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08章 铩羽而归

“嘿嘿嘿……我也不占您的便宜,扎金花的时候一看到我舔嘴唇就别跟了,不是豹子就是同花顺。要是玩麻将也同样,看到我舔嘴唇就是上停了,您要是还没上停或者胡牌太小,干脆就拆开打熟张,让他们点炮,咋样?”一听吴导有向着自己的意思,洪涛也不含糊,他决定这次不多赢吴导的钱了,主要目标改成其他人。
“这不,都在这儿了,八百多,够了吧?其实您也是多余操心,我一般就带二百块钱,回家的时候保证凑个整数,说不定还能超额,应该摸摸兜里钱够不够的是您吧?”洪涛也不示弱,翻了翻自己的兜,掏出一把钱。说来也怪,他都想不起自己是啥时候往兜里揣了这么多钱,这不是自己的作风啊。难道说断片的毛病加重啦?一忘就忘好几天的事儿?
“今天我给你作证,你刚断片过,意思意思就成了,可以免除严总的定量。”吴导还挺仗义,给洪涛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那成,咱俩今天配合配合,把他们几个卷了,哈哈哈哈……嘿嘿嘿……”吴导也不是啥正人君子,他也就是不会作弊,要是会早出手了。和*图*书听到洪涛的主意,他也乐了,打算利用这次机会,把自己头上送三爷的称号洗下去。于是在这辆顺着京石高速向东飞驰的捷达王小轿车里,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听得路边树上的乌鸦都不由得警惕了起来。这声音太尼玛猥琐、奸诈了,肯定没好事儿。
“对对对,发烟好,您不抽就半价卖给我,我全包了!”洪涛没正面接吴导的话茬,他这位上司和办公室主任互相看不顺眼,对于这种私仇自己还是少掺合为妙。在公司里自己没必要站队,干好自己的活儿就够了,升职之类的事情想都别想,老总再怎么夸自己,也是为了鼓励自己好好工作,自己终归是个外聘的职工,不是他们圈子里的,百分百的外人,就算司机升了官,也轮不到自己头上。
洪涛刚开始也不是没怀疑过他们串通好了一起给自己做局呢,但是观察了一晚上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对来。按照他们的牌技水平,这么高超的做局手段肯定不可能,那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己运气太背了,事实证明也确实是自己手气不好,怪不得别人。
如果不是吴导顶着http://www.hetushu.com牌桌上不借钱的晦气借给他两次钱的话,他恐怕周六一早就得打道回府,兜里那八百多块钱一宿就输光了。可惜周六和周日晚上他的手气也没啥起色,发牌都能发错了,抓牌都能抓成相公。最可恨的是那几位以前被他狂虐的可算是扬眉吐气了,他们是四卷一啊,谁都没输,都赢自己一个人了。
难道说洪涛又病了?不是,但比病了还难受,他输了,输了一个精光不说,还欠了二千块钱的赌债。这两天多的时间对他而言就是一种折磨、一次煎熬。自打上了牌桌之后,不管是玩扎金花还是麻将,他的手气要多臭有多臭。手里拿着豹子偏偏赶上人家是二三五;清一色的龙刚落停,别出牌,只要出牌就点炮,连尼玛绝张东风都有人胡。
“还半价?你做梦吧!你小子每次都赢钱,还想从我这儿占便宜,想都别想!今天你带够钱没?我要报仇了啊!别到时候没玩几把你就说没钱了,不到周一你就别想走!”吴导一听钱这个字儿,立马想起了洪涛的可恶,咬着牙根的恨啊。
“吹吧!前几次是没摸透你的出http://www.hetushu.com牌规律,你以为你还老能抓好牌啊?你放心,我家里还有几千呢,全输光了我给你借去,有本事你就都赢走!”吴导和洪涛玩牌就从来没赢过,但他不信邪,还给自己找到了输的理由,不是咱牌技差,而是不知己知彼,让洪涛占了便宜。
“得嘞,您舍得死我就舍得埋!咱能不能开快点?到旧宫我先得垫补垫补肚子,一会儿严总回来,肯定又得大杯喝酒,我这肚子空空的扛不住。要我说严总这个牌徳有问题,玩牌就玩牌,干嘛还得先喝再玩,这不是成心作弊嘛!”一想起每次周末玩牌的流程,洪涛稍微有点担忧了。他不怕玩牌,但是怕严总的酒量,二锅头到了那位老总嘴里就和啤酒一样,别人喝按杯,他论瓶,一张嘴就是咱们今天打算整几瓶啊?然后就让服务员先每人上一瓶,算是热身,不够再要。你听听,一瓶算热身,洪涛就算发挥极佳,顶多也就一瓶半,状态稍微次一点,一瓶就晕菜了。
输钱倒是小事儿,主要是让他们得到了猖狂的机会,着着实实的奚落了自己三晚上。按照自己这个脾气,但凡不是这么走背www.hetushu.com字,也轮不到他们呲牙咧嘴的挤兑人啊,输了嘴才是洪涛最痛心的。如果不把这个局面挽回来,以后一上牌桌他们就得话多。
“我这身子骨您还不知道?咱是从小练过的,估计是昨晚喝的酒有点问题,否则我头不会这么晕。就二两五一个小瓶儿,您说我能断片?”洪涛这时也想不起来自己昨晚到底干什么了,以为自己真的是因为喝多了才失去了部分记忆,反正这种事也不是头一次了,见怪不怪吧。
“嗨,我不是和你说了嘛,这里的酒别买,尤其是那些小铺里的,鬼知道他们是不是兑了工业酒精,搞不好能把人喝瞎喽!你要想喝酒啊,后天走的时候从我家拿点儿。我们家没人喝酒,但一过节就有人送酒,好几年前的还放着呢。一说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了,一会儿见到严总你记得提醒我啊,眼看就到中秋节了,咱单位就别再发酒啦,发点别的吧。哪怕发点烟也成啊,我不抽我能送人,又不是五粮液茅台,我想送也送不出手!”吴导觉得洪涛说的很有可能,这个小伙子的身体在公司里是头一号,比刚从部队退伍没两年的老总司机还壮,看来问题就和图书出在那瓶酒上了。一说到酒,他也有了感慨,埋怨公司的办公室主任不会买东西。
这次乌鸦也没看走眼,确实没好事儿,两天之后周一的清早,一个高大颓废的身影出现在了六里桥公交车站。洪涛一脸的疲惫、一身的烟袋油子味道、满眼的血丝、挂着一双大大的黑眼圈,混在人群里等着三百路公交车。从他身上能看到的只有晦气,一点高奏凯歌的样子都没有。
乌鸦的智商很高,这是科学研究证明的,而且它们看人很准,你欺负过它们一次,它们能记住你的相貌好几年不忘,还能告诉其它乌鸦你长什么样、是什么德性。
今天正好是周五,洪涛觉得又该去旧宫领工资了,下周去买几卷小鬼子的好钓线和几包好钩子,眼看就要到秋天了,正是钓大鱼的好时节,说不定哪天就能碰上一条几十斤重的,要是因为钩线出问题跑了,会让自己懊悔一辈子的。但这个钱不能自己掏,得从牌桌上赢回来。自打上了贼船之后,洪涛已经养成了一个好习惯,就是每个月的工资一分不动都存起来,所有花销都从牌桌上赢,如果花了自己一分钱,就会觉得特别亏,好像被扣了工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