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39章 求解

“得,那我看着您扫。说实话,我这个心也该扫扫了,这些日子我不知道撞了什么邪,老是做一些非常古怪的梦。您猜怎么着?这些梦和真事儿一模一样,我在梦里见过的人、做过的事儿,很快就会出现在我面前,比真的还真。而且有些事儿我还没做呢,梦里就梦到了,您说我这种算不算是中邪了啊?需要不需要上点手段驱驱邪啥的?”当着明白人不说暗话,既然是找老和尚来排忧解难的,洪涛也就不客气了,一句废话没有,把自己的遭遇全给老和尚说了一遍。
洪涛从来没见过如此想得开的和尚,于是就和他聊了起来,什么都聊,还传授了这个和尚一些钓鱼的诀窍。那个和尚也没表示钓鱼是什么坏事儿,甚至还拿着钓竿试了试,可惜一条都没钓上来。最后分手的时候,和尚告诉洪涛他就在旁边的广化寺里住,欢迎洪涛没事儿去找他聊聊。
这时那个当时还不算老的和尚就走到了自己身后,指着那些鱼问自己:你这是在钓鱼还是在报仇?难道你和这里的鱼有仇?又或者说这些鱼得罪了你?它们活着、长大,以后还能让你钓,让你快乐。如http://m•hetushu.com果你把它们都杀死了,那以后是不是鱼就少了,快乐也少了?
“那你进去吧,别告诉师傅我拦过你,师傅说对人要友善,我今天犯戒了……”小和尚觉得洪涛今天是与往不同,大大的不同,勉强信了一次。
这几年去广化寺里也不是白蹭斋饭的,如果里面那个老主持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也蹭不到斋饭吃。至于老主持干嘛要对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洪涛也不清楚。他们俩头一次相遇是在后海边上,当时自己刚上高中,正拿着一根自制的竹子钓鱼竿钓得开心呢,一大串小鱼被一根柳树条串起来高高挂在树枝上,作为向别人显摆的战绩。
“您放心,谁说一个字儿谁是那个!改天我请您去仿膳吃斋,谢谢了啊!”洪涛再混蛋也不愿意硬闯寺庙,不信归不信,但不能扰乱人家的信仰,这是做人的底线。一见小和尚松口了,那是万分高兴,于是破嘴又有点管不住,怎么邪乎怎么说。
“小师傅,大师在不在?我找他有点事儿……真有事儿,很重要的事儿!”天一亮,洪涛连早点都没顾上吃,就来到和*图*书了广化寺的门口,正巧有个年轻的和尚在打扫,看着眼熟,于是就上前问了一句。
和尚的回答也很有意思,他说世间万物都是有天敌的,比如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而人类的天敌就是人类自己的贪欲,如果能克制住这份贪欲,就能活得快乐一些,但要是没了这份贪欲,人类也活不下去。所以他不劝洪涛放弃钓鱼,这等于是劝人自杀,但也不能看着洪涛玩了命的祸害生灵,这也等于是看着洪涛自杀。只要洪涛能少杀一些,他就满意了。
“施主不好在出家人面前打诳语……”这下可真吓到小和尚了,他不光没信洪涛的话,反倒认为洪涛是有什么大阴谋,比如说一直耗到晚上,连晚饭也一起吃了。
前脚刚踏进小院门,洪涛就看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和尚正拿着一把巨大的竹扫把在院子里扫地呢。和这个扫把比起来,他的身体显得很单薄,如果来阵大风说不定都得刮倒。这个老和尚就是当初让自己少祸害鱼的那个和尚,以前经常见面儿还觉不出他已经很老了,但这一年多没见,他好像突然老了十岁。
那个老和尚住的小院子洪涛很熟m.hetushu.com,三拐两拐就到了,院子里打扫得非常干净,每块砖都和用水洗过一般,除了阳光和小鸟,几乎听不到任何动静。在这种环境里,你就算是个平时大大咧咧不修边幅的人,也不由得会收敛一下自己的习惯,尽量放轻脚步,以免破坏这种安静祥和的气氛。
“丁师傅,您都这么大岁数了,这种活儿就该交给别人干,来来来……给我,我来扫!”要说洪涛这个人吧,很多时候并没什么心眼儿,和这位老和尚相处了近十年,他都不知道人家法号是什么。老和尚也没主动告诉过他,每次洪涛问了这个问题,他都说洪涛不算信徒,只需要知道他俗家姓丁就够了。
不过洪涛觉得和这个和尚聊聊天、听听老年间的故事之后,内心会平静很多,有些以前一直想不通的事情,不是说就能想通,但可以不去想了,时间一长也就淡漠了、忘记了。两个人的关系并没有太过亲密,随着那个和尚年纪越来越大,能见到他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少,洪涛也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进入社会越来越深,去那座寺庙里乱转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或者说是自己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和-图-书少,不需要再去听谁讲述人生的话题了。
“我……我是遇到麻烦事儿了,每天都做噩梦,好几天睡不好觉,想来问问大师我身上是不是有了什么脏东西,真不是来蹭饭的。要不这样,你拿着我的手表,如果我一个小时之内不出来,你就把手表扔后海里去咋样?”洪涛真是为自己的名声郁闷,按说自己平时在这一片很乖了啊,谁家有个麻烦只要自己碰上、而且不太费事儿,肯定会伸出援手的,怎么到头来就成了净街虎呢,连个小和尚都视自己为洪水猛兽。
洪涛也没客气,没过几天就真的去找那个和尚聊天去了,主要目的还是想去广化寺里看看,那地方他一直都没进去过,好奇啊。这一去就是好多年没断,他和那个和尚相处的还不错,有时候下下棋、有时候聊聊天,对方既不鼓动自己信佛啥的,也从来没说过佛有什么好。最有意思的是老和尚知道很多老京城的事儿,解放前解放后、南城北城四九城都清楚。洪涛听他的口音应该是京西一代的人,但怎么想怎么纳闷,他这是和尚啊还是胡同串子!
“我缺这口吃啊!我……好吧,我保证今天不吃饭,只找大师说几句hetushu.com话,说完了我就走还不成?麻烦您了……”洪涛习惯性的启用了自己的毒舌去喷人家,不过话一出口又觉出不太对劲儿了。往常自己是无欲无求,让不让进无所谓,反倒理直气壮,今天自己是有求而来,底气好像不太足了,破天荒的说起了客气话,还带上一堆他自认为很善良的笑容。
如果当时不是一个和尚来和自己说这番话,洪涛保证会让他先尝尝什么叫国骂,然后再用网抄当棍子,打得丫抱头鼠窜。可当时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居然没暴躁,还舔着脸问这个和尚,不该是劝自己不要杀生嘛,怎么改成少杀生了?
“洪涛啊……你还是别动手了,去屋里坐着吧,我这不是在扫地呢,而是在扫我的心,谁也帮不了。”老和尚看见洪涛之后,愣了一下,然后依旧吃力的挥动着扫把,丝毫没有休息的意思。
“施主要是想吃斋饭,不如等中午时分再来,师傅身体不太好,不能陪你一直下棋到中午。”那个年轻和尚确实认识洪涛,也对洪涛来此的目的非常不齿。不过作为一个出家人,他没法在言语上太过激烈,只能是婉转的表达了一下不满,期望洪涛今天的脸皮能稍微薄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