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26章 他是坏人!

这一来,洪涛也不用装了,人家都看出来啦,而且还给出了暗示,自己此时如果面红耳赤的去掩饰,反倒被她看低。她们这些女人经常用这种手段来试探一个男人的底,通过不同的反应方式,就能大体确定这个男人是何种性格、阅历,然后再根据这些情况来决定下一步该如何对付。
原本她以为洪涛就是个爱说爱笑、没什么正经样的小伙子,另外就是脾气暴躁有点爱打架,而且这两年已经收敛了很多。这次借着探病的机会来看看他,顺便也想多和他聊聊,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最主要是想问问他,为什么要挨自己一脚,然后还替自己掩盖。
最可气的就是这个吊着一只胳膊的伤兵洪涛,你说你都这个德性了还不老实,还往家里招这种不三不四的女人,而且连院门都不关,就坐在院子当中眉来眼去、动手动脚的乱搞。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已经非常熟悉这种事情了,一点都不觉得丢人。也就是说他要比自己所了解的那个洪涛情况复杂的多,和这种人江竹意不光没有继续接触的愿望,还有一种深深的厌恶。
“张总,您可别逗了,和-图-书她要是我女朋友,这个院子早就被她掀了。成了,没事儿了,我宣布牌局到此为止!老吴,把我的钱拿出来,别想趁乱贪污啊,一分也不能少。收拾收拾准备吃饭!”洪涛没去和这些人讲述自己与这位女警察的罗曼史,那一段经历说出去真不太露脸,连吹牛的余地都没有,现在自己这只手到了晚上还生疼呢。自己和这位女警察以后最好也别再碰面了,太犯相,碰到一次自己就得倒霉一次,她的命硬,自己接不住。
洪涛对自己的斤两还是很了解的,自己看上去大大咧咧的没啥讲究也没啥脾气,可骨子里是个很固执的人,谁要是想改造自己,那势必引来一场针锋相对的斗争。自己不是受虐狂,干嘛非得去找个有可能让自己鸡犬不宁的女人回来呢,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嘛。至于说漂亮问题,洪涛觉得有自己负责颜值就够了,不用再来一个帮手。
“咯咯咯咯……本来我以为洪哥是个老实人呢,没想到也这么坏!”洪涛的话让黑裙子女人笑得浑身都在抖,不得不抱着洪涛的脖子以免从凳子上摔下去,表情那叫一个荡,声和-图-书音那叫一个嗲,姿势那叫一个暧昧。
“洪哥,她是不是你女朋友啊?不会是误会了吧,要不我追上去帮你解释解释?”这时红裙子的女人和黑裙子女人对视了一眼,听着是好心,其实是在试探。
“涛子……不会是有人把咱们给点了吧!”吴逸夫出去点餐回来时,随手就把院门虚掩上了,没锁。现在他很后悔,桌上还摆着几堆钱呢,数量也足够聚赌的下限,要是这个女警察真的公事公办,那就有点麻烦了,至少也得破点财才能过去。
“咣啷……洪涛,你出来一下!”这时院门突然被一股大力从外面推开了,其中一扇甚至撞到了墙壁然后又弹了回来,门楼顶上被震得直掉土。一位穿着警服、个子高高的女警察出现在了门口,脸上阴云密布。
漂亮女人多了,总不能碰上一个就追一个,洪涛理想中的媳妇不需要很漂亮,也不需要很有能力,和自己一样是个普通人就成,门当户对最好。如果两个人成长在不同的生活环境里,势必会有很多不一样的习惯和世界观,做个朋友没问题,但当夫妻就得没事儿磨合磨合了。
“呦,是江警hetushu•com官啊……您怎么找到我这儿来了,这可真是稀客。来来来,您正屋请……哦,这几位是我的朋友,今天也是来家里看望我的,这不没事儿就摸了两把嘛……”洪涛认识这个女警察,还熟的很,因为自己这只手就是被她给踢骨折的。要说她每次出场的架势都那么特别啊,第一次是挺身而出制止打斗;第二次是半夜举着电棍带人;今天改踹门而入了。不过话还不能直说,谁知道这位什么时候又搂不住火儿了,还得哄着。
洪涛不太清楚这个女人到底为什么对自己这么上心,按说她们要公关也该去盯着汪建新和吴逸夫,工程是他们俩承接的,自己就算去帮忙也顶多是个指挥干活的工头,犯不着在自己身上下这么大力气啊。肯定还有其他目的,这些女人向来是无利不起早,更不会白白出卖笑容来勾引自己,那是她们的本钱,自己身上肯定有值得她们投资的地方。可到底是什么地方洪涛还没想出来,只能先这么有一搭无一搭的应付着,还不能让她们俩觉出自己是个雏儿。为什么的问题可以找机会问问汪建新和吴逸夫,看看她们到底想从自己http://www.hetushu.com身上得到什么,自己能不能给。
“洪哥,出这张牌恐怕就该点炮啦。”就在洪涛脑子里有点走神的时候,耳边又响起了一声软软糯糯,黑裙子女人对他拿在准备打出去的那张牌提出了异议,不光用语言提醒,还用她的膝盖往旁边靠了靠,正顶在已经立正很久的小洪涛上。
江竹意的突然出现,只能算是个小插曲,洪涛并没往心里去,更没往其它方面想。自己招惹了她,然后她把自己打伤了,自己又帮她把一切麻烦扛了下来,这也算是因果报应,谁也不欠谁的了。在洪涛脑子里,自己和江竹意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的未来在仕途上,自己这辈子能当个小组长就算祖坟上烧高香。即便是她的身影和名字和经常出现在自己梦里,那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更谈不上缘分。
“点炮?点了就点了吧!我算看出来了,这一炮早晚得点,早点晚点都是点,你说是吧?”洪涛的反应很无耻,他不光一语双关的回应了黑裙子女人的言语挑逗,还毫不犹豫的用小洪涛主动顶了顶她搭在自己大腿上的腿,一点亏都不吃。
“那……那您没事常来啊……”洪和图书涛早就摆脱了黑裙子女人的纠缠,站起来准备招呼江竹意,但他的站姿有点怪异,老像是在给谁鞠躬一样,上身微微向前倾,屁股向后撅着。但就算这样也没掩饰住他刚才的反应,同时也被江竹意看了出来。她临走时的那种眼神里全是不屑、轻蔑和厌恶,洪涛看得很清楚,所以也没敢追出去留客,只是咱在院子里干巴巴的喊了句废话。
但在院门口站了几分钟之后,江竹意觉得这个洪涛隐藏的太深了。他是不怎么打架惹事儿了,却也没往好的方向发展。要问是怎么看出来的,这不是明摆着的嘛,他身边那两个穿黑裙子和红裙子女人浓妆艳抹的,一看就不是啥好东西,再加上一个留着一头长发还梳个小辫的吴逸夫,这种组合能是好人?尤其是那个黑裙子女人,和他太亲昵了,整个身体都快挂在他身上了,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更是搭在了洪涛的大腿上,时不时还有互动,让人看了都脸红。
“我就不进去了,这是我给你买的东西,既然你有客人在那我就不多待了,祝你早日康复,再见!”江竹意并不是刚来,她在门口已经站了一会儿了,透过门缝把洪涛的丑态全看在了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