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10章 喝凉水都塞牙

“哎,干嘛呢!住手、住手听见没!”可惜人要是倒霉了,干什么什么不顺利。如果洪涛早收手半分钟,就啥事儿都没有了,从这里往南走几步就是胡同,钻进去拐几个弯儿,上哪儿找人去啊。但就是最后这几下飞踢,引来了身后的一声娇喝。是个女人的喊声,而且她不光喊了,还伸手拉住了洪涛的胳膊。
“兄弟,不是我想多要钱,你看这个点儿,去晚了加油站排队啊……”这个司机算是吃死洪涛了,还不肯松口。
“我浑身都疼,他不讲理……我就上电梯的时候从后面踩了他一下,他就打我。您看看,我头发都被揪掉了。”地上躺着的小偷估计也和洪涛一个想法,但此时他不是绝望而是心理乐开了花,立马就装出一副可怜、无辜老实人的德性,声泪俱下的控诉着洪涛的暴行。
“……成吧,就算帮警察同志一个忙吧,上车!”司机的脸上来回变换了好几次颜色,最终还是没敢揭发洪涛的威胁。他就是个出租车司机,如果洪涛真是那种人,真要是恨上他了,他还真得吃不了兜着走。有了一百块钱车费,跑一趟医院也不算亏,座套才几个钱啊。
出租车很快就拦下来一辆,但是司机不太乐意拉那个浑身是土、满脸是血的小偷,推三阻四的说是要去加油。洪涛不敢再耽误时间,这个女警此时内心也在斗争呢,一旦等她想明白了,非要去http://m.hetushu.com打电话,或者围观人群里有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偷偷跑去打电话,自己还得进派出所走一趟。
“大爷,您今天出门忘戴老花镜了吧?我这叫大皮鞋啊!您到是没说错,是皮的,牛皮,可您见过露脚趾头的大皮鞋吗?要我说啊,您还是该干嘛干嘛去吧,您老伴儿还等着菜做午饭呢,这儿有警察同志在,您添什么乱啊!他是小偷,偷我东西的时候您也看见啦?”洪涛让这个提着菜篮子的老头给说乐了,好嘛,让他这么一形容,自己比当年的日本鬼子还得恶毒好几倍。
“哎,你丫给我住手!”哪位女警还没说话呢,洪涛突然像受了惊的兔子一样窜向了趴在地上的那个小偷,差点没整个扑在他身上。但还是晚了,那个小偷还真不是太不专业的选手,他被洪涛打成这个德性,见到警察之后也没忘了一项最基本的任务,把兜里的某种东西甩手扔进了旁边的下水道里。
“同志,你伤的怎么样?用不用叫救护车?”女警没搭理洪涛,转身蹲在小偷身边。
“我知道这里哪儿有公用电话,要不我先带您去?”吓唬住了围观的人群,洪涛换上一张他自认最善良的笑脸,又转过头继续忽悠这位女警。
“你说他是小偷,你有证据吗?总不能你说谁是小偷谁就是吧?再说了,就算他是小偷轮得到你来处罚吗和-图-书?要是小偷都由你抓了处罚了,要法院和警察干嘛用?”地上蹲着的女警听见洪涛还在和作证的大爷对喷,立马站了起来,板着一张脸很不客气的教训了洪涛几句,说得和书本上一模一样,估计她刚从警校毕业没几天。
“哎哎哎……诸位,大家散散吧啊,今天是周一,都挺忙的,这里的事儿我和警察同志处理就够了。我就住鸦儿胡同,这边我也熟,不用劳烦大家了。”洪涛一听这是还要报警啊,赶紧冲着人群喊了一嗓子,指出自己就是这一片的人,同时也是提醒这些人别没事儿给自己找麻烦。
“对对对,看伤要紧,我去拦车。”洪涛觉得能争取到先去医院也算是阶段性的胜利,后面的工作一路上再给她慢慢做,一个新警察不难对付,自己就不信说不服她。
“我没带……”洪涛伸手拍了拍裤子上的几个兜,示意里面都是空的。
“您要问他用不用叫直升飞机他都得说要,不信您摸摸他的胸口,自打他看见您之后,心跳得有二百次……”洪涛算是服了,这得是多新的警察才会问出这么脑残的问题啊。就这点伤还用问?有经验的警察看一眼就知道大概什么程度了,多少您也得先问问事情经过,看看两边回答的有没有出入,然后再说治伤的事儿吧。这要是把人先送医院了,有了充足的时间思考,什么故事编不出来啊,还能问出实情www.hetushu.com来?对证都没机会了。
“我看见你打他了,没看见他扔什么罪证。你说他是小偷,有证据吗?先把你的证件给我看看!”女警的话百分百印证了洪涛的推测,她该看的啥也没看见,也不知道该往哪儿看,但却有一颗除暴安良的好心。
没错,警察。只有警察才会用这种腔调大声呵斥,他们也比普通人有底气啊,毕竟敢当街袭警的人非常少,尤其是在九十年代北京这个地头上,谁敢这么做,谁就离倒霉不远了。
洪涛这个心理是瓦凉瓦凉的,真是太背了,百年不遇当街打了一次小偷,结果还让小偷把罪证给扔了。扔就扔吧,居然扔到了下水道里……自己这双眼真是瞎了,在多走几步路再打他不好吗?怎么偏偏赶上这里有个下水井呢?再仔细一看,得,还不是雨水井和设备井,是尼玛个污水井,这玩意上哪儿找去啊!
