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12章 联手做掉她!

“对啊,没钱你去什么医院?你连警察都敢骗!”紧跟着女警察的眉毛又立起来了,也就是她手里没铐子,要是有,真得给洪涛拷上。
“我说您这位警察同志,要我说啊,您就是多余管他们俩。你们这点事儿我也听的差不多了,一个说打的不重,一个说乐意赔钱,这不明摆着就不想让您管了嘛。要我说啊……”出租车司机根本没有停车的意思,一边踩着油门把车重新驶向路中间,一边想要指导指导这位女警察的工作方式。
“这位能力不大嗓门可够大的啊!我说你们俩也是,没事儿打什么架啊,有话好好说嘛。”看着女警察气哼哼的推门下车扬长而去,出租司机又开始说怪话了。
“行啦,开车吧您,谁没事儿打架玩啊,这不是赶上了嘛!”连着三宿都没怎么睡,又折腾了一上午,洪涛已经有点心力憔悴了。现在事情一解决,浑身一放松,立马就觉得又累又困,连这张碎嘴子都不愿意开了。
“……兄弟我真服你了,都这时候了还讨价还价!三百就三百吧,就算我出门一头摔地上了,拿钱吧!”前排的小偷听了洪涛的话,差点又给自己脸上一拳。这都是什么人啊,要钱不要命,怎么就让自己碰上了呢。
最主要的是这种小伤害放到派出所里,正常解决方式里都有双方私了这一项,只要受害人不一口咬定要公事公办,自己赔他点医药费、误工费什么的,http://www•hetushu•com双方在和解书上一签字,就不能进入公诉流程了。这可是公事公办的办案流程,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而得到的结果呢?对社会安定并没太大的帮助,抓起来的人里绝大多数都是和洪涛类似的普通人,既没有很大的社会危害性,也没有很强的破坏性,无非就是脑子一热或者多喝了几杯。但是把他们抓进去关几个月半年的,再出来可就不是这样了。他们的工作肯定没了,生计说不定也没了,去什么单位都不要。他们还有一家子人要养,让他们怎么活?活不下去的人会干什么?
“得,我就再信你一次,你指路啊!”出租车司机已经很不耐烦了,如果不是车上还拉着一个警察,他搞不好会和小偷联手先揍洪涛一顿,大早上的不能这么耍人吧。
严格执法是一种美好的愿望,想要实现这个愿望,要有很多前提条件的,不是喊口号那么容易,需要牵扯到方方面面。别的方面都不说,你就问问警察们乐意每天满大街去抓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不,他们的工作已经都满负荷了,再给他们加这么多工作量,铁人也扛不住。
京都里的出租车司机个顶个的能聊,天下大事儿就没有他们不知道的,当个总理都够用。刚才车上这三个人说的话他都听见了,靠着自己的生活阅历很快就搞明白了这三位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对事情和_图_书的始末也有了准确的判断,同时还对这位女警察的工作能力也有了基本了解。他和洪涛一样,都看出这个女警察工作经验太少,想给她出出主意,赶紧把这件对谁都没好处的事儿结束,然后拿着他的车钱该干嘛干嘛去。
从抓一个人开始,在派出所里就得审讯、做笔录、写案件经过,把一切有可能出纰漏的地方都想周到,以免办案出现偏差,这才能往分局看守所里送。到了看守所这一套还得再来一遍,确认没毛病了,往检察院里送材料准备提起公诉。到了检察院里,这套流程还得来一遍,人家也怕里面有失误失察的地方,这才能到法院。
答案就是没辙,只能这么凑合维持,能勉强维持就已经不错了。这就是现实,要想改变,不光要从上到下的彻底改变,还得有合适的外部环境和以百年计的时间来支持。等这些条件都满足了的时候,还得看大多数人有没有这种改变的意愿,目前看来,这些条件一个都不具备。
你说你一个人的事情,这几套流程走下来,得浪费多少人的时间和精力?光写材料的纸就得费多少?这些都是钱啊!一个人好办,全国十亿人都这么干,每天得出多少起类似的案件?这可就是天文数字了,谁来为这么多耗费买单?把税收再提一倍恐怕都不太够用。
