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31章 连人带鱼一起钓

“我说你们还让不让人睡觉啦!大人叫孩子哭的,神经病啊!”这时小花园旁边的屋子里也亮灯了,里面传出一声暴躁的怒吼,洪涛和孙丽丽这通咋呼终于让附近的住家忍无可忍。
“哈哈哈哈……听你这么一说,原本刀光血影的场面都成喜剧片了,你怎么就那么贫呢。”孙丽丽还是头一次听一个男孩子用这种方式来讲述这么一个故事,笑得都快岔气了。能打架的人她见多了,夜总会那种地方来的不都是富商和官员,很多在黑道上混的不错的人也经常光顾,喝点酒之后也经常会聊他们的光荣历史,不过讲述的故事显然没有洪涛讲的轻松惬意。
“你个瓜娃子!我、我打死你!”孙丽丽瞬间就想明白自己应该是被这个坏小子涮了,可是低头找了找,脚边非常干净,啥武器也没有,干脆就用手包当武器吧,隔着栏杆雨点般向洪涛挥去。
“我、我、我也能吃!”要不有古人特别指出过,说实话伤人!孙丽丽听见洪涛这句实话,气得直跺脚,我了半天,干脆也豁出去了。
“您要是还想吃到鱼就别废话了,抬高胳膊等我会儿,我先收线。”平时话不多的人,突然冒出一句来能把人噎死,瞎子叔就属于这样的。洪涛没去和他废话,而是赶紧低下头去找其它的鱼线。这种体重级别的鱼只要上钩就不用担心挣脱,自己的鱼钩和鱼线都是质量非常好的进口货,再大几倍的鱼也跑不了。唯一碍事儿的就是其它鱼和-图-书线,如果要是缠在一起,那不光鱼得跑,鱼线也得乱成一团麻,解半天都不见得能解开。
“你后背上这些伤疤都是打架弄的吧?”在路过一盏路灯时,孙丽丽突然借着灯光看到洪涛的后背上有几条明显的伤痕,好奇心又上来了。
“乖哦……过来、过来,让姐姐把你抓住哦……”孙丽丽想不接着也不成了,只好学着瞎子叔的样子,用双手抓着鱼线一点一点的往上倒,一边倒线嘴里还一边念叨,说的还是她的家乡话,看来真的很紧张。
“你回去小心点,别逞能摔着,小心你的伤手。”瞎子叔看着洪涛乐呵呵的走了,在后面还叮嘱了一句,这才把网抄拿起来,掂了掂斤两,很满意,这一宿没白熬啊。
“不用啦,您看我背上背的这位没,中午我让她请我吃大龙虾去,走了啊。”洪涛还真不是说客气话,就算再好吃的东西,在他眼里都没啥诱惑力。他本身就不太好吃,钓鱼就是为了玩,钓不好钓的鱼挑战才更大,以后和别人吹牛的资本也多,只要鱼上钩,基本就算完成任务了。
“我操!小涛啊,你这个朋友真是性情中人,这种话都敢大声喊出来!”瞎子叔此时正拽着一根鱼线小心的溜鱼,突然听见这一声娇喝,嘴里叼着的烟屁都被吓掉了,腾出一只手揉了揉眼,努力向孙丽丽那边张望了张望,冲着已经跑到跟前的洪涛伸出了大拇指。
“哎,你……我还不如鱼啊!”孙丽http://www.hetushu.com丽觉得自己被人忽视了,还是个年轻男人,这种打击很强烈,她还是头一次遇上这样的人,难道自己的吸引力退步啦?
