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调教大宋

作者:苍山月
调教大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94章 还万民一个大宋

……
“唉!!!”赵曙一阵烦闷。“早知依然是这个结果,那我就不颁那道旨了啊!”
说到这里,唐奕猛的直起身子,一把夺过仪仗侍卫手中的金瓜长锤。
“姐夫要问什么?”
“来人!”一声低吼响彻大殿之前。
“必遭天殛!”
不接十年之请,而是道:“因为陛下已经是一个好皇帝了。”
“与这弊宋!!”
可是,当唐奕于早朝之前进宫,四目相对之时小正太立马又怂了,几乎是哀求着唐奕。
可是话说回来,羡慕嫉妒恨又有何用,谁让这厮就是这么妖孽呢?
“你!!”群臣哑然,一句反驳之言也说不出来。
“凡初定天下,创世新朝者,大多律已、自醒、知民知政。”
……
“今!!!”
“怎么!?怕了吗!?”
“放眼望去,大宋吏治清明,军武齐备,万民安乐,当年兴宋救亡之宏愿亦已达成。”
只见唐奕抡圆了膀子,金瓜高举,划着一条弧线直落而下。
等百官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只看见一身白衣、一个俊逸的背影消失在宫城之中。
可是依旧心有不甘,尚有一丝不情不愿,眼珠一转。“一定要走吗?”
“相信!”
那无疑是一种鞭策,时刻提醒着赵家手握天子之器的责任,更是时刻提醒着大宋……
只见赵曙一拍大腿,全无皇帝之尊,“我肯定害怕啊!”
好在唐奕说到了点子上,他就在涯州,必非再也不理朝政,真有什么事依旧可以为他分忧。
“你们说,对吗?”
不过,唐奕既然这么说了,赵曙自然应允。
“万众一心、同根同德、一心一志,共兴皇宋万年之盛世!”
“怎么,陛下在害怕?”
“可是,此举虽可铭志,却也留疾。”
“不要!!”
这是韩琦最后一次见到唐奕。
“当然信得过!”
这的确很唐奕,走也得走得疯狂啊!
“你们!”
“臣,唐奕……代天子誓。”
(全书完)
“又还有何祛疾救患的意义!?”
“这天下!!”
韩琦望着那道背影喃喃自语:“我们确实不是一路人。”
一边肯定,一边行至赵曙身前,诚肯地看着他。
百官在漏院待朝,等了半天,最后等来了一个宗庙见驾。
群臣依旧茫然,依旧有点找不着北。
“不明白没关系,奕来告诉你们为什么。”
……
“然君者,唯天地礼教可束也。又何为天地礼教?君之器也。”
唐奕笑意更浓,“先别问什么和_图_书宝,我只问陛下一句,陛下信得过你姐夫吗?”
赵曙这回有点坏,更是有点狠。
“你……”
“凡末世败朝、迟暮无终者,大多昏庸无度,不知民苦也。”
毕竟唐奕只有三十八岁,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这朝堂之上的每一个人都要仰仗他的鼻息了。
“有天子之器,治民而不自治之恶……”
老贾直戳痛处,可谓一针见血。
“要不……姐夫接了旨意?等过一段,就一段……”
“如有忘德暴政之昏庸,民可逆之!”
“太祖、先帝之德行、志愿尽附于碑文之上。”
正搜肠刮肚地琢磨着怎么赶上下一波马屁,但见羽卫仪仗开路,皇驾威严而至。
“把刚刚唐公代朕所立之誓镌刻成碑,立于宫门之前,昭示天下!”
“对……”群臣附和,无有杂论。
“好!!”
没看连韩瘸子都改了性子,一早就爬上了唐奕的船,奉承了一路吗?
心说,这也是新鲜了,为了这个唐子浩,赵家两代皇帝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一定!”
“至少别现在就走,十年,十年可好?”
