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九炼归仙

作者:博耀
九炼归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九九归一遁

第2943章 唯有忠诚(大结局)

天下第二狗还没说完,边牧已经看到了萨摩身后那条身怀六甲,倒在地上的大狗本尊,不由地,真正地呆滞在了原地。
边牧有点傻眼地说道:“不是吧?老娘,坏处居然这么多?我靠,我得罪了那么多人,那么多狗,那还不得被人给玩死?”
包克图可比边牧正常得多。
孙豪想起边牧在身边的一些乱事,还真是不怎么好评价。
边牧汪汪大叫起来:“不是吧,沉香以后能欺负我了,坏了坏了,岂不是一辈子被他玩得死死的?”
孙豪向后扫了几眼,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招牌笑容,对九脉大弟子说道:“好了,今日,我将带着须弥凝空塔,带着边牧,顺着建木而上,想来,虚界的问题,最终,都不将是问题,你们如今修为了得,不过,希望你们切记一点,人皇与为师有大恩德,无论你们修行到怎么样的高度,都当尊重之,我去也……”
孙豪摸摸自己的鼻子,轻声说道:“要说呢,边牧真是全身缺点,不仅仅是坑蒙拐骗偷,而且贪财好色,偷奸耍滑,贱格惊天动地,这样的存在,理论上,早就应该随手抹去。”
太虚古树挺身而起,看向前方。
孙豪飞快地扫过边牧,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缓缓说道:“萨摩,边牧浑身都是缺点,想来,这其实也是你赋予它的性格,因为它本身就是不存在的,它本身就是你意志幻想出来的儿子,所以,它这样的性格,其实真正就是你宠出来的。”
遥远的虚空之上,好似传来了隐约的啸声“九九归一遁,九炼归仙去……”www.hetushu•com
边牧顿时有点慌乱,一双前腿抱住萨摩的大腿,汪汪叫了起来:“不是吧,娘亲,我这刚刚过来,还没享受到儿子待遇,你就要挂了?我这眼泪啊,汪汪直流……”
孙豪叹息一声,面对萨摩,轻声说道:“前辈,包包跟你也有一些因果。”
萨摩宠溺地看看边牧,无奈地说道:“如今,我的命运大道已经败给了沉香的因果大道,既然沉香觉得边牧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产品,那么,就随便沉香去处置吧。”
萨摩伸出爪子,轻轻抚摸着边牧的身躯,好似有些失神,半晌之后,悠悠说道:“边牧,身体实化,有好也有坏,好处就是以后你是真正存在了,坏处就是,你以后也会受伤,也会生病,甚至也会生老病死……”
一头白发,满脸褶皱的太虚爷爷大吃一惊:“贱狗又在偷鸡了?我晕,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偷鸡?”
萨摩柔声说道:“现在是孙老大更加厉害了,还有,如今你已经成为实体,我的使命也就彻底完成,为了你生活得更好,我不久之后,就会完全消失,记住为娘的话,好好活着,好好跟着沉香,还有,努力修行,争取活得更久一些。”
说完,孙豪看向边牧,朗声说道:“边牧,你纵有千般不是,纵然贱格高到惊天动地,就凭你的忠诚这一点,你就不应该是虚幻的,我现在,感知到了你身躯的存在,所以,恭喜你,你成为真实存在了。”
特奶奶的,老子边牧真的只是个幻象?不存在的幻象?
边牧一听和-图-书,得,露陷了,也忘了装乖巧,就蹲在萨摩的脚边,垂头丧气起来。
孙豪看向包克图,缓缓说道:“当日,包包你吸了当康之血,当康成为边牧之魂,而现在,当康魂成就虚界元神,而且实体化,而你,也就自然而然,成为了萨摩的孩子,当然,我们虚界所有生灵都可以说是萨摩的儿子,但你和边牧,却是最亲的。”
边牧心中汪汪大叫起来,不可能,老子不可能是虚的!报复,孙老大一定是打击报复,一定是害怕自己抖出他的黑历史,在这杀狗灭口来着呢……
萨摩也瞬间感知到了边牧的小心思,笑容依旧,宠溺依旧,不过却苦笑着对孙豪说道:“沉香,真是辛苦你了,这顽劣小子,这些年跟在你身边,想来没少给你添麻烦。”
边牧心中透凉无比。
萨摩是什么人,自然而然就知道了边牧的德行,不由有点哭笑不得地对孙豪说道:“不好意思,我希望它能活得自由一些,随心顺意一些,万万没想到,它搞成了这个德行。”
尾记:
孙豪对他点点头,身躯向上,长啸声中,揉升而去。
边牧一呆,看看萨摩,居然看到了萨摩眼中的眼泪。
孙豪冲边牧眨眨眼,继续说道:“不过呢,边牧这贱狗,千般不是,唯独有一个优点,忠诚,萨摩,你怎么会给这么一只坏蛋到了极点的狗狗,这么个优点呢?”
还跟着一身大婶打扮的小火,一手提溜着边牧的耳朵。
奶娃大声喊道:“天塌了,天塌了,太虚爷爷,天塌了,太虚爷爷,你种的树,顶破天了hetushu.com……”
再看看孙豪,边牧突然嚎啕大哭:“孙老大,你真是太感人了,边牧喜欢死你了……”
