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14章 佛爷没时间

洪涛之所以能在自己家门口上鱼率奇高,和他的科学钓鱼法确实没什么大关系,而是和钱有关系。难道说鱼也贪财?差不多吧,它们不是贪财,而是贪吃。古人不是云过嘛,人为财死鱼为食亡。
“我说你能不能学点好啊,你说你爸那么个好人,怎么就养出你这么个活土匪来啊?你们家马扎上是不是都绑着一根鱼线,就不怕平时坐的时候钩到屁股?”中年人算是没脾气了,只能挨着洪涛左边放下自己的马扎和鱼竿,一边整理一边埋怨。
“涛贼哎……今儿咋吃包子了,烤肉季走着啊,你不是说那就是你们家后厨房之一嘛!”吃个包子都不踏实,一位穿着跨栏背心、趿拉着拖鞋的中年人从银锭桥上走了过来,正好看到洪涛往嘴里塞包子,立马大吼了一声,半里地之外都能听见。过路的、吃饭的人全被他这一嗓子给惊动了,然后顺着他的眼神齐刷刷的看向了嘴里还塞着半个包子的洪涛。
“呸!你干脆说整个后海都是你的得了,我爱在哪边钓就在那边钓,你管得着嘛。慢点跑,别得了阑尾炎……”中年男人也不示弱,加快了脚步,顺着北岸的栏杆向西而去。
不过时间长了,经常在后海钓鱼的人里就有眼睛贼、脑子快的,他们发现了一个规律,那就是洪涛上鱼多的地方就有两个,不管是手竿还是海竿,只要在这两个地方,他就收获颇丰,离开这两个地方,他那个什么科学钓鱼法就基本等于扯淡了,该不上鱼照样不上鱼。于是这两个靠近他家门口的地方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只要他不在家,这里一定不空着,但是等他回来m.hetushu.com了,大多数钓鱼人也懂事儿,人家做的窝子还是留给人家自己用,不招这份嫌弃。
“这都啥年月了,工厂机关都有大礼拜,我就不能给我们家厨子放个假!你这是干嘛去?我可和你说啊,你要是敢占我的窝子,咱俩没完!你说你不在家门口钓干嘛非上北岸来,这叫捞过界了知道不!老板……结账!钱明天再找……”洪涛根本没在意那些射向自己的目光,把嘴里的包子一伸脖咽了,扔下一张五块钱,抓起剩下的两个包子慌慌张张的就往家里跑,一边跑还一边冲那个男人喊。
“你他娘的这是嘬死啊,还敢来占我的窝子,我让你知道知道捞过界的后果!钓鱼?钓个毛!你能上鱼我把钩活吞喽!”这个中年男人是洪涛的钓友,不对,说是钓友不太准确,应该说是洪涛的钓敌。
洪涛就是按照这个逻辑分析得出的结果,决定到广化寺里洗洗身上的尘埃。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广化寺离家很近,出门右转走二百米就是了。他也算是懒到家了,就连拜佛都不舍得多跑几步路,哪儿近就去哪儿。
洪涛也是个钓鱼迷,而且他对这个玩意还特别上心,没事儿就钻研钻研各种鱼饵,还在家里弄了一个巨大的玻璃鱼缸,里面养的不是金鱼也不是热带鱼,而是鲫鱼、草鱼和鲤鱼。目的也不是为了观赏,是为了搞科研。经常透过玻璃缸观察各种鱼吃饵时的状态,再把他配置的各种饵料挨个试验,看看到底什么口味的饵料最被某种鱼喜欢。
倒也不是光图近,洪涛是这么想的,先来广化寺试试,如和_图_书果还忘不掉那个梦,再去姥姥家转一圈,顺便弄张免费门票或者找人从后门带自己进雍和宫里试试。一个寺院、一个喇嘛庙,双管齐下,就算自己身上真有什么不好的东西,看到自己居然能不买票就能进入雍和宫,她也得怕了吧?这说明自己和佛爷关系近啊,她还敢害佛爷的亲近之人?说白了就是他鸡贼,不舍得在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上花钱,但又想找个心理安慰。
“我知道一个钓鳜鱼的好窝子,晚上咱俩去下钩子,说不定能上来个大个的,让我们家门口的小饭馆给清蒸出来,喝两盅怎么样?”中年人一看没蒙住洪涛,又换了一个借口。
“这叫有备无患,我平时都穿着铁裤衩,不怕!接着……”洪涛才不管别人怎么说呢,他先得喘口气,刚才这一顿跑真差点得了盲肠炎。抽根烟先,不光自己抽,还给那个中年人扔过去一根。抢钓位的时候是敌人,战争结束了还是钓友,不记仇。
不光要看,还得用小本子记录下来,加上气温、水温、气压、季节等一大堆参数,弄得真和要去争取诺贝尔钓鱼奖一样正规。怪不得他老爹一直想让他去搞科研工作呢,他确实有这个天赋,只要碰上喜欢的东西,就能认真的、系统的去分析研究,不搞明白不罢休。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靠着年轻腿脚快,洪涛呼哧带喘的算是把自己的钓位守住了,比那位中年人快了五步,坐下之后还得哼哼着歌气人。
