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06章 祸害活千年

一般来讲,洪涛每次都能带回来几条鱼,谁愿意要给谁,没人要就拿到军营的伙房里去给那些站岗的士兵们打打牙祭。有时候运气好还能带回来几十条二三斤往上的草鱼、鲤鱼,那炊事班里可就热闹了,连长指导员还会邀请洪涛一起喝点。几次之后这些当兵的也摸到了洪涛的规律,每次到他上站值班的时候都提前准备好炊具和作料,多多少少也能有几条鱼吃。
洪涛这么做倒不是想浑水摸鱼,只是想让自己在单位里过得更舒服一点。有这些传言在前面挡着,就算有人看自己不顺眼,也会多少有点顾忌,不敢过于干涉自己的所作所为。而这种事情是相辅相成的,他们越不敢干涉,自己就越自由;自己越自由,他们就越觉得自己有恃无恐。时间一长,自己的行为就成为一种惯例了,大家都会觉得很正常,就算有人想管,难度也会增大。
对于领导的这种认知,运营部里的员工们都装聋作哑不吱声。他们搞不清这个新来的小伙子到底和领导是什么关系,不敢随便扎针。要说洪涛和领导没关系,谁信啊!没关系敢这么大胆子?几乎快把工作纪律都破坏光了,结果还www.hetushu.com没人管。不光不管还经常把表扬的话挂在嘴上,这不是明摆着是在告诉大家,这个小伙子是领导的自己人,说不定还是领导的领导弄来的人呢。
不过洪涛给单位里同事带来的也不都是负面影响,准确的说他对同事的帮助还很大,最主要的体现就是替班。运营部里这些同事最小的都快四十了,全是有家有业的人,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谁在过节那天赶上值班谁就得一脑门子官司。这一走就是整整两天不能回家啊,家里来个亲朋好友啥的都见不到面儿,等下班回去了,这个节最重要、最热闹的时期基本也就过去了。
更邪乎的是还有同事推测出来洪涛是军工口或者总参的关系,依据就是他在很短时间内就和当地驻军打成了一片,还和其它几个卫星地面站的人交往甚密。这些人可都不属于航天部系统,大多属于军工口和总参管辖,没有这两方面的关系,人家根本就不买账。就算吴导这个老航天去找人家商量点事儿,也得事先打电话通报一声,否则连门儿都进不去。可洪涛没事儿就在几个地面站之间来回跑,和进自己家一hetushu.com样。
知道的他来这里有的是可玩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多热爱本职工作呢,公司里那些不需要上站值班的领导就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每次上站之前和下站之后都要先去公司领取交还工作日志副本,像他这种早来晚走、对工作如此热衷的人,真是独一份,就算没有先进工作者可以评选,在领导眼中洪涛也是个好同志、好员工。
所以洪涛虽然只来了半年多,但是在这个远离市区的卫星基地里人缘儿非常好,几乎每个院子里都有他的老熟人,一点不枯燥。每次上站值班别人都是来应付工作的,个个愁眉苦脸,只有他是精神焕发,就和来度假一样,积极性极高,保证不迟到,早来一小时都算路上堵车,要是他的搭档家里没啥事儿,午饭前他就能赶到这里,还省一顿午饭钱。
有这么一个活宝在,军官有野味吃,士兵有鲜鱼吃,篮球、羽毛球、乒乓球全能玩,下棋打牌也不含糊,喝酒抽烟样样精通,谁会限制他呢?限制他就是变相的限制自己啊。
这样做的副作用就是洪涛和这些士兵们的关系很好,别人不能半夜出入基地,他成!别人不能到几个互不hetushu•com统属的院子里乱转,要凭工作证出入,他却可以到处溜达,那些鱼就是他的通行证!别人进入的车辆还得检查,很多东西是不能带进基地的,但他没事儿,气枪都让他给带进来了。
于是他就成了运营部里的一个宝贝疙瘩,谁都可以找他换班,躲过过节这两天的值班任务,好好在家里过个节。而洪涛就一个人和一位公司领导上站值班去,人家几位领导每人待个半天一天的就走,他有时候连着两三个班次都不下站。当然了,这种待遇不可能每个人都分到,平时谁和他关系好谁就占便宜,关系不好的,对不起,不是不帮您,是我先答应别人了,要不您找他说说去?
这么做本来是洪涛的一种个人选择,但是在单位领导眼中,洪涛简直就是具有大无畏牺牲精神的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作为一个年轻人能放弃大部分个人生活时间一心一意为了单位付出,这种人随着改革开放的程度加深,基本已经就灭绝了,但是现在全部体现在了洪涛身上,他就是个大熊猫,必须鼓励、表彰。
面对吴导的变相纵容,洪涛也就变本加厉了起来,上班没三个月,春天刚到,他就把渔和-图-书具背上了山,利用上班时间开始绑钩捋线,准备大干一场。这座山离青龙湖不远,开车绕个圈就到湖边了。不是两个人一起值班吗,洪涛已经和自己的搭档讲好了,头二十个小时他爱干啥干啥,全由自己盯着。后面这十多个小时就得他自己盯着了,也别管自己去干啥。他能干啥啊,带着渔具开车下山到青龙湖钓鱼去呗,整整钓大半宿,还带着睡袋,连睡觉带钓鱼两不耽误,第二天午饭之前准时返回,吃完了午饭收拾收拾就下山。
不过这种传言洪涛也感觉出来了,他多贼啊,虽然不擅长这种钻营,但是观察能力一点不弱。面对同事们的这些误会,他是三缄其口,就是不吱声解释。不光不解释,有时候一些同事会借着吃饭喝酒聊天的机会从侧面探听他的来历,试图找出蛛丝马迹,每当这个时候他就用微笑来回答对方,打着哈哈装没听懂。越是这样就越让人觉得明白了什么,然后就更相信原来的判断了。
世界上的事儿啊,就是这么怪,尤其是在这种庞大的机构里,人人都以为自己啥都知道,其实人人都逃不出一种僵化的思维模式。碰上他们觉得不正常的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hetushu•com后面有特权作祟,有关系撑腰。这也不能怪他们思想龌龊,事实上大部分事情确实也是如此。当然了,洪涛例外,他这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误打误撞碰上了。
这座小山除了山顶是个基地之外,从山脚到山腰都被封锁了,没人打扰动物就多。一到凌晨就有野鸡和野兔,还有野鸽子在山顶出没。洪涛这个动物杀手哪儿能放过它们呢,一个人值班的时候趴在窗户上就能有所收获,赶上阴天下雨无法下山钓鱼,就拎着一把气枪满山转悠。打到的猎物照例还是拿到山下军营里喂了肚子。
这时候洪涛的好处就凸显出来了!他孤身一个人,家里没任何负担,而且最讨厌过个各种节日,因为一过节大家的节奏就全乱了,都回家陪家人孩子去了,他能找到的玩伴基本就没了。而且节日的气氛也容易让他想起故去的父母,很容易顾影自怜。
运营部里的每个人几乎都轮到过这种好处,俗话讲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在大家看来,他们这是占了洪涛便宜了,是个大人情,先不说如何还这个人情吧,至少在没有什么利益冲突的时候不会故意去为难洪涛,这也是洪涛在站上为所欲为而没人给他告黑状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