“完蛋草!”这是洪涛听到女人喊声之后脑子里的第一个意识。
“你叫什么、住哪儿?在什么单位工作?谁知道这附近哪儿有公用电话吗?”女警察很不相信洪涛的样子,一边掏出一个本子准备记录,一边还向围观的人群发出了协助请求。
“对对,我也看见了!他打人太狠了,大皮鞋轮圆了踢,这得多大仇?小伙子,做人不能这么毒,就算他做得再不对,还有政府管着呢,你也不能这么往死里打他啊!”光一个主持正m.hetushu.com义的还不够,旁边又出来一位,顺便还得教教洪涛如何做人。
“再加五十,算你加油排队耽误活儿的钱!我和你说,我可是刚从里面出来的,你的车号、姓名都看清楚了,公司也在上面写着呢,你别自己找不痛快啊!”洪涛只能再喊出一个更高的价格,然后低头借着车窗的遮挡,小声和司机说了一句。
“我给你加五十块钱,就当清洗座套的钱成了吧!”此时洪涛也顾不上肉疼了,直接用钱砸吧。
“没错,警察同志,这个人一直都在打他,我全看见了!”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光小偷哭诉还不够,旁边还有主持正义的。
“……算了,还是先打车送他上医院吧!到了医院我再打电话!”女警不光是不信任洪涛,还对他的暴力倾向有点忌惮,不肯跟着他去打电话,选了一个折中的方案。
“警察同志,您看见了吧?他把罪证扔了!”现在洪涛只能再去求助这个女警察了,但愿她有丰富的办案经验,别被小偷这种小动作蒙混过去。可是他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因为他熟知公安系统里的人事编排,一般像这种比较年轻,比较禁看的女警,都在分局以上的机关里坐办公室呢,很少有在基层工作的,就算有凤毛麟角的几位,也是技术警察,平时并不接触这么多治安刑事案件,当然也就没有那么多经验了。
“……对对对,您说的都对!要不这样吧,我先送他m.hetushu.com去医院,您要是不放心,我就打辆车您跟我一起去。我就是怕耽误了您的工作,要不您告诉我您是哪个所儿的,完了事儿我去找您汇报。”洪涛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千算万算也没算到今天会这么倒霉,一共没几分钟的时间,怎么就碰上个警察呢,而且还是个如此稚嫩的警察。现在和她提谁谁谁自己认识肯定不好使,她估计也不认识,还是服个软吧,先把眼前糊弄过去再说,真要是被她带到派出所去,这件事儿就有点麻烦了,托人说情就又多一道程序。
这个喊声他有点熟悉,坚定而有力,透着那么有底气。一个女人,在大街上面对自己这么一个不知底细的暴徒,还能如此镇定的大声呵斥,用词还这么不客气,还敢上来抓自己,这绝对不会是热心群众。她要不就是个碰巧路过这里的政府官员,而且还得是身边有人陪同的那种,要不就是个警察!
“警察同志啊,您可来啦!人民警察就是爱人民,我还琢磨着您得有个十分八分的才能到呢,所以先帮政府制服了这个小偷。他是小偷!不信您看,他兜里肯定有家伙!”洪涛一回头,真是佩服死自己了,站在自己身后正努力想把自己右胳膊往后撅的人正是一个女警察,还是穿着官衣的女警察。她的模样洪涛没来得及仔细看,现在不是闲着欣赏女人相貌的时候,首要问题是先把自己和警察放到同一战线上,这样下面的问题就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