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45章 为什么要走?

“我说老吴啊,你都五十出头了吧,干嘛这么玩命啊!钱这个玩意挣不完,什么时候算个头儿啊,你要是把身体弄坏了,有多少钱也是白搭。”汪建新说的估计是实话,一看吴逸夫那个蔫头耷拉脑袋的德性,就知道累的不善。
“嘿嘿嘿,实话和你说,我和老吴这几天也没闲着,平安里那边有个中直机关的饭店,他们要改造一个多功能厅,加装一部分会议系统,再弄一套简单的音响灯光,没事儿的时候可以唱唱歌、跳跳舞啥的。那种活儿你也不愿意干,干脆就我和老吴自己干得了。我们俩可一点儿没偷懒,连小工都没用,不是都给你弄过来了,那边就耍我们老哥俩,可苦了!”汪建新一见洪涛问起来了,也没刻意瞒着,原来他们俩又找到一个活儿。
整个十一假期,除了上卫星站值了三天班之外,洪涛都是在工地上度过的。每天有忙不完的事情要做,一会儿线管里的线多了一根找不到接哪儿了,一会儿墙上预留的线管被堵死了,一会儿包间功放的保险管烧了无法开机……反正是没有一刻闲工夫,别看总共没几个人干活儿,但是事儿一点都不少。
洪涛也觉得时间有点紧,不过他脑子里已经有了正常营业后的效果,那个梦真是起了大作用,里面不光是彩色的,还带着声音效果,就像身临其境一般。有了这种先知先觉,洪涛基本就可以不太考虑http://www.hetushu.com调试阶段所耽误的时间了,把这段时间省出来,差不多够用。
“基本都在这儿了,音箱太占地方就没送来,等你都装的差不多了,我们俩过来和你一起弄,死沉死沉的!”合算这些还不是全部,最大最占地儿的音箱还不在其中,汪建新一边抹汗一边补充了一句。
“不至于吧……”看到汪建新不想深聊这个问题,洪涛也有点心虚了。老汪这个人和大大咧咧的吴逸夫相比,别看岁数小一些,但性格向来谨慎,做事儿圆滑且滴水不漏,他对这个问题如此避讳,肯定不是空穴来风。不过就和吴逸夫说的一样,自己对那段历史印象并不深,也体会不到他们的感受,听起来触动也就没那么大。
从第二天开始,一个吊着胳膊的大个子年轻人就出现在了三元娱乐城的三层和四层大厅里,吆五喝六的指挥着三个汪建新和吴逸夫的手下,把一台一台的电视、功放、音箱往包房里抬。然后就是穿线、焊头组装、固定,整个三元娱乐城最后一项工程算是开动了。
国庆节刚过,汪建新和吴逸夫也露面了,随着他们而来的不是慰劳,而是更多的活儿。大厅的设备开始入场,一箱又一箱、一件又一件儿,塞满了足足两个包房,楼道里还放着一大堆。
“老吴,我看咱们还是赶紧走吧,那边的活儿也不能耽误,否则hetushu.com结账的时候又是麻烦。洪涛,你也别太着急了,实在干不完就给我打电话,那边的活儿拖几天也就拖几天了,我和老吴回来咱一起弄。”还没等洪涛反应过来,汪建新就打断了吴逸夫的话,又叮嘱了洪涛一句,拉着还想抱怨抱怨的吴逸夫走了。
“废话!花美元你得把钱除以八,你要是花英镑更贵了,多新鲜啊。我说你们俩也是,干嘛非黑了心的把孩子送出去?在国内待着不是挺好的嘛。现在挣钱的路子那么多,你们俩的家底儿又不薄,这是图什么呢?”洪涛都快把眼珠儿翻出来了,他实在是搞不明白,这两个人干嘛非要拼了老命把孩子送出去,为此不惜把这点家当全押上。
好在这里的环境还算不错,冬暖夏凉、风吹不到雨淋不着,孙丽丽负责的后勤保障也给力,想吃啥就去厨房和厨师说,想喝啥直接去库房领,虽然忙了一天,却是自己喜欢的东西,累但是挺快乐。实在身心俱疲的时候,洪涛还能去二楼包房里观摩孙丽丽是怎么培训那些新来的小姐的,有时候再扮演一下客人,按照孙丽丽的导演,把有可能发生的所有情况都演一遍,和一大群女孩子乐呵个把小时,啥疲劳都没了。
可就是在如此大好形势下,为啥汪建新和吴逸夫非要逆潮流而动呢?也不光是这两位,就连自己老爸活着的时候,也不止一次的提过让自己出和_图_书国留学的事情。他说他有学生在国外定居了,可以帮自己办手续,还能照顾自己在那边的生活。洪涛当然是没答应,他连在国内上学都没啥兴趣,为啥要多花钱、多受累的跑到别人国家去上学?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嘛。问题是自己老爸和汪建新他们干吗要做出这种选择呢?洪涛是百思不得其解。
