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恐怖广播

作者:纯洁滴小龙
恐怖广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宣战!

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是节目主持人(全书终)

原本凌乱不堪的农村白事儿音乐队在胖子的调教下却显得井然有序,大家一起跟随着调子的节奏做着自己的事情,各司其职,流露出一种肃穆庄严的感觉,俨然交响乐团既视感!
很快,颖莹儿等到了出租车,她没有先回自己的住所,而是先回到了那栋以前自己上班的大厦。
“你以前开诊所的吧,我们公司就在你楼上,是一家游戏公司。”男子提醒道。
十年前,有人做过统计,广播的三大收听用户:学生、民工、司机。
“对了,八一哥,你待会儿去看热闹不?”
手机的广播声音在此时出现了一些杂音,似乎是信号出了一些问题,但很快就恢复正常,不过音调在此时却发生了改变:
一个男子开车一辆车过来,按了一下喇叭。
刚下了长途飞机,人很累,
欢迎收听《恐怖广播》节目,
“谢谢馆长,那能给哥几个加点奖金么?”
冰冷的城市,也是冰冷的夜,
他就真的没有再和自己联系过,
“放心吧,这是肯定的,这是我们殡仪馆最近主打的项目,我们中国人,还是需要弘扬我们自己的文化,丧葬文化,其实也是属于我们传统文化的一种。”
“啪啪啪啪!!!!!!”
侧耳听……”
殡仪馆馆长很是欣慰地对身边的一位穿着西装的中年人道:“赵先生,这个还满意吧?”
这么久了,
但颖莹儿还是坚持继续将这里打扫干净。
“他回来了么?”
“没啥,没啥,回来了就好,和_图_书回来了就好,日子,还可以继续过下去。”
“然。”和尚回应道。
学业已经结束,她刚刚从美国回来,回到了魔都。
四周传来了一阵掌声。
然后其身后所有跟着他的动作整齐一拜:
但生活,重要的还是人民币,其余的,无所谓了。
……
“好,停!”
好了,
“哦,没回来啊。”男子摇摇头,“他如果回来了的话,通知我一下。”
小年轻只顾着自己说着,丝毫没注意旁边他的八一哥整张脸都吓得变形了。
颖莹儿拿出手机,打开了一个广播电台APP。
“听说今儿送来一具黑人的尸体,下午要火化,其他人火化咱也见得多了,我还真想去看看黑人火化后骨灰是啥子颜色。”
“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改明儿咱再鼓捣出一个八仙过海阵,彻底亮瞎他们的狗眼。”胖子显得很是随意,的确,比起自己以前动辄移山填海的阵法,眼下只不过指挥百十来号人装个花架子,确实上不得什么台面。
“大师,辛苦了。”
“阿弥陀佛,谢谢诸位施主,只是今日的活,还没做完。”
“呜呜呜!呜呜呜!”
一个男子站在了颖莹儿身后。
“对,就是他。”男子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吐了出来,“虽然魔都的空气没加利福尼亚好,但回到这里,我才感觉自己的人生重新拥有了动力。”
“什么?”颖莹儿有些不能理解。
愿你安好。
他很用心,因为这是他的事业,也是他的生www.hetushu•com活,
颖莹儿找出里间的清洁用品开始打扫起来,
春风和煦,浦东国际机场航站楼下,有不少等出租车的旅客。
请大家,
“嗯。”
胖子上蹿下跳,指挥着每一个细节,
永远在我心里,
我希望,
接下来就是今天的故事,
手中拿着的明明是矿泉水,却喝出了酒的感觉。
“明白了,大师,我懂了。”
人群中,有着不少达官显要,但是他们在七律的带领下依旧继续做着手头上的工作,对于他们来说,金钱和其余的享受,反而有些看淡了,如何积德给子孙后代祈福反而才是他们关切的重点。
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先回到这里看一看。
和尚穿着长袍,手里拿着铲子还在铲土,在其身后,是一群西装革履的中年人。
“恭送赵老先生位列仙班!”
“不用麻烦了,我有朋友来接我。”颖莹儿回绝了。
“你这是要回去么?”男子问道,“一起吧,这里不是很方便叫车,我老板去开车了。”
我有名字,我的名字叫苏白;
“我还有孙子呢,我这次回来,就是专门来带孙子的。”
“嗯,明天了。”老消防员回答道。
“那你今天还出来上班,唉,算了,节哀吧,也对,人忙着的时候,就没功夫瞎想了。”
“你好,还认识我么?”
办公室还没转租出去,当初颖莹儿已经将这里还给苏白了,但好像是某个人给这里延租了五年,所以这里依旧保持原样。
楼道口有和*图*书一位年老的消防员正在检查着大楼的消防设备,当颖莹儿走过来时,消防员对颖莹儿微微一笑,颖莹儿也同样报以微笑。
“李哥,你家公子是明天出殡么?”一名同行在旁边问道。
胖子手里举着一个小旗,身穿着暗黄色的道袍,指挥着自己面前的一帮同样身穿道袍的年轻男女。