“唉,常在河边走,哪儿能不湿鞋啊。小爷我当年号称三海洪教主,可惜还是不能全身而退啊。这是让人用啤酒瓶划的,要不是我腿脚利落估计身上还得多几个洞。那时候年纪小不知道死字儿咋写,现在别说有人拿着啤酒瓶,就算他拿根香蕉我也服软。你说打架又不给工资,赢了也不给奖金,当初为啥就那么上瘾呢?”洪涛之所以平时很少在外面光着膀子展露身材,不是身材不够好,而是上面有他走麦城时候的伤痕,不太露脸。
“我说你看着不胖,可真不轻啊。从这点上就能看出来,你是个很能算计的人,我姥姥说这叫贴骨膘儿,有肉都长在骨头缝里不让人看见,你说这得多鸡贼吧!”虽然在湖边熬了大半宿,身上被蚊子叮了好几个大包,手上的石膏还都湿透了,但洪涛的情绪很好。
“哎呀……它、它跑了……我不是故意的,线割的手疼……”可能是这条土生土长在后海里的鱼听不太懂四川话,在临近岸边时突然来了一个大翻身,剧烈的挣扎起来。然后孙丽丽手里的鱼线就不见了,她张着两只手,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一面是因为了手掌上的剧痛,一面是怕洪涛埋怨她。
“瞎子叔,鱼归您了,要我说您也别吃了,早点起拿到银锭桥头去,我估和_图_书计能卖上百十块钱吧。”至于那条大鳜鱼,洪涛压根也没打算要。瞎子叔家里经济负担重,如果明着给他钱,那叫骂人,给他一条鱼,就没关系了。
“哇……好大的鱼啊!小心、小心,别让它跑啦!”但是没多久,洪涛觉得最大的妨碍不是其它鱼线了,而是趴在栏杆上大呼小叫的孙丽丽。她这个花腔女高音的嗓子一通大呼小叫,连湖对面都有房子开始亮灯了。估计附近的住家以为有人在湖边干坏事儿呢,否则这个女子咋会喊得这么急促、这么凄厉呢。
“来来来,你也别光动嘴不动手,试试亲手把它钓上来的感觉。”收拾完了其它鱼线,瞎子叔已经把鱼溜到了岸边,个头确实不小,粗略看上去得有四斤重。洪涛接过瞎子叔手里的鱼线,走到了孙丽丽跟前,问都没问,直接就把鱼线塞到了她的手里。
“你可真能吹……”孙丽丽觉得和洪涛聊天,不光风趣,而且很有意思,听他说话很轻松,不用动脑子。他虽然话是有点多,却很少说那些让人为难的东西。
“我可没那么娇气,以前在家的时候也去野湖里游过,只是没你水性好。”孙丽丽对洪涛主动扶着她的胳膊的举动没有表示出什么反感,一边低着头数着方砖走路,一边还聊起了自己的以往。
“我还是给炖了吧,等中午你们俩一起过来吃点,这玩意是吃一条少一条啊,钓这么大的不容易。”瞎子叔也没想占洪涛的便宜,现在洪涛要照顾这个年轻女孩子和-图-书,暂时顾不上这条鱼,但自己不能趁人之危啊。
“呵呵呵,这一点你不用自卑,不是吹啊,从后海带前海就连积水潭都算上,能比我游的远、游得快的人真没几个。”洪涛没有去追问孙丽丽的家乡在何处,对于这些女孩子来讲,真名、家乡都是非常隐秘的隐私,连她们自己之间都不会相互打听的。外人问了也是白问,随便告诉你一个小地方的名字,你知道是真是假?这些东西牵扯到她们未来的出路,如果被家乡人知道了她们的工作性质,她们自己没事儿,但家里人恐怕就不那么舒服了。
“你自己慢慢走,小心脚底下。我估计那边是上鱼了,先过去帮忙!”还没等她的娇笑声停下来,洪涛突然把她的胳膊一放,迈开大步就跑了起来,刚才那个感觉着很贴心的男人不见了,直接就把她给扔到了这里不管了。
“你要干嘛?”孙丽丽很纳闷,钓鱼为啥还要站在椅子上呢?
“我还能干嘛啊,猪八戒背媳妇赶紧跑呗,你还想等着人家出来再骂你一顿?就您这双踩死牛,啥时候能走回家去,还是我背着您走吧。来吧,别客气,今天小爷高兴,给你个免费的机会。上不上随你啊,如果不上,我可不陪着你在这里挨骂。”洪涛转过身在长椅前面蹲了一个马步,示意孙丽丽爬到自己背上来。这可真不是要占她便宜,她那双高跟鞋真走不了小花园这里的路,自己家在北岸,要绕过大半个后海,要是和刚才一样走着小碎步,到家估m•hetushu•com计就天亮了。
“上来喽……你活该挨揍,太他妈坏了!”瞎子叔顾不上看这一对儿年轻人打打闹闹,他也不等这条鱼太靠近岸边,就伸出网抄直接给抄了起来,这才放下心,转头当起了裁判。
“嘻嘻嘻……傻子才不上呢,好好背着,稳当点啊,到家我给你小费。”孙丽丽不愧是夜总会混出来的,丝毫没有扭捏,干脆一低头把自己的高跟鞋给脱了,随手扔到了水桶里,然后借着长椅的帮助,向上一窜趴在了洪涛背上,嘴里还占着便宜。
“嘘……挨骂了吧,都怪你!快,帮我提着这个桶,站到椅子上去!”洪涛和孙丽丽顿时不打闹了,大半夜的鬼哭狼嚎确实太缺德了,你不上班人家明天还得上班呢。洪涛把装满了钓组的水桶往孙丽丽手里一塞,然后指了指旁边的长椅。
“完了,你赔我吧,市场买的我可不要,我就要野生的!好在我这儿还有一条,喏,在这儿呢。吓你一跳吧,哈哈哈哈哈……”洪涛恶狠狠的瞪了孙丽丽一眼,然后一低头,从脚下又拿起一根鱼线,双手快速的拽了两下,那条鱼就又被拉到了岸边。他早就知道孙丽丽拿不住鱼线,所以早就把鱼线缠在自己脚上了,让孙丽丽接手只是他恶作剧的开始而已。
“你比鱼强多了……但是鱼能吃,你只能看……”洪涛穿着一双拖鞋、吊着一只胳膊却能跑得飞快,这也是常年练出来的绝技。身后女人的埋怨他也听见了,不回答属于不礼貌,于是一句大实话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