“您家住妇产医院里吧?我记得上个月您也是这么说的……”洪涛不太相信中年人的话,斜楞着小眼睛表示鄙视。www.hetushu•com
“这还凑合……手竿的窝子归您,海竿的窝子归我。您先钓吧,我去拿竿子……”后海里有鳜鱼,个头还不小,洪涛小时候就知道,只是随着下粘网的人越来越多,鳜鱼就越来越少了,很难钓。不过鳜鱼这个玩意在水里是有势力范围的,不像其它鱼那样四处乱溜达,它找准了家之后,就只在附近水域里活动,谁能知道哪儿经常有鳜鱼出没,钓上来的机会就会大很多。
等洪涛上了大学,尤其是大四接触到了音响工程之后,手里闲钱就多了起来,于是他就买了一个大木盆放在院子里的阴凉处,买来干玉米豆放进去用水泡上,过不了几天就能发芽。这种发了芽的玉米豆鲤鱼草鱼最爱吃,这是他多年喂鱼总结出来的经验。
他从小就住在雍和宫旁边,三天两头钻进去转一圈,还用一把火给雍和宫的佛爷除过院子里的荒草。搬家之后又和广化寺成了邻居,时不常就钻进去蹭顿斋饭,就差在里面办个饭卡了,说是编外和尚都不过分。按说自己身上沐浴的佛光应该也够多的了,多去一次少去一次关系不大。倒是一想起严总和吴导赢钱之后的可憎面目,连眼前的包子吃的都不香了。
“你竿呢?没竿钓什么鱼啊?让一边去!”中年人还不太甘心,指出了洪涛违规之处。
在后海边上住的人,很多家里都有鱼竿,赶上闲着的时候搬个马扎往岸边的大树下面一坐,面对一池碧水,钩子放下去上不上鱼另说,就是一种身心的放松。不过也有爱较劲儿的,你钓上来一条他就看着生气,你再上一条他就恨不得把你推下去。
说去就去,在hetushu•com家里洗了个澡,换上身干净衣服,看着表踩着午饭的饭点儿就出了门,溜溜达达的向广化寺而去。
但也有人不懂事,比如今天这位就属于不懂事儿的那一类。而且这类人还不是一个两个,洪涛拿他们还没辙。因为这些人都是后海边上的老住户,甚至比洪涛家在这儿住的时间还长,说是看着洪涛长大的也不为过,洪涛就算再混蛋,也不能因为钓鱼这种玩的事儿和人家急眼,更不能像对待同龄人一般依靠武力把人家轰走,唯一能做的事儿就是用嘴挤兑挤兑人家,或者把地方先占上。毕竟这里是自己家门口,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嘿嘿嘿……瞎子叔,您往这儿看,咱今天用手把线了,谁规定手把线不算钓鱼的?”洪涛看见中年人气急败坏的模样,乐得都快把包子吐出来了,冲自己两腿之间指了指。一根细细的鱼线一头系在他的马扎上,另一头顺着岸边沉入了水中。
要想鱼上岸,得拿粮食换!这么多年的连续不断投喂,估计扔进去的各类粮食没有十吨也有五吨了,整个后海里的鱼恐怕就没有没吃过洪大善人舍的粥的。当然了,也不是白吃,鱼儿付出的代价就是小命儿。费了这么多功夫、这么多钱财,洪涛当然不乐意让别人白捡现成的,这一远一近两个窝子他看得无比金贵,只要有时间就像老母鸡护窝一样护着。而且这个秘密他谁也没告诉,每次投喂的时候都是借着游泳用塑料袋偷偷把玉米豆带下去的,在水里撒完了再游上来。
从洪涛上中学的时候开始,就琢磨出一个能提高自己上鱼几率的笨办法,别看笨,但很管用。那就是每天都往m.hetushu•com同一地方扔点粮食,比如大米、黄豆、玉米粒之类的,久而久之,鱼类就习惯了来这里找食物,这片水域也就成了鱼类每天必须经过的地方。再在这里下钩,挂上味道更香甜的鱼饵,上钩几率不大才怪。
“你今天让我过过瘾成不?院儿里有家人生孩子了,我给她弄几条鲫鱼下下奶,要指望我自己钓得哪天才能凑够啊。”中年人接了烟,自己给自己点上,开始和洪涛说软话。这孩子是个顺毛驴,吃软不吃硬,凡是和他熟悉的人都知道。
“完蛋草!真是背到家了,这下别说蹭顿斋饭,连门都进不去了!我这是招惹了什么妖魔鬼怪?它的法力咋就这么强大呢,连佛门圣地都不怕!”广化寺就在后海北岸,出了洪涛家往西一拐走二百米就是。可洪涛刚走了一半儿心就凉了,寺门口站着好多和尚尼姑,还停着几辆小车。这情景洪涛熟悉啊,今天肯定又有什么佛教研讨会之类的活动,自己算是白来了。佛爷肯定没时间听自己瞎得得,人家每天工作也是很忙的,光领导就接待不过来,哪儿有功夫搭理自己这个平头老百姓啊。
科学钓鱼法!这是洪涛对自己研究成果的称呼。每次去后海边上钓鱼,他的收获都比别人多。别人上两条,他就上四条,别人钓不上来,他就万花丛中一点红。再加上他那张破嘴,不钓鱼的时候就围着后海转圈,看见谁在钓鱼就上去指点指点,很是烦人。
“还得花钱自己吃午饭……就包子吧,能省点是点儿,输了好几千,这得啥时候才能从嘴里省出来啊!”斋饭蹭不到了才是最让洪涛郁闷的事儿,至于说见得到见不到佛爷那倒不吃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