娃娃奶声奶气地问道:“狗狗偷鸡还选时候吗?还有,为嘛我娘让我叫狗狗小叔?还有,为嘛小叔能说话?还有,为嘛沉香伯伯最近总喜欢爬树?还有,为嘛……”
“太虚爷爷,太虚爷爷”,一粉雕玉琢的娃娃从远处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狗狗偷了小火大婶的鸡,如今正被小火大婶追得满山跑……”
正挽住了海神的包包不由一呆。
心胆俱碎,看着孙豪,边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话说,狗狗感觉很不好,有着一种被人戳穿,被人不喜的挫败感。
边牧汪汪大叫起来:“孙老大,我叫你一声老大,你就可以信口开河吗?什么叫我是不存在的?我可是娘亲身怀六甲生出来的,天下第二……”
片刻之后,摸着它说道:“傻孩子,整个虚界,除了沉香,你最大,除了沉香,以后谁能欺负你?”
(全书完)
孙豪话一说完,包克图顿时十分明了地,拉着海神盈盈拜倒在了萨摩的面前。
边牧从善如流:“好吧,那我先感谢他一会,悄悄问个问题,娘亲,你和孙老大谁更加厉害?”
目不暇接的变故,让太虚古树感到莫名其妙,在边上大声叫到:“喂,喂,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故事,什么因果?”
萨摩摸摸它的脑袋:“你应该感谢沉香,不然你一辈子都只会是虚的。”
萨摩也愣了愣,看向孙豪,再看向包克图,微微感知一下,再看看海神,突然和图书间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说怎么这丫头最后的命运会是我的丫鬟,原来如此,命运大道,真是神奇,多谢沉香点化,我却是死而无憾了。”
孙豪心中却苦笑不得地感知到,贱狗此时此刻,心中正在想到:“哇塞,又看到厉害到没边的便宜老娘了,这回不知能不能搞到一两项特别强悍的狗狗神通了……”
边牧汪汪大叫起来:“污蔑,你这是污蔑,你这是破坏我光辉伟大的形象。”
孙豪微笑着说道:“以前,边牧的奇特,就在于它是你幻象出来的,带着你决断的,不存在的命运,所以,谁都伤害不了边牧,可以说,某种意义上来说,边牧就是一个特别失败的存在,你赋予了它太随意任性的性格,所以,其实这边牧,最终适合无声无息,消失无踪。”
包克图看到了萨摩边上的海神,叫了声小海,自然向海神走去,嘴里没好气地说道:“你怎么不说,贱狗边牧坑蒙拐骗偷,样样在行,贱格无比呢?”
边牧心中就想了,原来不是便宜娘亲,而是亲娘,不对不对,这太不对了,包包这家伙岂不是变成了自己的哥哥,老子以后岂不是不能欺负他了,岂不是不能偷看他和小海嘿咻了,这不是个事啊……
太虚爷爷一手捂住自己的额头,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奶娃娃的十万个为什么。
说完,纵身一跃,右手一举,出现须弥凝空塔,金光闪烁,把除了九脉大弟子和太虚之外的其他人等统统收进塔内,大步横空,纵身一跃,落在了大树粗壮的树干上。
萨摩相当无语。和图书
九脉大弟子齐齐单膝跪空,高声说道:“恭送师尊,恭送师尊……”
萨摩的脸上露出宠溺的表情。
萨摩微微一呆,接着微笑起来:“忠诚,就是狗的本性。”
包克图身边,海神飞身而来,抱起了奶娃,跟太虚一起,站在了孙豪身后。
边牧抱住了萨摩的大腿,包克图带着媳妇给萨摩磕头。孙豪和萨摩相视而笑。
边牧已经蹭着萨摩的大腿,汪汪大叫起来:“娘亲,娘亲,你这就错了,这么多年来,边牧我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很多次都是我,帮了孙老大天大的大忙,孙老大每每有搞不定的问题,都会请叫我神狗边牧……”
太虚紧跟其后,站在了孙豪的身边。
萨摩呆了呆。
此时此刻,它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天地之间,突然轰地一震,紧接着,天空一片红霞,七色霞光冲天而起,那霞光之中,一棵大树摇曳升空,其上,百鸟飞舞,仙乐齐鸣,好似有一条通天大道,从天空之上低垂了下来,直达这个小山村。
孙豪感叹一声:“原来如此!”
边牧张大了嘴,看着孙豪,心中百味杂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又好似有放荡不羁的声音在说:“我都进塔了,成了塔的元神,他们日后飞升,是破塔呢?还是破虚?话说,孙老大,我这条小命就握在你手上了,打破什么都可以,可千万别打破了宝塔……”
这幅画面,好似就此定格,但也没人给太虚古树任何解释。
孙豪大踏步而来,他的身后,跟着轩辕小龙、向大宇、夏川、易路灯火等九脉大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