“你们俩这些天都不露面儿,真打算当甩手大爷啦?我可是第一次独立弄这么大的工程,就不怕我给弄毁了?”洪涛觉得汪建新和吴逸夫有点不对劲儿,就算再放心自己也不能七八天不露面吧。
不过这样做也有副作用,主要是在名声上的。由于自己老演那些素质不咋高的客人,有时候还得无理取闹,又演得非常像,所以经常把这些初来乍到的小姐搞得非常狼狈。于是在她们眼里自己就成了一个大坏蛋,用她们的话讲,如果未来这里来的客人都像洪涛这样,那现在就可以考虑辞职回家了,这个日子没法熬。
“爱说不说,你就算想和我说,我还没功夫听!干活!”不过洪涛并没往心里去,人家不想说,自己也不太想听,现在也不是闲聊天的时候。眼下堆了一屋子一楼道的设备,哪儿有时间去仔细琢磨这些东西,还是先把眼前的事儿解决了吧。
作为工程总指挥,洪涛的时间真不多,现在还有两天就是十一,所有设备安装和调试工作都要在十月底完成,十月三十一日就www.hetushu.com得正式开张营业。届时会有几位大人物来这里捧场,具体是谁张媛媛也没说。至于说为啥非要这么急急忙忙的正式开业,连试营业都没有,这也是无奈之举。按照张媛媛的说法,不是她不想稳一稳,而是那几位大人物的时间不由她来安排。这几位也不是凭她的面子能请来的,都是她之前傍的那位台湾大款王总借着香港回归的春风从当地请来的大腕儿,是来京都为他的房地产公司拍摄广告的,到三元娱乐城捧场只是捎带手的私活儿。
“嗨,你是没家没孩子,不知道这里面的苦啊。我儿子明年就该高中毕业了,老汪的儿子正好初中毕业,他们小哥俩老汪都给办好手续了,一起去美国留学。老汪家的亲戚也不是资本家,人家帮咱办手续总不能还负担孩子的学费和生活费吧?我这不是想给孩子多挣点嘛!你说咱在国内还不觉得穷,怎么一花起美元来,就总觉的自己是个穷光蛋呢!”吴逸夫一咧嘴,笑的比哭还难看,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
“嗨,要我说啊,这些人是被吓怕了!你小子运气好,没赶上那几年,要是赶上了啊,说不定你也得是个造反派的小头头呢。你琢磨啊,一个人干过一件操蛋事儿,把大家伙儿祸害的不善,后来他说他改了,以后不干了,但也只能口头上赔礼道歉,啥也赔偿不了,能有几个人相信?最可怕的是他以后咋样谁也管不了,万一哪天他又和*图*书犯了呢?你说咱能不怕……”吴逸夫看到洪涛还皱着眉头没琢磨明白,又举了一个更清晰的例子。
“唉……怎么说呢,也不是我们哥俩反动,而是……而是为了以后啊。大道理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们团里但凡是有路子的人,不管是演员还是导演都黑了心的往外跑,就算他们本人跑不出去,也得把孩子送出去。他们里面也不乏大学生,甚至还有国家一级的演员呢,你说他们傻吗?肯定不傻,但不傻为啥要这么做呢?这里面可就有讲究了。”汪建新没有正面回答洪涛的问题,不过他举了一个例子,用以说明他的选择正确。
他自己生于七十年代初期,但真正懂事儿的时候已经是中后期了,那时候生活已经不像老辈人说得那么艰苦,真正吃苦的日子自己没赶上。尤其是改革开放这几年,很多人都是眼睁睁看着富了起来,就和吹气泡一样快,连自己那个非常不靠谱的小舅舅都成了老板,只要稍微有点本事和胆子的人,干点什么都能挣钱。
一个月时间把大厅、包间的设备全安装完,还得调试完,按照常规工作量肯定是不成的。人手就这么几个,而且熟练工只有一个,其他两个人只能算是半个电工,接个线焊个头成,其它都要有人指导。更麻烦的是灯光、音响并不是装在平地上,大部分都要固定在离地六米多高的移动灯架上,而且在灯架没配平之前是不能升降的,也就是说还得高空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