砸的好!他也觉得砸的好。
“……”
“那就好。”唐奕欣慰点头。
此时,皇城大内、宗庙大殿唯唐奕之音,回荡天地。
“今奕,携二十年拓土万里之功,冒当朝天子之名,请祖宗见证!”
“相信自己,相信你的臣子,相信你的百姓,一定会让大宋更好!”
“二十多年前,奕受恩师感召,生出兴宋之志。幸得先帝抬爱,方有今日之功。”
“后先帝又加一句,乃全信唐奕,托付家国之诚意。”
“凡太平盛年,守业固国者,大多娇奢懒滞,不知先人之苦心也。”
唐奕心下苦笑,我哪里还呆得上十年啊!再呆十年,那特么就真出大事儿了。
“得罪了!”
赵曙闻言,一下怔住,“真……真的?”
众臣彻底炸窝了,特么你砸了碑不要紧,大伙儿的保命符也让你给砸了啊!
百官大惊,可是为时已晚。
“赵家,代天行命,代民理国,是为天子,亦为民子!”
“传朕旨意,紫宸殿升朝。”
砰!
“啊!?”赵曙又傻眼了。
“众今往后……”
可以很负责人地说,前无古人了。至于后有没有来者……那也不太可能了。
说白了,身正不怕影子斜,没有龌龊,谁还怕死罪加身?
“直接去宗庙吧,也省了麻烦。”
“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啊?”和图书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陛下只要记住一句,奕不会害你,更不会辜负先帝。”
不等群臣做答,唐奕已经给出了答案。
“……”
……
“那就是我!”
“……”
大宋的文人,确实被惯坏了。
高喝一声,再次转向宗庙,扑通!竟直直的跪了下去。
“礼就免了,早朝之前,奕有几句话,要与陛下,与众僚,与万民,诉说。”
“从今往后……”
“况且,我就在涯州,还有曹太后,更有贾相、文相这些能臣相佐,陛下一定可以把大宋治理好的。”
看看这些年唐奕立下的功,随便挑出一件就是功盖当代,加在一起更是空前绝后。
“如今永昌尚且没影,怎么姐夫你倒先生退意了?留下朕一人,如何办得到?”
“你!”
“奕再问陛下一次。”
更有羡慕嫉妒恨的臣子琢磨:
得,大伙儿一翻白眼,心说,你是主角,你最大!
“此为兴衰之道也。”
既然非要走,那宗庙前的那块誓碑避还避不及,怎么还往上凑呢?
“从今往后,天子之器还于民,君王之命系于天下!”
唐子浩这是没死啊,照这么发展下去,等他归西的那天,还不得直接就入位宗庙了??
“好!”唐奕终于欣慰地点着头,露出一道灿烂笑意。
留下的,除了一个皇而天下的大宋,也就只剩下坊间那些美丽的传说了。
“真的!”
“老子……不想跟你们玩了!”
“呵呵。”不想唐奕一声苦笑。
“听不清?”
“唐子浩!!你疯了!!”
“你相信你的子孙后代吗?”
“如有贪奢淫欲之行,民可逆之!”
拜罢,长身而起,行到赵曙身边。
“怕死于王法!?怕这破誓之后的杀意落到自己头上!?”
赵曙一边不着痕迹地给唐奕比了一个大拇指,一边道:“姐夫有什么问什么。”
“守成之群,观己之德行。”
“这……”
“可如今……”
“亡国之君,只知手中有器,却无自醒自观之悟,国必衰之,民必恶之。”
“这么大一个天下,那么多花花肠子满肚囊的文臣,我……我哪里管得了啊?”
此时,百官到了宗庙前,心里都盘算着一会儿说点什么吉祥话儿应景。
“为什么啊!?”赵曙都快哭了。“朕把祖宗碑都搬出来的,那你也别走了呗。”
……
“好吧!”
赵曙默然,直到这一刻他才真的明白,唐奕不单单要把破自m•hetushu.com己,不单单要把士大夫打回原形,他还要给自己,给赵氏子孙敲响警钟。
歪着身子,俯视群臣,颇有几分自在。
“然,万事俱备只欠一病未祛。”
“而先帝这一句世代辅政、百罪皆恕,又把我唐奕超脱于法王之外。”
“一同去了吧!!”
