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古井观传奇

作者:困的睡不着
古井观传奇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30章 落笔,古井观(终)

午夜时分。
同一时间,阴曹地府十八层地狱,也有佛音传来。
而同时,向缺这个名字,也渐渐的在风水阴阳界中淡去了,他那一辈的茅山,天山和天师还有昆仑等曾经打过交道的人要么已经死去,要么合道离去,总之最近这些年里你在风水阴阳界提起向缺这个名字的话,几乎九成以上的人都不知晓了,能想起来的大多已经百岁高龄左右了。
当时十岁的向缺哭哭啼啼,苦着脸无所适从,他觉得这个工程太浩大了,但几年之后他却真的通读了古井观三千道藏。
山头,一片寂静无声。
地藏归来,普天之下,佛音尽现。
“哎!”莲花上手持法杖的地藏王菩萨突然轻叹了一口气,身形随即腾空离去,但他在离去之前,手中法杖忽然在朝着下方汇去。
“噗通”向缺跪在地上,叩首:“古井观弟子,拜见师傅,师叔?”
向缺落寞的站在尸体的旁边,两行泪水从眼中落下,常人有泪鬼无泪。
这是祁长青的孙子,始终都未婚育,一直都留守在古井观,打算一辈子青灯古佛了。
临近午夜。
吃过晚饭,向缺闭着眼睛打盹,当天边余晖洒落在山头上的时候,向缺似乎沉沉的睡了过去。
小女孩眨着大眼睛,嘻嘻笑道:“为什么,你喜欢我么?和图书
古井观已经不再破败,虽然谈不上富丽堂皇,但至少干净整洁了不少,因为这几代的古井观弟子,比向缺他们争气多了,没一个是懒散的性子。
一生所爱的离去,也似乎带走了向缺的一生,他知道自己的感情从陈夏离去的时候起,就已经被埋葬了。
几年后……
向缺嗯了一声,轻声说道:“我在观里呆几天,你去吧,也不要整天都守在这里,入世也是一种修行……”
向缺无数次幻想过,当陈夏离开他的时候,自己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心态,他知道自己会很伤心,知道自己会很伤感,但当伤心和伤感来临的时候,他才知道有一种感觉叫无法接受。
地藏腾空,脚踏莲花迎着祥云似乎要离去,从始至终两人都未曾有过一句交谈。
向缺伸出手似乎想要穿越那道缝隙。
地藏随着佛音踏莲离去。
片刻之后,又一道虚影从向缺身上升起,眼中充满了迷茫和不解,低头看着脚下的那句尸体,良久后才发出一声长叹。
其实这些胡乱猜测的人并不知道,他们身边站着唯一一个曾经两次探过千古帝王墓的老人,而向缺也没有朗朗吹牛逼的心思了。
手拿法杖身披袈裟的身影和面前的影子四目相对,那人影单手合十朝着他行了m.hetushu.com一礼,向缺同样弯腰示意。
有人说秦始皇其实没有死,陵墓下根本就没有他的尸体,秦始皇真的长生不死了。
有的时候,逃避确实是一剂良药。
“给我一点时间,我随后自行去阴曹地府……”
这老道离去之后,向缺去了一趟经阁,随手翻了翻架子上的典籍,暮然间他似乎回到了十岁那年自己初上古井观时,老道给他扔进了经阁中。
一路游历,向缺踏遍了他曾经经历过的所有地域,每一次的离开他都会喃喃自语。
“秃噜”鼻涕被抽了回去,小男孩舔着棒棒糖歪着小脑袋无比认真地说道:“夏夏,等我们都长大了,我娶你好不好?”
