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36章 三元娱乐城

价格的高低完全取决于这家歌厅的名气,名气越大的价格越高,根本就不用考虑消费者能否接受的问题。因为这些场所针对的消费群体并不是普通社会群体,它们赚的是先富起来那部分人的钱。而这部分人根本就不拿钱当钱,只要能让他们觉得自己与众不同、高高在上了,就不考虑性价比的事儿。
“地下还有一个桑拿浴呢,以后你小子可算是有福了,吃饱了就唱,唱累了还能下去蒸蒸,一分钱也不用花。怎么样,哥哥我给你找的活儿不错吧?”吴逸夫还嫌汪建新介绍的不够全面,又加上了一条。
“怎么样,还算气派吧?一层是餐厅散台,二层是餐厅包房,整个三层和四层有一半被打通了,就是夜总会的大厅,足足七米多高。另一半儿都是包房,二十多间,虽然数量不算多,但装修很有档次。”汪建新肯定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对这桩建筑物里的格局分布很熟悉,充当了解说员。
卡拉OK、歌厅、夜总会、KTV、演歌房……这些称呼其实说的都是一种场所,不过随着时代的不同,这种场所的格局和经营方式也有所变化。
“嘿,先别说这么多好听的,我吃点方便面就能活,蒸不蒸也不吃劲儿,就是这个工资不知道能给多少啊?”洪涛嘴不刁,也没有蒸桑拿的毛病,和_图_书唯一惦记的就是能拿多少钱。
吃完了这顿饭,三人也没闲着,而是开着汪建新的那辆二手面包车去了南城,具体位置是劲松一带,张媛媛和孙丽丽的三元娱乐城就在这里。汪建新打算先带洪涛来熟悉熟悉工作环境,过两天全部的装修工作一收尾,就该洪涛带着灯光音响工程队进驻了。
同时这段时间也是歌厅业的暴利期,一瓶进价百十块钱的洋酒在歌厅里的价格要翻上五六倍甚至更多,一位小姐的台费少则一二百,多则上千,去这种地方玩一宿,普通人一年的工资不见得够用。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歌厅的消费价格还真是良心价,蔬菜肉粮食啥的年年涨价,但小姐的小费从九十年代中后期一直到二十一世纪,始终都维持在这个水平上,很好的消化了通货膨胀的压力。
“你们张总在不在?就说我找她。”此时一层的餐厅已经开业了,三个人一进大厅,一个穿着暗红色长旗袍的领位员就笑盈盈的走了上来。汪建新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然后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很有大老板的气势。
“我倒是真想尝尝,可惜你洪哥哥刚塞了我一肚子爆肚和羊肉片,没这个口福儿喽,下次再说吧。我们俩今天是专程带着你的洪哥哥来熟悉熟悉环境的,过两天设备hetushu.com就都到了,你可得把他伺候好,他是个小心眼儿,一点儿不高兴就会满肚子冒坏水儿,到时候你和我们俩告状都没用,他使得坏别人都无解!”吴逸夫很是后悔先去和洪涛吃饭再来这里的决定,于是也没饶了这个让自己吃不上正宗川菜的罪魁祸首,把洪涛说得要多不堪有多不堪,听着还像是帮洪涛说好话呢。
从九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初的十年,基本都属于这段时期,随着改革开放速度逐渐变缓,社会经济秩序逐渐稳定,人们也渐渐的从狂热状态向理性回归。这种回归并不是主动的,而是被动的,不回归不成啊,因为钱越来越难赚了。同时经过这么多年与外界的接触,大家也认识到用大把大把撒钱装逼不太高档,于是歌厅行业的火爆也随着这些人群的理性而理性起来,逐渐开始向平民化发展,试图用提高流水来代替高额暴利。
“你眼里就只有洪哥了,合算我们俩都是搭配啊。”汪建新和吴逸夫对孙丽丽的表现有点纳闷,她和洪涛就见过一次面儿,总共也没几个小时,咋就这么熟了呢,一上来就开玩笑,还是别人听不懂的,这里肯定有故事啊!
