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过关

作者:飞翔的浪漫
过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第591章 我呐喊过抗争过思索过痛过我爱过(全书完)

“所有的一切,都对不起。”
蒋敏娜恍然全身有些瘫软了,流着泪说:“冯书记,谢谢,谢谢你!”
晚上冯喆去胡红伟那里看春雁,见她又胖了许多,肚子凸的更明显了,说了没几句,省城家里的座机电话打了过来,冯喆到外面大院里接了电话,里面传出的是儿子奶声奶气的声音:“……爸爸……”
尚静一直的就那么的冷静。冯喆长叹一声,尚静说:“叫你来,还有一件事。”
亓思齐又说:“工作需要,不管你怎么想,我去定了。”
冯喆听出来柴文正对自己的赞许,又聊了几句,挂了电话,顺着台阶到了胡红伟的房顶,原野黑漆漆的有些看不清楚,远处也不见什么光亮,只有晚风徐徐的吹着。
这下全明白了,全都明白了,很多难以理解的事情迎刃而解。为什么初次见到尚静的时候就觉得很奇怪,她那会只是中专毕业,却能在司法局上班,吕操想骚扰她,有人还说她是别人的情妇,她有很多的钱,她为什么比所有自己认识的女子都复杂,这些都源自于苦难的生活和不能对别人提及的身世。以至于后来她从司法局直接去了下面的县公安局工作,都是因为有赵观海这样的一个父亲。
冯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长时间的沉默着,然后问:“为什么从来不告诉我?”
“你少来,你这下承认是我徒弟了?你那本事,我真学不来。我告诉你,我从杨凌她姨那,就是令小泉那里打听出来了——你回去怎么感谢我?”
放过赵观海?这怎么可能!
蒋敏娜登时脸通红,额头渗出细密的冷汗。
冯喆:“……”
冯喆笑了:“叔叔不是别人啊,叔叔是妈妈的朋友,你告诉叔叔好不好?”
“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当时,去印刷的时候,有底稿吗?”
“为什么?你都知道什么?”冯喆追问。
“……对不起。”
丢丢是自己和尚静生的,那自己岂不就是赵观海的女婿!
外面的星光漫天,和霓虹相映成辉,也不知道哪里是星光,哪里是灯光,在人的社会里,也许有些东西本身就是分辨不清的……
尚静的脸色有些凄然:“我是太自私了。对不起。”
亓思齐哭着挂了电话,冯喆捂着头趴在办公桌上,长时间的不想动一下。
“你真可爱。”冯喆将饮料递给和-图-书小女孩,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冯喆将饮料拿过去,小女孩看着冯喆,冯喆将眼镜摘下,对着小姑娘一笑,小女孩不从冯喆手里接,尚静笑说:“这是叔叔,你谢谢叔叔。”
赵凤康是去了杨凌老家第六天主动给冯喆打的电话,他张嘴就说:“冯半仙,你行啊你!”
“对不起?什么对不起?你把话说清楚!”
蒋敏娜失魂落魄的往门口走,到了门口又回身深深的给冯喆鞠了一躬,站着往冯喆那里看了看,才走了。
“她……我的?”
冯喆站在那看着这妇人对着里面的一个正在玩的小女孩凝目观看,那个小女孩漂亮极了,眼睛大大的,头上绑着两个翘翘的小辫子,非常的可爱。
“知道了,你会怎么做?”
“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用知道,但是事情就那样,你现在和他的位置在那里放着。你答应我,放过他。他斗不过你。”
冯喆到了杨凌的门前,那棵不知名的树上面的叶子已经掉的寥寥无几了,冯喆纳闷这还是夏天,树叶子怎么会枯黄掉落呢?
“你说,我……”
冯喆没吭声。
……
良久,冯喆苦笑说:“哪有谁对不起谁?就算我忽视他,现在的情势,但愿他能躲过去。”
“蒋敏娜同志,我和你近日无仇往日无冤,陈市长又是怎么得罪了你,用得着跑到别的地市去印刷传单?”
小姑娘看看尚静,再看着冯喆说:“那好吧,我叫丢丢。”
蒋敏娜不知道冯喆叫自己来干嘛,还以为当主任的事情组织上要和自己谈话,脸上带着笑,冯喆却几乎没看她,苍漠又淡然的说:“你坐吧。”
亓思齐说着哭了起来,喊道:“不管!我不管,我这一辈子就耗定你了!老娘就看上你了!耗也耗死你!你一句对不起就完了?我不管,我就要和你在一起……呜呜……呜……你这个骗子!冯喆,冯混蛋!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文秘。”
冯喆听着,早已经泪流满面。
“有人说爱你,这太简单了,张嘴就来,但一直在等你,能有几个人能做到?”