“就是姐夫留给你的最后一件宝,一把悬在你头上的利剑。”
“让这碑!!”
唐奕这一锤力道十足,百年誓碑应声而裂,碎成数块。
说到此处,唐奕缓缓抬头。
那时,他依旧是一身白衣,盘坐在盈雪与冬梅之间,膝上放着瑶琴,竟拂出了一曲《凤求凰》。
还想跟老子玩迂回战术?想的美。
“可现在,我倒是可以安心的走了。”
赵曙心知大势已成,唐奕是无论如何也留不住了。不过,心下却甚是好奇,姐夫会留给他下一个什么宝呢?
“无将门之世爵,无士大夫之高仪。”
唐奕站了起来,行至众臣面前,“不杀士大夫,固然可免唐末之祸,却也造就了文高武低、儒弱不堪的大宋!”
不断的向前。
“唐子浩!!你好狂!!”
一边说,一边在宗庙前的石阶上坐了下来。
唯独贾昌朝,猛然一声高唱,盖过所有嘈杂。
众人一抖衣袖,整冠缅襟正要下拜官家,下拜镇疆王,哪成想,那唐子浩甚是托大,连官家都晾到了一边,抢先一步开口。
说到这里,唐奕眼神犀利了起来。
“……”
老皇帝把对唐子浩的恩宠刻在了誓碑上,小皇帝则是把宗族秘事公诸于众。
韩琦更是瞪着眼珠子一脸的见鬼,脑子里都是刚刚在船上唐奕说的那句——“咱们不是一路人”。
“还是不明白吗?”
赵曙见心思又被唐奕拆穿,颇有几分无奈。
“再帮朕十年,十年之后,朕绝不拦着!”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赵曙知道,他已经拦不住这个姐夫了。
唐奕这厮,不但封了王,保了子孙万代,这回怕是又要在誓碑之前受官家赏赐,荣耀无双了。
“到时再走,朕也好有个台阶嘛。”
“姐夫尽管直言。”
一指誓碑,“太祖深知唐末之乱武祸天下之苦,遂立此碑,以表以文治世,以德服民之决心!”
那个疯子就这么走了。
“先帝有灵、列祖在上!”
“有君如此,天下之福,奕也可以放心的走了。”
全声寂静,鸦雀无声,连曹国舅、范仲俺这些早有准备的人,都是无语望天。
“违者天罚、民废!m.hetushu•com
趁着唐奕没回来,机关算尽,就是不想让这个姐夫撂挑子。
“走吧,百官已经等不及了。”
毕竟唐奕说的是事实,无可反驳。
“管得了的。”唐奕笑容依旧和声安慰。
“民、可、逆、之!!”
“如今大宋虽然富强,可亦如姐夫时常说的,这只是一时之强,非要精气神都变了,才可保大宋永昌。”
“从今往后,王侯与百姓同根,天子与万民同命!”
“……”
“为君者,以自器自治,何以无缺乎?”
“试问,有这样的特权之臣,有这样的特权之家,这天下!!还有何公平!?”
言罢,唐奕向着宗庙之内历代赵家先祖重重的叩首。
“故创世之君,观前人之痛自醒。”
“……”
十年……?
还有人说,唐子浩最终还是回了涯州,隐居在涯州最高的那座山上,再也没下来过……
二十二年前,白衣入京,二十二年后,依旧白衣而去。
“哈哈!”唐奕被赵曙的话,和那副可怜相弄得大乐。
“怎么?”唐奕玩味地看着每一个人的表情,玩味地看着他们的茫然。
……
若非是宗庙之前,赵氏祖宗之侧,一众文臣跟唐奕拼命的心都有了。
行至赵曙身侧,郑重地看着赵曙。
见群臣呆愣地看着自己,贾相爷出前几步,来到人前。
“这天下!!”