因为她担心,不知道何时,那个男人就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不想让她看见自己颓废和丑的一面。
“哦,记起来了,你好。”
现如今,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变成了两大类:司机和寂寞的人。
“积德得躬行。”和尚回答道。
胖子也像是变戏法一样从兜里取出一道令牌,
是节目主持人,
他还是老样子,需要时,才会想到自己,自己也还是老样子,每次他需要自己时,自己都无法控制地贴上去。
颖莹儿回过身,看见一名身穿着酒红色西装的男子,男子衣服严谨,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节都做到了一丝不苟,最重要的,他应该是和自己一起坐同一架飞机回来的,坐了这么久的飞机还能保持着绝对的精致,足以可见对方在这种细节上的执着。
“八一哥,你可真厉害,这可比咱们以前在农村到处跑白事儿赚的多多了。”一个年轻人凑到胖子面前拍马屁。
“对,对的,我相信我父亲在天之灵也会安息的。”
殡仪馆馆长示意下面的副馆长去签单子,自己则是走到那边正在喝水休息的胖子身边,伸手在胖子肩膀上拍hetushu.com了拍,
我……
“八一啊,你做得很好。”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法律允许同性结婚——小龙按)
有些累,也有些迷茫。
“咚咚咚咚咚!!!!”
颖莹儿比起半年前瘦削了一些,她的身材原本稍微带着一点恰到好处的丰腴,而现在,却显得有些羸弱。
……
“我和他,关系还可以。”男子解释道。
这个队伍,就是他的全部。
“祝你工作顺利。”
大鼓声急促起来,最后来个急停。
“来,一起走一个!”
“没问题,每接一个单,我都给你们发一次奖金,说到做到!”
“亲爱的听众朋友们,你们好。
我,
男子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纸,写上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没有直接要微信或者其他联系方式也是一种尊重。
这一忙,就忙到了晚上。
有人拿木剑,有人拿锣,有人吹唢呐,有人敲鼓,有人蹦跳念咒,
馆长又勉励了一下众人,这才离开。
“咚咚咚!咚咚咚!”
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整齐地站好,然后每个人都快速地从袖口中取出一道长牌子,类似古代大臣上朝时手里拿着的那个。
他说过,那次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
“是苏白么?”颖莹儿问道。
这是每个女人都共有的通性吧,女为悦己者容,谁都逃不掉。
“大师,咱这样就算积德了?”
斜靠在窗台边,颖莹儿的秀发披散下来,搭在肩膀上。
“你最近也没休假旅游啊?”
……
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下方的霓http://m.hetushu.com虹闪烁。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谈不上谁吃亏谁不负责任。
(全书完)
这首歌,是后弦的《爱妃》,
“满意,很满意,出殡的那天希望就是这种效果。”
“什么热闹?咱这里是殡仪馆,死人的热闹有什么好看的?”
“再见。”
大家可以关注我们《恐怖广播》的公众微信号,搜索添加‘kongbu66’即可,我们还有更多的故事会在那里和大家分享下去。
她能在我不在她身边时,依旧可以开心,可以继续幸福地生活下去。
爱她,就给她最美的星辰和十二个小时,
“我老板来接我了,那么,再见了。”
胖子横举手中的旗子,示意大家停止。
“你好,真的有些不认识。”颖莹儿回应道。
“大师,今晚去我家用膳吧。”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两个男人这种动作,颖莹儿心里居然略微地泛起些许酸意。
“你也一样。”
仿佛真的跳入了人海之中,不觅踪迹。
“大师,去我家吧。”
对于她来说,生活无论如何都有要继续下去,她不允许自己有丝毫的懈怠,每时每刻,她都需要最为精致地去生活。
那一晚,
在这里,我要先给一个女生点一首歌,作为我送给她的礼物,我知道,她刚结束在国外的学业回来,现在一个人肯定很孤单。
男子上了车,车上,他和自己的老板有说有笑,还亲自伸手帮老板整理了一下领带。
“那我明日给这村子多捐点钱,找个工程队把这条山路重新翻修一样,也算积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