尚静几乎没什么变化,身体更加的丰盈艳美了一些。两人坐下,尚静面前已经摆着一些食物还有饮料,看样子是给孩子点的,尚静问冯喆要什么,冯喆说不要,两人长久的互相m•hetushu•com对视,什么话也没说。
冯喆省去了“赵”字,赵文听了,过了几秒,轻轻的嗯了一声,说:“凡成就大事业的人,都是绝顶聪明同时又肯下笨功夫的人。”
——小女孩和她妈妈长的太像了。
亓思齐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冯喆刚刚让人通知叫蒋敏娜来自己办公室一趟。亓思齐说:“我决定了,去武陵。”
蒋敏娜呆若木鸡,知道大势已去,急的哭了起来:“冯副书记,我,我错了,我鬼迷心窍,我……是赵……”
蒋敏娜不知道冯喆和自己说这个干嘛,可是冯喆下来的话就让她毛骨悚然:“学文秘,似乎也应该懂得的印刷小字报诬告也是犯罪。”
什么!
冯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听得出柴可静在一边教儿子:“儿子,你说你爱爸爸。”
“为什么?你总要给我个原因。”
“……你想不理老娘,没门!没门!你休想!你等着,我亓思齐这辈子一定会让你将我的名字写在你家的户口簿上!一定!你等着!你去死吧你!老娘这一辈子都和你没个完!”
冯喆还是没说话,亓思齐喂了一声:“你哑巴了!说话啊!”
“你呀!你小子是修了八辈子的福认识了她,杨凌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认识了你!你们简直就是十六辈的缘分,不说了,这两天就回去,请我喝酒啊!……”
【全书完】
尚静眼神更加迷离:“自作孽。他自求多福吧。”
“妈妈妈妈……”丢丢叫尚静,她要去解手,冯喆看着她们母子去了洗手间,再看看游乐区,自己走了出去。
冯喆着急了:“你说怎么,我都答应。快说啊!”
没多大一会蒋敏娜就来了。
亓思齐沉寂了一下,声音猛的大了:“你少来!你现在说对不起,早些年干什么去了!是我缠着你对不对,一直是我缠着你对不对?你一定会这么说,可是我缠你你别理我啊!你利用我,利用完了想甩掉!是,我一直在追你,都说女追男隔层纱,我他妈和你隔得是带刺的铁纱!冯喆,你这个卑鄙无耻下流的家伙!你这个骗子!你这个流氓!你这个贼!”
冯喆想笑,那边传来了葛淑珍和柴文正的笑声,柴可静和冯喆说了几句,问:“你什么时候攀上了徐秘书长的关系,我怎么不知道?这次做的真好,回来犒劳你!哦和*图*书,爸跟你说话。”
正在想,杨凌从屋里出来了,长长的黑发简单的束缚着飘在身后,这时天上又是一声惊雷,却有一道光透过云层照射在她的白色素雅的衣服上,于是她整个人竟然像是镀上了一层金色,在花的簇拥中那么的美,那么的不可逼视,这让冯喆觉得每一次见杨凌都会叫自己心悸、触动内心最深的地方,不由站在花卉边对着杨凌凝望。
蒋敏娜坐下,觉得有些不太对,小心翼翼的看着冯喆。
原来前面在路边搞绿化,怪不得刚才堵车了,也不知道种的都是什么花,挺好看的,随着风一阵阵的摆动,还有着一种芬芳气息四散而历久弥新。
冯喆觉得自己有些头昏脑胀。这纷纭复杂的关系,这绕来绕去的亲情。
尚静看着丢丢,过了一会,转过脸说:“额头和下巴这一块,还是像你。”
太阳下山了,天气还很热,冯喆戴着变色镜,头上顶着一顶遮阳帽到了武陵市里的一家麦当劳店,里面的人不太多,他在第一层没见到自己要找的人,上了二层,在儿童游乐区前面,看到了一个穿着裙子的女人,这个女人有着修长的背,优美的腰形,腰和臀接壤的地方像是葫芦那儿的弧度,臀很圆,能看得到光洁的脚后跟上没有一点的死皮,非常的细腻。
尚静握了一下冯喆的手,无奈的说:“也许,不告诉你是最好的,可是,要是总归一天,你要是知道的话,会不会更恨我?”
冯喆如遭雷击。
“我怎么了?我再能,还不是你徒弟。”
尚静点了一下头,看向了窗外。
衣角被风吹拂了起来,这世界此刻仿佛又剩下了自己一个人。此情此景,万千思绪,不由想起了那些年自己在这里经历的蹉跎岁月……
小女孩喝着饮料说:“妈妈不让我随便的告诉别人。”
尚静看看四周,没人注意自己两个,眼睛看看窗外,又瞧着冯喆,轻声说:“因为,丢丢是他的外孙女。”
蒋敏娜惊慌失措,对冯喆又惧又怕,冯喆说:“你去吧。这件事,暂时就这样,你一个女同志,能到今天,不容易,你要珍惜。”
“我以前很恨他,他可以说对我的母亲始乱终弃,也从来没有管过我,我从来不知道父爱是什么……可是,我毕竟是他的女儿……有些事情,经历的年月久了,就会慢http://m•hetushu•com慢的看淡……就这一次,为了我,为了丢丢,好不好?”
