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23章 第一次擦身而过

如果她把这个心思事先和洪涛说说,估计就不会这么选择了,洪涛肯定会说:你干脆还是回市局坐办公室去吧,你不适合做这个工作。
警察,尤其是负责治安、刑侦、经侦、反毒的警察,想要战胜那些犯罪份子,就得先把自己练得比犯罪份子还坏,至少是一样,这样才能知道犯罪份子的思维模式和他们有可能采取的手段。说白了吧,就是要比坏人还坏,或者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谁听说过一个好人、一个有底线的人、一个纯真善良的人能斗得过一个坏蛋、一个无所不用其极、一个狡猾奸诈的人?
为啥这么说呢?这可不是洪涛看不起女人,更不是洪涛认为女人做不了好刑警,这是洪涛出于保护她的意愿才说的真心话。
“可是他为什么要主动保护我呢?”可是仔细想想,江竹意又觉得洪涛也不是一无是处。
“呸!不要脸……”一想起自己搂着面目可憎的洪涛,和_图_书江竹意就忍不住要暴走。她理想中的男人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能说是相貌伟岸、刚正不阿吧,也得浓眉大眼、端庄稳重点啊。再看看洪涛那个德性,白白长了一个大个子,满身的社会二流子习气,还有一张能把死人说活的破嘴,要多讨厌有多讨厌。
孟津就是例子,他刚才有一点说的没错,之所以去那些风月场所混,有工作需要的一面。不过他说的也不全对,当一个人熟悉了这些场所、这种生活方式之后,就有很大可能会上瘾。古人不是说了嘛,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是人性,谁也避免不了。
事后她也听所里的同事聊过这个洪涛的一些情况,按照他们的说法,洪涛打小就学过好几年柔道,功夫一直也没荒废,自打上了初中之后就没闲着,几乎只要有打架斗殴的大场面,就能找到他的身影。而且在楼道里自己和他交手的那一瞬间,他的反http://www.hetushu•com应和身手也确实大大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不光是力量强,下盘也非常扎实。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江竹意认为如果不是自己穿着警察这身衣服,和洪涛真的比划起来,恐怕很难占到便宜。
“什么?他出院了!他不是手断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可是江竹意一进门看到的只是一张空床,再一问护士,合算洪涛昨天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我该不该去单独看看他呢?”这是让江竹意很为难的一个问题。除了在洪涛入院时跟着管所他们去病房里待了一会儿之外,这件事儿已经过去快一周了,自己还没去看过这位对自己有恩的人呢。不管自己喜欢不喜欢他,他毕竟是帮了自己,在这件事儿上干妈也严厉的批评过自己,并建议自己去看看这位恩人。要是没有他挺身而出把所有事情都承担了下来,那自己的麻烦就有点大了。可是一想和图书起他的模样,江竹意就不太想去,主要还是怕他那张破嘴,太能说了。
当然了,江竹意不会问洪涛意见,如果不是这次偶遇,她都不知道洪涛是谁。但洪涛这个人有特点,凡是认识他的人,不管喜欢不喜欢,基本都会记住那张棱角分明、长着一双细长眼睛的脸。没别的理由,就是太有特色了,尤其是笑的时候,立刻就能让人想起蔫儿坏这个词儿。现在又多加了一个体貌特征,就是他的右耳朵上有个缺口,很像动画片黑猫警长里的那个搬仓鼠,一只耳!
“其实一只手受伤并不需要长期住院治疗,他的手术很成功,回家静养也不错。”护士回答得很专业。
至于说他为什么突然中断了动作,完全放弃了反抗,采用最笨的方式用单手硬接自己情急之下全力一踢,江竹意就真想不出来了。洪涛这种人在她这二十多年的记忆里从来没见过,也没接触过,更不知道他们的思维模式。
洪涛和*图*书不能说对警察这个工作非常非常明白吧,但也有所了解,还不是听别人说的,大部分都是他自己体会出来的,别忘了,他可没少去派出所报道。
“怕!我凭什么怕他?去就去……”最终江竹意还是说服了自己,必须去医院看看这位帮助过自己的人,于情于理都得去,打定主意之前,还给自己壮了壮胆儿。
现在江竹意也忘不掉洪涛这个人了,而且一记很可能就是一辈子,因为洪涛不仅被她一脚给踢进了医院,还主动为她挡下来一场大难。最主要的是她也开始做梦了,梦的内容很简单,就是一个高个子男人,长得和洪涛一模一样,只是穿的衣服有点古怪,说古代不古代说现代又带着点民国风。更让她满脸发烧的是在梦里自己居然和这个长得不怎滴、一脸坏笑的男人搂在一起,而且还把他的耳朵咬在嘴里,正是洪涛受伤的那只右耳朵。
“你这是成心和我作对!我白来啦!”江竹意咬着后槽牙和_图_书的恨,为啥洪涛就这么烦人呢,自己只要碰上他,就诸事不顺。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来看看他吧,他居然回家了。不对,他这是故意难为自己,没错,就是这样的!江竹意此时也不再是女警察了,成了一个怨妇,把一切不顺心都归结到了假想敌身上。
当时自己的一切反应都是出于本能,而且已经非常被动了,要是同事们说的是真话,这个洪涛真是学柔道出身的,那自己一旦倒地,基本就没有翻盘的机会了。大学里也有柔道教官,他们同其他搏斗教练最大的区别就是不怕倒地,越是在身体失去平衡、互相近距离纠缠的时候,他们的制敌手段也就越多。
第二天一大早忙完了手里的工作,江竹意先去买了一大堆水果和罐头,然后拎着两个兜子来到了积水潭医院的后院高干病房外面。临进去之前还特意在院子里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组织了组织语言,又冲着一棵树傻笑了好几次,这才找到了洪涛所在的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