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01章 我还是我

“你这是发烧了吧?还真是!赶紧拿着东西走,我送你去医院。你可能是淋雨了,看样子还受伤了,耳朵上这是让什么东西划了一下,都出血了。也别弄创可贴了,到医院一起处理吧。我再和你强调一遍啊,上班时间不许钓鱼,就算钓,也得先经过我批准。下次你再偷偷溜出去,我就算你旷工!”
“咱这儿有野兽吗?我怎么不记得了……脑子里想不起来了。您有镜子没有,我得照照!”洪涛一听吴导的话,立马也不淡定了,如果真是让动物咬了,那就得赶紧去打破伤风针,谁知道动物嘴里带着什么病菌啊。
至于他上班的这个单位,还是个半保密的单位,就简称为卫星公司吧。它隶属于航天部,但不是直属部门,有点三产公司的意思,主要工作就是运营一个地面卫星站。具体说就是利用一颗租用亚太卫星公司的卫星频道,转发央视和地方卫视的几套上星节目,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央视四套节目,它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向全球转播的。这些转发任务没啥经济效益,纯属政治任务。另外就是帮助一些股票交易所上传实时的股票数据,这部分算是经济效益最大的一块,整个公司的收益有三分之一来自这方面,但它所占用的带宽只有租用转发器带宽的不到十分之一。
“完了,晕、晕了……千万别用三无产品,小便宜贪不得啊!!!”可是全身检查还没结束,洪涛的状态就开始不对了,眼前的光亮越来越少,身体就像被抽空了,一阵阵的头晕如潮水般袭来,就算把舌尖咬破也挡不住那种灵魂出窍般的感觉hetushu.com。此时洪涛就是手里没有纸笔,否则他真想把这句话写下来作为自己的临终遗言,以警示后人。一定要注重产品质量,更不能贪便宜去买三无产品,一遭拥有、终身后悔!
这种身份性质并不影响他的工资收入,只是在地位上略有亲疏。除了他和另外二个人之外,单位里的其他人都住在旧宫的航天部二院宿舍区,上下班一起坐班车走,很多人家里上一辈就是老航天,算是家传的工作了,互相之间的关系和洪涛这种半道出家的肯定不一样。
别看这个小伙子刚来单位才半年多时间,但是他的酒品单位里是尽人皆知,每次过年过节聚餐时,他百分百是折腾得最欢的那个,还是坏水冒的最多的那个,总是弄出各种各样的花招想方设法灌别人喝酒。可惜除了开头两次得逞之外,其余的时候都是别人还没倒呢他先倒了,而且一旦喝倒了就有很大几率进入一种失去记忆的状态中去,北京人管这种状态叫断片。看来他昨天晚上就是断片了,失去了那时候的一部分记忆,所以问啥啥说不清。
意义肯定是有的,人家发展这套系统的初衷也不是让大家去看电视剧和电影用的,那能有个屁的经济效益啊,就算你看爽了,还能多买一张公交车票?这套移动卫星接收系统是用来专门播放广告的,中间穿插可能会播一些热门电影、电视剧的片段,那也不是白播,是给这些电影、电视剧打广告呢,看是白看,但播出是要收费的。
“我去钓鱼了?”洪涛的脑子有点迷糊,他印象中自己正搂着www.hetushu.com一个古装美女不知道干啥呢,怎么突然就回到单位了呢。而且脑子里到现在还有个模模糊糊的印象,那个美女叫江竹意,她还咬了自己耳朵一下,这么真实的感觉难道就只是梦?
别人喜欢高工资、高身份、高福利,觉得这样的工作说出去别人都得羡慕三分。他则不以为然,他也喜欢高工资,但更喜欢高自由度;他也喜欢身份高,但更不愿意欺上瞒下;他也喜欢高福利,但不想整天在单位里拿着一份报纸混日子,时不时还得算计算计别人。这样的工作不管待遇多好,只要不是钱随便花、美女随便睡,他就坚决不愿意干,但凡还有口饭吃,就坚决不干!
“小洪!小洪!醒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急促的喊声在耳边响起。声音听着有那么点熟悉,但又想不起是谁。
“你丫不就是个公务员嘛,上次劈我的时候就用那么粗的闪电,这次还变本加厉了,这尼玛就是公报私仇!”洪涛又活了,一睁眼都不用看自己周围的环境,就知道自己这次穿越又成功了。这种活儿对他来讲已经算是熟练工种,浑身那种大病初愈的感觉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啦。
“哎呦喂,还真是不小哪,我怎么看着像被什么东西咬的呢?你碰上野兽啦!”吴导低下头,把洪涛的脑袋向一边扭了扭,让耳朵露出来仔细一看,不由得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从前面看只是看到两道小豁口,翻到耳朵背面才发现,伤势远不止两个豁口那么简单,洪涛整个耳朵的下半部呈现出半圈牙印,最厉害的地方已经把和图书耳垂咬透了。
洪涛在这家不大的公司里算是个新来乍到的新兵,而且和单位里的其他同事性质都不同。人家大部分都是隶属于航天部的正式职工,他则是社会招聘来的聘用制职工,虽然未来也说是可以变成航天部的正式编制,但目前还算是个外人。
可能有人要问,谁挤公交车的时候还有心情看电视啊?再说了,坐公交车又不是一坐两小时,不管是电视剧还是电影,上车的时候看不到开头,下车的时候看不到结尾,有意义吗?