老道说:“古井观道藏有三千,你给我通读三遍。”
晚间,山下有人拎着木桶上了山,看见老槐树下的老人明显一愣,古井村的村民已经延续几代了,自然没人会认得向缺,他走到门前伸手接过木桶,然后慢吞吞的走了回去,留下一句话:“古井观,古井村,一代代,一代又一代……”
小男孩从嘴里拿出糖递给面前的小女孩说道:“喜欢……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连我们的孩子叫什么都想好了。”
“如果让我可以选择,我还想你牵着我的手,带我再上古井观……”
杨青竹和-图-书说,她的哥哥杨青龙十年前度劫没有挺过第八道雷劫,那时她就想明白了,原来洞天福地的一代天骄在风水阴阳界也不过就是个凤尾罢了。
向缺背着手走上台阶,进了古井观,观内一个上了年纪的老道士正在挥着扫帚打理着青砖上的落叶,看见向缺之后明显一愣,随即半天才回过神来,恭恭敬敬的走到向缺面前行礼道:“见过祖师。”
后来向缺在游历的时候,曾经有两次碰到过熟人,第一次是碰到了杨青竹,多年未见,白帝城曾经的天骄也是垂垂老矣了,在一个村子里过着隐居的生活,也是独自一人。
一个抹着鼻涕的小男孩,嗦着一个棒棒糖,夹着裤裆贱嗖嗖的走到一个小女孩的面前。
向缺说:“从今以后我将远离你们,不要去找我,也不要惦念我……”
“我想你了……”
两把宽背大剑,自远处急射而来,剑落人落。
地藏是菩萨,但他却只羡鸳鸯不羡仙。
后来,向缺又碰到了李秋子,和他年纪几乎差不多的龙虎山掌门,正在打算合道入洞天福地,这个曾经最草根最能挣扎的小人物,终于在这一刻证明了他的努力。
忽然间,终南山,古井观上,佛音缭绕于山头。
小女孩接过棒棒糖,她知道这是这个小男孩最喜欢吃的东西http://www.hetushu.com
陈夏的后事结束之后,向缺的孙子也就是向征的儿子打算接他去养老,完完的孩子也是一再央求,但已经习惯于和陈夏独处的向缺推辞了晚辈的邀请。
他端着饭碗,手里的筷子略微哆嗦起来,怔怔的看着空空荡荡的身前。
“唰。”
有人说武则天其实是西王母下凡来修功德的。
终南山上,夜空的云层下有一缕金光骤然落下,那金光让群星和皓月似乎在顷刻间都好像暗淡无光起来。
“唰”法杖似乎划破了天际,向缺身前一道漆黑的缝隙出现,缝隙中一道道凛冽的罡风吹来,恍惚间向缺似乎看到缝隙之中地狱好像一片荒凉。
“你们要是都在,那该有多好?你们都走了,剩下我干什么。”
向缺所说的远离是真的远离了,从此以后的很多年,陈向两家人的后代都没有再见过向缺,他这个名字成为后辈嘴中经常流传的一个传说,而后代中甚至有很多人都没有见过向缺,只知道自己家有这么一位曾经叱咤风水阴阳界的老祖宗。
最后,向缺又回到了古井观。
向缺这些年间,一直行走于他曾经经历过的那些地方,他去了秦皇陵还有乾陵,几十年过去了两处皇陵依旧没有被动过,大批的游客带着一丝对于神秘的憧憬,在陵寝外兴致大浓的猜测着,m.hetushu.com这两座千古帝王陵下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
“唰。”
一道身影从向缺体内升起,那金光在这道虚影上萦绕不散,这身影手拿一杆法杖,身上披着一袭袈裟,脚下踩着十八瓣的莲花。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哦……”小男孩拉着她的手说道:“我前几天碰见一个神神叨叨的老道士,他说要带我去终南山学道,你等我学艺下山的吧?”
看见一切和陈夏有关的人和物,他都怕自己会禁不住的在脑中回忆起两人曾经的所有的片段。
向缺静静的看着那道跟随了自己有百年之久的身影,心中一片古井不波。
两名阴差同时拱手,慌忙说道:“小的只是尽下职责,大人请便。”
金光随后落在向缺的身上,他的身子轻轻一松,歪倒在了老槐树下,双手散在身体两旁,脑袋歪歪着。
老槐树下,向缺摆了四副碗筷,全都盛满。
“你们都走了,剩下我干什么……”
古井观山头,向缺呆呆的看着那道缝隙,哆嗦着嘴唇走到近前:“老道,老道……你在么。”
向缺静静的看着老槐树下自己的尸体,忽然间两名阴差从地府走出。
向缺随手抽了一本经书走出经阁,然后来到道观院子里那颗老槐树下,斜倚着靠在上面,随意的翻看起来。
沉睡的向缺,呼吸渐弱,眉头忽然略微紧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