在这场大清理运动之后,歌厅、夜总会就开始向平民化彻底转变了,成了一种低消费、单纯提供歌唱环境的场所,和*图*书也就是演歌房和KTV。这时候大家出来办事儿请客,谁再说去演歌房里坐坐,基本就是普通百姓水平,档次比较低。这就是整个行业在三十多年间,伴随着改革开放走过的历程,它的兴衰从一个侧面也反应出改革开放的走势。
“哪儿能啊,王总和吴总都是老熟人了,不用那么客套嘛。张姐正在三楼培训新人呢,一会儿才能完事儿,我先带几位大哥去二楼包房坐会儿吧,尝尝我们这里的厨师手艺如何。尤其是正宗的川菜,从重庆请来的大厨!”孙丽丽应对这种场面就像喝白开水一般自如,说笑间就把前后事儿都交代清楚了。
但这时社会环境和政治风向突然变了,以前天天泡在歌厅、夜总会里的官员们不见了,他们摇身一变返回头来对原本由他们保驾护航的产业展开了大清洗。由于他们多年间混迹于这个行业里,所掌握的行业内幕一点不比从业者少,所以采取的手段和方法非常彻底准确致命。目标就是这个行业主要经营项目之一,有偿陪侍,一棍子就把整个行业全打趴下了,很少有漏网之鱼。合算在这十多年里,他们都是余则成啊,一直潜伏在这个行业里忍辱负重,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彻底清理它,壮士兮!
“对,只要别再让我洗衣服就成了,咱上楼看看吧?”洪涛不打hetushu.com算再和这个孙丽丽斗嘴了,真斗不过,一个女人要是也和自己一样能说,男的真是没啥好招儿。此时和斗嘴玩相比,洪涛还有一个更感兴趣的事情,亲眼看看自己未来的工作环境,同时也要在心里规划一下未来所需的灯光音响设备。
“还真别说,是个大买卖啊!”原本洪涛并没认为那两个女人能开多大的夜总会,就算汪建新和吴逸夫多次强调,也没太往心里去。等他站在这座占地面积足有上千平米,光地上建筑就有四层的小楼面前时,真的有点吃惊。这座建筑物的外部装修已经基本完工了,罗马式的雕刻门柱一直通到了楼顶,外墙上还有几座罗马浮雕,门窗边沿都用金粉勾画出了图案,在面光灯和背景灯的映衬下,确实有点欧式风格城堡的意思。
“我看洪哥挺好的,肯定不会为难我们姐妹,是不是啊洪哥……”孙丽丽嘴里都快吐出蜜来了,那个甜那个腻啊。
“成吧,咱进去瞜一眼?”不少于二千块,洪涛觉得这个价格很公道,看着这座建筑物也有点更顺眼了。
在如何娱乐这个问题上,中国人更传统,很快有人就发现,如果把古代的青楼模式与卡拉OK厅结合在一起,对人更有吸引力,于是歌厅、夜总会就出现了。这里除了场所装潢更豪华、灯光音响设备更专业、配套设施更www.hetushu.com全面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那就是陪侍者,刚开始叫服务员,后来统称小姐,再后来又叫做公主,反正是好听的词儿一个劲儿的往上招呼。
卡拉OK是它的最初阶段,我国大概起源于改革开放初期的八十年代,那时候一台电视、一台录像机、一套简单的音响设备、一支麦克风,就可以在餐厅、礼堂、舞厅里构建一个能让人放声高歌的系统。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它的妙用,于是就用一个特定的场所放上更专业一些的设备,专门用来供人酒足饭饱之后娱乐,这就是当时的卡拉OK厅。
这一段时期是此行业发展的高峰期,上到北上广这些国内顶级大城市,下到县城甚至乡镇,几乎就找不到没有歌厅身影的地方,贫困县里可以没有经济产业,但歌厅免不了。由此也可以看出先富起来的这部分人艺术修养普遍都不低,很热爱歌唱事业。
“具体数额张总还没说,不过不会少于这个数儿!少了别说你不干,我都不答应,我办事儿你放心!”吴逸夫伸出两根手指冲洪涛比划了比划。
“哎呦……洪哥来啦,怎么着,这是追着我要洗衣费来啦?嘻嘻嘻嘻……”不到五分钟,一个穿着笔挺西裤雪白衬衫的身影就从电梯里飘了出来,人还没到呢,笑声就先到了,然后伴着一阵香风,洪涛身边就多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