。
不知道是不是当了妈,张紫琳对于过去的事情突然就看淡了很多。
“好!”
“哎,我说你怎么来了?这好像还是你第一次主动上门来找我吧,嘿!”
心里微微有点惶恐的迪丽热巴,真怕符洛一会离开公寓就……就,所以她才迫不及待的说出了这话,还连问了两遍。
一个小女孩紧紧的攥着哥哥的衣角,两人在笑声中不断向前奔跑。
符洛单膝跪着,手里正半举着一只粉钻,然后看着他面前的秦小心,认真的开口道:“小心,我不是一个完美的人,我还犯过很多错误,甚至觉得配不上你,但也不能看着你从我手里走掉。”
翌日,新西兰某个风景很不错的小城市,一栋别墅内。
看到范冰冰突然来了这么一出,符洛还真有点心疼,但他最终还是顺了女人的意愿,毕竟在大悲大喜之下,还是要顺着好些。
连一半都没走到确实不是个事,听到迪丽热巴的话,符洛感觉自己似乎拒绝不了的样子。
……
痛哭到有点收不住的范冰冰,等又听到男人这样的转折的话,就有点“抽抽”的反问道。
……
养只猫久了还有感情,范冰冰对他可以说是很卑微的好,符洛怎么可能无动于衷。www.hetushu•com
反正最后迪丽热巴是疼到昏了过去,才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完美不完美,她终是成为了他的妻子,这样真好。
看了一眼已经吃饱睡过去的儿子一眼,姜若桃又忐忑的看了看坐在旁边的符洛,然后就道歉的开口道:“是我对不起小心,我失言了,毕竟是条命,我下不了打掉的绝心。”
不管怎样,迪丽热巴却是很快就变得非常之主动起来,直接翻身而起……跟着就成了此时此刻的情形。
此外,虽然迪丽热巴现在百分99%的感觉都是疼,但在内心最深处,却有着1%的异样体验,或许这就是成为一个真正女人的“福利”和“欢乐”。
“嗯,抓稳了,哥,我不会再松开了!”
“已经发生的我没办法去改变,但我不想再出什么错,最近几个月我时有惶恐之感,所以我需要你,嫁给我好吗?”
心里微微一突,沉默片刻的符洛终是问出了这话。
随即还听到了这样的话:“小洛哥,我姐,她,她五月份生了个儿子,我当舅舅了,当然,这不是重点,之前我一直不知道孩子是谁的,你知道我又不敢招惹我姐,就一直没敢问,直到前几天,我不小心听到我姐她再骂你是个……混蛋!”
“哥哥,我们那个吧,马上就做,求你了,我今天太开心了,好想好想的……你说好不好,快点……”
大拇指轻轻从迪丽热巴的嘴唇上抹过,符洛没有犹豫,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
“好了,哥,我的小要求就是我们再像小时候那样跑一次好不好?”
“你说!”
作为一个准妈妈,张紫琳还是希望女儿出生的时候,符洛这个亲爸能在身边陪着。
姜若桃也没想到男人说来就来,但莫名的,她心里却是突然松了一口气。
那知道,可能是他前前前生拯救了银河系,最后女人们似乎都愿意跟他。
听到符洛和*图*书的话,愣了一下的范冰冰,待到反应过来后,虽然非常努力的想要保持镇定,但对不起,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看着肚大如箩的张紫琳,蹲在旁边的符洛有点心情复杂的关心道。
“我……”
“哥,你说我那个时候就胆子大点会不会有另外一番结局呢?好吧,不管怎样,我的答案是……我愿意,我愿意嫁给你,但我还有一个小要求哦!”
更没想到的是,就那么一次,姜若桃就有了,这缘分。
听到男人的承诺,迪丽热巴终于开心的笑了,完了后,突然又感受到一点什么的她,本来就已经够红的俏脸,一下子又变得更红了一点。
听到这话后,符洛也松了一口气,还很快就把耳朵贴在了张紫琳的大肚子上。
……
“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等把迪丽热巴送到公寓楼下之时,对方已经不太能走路,符洛也只好用抱的。
迪丽热巴看着和她贴在一起的男人,就轻轻咬着嘴唇,略显嘶哑的开口道:“小洛哥,我求你一件事好不好?”
随之,迪丽热巴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一样,强硬的“更正”道:“没下地就还算数。”
“嘻,我信小洛哥。”
“哥,真好看,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妻子,嘻嘻!”
“真的,比真金还真。”
那知道这一抱就抱出了大事来,本来热巴妹子一路上就各种“骚扰”他,直到进到屋内后,更是过分的抱着他就亲了起来……跟着就……
“嗯,真美。”
听到承诺,范冰冰变得又哭又笑起来。
“好啦,七七很可爱,我也挺喜欢小家伙的,你说我们的女儿会不会也像七七那么可爱呢?”
“你,你姐在哪?”
要论,迪丽热巴真不后悔和符洛这样,说起来,她对男人还挺复杂的,先前老是跟她发生一些比较“特别”的小意外,很多次下来,就让她对符洛有了www.hetushu.com不一样的感觉。
“所以是个宝贝闺女吗?”
让符洛都想说,昨晚过都过了,还能算是第一次?
并且她的脑子里面,也不知道是在那里接受到了这样一种奇怪的信息,就是此时此刻这种事情,会随着她和符洛的次数变多,那1%就会慢慢变成100%。
“呃……行吧!”
再说了,男人会欣赏女人,女人同样会欣赏男人,符大帅哥可是万千少女的梦,她圆了,虽然这样说有点自我安慰的意思。
而醒过来的迪丽热巴表现出来的反应,也是让符洛比较意外,这妹子二话不说的就说要在清醒的状态下和他……再来那什么,还言不想第一次就迷迷糊糊的丢掉了。
没等姜若桃把话说完,符洛就一把抱住了女人,并一句话之后,直接就吻了上去。
翌日,伦敦郊区,一座占地超大的庄园内。
(本书完!)
“冰冰,我……我要结婚了!”
“呜呜,混,混蛋……你放开……别,别在这里,求你了,哥哥,我求你了,儿子还在旁边睡觉呢!”
或许从第一次感受到符洛这个家伙总有一种故意躲着她的意思,她就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好奇心……直到游艇上那次的大爆发。
是夜,符洛突然又接到了一个电话。
接下来的半个月内,符洛又陆续找了江小语,找了佟丽桠,找了迪丽热巴,找了刘亦菲,找了林允儿和金泰妍,找了松冈茉优,都给出了承诺,但她也愿意尊重女人们的意见。
“就是,就是将来不管怎么样,你可不可以不要不要我,其他的我什么都不在乎,只想求你这一件事情,可以吗?可以吗?”
闻言,符洛就从小盒子中取出粉钻,随之就轻轻的戴在了秦小心左手的无名指上。
“既然当了混蛋,那就再混蛋一点,姜若桃你以后就是我的,你们全都是我的。”
“会,当然会,来,我要听听宝贝女儿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