唐奕似乎也看出了众人的疑问,“不明白吧?”
“别急,姐夫临走之前,尚有一宝留于陛下。”
也有人说,唐子浩离京之后并没有南下涯州,有人在介休城外的梅居见过他。
“现在不上不下,姐夫总不能让朕把旨意收回来吧?”
“哼!”贾相爷冷哼一声。“利己小人,枉读圣书!!”
“我折腾够了,要走了,今日来与诸位话别。”
唐奕笑了,笑得有些高深。
……
“何罪?”
“黄天与厚圭齐佑,臣子与君王共志,贩夫与走卒无差!”
言罢,笑容依旧,环揖群臣。
心说,这闹的是哪一出?如日中天之时,你说你不玩了?要走了?来和大伙儿道个别?谁信啊?
“子浩不可!!”
“其实,你要是不把太祖誓碑搬不出来,不下旨封我的王,不把群臣叫到观澜去堵我的家门,我反难有点不放心。”
唐奕肃然,“还是刚刚的那句,你相信我吗?”
“还有何长治久安!?”
“不!”唐奕闻赵曙要紫宸殿升朝,立时否定。
只得道:“姐夫不是要改儒吗?不是要把进取之心烙印在万民www.hetushu.com心上吗?”
“相信!”
太祖不杀士大夫之誓言,先帝赵祯托唐家辅政之遗命……一同破碎!
“唐子浩!!你大胆!!”
“概因民者,吏所治也;吏者,君所属也。”
“珍重!”
向前!!
至于今日之主角唐奕,自然是与官家并行,在仪卫的拱卫之下,甚是威风。
“所以……”
唐奕则是看都不看一眼众臣,砸碑也只不过是个开始,只不过是给文官的头上悬起一把法剑。
“你少来!你姐夫我是那么好骗的吗?”
“敢接吗!?”
有人说,唐子浩那日出宫之时,一边远去,一边吟着一首妙诗。
“那我再说一遍!”
这是把官家都给挤下去了,上朝之前得他先说几句,那就说吧!
百官更是木然:不,不跟我们玩了是什么意思?
可惜,赵曙哪里知道,唐奕今天不光要革了文人的命,还人革了他皇帝的命。
“此为天誓!”
“什么宝?”
“好,那奕就把话说的再直白些!”
……
说完,让出殿门。
韩琦更道:“子浩之功,万书难表,却为我等凯模。所言之盛世,亦无浮夸。”
百官竖起耳朵,只等唐奕“训话”。
而唐奕那边,先是好好地看了看那块立于宗庙之前的誓碑,好好看了看誓碑上那几行几乎决定了大宋命运的誓言,一张嘴,就把众人吓得不轻。
咔!!!
“啊?”赵曙拧眉。“朕可不是好皇帝,比起先皇,比起姐夫,朕差远了啊。”
本来乱作一团的群臣猛然一肃,这疯子还要干什么?还冒天子之名,请祖宗见证?特么砸了誓碑,他还能弄出什么幺蛾子?
“砸、的、好!!”
“我华夏大地,王朝往复,千年更迭……”
说到这里,唐奕深吸一口气,转身面向宗庙高揖大礼,长袖落地。
“因为医宋之举还有最重要的一项痼疾未除,诸位可知是何顽疾?”
向前!
对此,唐奕只是淡笑,并未因赵曙的那些作为而恼火。
“造就了,只放不杀、死罪不加身的骄横文人!”
“赵氏宗祖在上,逆臣唐奕受帝命革新除弊初有成效,不辱先帝所托。”
“不。”唐奕摇头否定。“相信自己,你已经是一个好皇帝了,至少可以胜任当下。”
“可我却觉得不对。”
赵曙心说,要是信不过,还死皮赖脸的不让你走做甚。
在他来说,巴不得唐奕站在誓碑之前,迫于先帝起誓立碑之志,而不好意思说走了呢。
……
“……”
“姐夫,你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