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03章 我是调音师!

但是这种工程不是月月有,赶上一个一般就干半个月到一个多月左右,特别大的能干三个来月,剩下的时间自己该去干嘛呢?而且这种盯施工现场的工作非常累,还特别脏,责任还很大。有一个地方疏忽了,很可能就得返工,那就意味着钱要受损失了。所以干了一段时间之后,洪涛又不太感兴趣了,说起来就是他的新鲜劲儿过了。
洪涛有个屁的从业经历,第一次报名就被人家劝退了。但他不死心,不是要从业证明吗?得嘞,找小舅舅刻个萝卜章,再找一张有新闻电影制片厂抬头的信函纸,伪造一个呗。这点事儿对于小舅舅那帮人来说根本不是事儿,要是能免除刑事责任,他们连中央军委的红头文件都能造出来,这就叫干一行爱一行,基本功嘛,没有这两手还谈什么走南闯北祖国山河一顿骗啊。
你想啊,来报名考试的都是单位里上班的职工,有些都四五十岁了,文化局出题的同志充分考虑到了这些人的实际难处,除了上课所需的必要基础知识之外,并没出太难的题目。就这样,还有九十多人考试不及格呢,临时加了一次补考,照样有七www•hetushu.com十多人依旧不及格。
试问你干啥行业能混到全国前二十名?不得累吐血?咱一边上大学一边培训,大学还没毕业呢就拿到了这个荣誉,气人不?最气人的培训地点就在他家附近,别人都是吃完了中午饭顶着大太阳或者刺骨的寒风,抢孝帽儿一样赶来的,他则是午睡一下之后,穿着趿拉板摇摇晃晃的就进屋了。用一句话总结,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那些在单位里上班的正式工,下了班还要回家做饭照顾孩子,哪儿有功夫来背书考试啊。而且他们也不在乎这个所谓的职业资格证书,在他们眼里正式工就是一辈子的工作,谁敢不让自己干了就和谁玩命。考不及格就不及格了,老子还不想来上课呢!
洪涛的笔试成绩非常好,在一百二十多名考生里名列第二,光荣的被录取了,学期一年半,每周三次半天课。之所以能考这么好,并不是他真的知识丰富,而是考题太简单了。
招聘会洪涛没去,那地方根本也没符合他要求的工作可找。报纸上的招聘广告倒是看了看,基本都没合适的。他看上眼的工作人家看不上他,和-图-书人家看上他的他又看不上人家。最终还是一位调音师同学给他介绍了一个单位,就是目前这个卫星公司。
但是洪涛这颗贼心一直没变,一直都惦记着这件事儿,只要看到这方面的书籍就买回来看看。皇天不负有心人啊,或者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就在他上大一的时候,终于在一本无线电杂志上看到了一则招生启事。京都文化局要开办第一期专业舞台灯光音响培训班,目的是为了配合即将开始的职业资格考核。当时从事这种工作的人员大多挂着电工的头衔,技术水平也是参差不齐,办这种半脱产培训班的目的就是针对这些专业单位从业人员的。
从大四开始,他就已经开始跟着两个调音师同学去外面揽私活了,人家两个都是电影制片厂的职工,有条件也有本事去承揽一些饭店、歌厅、会议室的音响灯光工程,还有门路有资金从南方买来一些走私的外国灯光音响设备。他是啥都没有,就是有时间有精力,于是他就成了工程现场副指挥,利用他的专业知识来指挥工人按照图纸去安装各种基础线路、协调甲方对现场声学环境m.hetushu.com进行改装,工程完工之后还得负责后期维护和尾款的结清,然后才能拿到一份不菲的辛苦钱。
除了培训过程无比顺利之外,他在这里还有很多额外的收获,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结识了一大批同学。这些人都是各个演艺单位、文化部门的员工。别看他们现在只是个普通职工,过不了几年,这些人里就会冒出好多本行业中的大拿来,无论是在专业音响领域还是在演艺公司圈子里,都属于头一批下海并且混得风生水起的一群人。毕竟他们是职业资格的头一批,这个无形的优势太大了。别小看这张资格证书,在当时有几年时间里,这玩意就是一种身份、能力、信誉的象征。
而洪涛在这一群人里是最小的、同时他也最活跃,和每个人之间都没有利益冲突,更谈不上同行是冤家,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人家同行。这样一来,他和这些大哥哥、大姐姐、甚至大叔就成了同班同学,一年半的交往不能说长却也不短;感情谈不上深厚但也有点情谊。也就是这些人在他今后的几年里,给他提供了很多帮助,不管是在经济上还是事业上,走到哪儿一说我是谁和图书谁谁的同学,对方除了一脸惊愕之外,多少也得买点面子。
如果他不是那两位调音师的同班同学,人家根本不可能相信他有这个能力,但现在你想不让人家信都不成了,你肚子里有啥货色,能力如何,人家心知肚明,毕竟是一起上过学的,洪涛的考试成绩还比他们俩强呢。这时候你不答应帮忙才是装孙子得罪人,这也就是圈子的重要性。圈子选对了、能力达到了,不是你去忙着挣钱,而是钱忙着找你,不挣都挨骂。
于是乎,这个全北京乃至全国的第一期调音师和舞台灯光师职业资格培训班里,就剩下了不到五十人,准确的说是四十七人,连同洪涛这个假冒伪劣分子在内。
当时招生的文化局工作人员也是脑子里缺根弦儿,就洪涛这个德性,像一九六五年出生的吗?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关心你是谁,只要有盖了大红章的单位证明一律给你报名。反正交完报名费之后,还得进行统一的文化知识和无线电原理考试,他们也没想到有人愿意花钱费力的来学这个在当时算偏门的玩意。
洪涛是个闲不住的人,你让他天天上班挣钱奔命他不乐意,你让他天天休息他也不和-图-书乐意,贱人就是矫情嘛。闲了两个多月,他又琢磨是不是该去找个班上了,做买卖的事情他从来没考虑过,当时那个年代,做买卖的风气也不是太浓郁,他也不想去受那个累。找个不太忙、离家近、空闲多的工作才是最符合他目前意愿的。
而最终领到了毕业证的人数只有三分之二不到,也就是说第一批被国家劳动部、文化部认定的调音师、灯光师的人数只有二十多位,洪涛就是其中之一,还是毕业成绩很不错的之一。这也是洪涛一辈子的骄傲,不管怎么说,咱弄了一个全国前二十名。
而且通过这两年的努力,能盯工程现场的人也不缺了,那两位调音师也从单位停薪留职开办了自己的小公司,并且培养出来几个徒弟,根本也没指望能用洪涛一辈子。倒不是人家两个要抛弃洪涛,事先人家也征求了洪涛的意见,问他愿意不愿意入股一起干,洪涛的回答是不。让他玩票可以,伙在一起做买卖坚决不成。现在他等于是拿钱帮忙,一旦入股了那就得拼命干啊,这和他的人生理念有很大冲突。于是他又成了编外人员,人家活儿忙的时候找他临时帮忙,不忙的时候他就完全失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