那个叫吴导的中年人对洪涛的状态不太吃惊,这个年轻人刚来单位半年多,工作干得不错,人缘也处的很好,比很多干了好几年的老员工还混得开。可就是太自由散漫,上着半截班就敢溜出去钓鱼。这种事儿以前也发生过,不过都没这一次后果严重,一出去就是一宿,把工作都扔给了自己不说,还弄了一身病回来。作为运营站的主管领导,他此时不能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洪涛的行为已经危害到了自身安全,如果他真在工作岗位上出了事儿,自己是要负很大责任的,必须得严厉警告一番。
“吴导?”洪涛觉得自己的眼皮很重,浑身酸疼,使了半天力气终于睁开了一只眼,然后就看到了一张胖乎乎的脸,不光熟悉,还认识。
“嘶……肉都翻出来了吧?您帮我看看,口子大不大?”一听自己的主管领导急眼了,洪涛也顾不上再去想什么梦中人的事情,一边从躺椅上爬下来,一边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右耳朵。这一摸不要紧,刚才还没觉出什么异常的耳朵立马就火辣辣的疼了起来,m•hetushu.com好像根本不是划了一道小口子那么简单,是个大豁口!
这两种可能性洪涛根本就没琢磨过,也不指望,他属于那种胸无大志、得过且过的人。也不能完全这么说,他不是得过且过的混日子,他是比较各色,喜欢的东西和关注的事情与别人不太一样。
“废话!不是我还能是谁啊!我早就和你说过,别跑那么老远去钓鱼,就算去也多穿点。你看,着凉了吧!赶紧着,收拾收拾下山,要是太难受我就先送你去医院。”眼前的人一看洪涛醒了,脸上些许的担忧神色就一扫而光,换上了一副不太耐烦的表情,一边伸手拉着洪涛的胳膊往起拽,一边埋怨着。
洪涛没啥可收拾的,他的渔具全放在自己的更衣柜里,通常都不带走,这一套家伙事儿就是放在站上准备随时溜出去钓鱼用的,家里还有另外一套更好的。现在只需要把自己床铺上的铺盖卷好,连同洗漱用品塞进另一个被自己占用的空闲更衣柜里,也就没啥可拿的了。他不像其他人一样喜欢背着个包,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不是特别必要的话他都喜欢空着双手。
“哎呦……我的头啊……这不会是后遗症吧!”不过这次和以前好像有点不太一样,副作用多了一些。这倒也说得过去,谁让自己使用的是低档次的穿越名额呢,还是通过忽悠和贿赂私下换来的。给自己这两个名额的那位不是说了嘛,这玩意属于山寨三无产品,不光得不到天庭系统的全面系统支持,出了质量问题之后厂家还概不负责,更没有售后服务一说,连退货都不成。洪涛倒不是对产品性能有啥异议,好歹http://www.hetushu.com也穿过来了,身上好像也没少啥零件,这就已经很不错了,免费来一次主动穿越,绝大多数人求都求不到,还能奢求啥呢?
另外这家卫星公司还和俄罗斯的几个相关单位联合开发一种叫做平板天线的小型民用天线,计划是用在公交车和列车上。如果研发成功了,以后全国的公交车顶上只需要贴一个地砖大小的金属网状天线,不用架设体积大、指向性强、稳定性差的锅状卫星接收天线,就能接收到卫星信号。这样一来,公交车上也就有实时电视信号了。
不过洪涛对这些东西倒是没有什么过多的关注,他刚大学毕业一年多,父母也出了意外不在了,家里也没有兄弟姐妹,百分百属于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类型的。而且他家里也有房子,不发愁结婚时没房子找不到媳妇。再说了,就算马上给他一个航天部正式员工的身份,他也没指望能在短期内分上房子。大部委的福利待遇好是不假,但也没好到挨着人头分房子的地步。想要房子你得按资排辈的等着,除非你老爹的职务后面带个长字,或者你能抱住条粗腿,坐火箭一般升上去。
“……你又喝酒了吧?还没少喝!我说你是真不让人省心啊,大半夜的一个人去水库边上钓鱼,还喝酒。你不知道自己一喝多了就断片的毛病?这要是轱辘到水里去,死了都没人知道!照什么照,你又不是医生,赶紧收拾东西,接站的马上就来,一起去医院找医生看吧!”借着靠近洪涛耳朵观察伤情的机会,吴导用力抽了抽鼻子,算是全明白了。这个平时比猴都机灵的小伙子为啥突然变得迷迷糊糊的,这是喝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