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24章 损友来访

“老吴啊,咱能不总提老黄历了不?我已经不打架很多年啦。冰箱里有汽水和啤酒,你自己拿去吧,我是伤员,不伺候了。”这个声音、个头、体态、岁数都比较大的男人就是洪涛的另一个同学,吴逸夫。光听这个名字,肯定以为他是个带着学者或者艺术家风范的清瘦样子,但闻名不如见面,他除了一头长发带点艺术范儿之外,浑身上下就再也找不出半点儿和艺术、学术相关的地方了。
“还是吃烤肉吧,我这儿附近也没别的了,再远我也懒得去,伤员啊!”洪涛举起左手冲吴逸夫晃了晃。
“也对,这么坐着干等不如摸两把,我去搬桌子,咱们在院子里玩露天麻将,趁这小子手不好使多赢点。你们俩是不知道啊,每次工地上有了他,我们基本就等于白干了,挣多少也得输回去。他才是老板,我们俩都是打工的,还不给工钱!”汪建新对吴逸夫这个建议倒是非常赞同,洪涛平时不光在单位里赢领导钱,还没少赢他们俩的,好不容易抓到一次状态不好的机会,他肯定不想放过。
“张总您放心,我都安排好了。现在也没开始进设备呢,都是穿管布线的活儿,那是装和图书修队的事儿,我也指挥不了他们,只能和他们尽量沟通。这件事儿您还得和王总多说说,让他盯好装修队的人。”吴逸夫对红衣女人提出的问题一半儿是回答,一半儿是敷衍。他这个人百分百诠释了好吃懒做这个词儿,最不爱去盯工地。不过他在灯光方面技术非常好,因为他在考灯光音响资格证之前,就已经在剧场里干了二十多年灯光师,考试只是为了一个名义,对他的技术层面没有任何帮助,该会的他早就会了,不该会的他也会。
“干点事儿怎么就这么难啊,那个张总钱不少拿,错不少出,两个后厨的水池子都得返工,也不知道老王怎么找了这么个混子来承包装修工程。”红衣女人让吴逸夫一番话说得也没脾气了,只能去埋怨那个搞装修的包工头。看起来她对工程安装这种活儿也没什么经验,吴逸夫说的话多一半是废话,少一半是在推卸责任,只能蒙她这种新手棒槌。
“哎呦呦,您言重了,有汪哥在哪儿能轮上我啊,我就是个干活儿的,尽力尽力……”洪涛觉得自己今天运气不错,连着握了两只软绵绵的小手,还当了一次老板一次哥,m•hetushu.com就算没啥实质意义,总归也不算吃亏。
在他身边还坐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女人,模样也就是二十啷当岁,具体多大洪涛还真看不出来。因为她们的妆画得有点浓,掩盖住了真实年龄。不过洪涛一眼就看出来了,她们不是一般人,或者说她们的穿着打扮很挂相儿,很有风尘味道。这种调调洪涛不陌生,他也干过不止一个歌厅的音响工程了,见过的那些小姐没有一百也有五十,和她们俩就属于一个风格的。
“要说工程,哥哥我这儿多的是,不光要干,咱还得挑拣挑拣。不过你这个手能成嘛?不如再在家里养一养,等我把手头这个大活儿干完了,你去给她们做维护吧。哦,对了,我还忘了介绍,这位是三元娱乐城的张经理,这位是孙主管。她们俩位可都是大能人,以后这座娱乐城就由她们二位经营。今天本来说是跟我去西四参观一个SBL音箱的演示会,这不半路接到你的电话,我们干脆就先到你这儿来了,演示会下午再去也成。”说话的这位还不到四十,长得精明强干。他叫汪建新,以前在电影制片厂工作,干布景的,和洪涛一起考的和_图_书调音师资格证,现在干脆就办了停薪留职,下海单干了。
“我去把饭菜订好,你们先打会儿麻将,帮我把饭钱赢回来。”吴逸夫不觉得九点多去订中午饭有什么不妥的,只是对洪涛不请客还得他自己掏钱很不满。
“洪老板你好,我叫张媛媛,初次见面,以后还得多多关照啊。”汪建新的话音刚落,穿红裙子的女人就大大方方的站了起来,用一嘴不太标准但不难听的普通话,向洪涛介绍着自己,并主动伸出了右手。
“客气客气,咱就别老板了,汪哥是老板没错,我就是个打工的。您请坐……”洪涛对这些在夜店里混饭吃的女人并没有什么多余的看法,工作嘛,看自己选择了,只要适合就成。这个女人皮肤很白,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如果去掉那股子风尘味儿,能算很不错的长相。
洪涛是故意在躲江竹意吗?肯定不是,他只是嫌这里的护士太没趣,没人和自己聊天,高干病房里又找不到能和自己坑瀣一气的人,这才放弃了不要钱的住院机会,收拾收拾回家了。
“小洪啊,哥哥来晚了啊,抱歉抱歉,工地上有点事儿耽误了。我说你这是咋了?又和人打架啦!”这时院和_图_书门一响,人还没到呢声音就先进来了。一个和洪涛差不多高、身体比洪涛粗一圈的男人迈着大步走了进来,一边走还一边用手绢擦着脖子上的汗,话都快说完了,才见到洪涛吊着的那只胳膊。
“吴老板,您也来了,工地那边不就没人盯了,不会出问题吧?”红衣服的女人倒是真敬业,一心一意想着她的工程,连寒暄都省了。
“烤肉就烤肉……得,我还是自己去吧,在包间里吃不如就在你院子里舒服。”吴逸夫还想说什么,但是一看洪涛的手,又把话咽回去了,别人他也指使不动,干脆又从椅子上站起来向院外走去。
“这刚九点多就吃午饭?饿死鬼啊!”汪建新看了一眼手表,对他同伴的举动表示了异议。
对于这件事儿,他权当是走路摔了一个大跟头,谁也不怪,反正损失的就是一只手几个月不能正常使用,忍一忍就过去了。另外他还约了自己的两位同门师兄,也就是带着他做音响工程的两位大哥,准备再给自己找点活儿干。总得把输了的钱挣回来吧,这段时间自己也没法瘸着一只手去旧宫打牌了,况且自己也真的不太喜欢玩牌赌博,以前去玩是不得已,是去陪领导和*图*书的,现在手伤了,多强力的免战理由啊。
“那我就别叫老板了,洪哥你好,我叫孙丽丽。音响灯光的事儿还请洪哥多操心,汪老板和我们提过您不止一次,他说要是能把您请过来,那我们的场子就是这个了。您看今天我们姐妹都亲自来登门拜访了,您可不能太推辞啊,嘻嘻嘻……”这一位刚松手,旁边那位穿黑裙子的又站起来了,和红裙子比,她的性格更活波,说话的时候表情非常丰富,一双眼睛虽然不大,但非常有神,盯着人的时候像是有一股子吸引力。
“呦,你们俩也跟着来了啊!成,正好,咱们狠吃他一顿,要吃他一顿饭可不容易啊,千年等一回!小涛,中午吃什么啊?”人长得胖,总是有主观原因的,吴逸夫这张嘴就是他的主观原因,刚进院还没坐稳呢,就开始琢磨中午吃啥。
就像那位护士说的一样,一只手伤了,还达不到非得住院治疗的程度,洪涛觉得不光不用住院,他还打算过几天就去上班,反正在家待着也是待着,去单位里待着同样是待着。而且单位里有上百个国内外电视频道可以看,闲着没事儿了还可以去军营里找人下棋、玩牌、遛狗,比在家里一个人闷着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