像是感觉到了冯喆的到来,女人转过身,冯喆看到了久违的一张脸孔:尚静。
冯喆过了好久才说:“蒋主任是什么专业毕业?”
这时在里面玩的小女孩奶声奶气的在叫妈妈妈妈,尚静答应着过去,小女孩说妈妈我要喝饮料。
电话被柴文正给接了,柴文正和冯喆说了两句闲话,而后说组织上已经和自己谈话,意向是调自己到组织部去。
怎么这么乱!
“放过赵观海。”
听了尚静的反问,冯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冯喆一听就怔了,盯着尚静看着,又看向了在无忧无虑玩着的丢丢,果然有些像自己。
“我……你……”听做女儿的说父亲自作孽,冯喆想说点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就起身过去看着丢丢,见她玩的十分开心,心中万千情愫萦绕盘旋,慨然长叹一声,转身到尚静身边,又张了张嘴,结果还是将嘴闭上了。
这次做的真好……这些年一直在做事,做的都是该做的事,可是,这些事哪些是自己想要去做的呢?
冯喆叹气说:“做什么事,不小心不行。”他说着拿出了一张那会在全武陵散发的小字报,往蒋敏娜前面一推,继续道:“说我和陈为满同志在卖老市政府的时候受贿数额巨大,卖老市政府我和陈为满同志参与了吗?说我和陈为满同志在新建开发区办公楼时接受贿赂巨大,陈为满同志不说,我参与了吗?说我们在建文化苑时接受贿赂且数额巨大,拿得出真凭实据你就直接去中纪委也行,你有吗?说我和陈为满同志在武化产权改革时接受贿赂,使国有资产严重流失,你的理论根据又是在哪呢?任人唯亲,厚此薄彼。肖宝玉同志在办公室多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当副市长是郭中州同志那会就纳入常委讨论的事情,怎么就是提拔重用亲信?说生活腐烂靡化,乱搞男女关系,和多名已婚未婚女子长期有不正当的亲密接触,还在外包养情妇,没证据信口开河?你以为自己做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说工作中搞一言堂,独断专行,目中无人,骄横跋扈,在武陵实行家长式统治,还有由此种种,这是在说谁?我?陈为满同志到底骄横跋扈在哪里了?”
赵文挂了电话,冯喆坐在车里想了想m•hetushu•com,又启动往前行驶。到了离杨凌居住的地方几十米远的时候,前面堵了车,冯喆将车停下步行。满大街的都是人,天上忽然的一声惊雷,人们都笑着叫着要下雨了狼奔豕突,瞬间竟然都没影了,孤单单的就剩下冯喆一个人。
“你说什么?驴头不对马嘴。”
“无论什么时候,认真做事,是少不了的。以你的年纪,在武陵已经是出类拔萃了,再进一步,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该踏步的时候,就要踏步。我建议,你到中央党校去学习一段时间。你要是想好了,我给你安排。”
“好,这可是你说的!杨凌这些年不结婚,还真是在等你!”
“徒儿啊,听师傅给你说,像这样的好姑娘,你打着灯笼都找不着!”
“哦,我是法律。”
“有,是他写的。在我那里……我拿过来给你。”
杨凌在门口看到了冯喆对自己痴痴的凝眸,心里先是一惊,接着一喜,然后又是满腔柔情万千,双手不由拧着衣服的一角站定对他回望。此情此景,往事依稀如昨,又是这样的一个夏季,宛如那年两人初见时的模样。一霎时与这个男子之间发生的酸甜苦辣以及种种过往骤然齐聚心头,蹙眉轻展间,继而心神激荡,终于抿着嘴对着冯喆笑了起来。
杨凌和她姨令小泉以及赵凤康是同一天回的省城,冯喆提前知道了,安排好了工作,开着车去见杨凌,快到了的时候,赵文打来了电话,冯喆急忙将车停靠在路边,按了接听键,犹豫了一下,说:“……哥……”
“……妈妈说……爱爸爸……”
柴文正的声音很高兴,那边一家子都很高兴。
尚静是赵观海的私生女。
丢丢喝完饮料又去玩了,冯喆和尚静站着看了一会,又坐下,说:“她和你长的真像。”
“……谢谢叔叔。”
“还有,她那会怀了一个孩子,是你的,不过没成,给引产了。这他妈都怪令小泉,说再也见不到你了,还说杨凌一个大姑娘挺着大肚子,要是将孩子生下来,谁养活?于是,就做掉了。可他妈的没钱,找了一个傻逼骗子医生,胎是堕了,杨凌大出血伤了身子,就是说,今后再怀不上孩子了。所以啊,你现在是想跟她在一起,这妮子也想啊,可她不想耽误你,你们在一起她不会生孩子了,你不绝后了?那她多对不起你。所以你们就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