“哎哎哎……警察同志,您先别急,我看这事儿就算了吧。我们俩其实就是因为一和_图_书点小事儿起了口角,这位小兄弟脾气也急了点,下手也有点重。不过我倒没什么大事儿,让他把看病的钱付了,就不用去派出所了吧。你们警察工作也挺辛苦的,咱们帮不上忙也不能给您添麻烦啊。兄弟,你说呢?”女警察这一急眼,洪涛还没说话呢,前排的那个小偷就忍不住了,好嘛,真要去派出所啊,咱和那个地方犯相啊。
这算贪赃枉法吗?也不算,这一切都是摆在明面上的,没有什么背后交易,现实就是这样。如果连这种事儿都得进入司法诉讼流程,那各地公安局的编制还得扩大好几倍,否则人员不够用。不光人员不够用,看守所也得扩建一大批,要不抓来的人总不能全押在派出所里吧,派出所里也没地方,而且也不合法。
那个小偷会往死里咬自己吗?百分百不会,他咬了自己非但没啥好处,还等于是得罪了公安口的人,这个麻烦老挂在身上很致命。像他这种小偷小摸每年不去派出所几次都算工作不认真,一旦被公安口的人盯上,小事儿也得变成大事儿,他干嘛要顶这个雷,那个女警察又不是他妈。最终的结果说不定他都不会要太多赔偿,这顿打就算白挨了,怪只能怪不长眼惹到了天敌,算是业务不精、工作失误。
“得,算我对不住您了,您看三百块钱够不?我一个月就挣四百多,今天刚月初,您多少给我留点饭钱呗。”洪涛并不想和这个小偷纠http://www.hetushu.com缠下去,本来就是为了出口气,没想到事情有闹大的可能,现在赶紧就坡下驴吧。
这些负担等于又扔给了社会,反倒比抓他们之前对社会危害性更大了。所以说,严格执法这件事儿不能光从法律一个角度单独考虑,它是有很高执法成本的,而且还得搞明白执法的目的是什么,不能只为了说着好听、听着解气就去干。
“这是我的工作证,看清楚就别废话了,等把他送到医院检查完之后你们就和我一起回所里,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要不说洪涛这几天运气背呢,他又判断失误了,至少在这个女警察身上是这样。人家非但没买他的账,反倒急眼了,从上衣兜里掏出工作证往洪涛手里一拍,脸都气红了。
有人说用高罚款来代替监禁,一次就把人罚怕,让他下次再也不敢没事儿就冲动了。没错,很多国家就是这么干的,这等于是提高了犯罪成本,方向是没错的。但是大家想过没有,在我国目前的环境里,这种方式能行得通吗?这种罚款由谁来监督?如何确认每笔罚款都是合理合法的?怎么杜绝有些执法者的执法行为是对的?难道再建立一支庞大的监管队伍?
“先听我说啊,我只是身上忘带钱了,并不是没钱。要不先送我回家拿一下?也不远,就在后海北岸,离银锭桥不远。”洪涛这下也没招儿了,虽然他极度不想带着一个警察和一个小偷去自己家附近转悠,但身上没钱肯和图书定是不成的。小偷不会给自己垫上,这位女警察已经要暴走了,更别指望她能仗义疏财,那位出租车司机如果拿不到钱也得报警。
“哎!你们都自己商量好了,我算干吗的?”司机刚把车重新发动起来,后座的女警察就不乐意了,她觉得自己被忽视了。
“什么?你没钱打什么车啊?还说什么加一百,你这不是涮着我玩呢嘛!”一听说洪涛没钱,小偷还没急呢,出租司机先急了,一脚刹车就停在了路边,不走了。
当然了,如果洪涛不明白这些东西,那个小偷也没有顾虑,这位女警察又非得少一事不如多一事,那洪涛这个被告还就真当上了,多少也得去看守所里住十天半个月的。不过一开庭,还是缓刑赔钱了事,浪费了一大堆公共资源,结果还是一样的。
“坏了……我没带钱……”一提到钱,洪涛突然想起来了,自己是输得精光回来的,身上哪儿有钱啊!
“我看成……医院我也不去了,拿了钱我就走人,今天算我出门没看黄历。”小偷觉得洪涛这个提议是目前最合理的解决办法,他对洪涛这个人也不抱什么希望了,这位爷脑子好像有点毛病,身体还这么壮,口口声声家里还有人在公安口工作,看样子也不像瞎说呢,能不惹就别惹了。
“停车!”一声脆喝,吓的司机浑身一哆嗦,刚刚驶上主路的出租车一脚刹车就停在路中间了,幸亏后面没有车跟着,否则一场追尾事故就在所难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