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13章 谁是江竹意?

“不成,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还是去拜拜吧,多少是个心理安慰!”连着抽了好几根烟,屋里都快睁不开眼了,洪涛还是没想明白。干脆也不想了,他本身是个无神论者,现在有点动摇了,打算找个地方去去身上的晦气。
“谁说我要找警察当对象了?当初我和我爸发过誓,不当国家主席我就不娶媳妇!大妈您觉得您手里的姑娘有能当皇后娘娘的料吗?要是没有啊,您就再踅摸踅摸,找到合适的再说,我就先睡觉去了啊。”洪涛肯定不能让这个老太太进院,要是把她放进来,这一天就别打算再送出去了。
这个名字洪涛还清楚的记得,不光是名字,她的相貌也在脑海里浮现过,不应该说是脑海里,应该说是梦里。不过这个梦很不像梦,更像记忆,因为他想起来了,女警察真的和他梦里梦见的那个江竹意相貌有点像,怪不得自己见到她时觉得似曾相识呢。
“我说小涛啊,你找m•hetushu•com了个警察?这闺女模样倒是不错,可大妈和你说啊,警察可不是能持家的主儿,你没看后面54号黄家的儿媳妇嘛,她就是警察,整天不着家,前几个月离婚了不是!你要是想找对象,大妈给你介绍几个,保证个个都是好姑娘,要不大妈仔细和你说说!”刘老太太别看年纪大了,但眼神一点都不花,只瞥了一眼,就看清楚工作证上是个女的,还是年轻女的,立马就判断出了年纪和洪涛差不多,于是瞬间就勾画出一个有鼻子有眼的故事,打算就如何处理个人问题与洪涛深入的聊一聊,尽一尽长辈的义务。
“难道说我真的在水边上碰到了什么脏东西?否则怎么会在梦里梦到一个人,结果还真在现实里碰上一个名字和长相都一样的人呢?这也太巧了吧!”这时洪涛也不困了,站在镜子前面把全屋灯都打开,然后把自己浑身上下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没发http://www•hetushu•com现什么异常。可越是没异常他就越担心,坐在床边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怎么想也想不通这件事儿到底是巧合呢?还是有某种必然联系。
“小涛你在家哪……他说要找个眯缝眼的大个子,我一猜啊准是你……”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老太太洪涛认识,她就住胡同口,姓刘。另一位洪涛也认识,不就是刚才送自己回来的出租车司机嘛。
“铃铃铃……铃铃铃……”衣服还没脱完呢,院子里突然响起了一阵刺耳的电铃声,这是有人在叫门。
“怎么着大哥,别告诉我给你的钱是假的啊,那是我从银行取出来的,放在家里一直没动!”洪涛没搭理这个老太太,她是个消息树,专门打听街坊邻居的隐私,然后四处去传播,不能说是个坏人吧,反正也不招人待见。
“主席?皇后娘娘……我呸!你小子就缺德吧,这都什么年头了,主席娶的那叫皇后娘娘吗?要是放在和_图_书早年间,就你这张破嘴,天天得被红卫兵批斗!”老太太让洪涛给说糊涂了,一直到院门关上也还没捋清楚主席和皇后娘娘到底是什么关系,等她明白过来时,洪涛早就没影了,只能冲着院门啐了一口,然后嘟嘟囔囔的走了。
“江竹意!!!”可是毒液还没喷完,洪涛的眼睛就定住了,他看到了那张工作证上的人名。当初女警察给他工作证看的时候,正好被小偷给打岔打过去了,自己也没注意看,随手就放到了车座上。估计那位女警察也是气糊涂了,下车的时候忘了这件事儿。现在洪涛才看清楚,她的名字居然叫江竹意!
去哪儿呢?不远,广化寺是也!广化寺在京都的寺庙道观里并不出名,至少洪涛没怎么听人提起过它,倒是白云观、雍和宫、戒台寺、潭柘寺之类的香火比较旺盛。不过这个广化寺也不是无名之辈,它门口一直都挂着京都市佛教协会的招牌,既然神佛弟子们的总坛都设立在hetushu•com这儿,法力应该也不会差是吧。
“嗨……不是钱的事儿,是你落我车上东西了。也不是你落的,是那个女警察,她的工作证落我车后座上了。既然你们是一起坐的我车,我看还是你给她送回去比较合适。她们所那边老堵车,我也不往那边走,得,您拿着吧啊,我先走了。大妈,多谢了啊!”出租司机没对洪涛的小肚鸡肠做出评价,而是从兜里掏出一个塑封的工作证塞到了洪涛手里,还没等洪涛反应过来,就一溜小跑离开了。
“谁啊!别按啦,电费不要钱呀!”洪涛都快抓狂了,自打这次上站值班开始,一切就都那么不顺,伤了耳朵不说,还输了钱,打个架碰上了警察,刚回家想睡觉又来事儿了。现在洪涛有点相信吴导说的话了,地面站那边小店里卖的白酒真不能买,这后劲儿也太大了。
后面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洪涛回家拿了钱,该给出租司机的给了,该赔个小偷的也赔了,然后把院门一关,回屋www.hetushu.com就躺下了,准备一觉睡到自然醒,然后再考虑休息这几天该玩点什么。
“哎……就算您不说,我也不能娶个警察当媳妇啊,这不是找虐嘛。古人云了,男不娶护士、女不找警察,这是在论的。要我看啊,古人说的还不全面,男的不光不能娶护士,更不能娶警察,她们不仅经常加班,脾气还暴躁无常,就比如今天这位吧,她……”洪涛关上院门,听着刘老太太的牢骚往屋里走,顺手把那个工作证扔起来接住,再扔起来再接住,嘴里也没闲着,对于早上坏了自己好事儿的那个女警察喷出了恶毒的诅咒。
“哎,我说……得,您是当雷锋了,我还得腿儿一趟……”洪涛有心追出去把这个工作证还给他,爱谁还谁还,自己不想管。可是刚要出门才发现自己没穿上衣,连裤子都脱了,只穿着一条四角裤。这幅打扮在自己家院子里待客就已经很不礼貌了,要是还往大街上跑,到不了晚上自己裸奔的大名就得传遍附近的每家每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