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47章 吃大亏了

“春花……给大爷倒洗脚水去!”洪涛连抵抗都不抵抗了,自己就一只胳膊能用,得护着另一只伤手,身上还压着一个大活人,反抗也是徒劳的。但士可杀不可辱,今天要是低了头,以后就别打算能在她们面前抬起来。扒就扒,自己又不是太监,不怕看!
“干嘛呢!干嘛呢!上班时间你们干嘛呢?回去!”救星终于来了,平台上传来了张媛媛的呵斥声。随着这声呵斥,外面起哄的声音瞬间就没了,洪涛身上的压力也跟着一松,几个女孩子松开手打算溜走,他也终于可以腾出手去提裤子了。
“哈哈哈……嘟……嘟……再来一个……哦……”灯架上的两个工人也不是好鸟儿,干活儿不咋地起哄倒是真利落,洪涛最后一个长音还没收尾呢,他们俩就带头笑了起来,还把口哨吹得山响。这么一来,那些女孩子也忍不住了,跟着一起笑了起来。她们真是单纯,愣没听出洪涛这是在损她们呢。
“哎呦……杀人啦!救命啊!”话音刚落,洪涛就觉得胯下一凉,然后就是一阵剧痛,小洪涛被人给抓住了,m.hetushu•com不光是抓,还有尖利指甲在刺。和那些革命先辈比起来,洪涛在意志力方面差太远了,这还没上刑呢,就和杀猪一样嚎叫了起来。
“我操!老刘,快把门锁上!看什么看,我让你把门锁上……”洪涛一看孙丽丽消失在了平台上,而且她身后还跟着几个女孩子一起消失,立马就感觉到了危险,回头冲着屋里另一个正在整理电线的工人喊了起来。可惜那个工人没理解领导的意图,拿着一捆电线傻呆呆的看着洪涛,不明白锁门干什么。
“我投降!我投降!给我留点儿!下次再也不敢啦!老刘……过来救我啊!敢跑我扣你工资!”别看只是五六个女孩子,你要是不想伤人,还真弄不过她们。很快洪涛的裤子就被拽到了脚脖子上,这时候除了求饶喊救命之外,洪涛也没辙了。他连脸都露不出来,全被坐在身上那位给压严实了。
“我说是扒裤子的才有资格干吗?让你干就干,哪儿那么多废话,不想干就回家!其他人站楼道里练体型,别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这不http://www.hetushu.com是在家里想怎么待着就怎么待着,出来挣钱还怕累,有这么好的事儿你们给我找几个去!我跟你们一起站,站到吃饭!”在这些女孩子面前,张媛媛简直就是小说里那种无良的老鸨子,说话就没有笑着的时候,动不动就瞪着眼睛训一顿。
“哎哎哎……这屋里都是设备,碰坏那样儿你们都赔不起,不许进来啊……哎哎哎,别动手,好男不和女斗!哎呀,谁的指甲这么尖,再掐我可急了啊!”电光火石之间,屋门就被人推开了,横眉立目的孙丽丽带着几个女孩子直接就冲了进来,也不管有没有设备,围着洪涛就上手。有揪耳朵的、有掐大腿的、还有捏鼻子的,洪涛纵然有一身功夫,也不能和她们用啊。光靠一只手肯定挡不住这么多只手,瞬间就蜷缩在椅子里失去了抵抗的能力,一边喊疼一边威胁。
“我说你这个人缘是怎么混的?叫我一声好听的,我就让她们放了你,叫不叫?”孙丽丽很得意,把脸凑到洪涛耳边,打算继续占便宜。
“刚才我没参与扒洪主管的和_图_书裤子……”被张媛媛叫过来的几个女孩子里有一个比较委屈,她刚才确实没参加,只是看热闹的。
“活该,谁让你招他的,自己兜着吧。你们几个过来,跟孙主管一起给洪主管帮忙,不许捣乱,耽误了安装,我撕了你们的嘴,听见没?”张媛媛算是看出来了,不让洪涛把这个亏找补回来,他指不定还得憋着什么坏呢。既然不是什么精细活儿,让这些女孩子干一干也成,只要对工程进度有帮助,让她自己干都没问题。
“要死啊!你还有点主管的样子没了,闹出格儿吧!”可惜张媛媛比她们还快,房门打开的时候她已经到门口了,把这几个帮凶都堵在了屋子里。这些女孩子不怎么怕孙丽丽,倒是很怕张媛媛,全都低着头、贴着墙溜了,最后剩下孙丽丽,被张媛媛冷着脸训了一顿。
“扒!别留情,他不光刚才学你们,你们不在的时候他也没少在背后说你们坏话,扒光了算!”老刘?他早就没影儿了,此时正站在四楼平台上和灯架上那两个坏小子起哄呢,在洪涛和一群女孩子之间,他们坚定的选择了后者。和-图-书
“你急!我看你能怎么急!姐妹们,扒!”孙丽丽的一只手被洪涛抓住了,但她另一只手却是自由的,突然抓住了洪涛的皮带,发出了第二个命令。她手下那几位小妈咪也不是省油的灯,听见老大的招呼,丝毫迟疑都没有,解皮带的解皮带、拽裤腿的拽裤腿,还有一位干脆扑到了洪涛身上,压着他不让他起身反抗。
“笑什么笑!你们傻啊,他在学你们呢!好啊你洪涛,胆子大了不是,欺负到我们姐妹头上了,你等着,我饶不了你!”孙丽丽脸都绿了,洪涛这套东西确实学的有模有样,尤其是语气和阴阳顿挫上,比有些小姐都把握的好。但越是这样就越让她生气,她们自己人之间教授这些是为了挣钱,但别人这么说就是一种调侃了,甚至可以说是侮辱。
“坏了我负责,而且我也不让你们干那些技术活儿,就帮我整理整理线,有双手就会,成吧?”洪涛已经想好了,指着地上一截音频线。
“我可不懂你这些东西,万一弄坏了帮不上忙还得添乱!”孙丽丽一点承认错误的意思都没有,也不想去帮洪涛干活儿,理由也和图书很充分。
“……要不我按着她,你也扒她一次,该抓哪儿抓哪儿,这就扯平了吧?”张媛媛看见洪涛这个倒霉德性,脸还是绷着的,可怎么看怎么像是在笑。对于洪涛提出的问题,她也给出了解决方案,听上去还很公平。
“成吧,我大度点儿,不和她计较了。不过死罪能免,活罪难逃!我现在手里缺人,她们闲得有时间扒我裤子,不会没时间帮我干点活儿吧?”洪涛算是服了,这不是官官相护嘛。女人扒男人裤子那叫闹着玩,男人扒女人裤子那叫耍流氓。但这个亏不能白吃,必须想办法整整她们,否则以后自己就没法混了,动不动就给扒一次,成习惯了。
“不能就这么完了吧!她们都把我裤子扒了,这是人身羞辱!她还抓我……她是主谋!”洪涛本来就剩一只手,今天还穿了条比较紧身的牛仔裤,提了半天也没盖住屁股。可是一听孙丽丽受到的批评程度,立马就从椅子上窜了起来,这也太敷衍了,自己吃了很大亏啊。
“扒!扒哦!”不愧是干夜场的,平台上那些女孩子也不含糊,丝毫不介意看一场男人秀,跳着脚的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