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50章 心眼儿都不少

“你又闲着没事儿啦?要不要再帮我干点儿?”洪涛都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孙丽丽又来了。
“你怎么这么抠儿啊,至于嘛?我听老吴说你在单位里也不少挣,干工程也不少挣,连车都开上了,居然还搞这一套,小气鬼!赶明儿我给你拿两条好烟,你也别藏着了,和大家一起抽,这能花几个钱啊!”孙丽丽对于洪涛这种行为有点看不过去了,指手画脚的开始批判,还准备资助洪涛点烟。
“……张姐,我不成了,他太能说,都快把我说哭了,你这个笑话恐怕看不成了……”孙丽丽肯定不会让洪涛说迷糊,洪涛学得再怎么像,也达不到小舅舅那种发自内心的感觉,而且他明显是不具备这种阅历的年纪,可信度太低。但这番话也让她对洪涛这个人有了更深的认识,这尼玛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坏蛋,说瞎话就和喝啤酒一样顺溜。但凡要是换一个阅历不算太足的女孩子,真有可能会信,祸害啊!
“你也别以为混社会的时间比我长几天,就觉得自己比谁都明白。这么和你说吧,你所见到的社会并不全面,就是针尖这么大点儿。夜场确实是个社会阴和*图*书暗面的缩影,但它真的代表不了整个社会。如果你把你在这里的经历当成了你全部的生活积累,就会变得太偏激。现在你就有点这样儿了,心里比谁都没底儿,表面上却要装得比谁都强硬。你拿这一套对付那些小丫头没问题,应付客人也对,但别和每个人都这么交往,那不成刺猬了。你看我,多真诚、善良的人,你要是老拿刺刺我,我心底就算再善良也不舒服不是。我又不靠着你过生活,凭什么老被你刺啊!你得学会和人正常的交往,平等的交往,别老觉得男人都是你的客人。你以后也得结婚生子过日子吧,你还得浑身长刺儿的过一辈子?你看,哥哥我就打算割肉喂鹰,陪你过一过正常人的日子。我善良不?你感动不?”既然借鉴了小舅舅的思维模式,那就借全套吧。这番话以是小舅舅在歌厅里常说的,对方也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妈咪,但还是被小舅舅给感化了,胡哥胡哥的叫了半年多,以为找到了知音,可惜最终结果还是被男人给忽悠了。洪涛并不赞同小舅舅他们这种游戏人间的生活态度,觉得太飘了,不过在关键和图书时刻取取经还是必要的,尤其是在和这些捞偏门的人混的时候,他们那一套反倒更管用。
“你干脆包他们一辈子的烟吧,这里的事儿你不懂,还是别瞎说。干一行有一行的规矩,你以为天天供好烟他们就能多干活啦?工资我一份没少给了,这都是事先谈好的,该有的待遇也有了,不能随便更改。你倒是好心,那以后你不供烟了,老汪、老吴再找他们干活儿,没好烟了咋办?升米恩斗米仇懂不懂?你要是有钱花不出去啊,看到没,哥哥我浑身都是兜儿,实在不成明天我回家提个箱子来,你敞开往里装,我帮你花!”洪涛真顾不上手脏不脏的问题了,作势要去捂孙丽丽的脸,逼着她把声音放低,然后才小声的和她讲了讲不能这样做的必要性。
“我发现你年纪不大,脸皮可是够厚的。还想花我的钱,你就不怕被说成小白脸?”孙丽丽很是纳闷,按说像洪涛这个年纪的男人,见到自己一般都会不太自然,要不就是畏畏缩缩、要不就是外厉内荏,还得带着浓浓的歧视感觉。可眼前这个小男人却一点儿都不在意自己的身份,说话、相处的感觉就hetushu.com像是圈子里的人一样,只是有种淡淡的距离感而已。
“缘分……你个小屁孩知道什么叫缘分?别以为我叫你一声洪哥就真的当哥了,这是面儿上的称呼,知道不!”孙丽丽的自我调整能力非常强,一句话的功夫她就重新回到了原来的状态,又开始和洪涛斗嘴了。
可这次她居然没说话,眼神里那股子亮光都暗了下去,吐出一口烟,把脸笼罩在烟雾后面。洪涛觉得可能是自己的某句话触动了她内心软弱的地方,赶紧把话题转开,他不想和不太熟的人进行这种太认真的交谈。小舅舅常说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他虽然也不是啥好人,但是他信奉的这个道理洪涛觉得很有生活。
“听见怎么啦?连他们的烟我也包了!不就是几条烟嘛!”孙丽丽还不太服气,愈发觉得洪涛小气到家了。
“切,你还别吓我,我小时候还下过地呢,你干过吗?”孙丽丽把一大堆空纸箱挪到两边,从屋门口开辟了出一条小路,走到了面对大厅的窗口。这里唯一一个座位还被洪涛占据了,她干脆一屁股坐在了窗台上,也不怕把裤子弄脏,顺手从桌上拿hetushu.com起了洪涛的烟盒,给自己也叼上一支,不过没有火儿,就用脚尖轻轻踢了洪涛一下。
“哎呦,这屋子里还能待人嘛,我在外面看以为你这里着火了呢!全是烟,这是什么味儿啊,真臭!”也不知道干了多久,反正身边已经堆了一大捆焊接好的接头和连接线,两盒松香都已经见底儿了,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声。
“你的钱又不是偷来的、抢来的,都是血汗钱,我怕什么怕啊!就我这脸,还小白脸儿?你可真会夸人,他们都说我的肤色像印度人。”洪涛其实也觉得有点怪,自己以前好像没这么平易近人,可是现在看待有些东西和问题的时候,总是感觉和以前不太一样。难道说这就叫心智成熟了?但熟的也有点太突然了吧,快得让自己都有点不太适应了。
“我还真没干过……抽这个吧,那个太呛。”洪涛放下手里的电烙铁,不光掏出了打火机,还掏出了一盒七星烟。这是他的习惯,盯工地的时候总是带两种烟,一种比较普通,放在明面上大家随便抽,也算是和工人们搞好关系的一个小手段。但如果到了没人的时候,就会拿出另一盒更好的自己抽。
“别这么看hetushu.com着我,你要是想热泪盈眶,就帮我把上衣脱了,然后趴哥的肩膀上哭,反正也是感动一次,咱把效果最大化多好。其实我也不是对谁都这么体贴,主要是咱们头一次见面时,我就觉得你和张总挺亲切的,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能这就叫缘分吧。”孙丽丽是个活波的性格,骨子里喜欢说笑。虽然工作性质把她的性格改变了不少,但脱离了工作环境之后,她还是不由自主的会往本质上靠。
“放屁!谁打算看笑话了,还不是你哭着喊着要再让洪涛给你洗衣服。成了,别斗嘴了,都快十点了,今天我看也干得够多的了,下班吧,我请客吃夜宵去。叫上那几位师傅一起去,他们蹬低爬高的也累了一天,一起吃顿饭吧,算是我对他们的感谢。”孙丽丽话音一落,屋门口就响起了张媛媛的声音,合算这位是和孙丽丽一起来的,但没进屋,而是站在屋门口听墙根呢,现在还要装好人,太尼玛坏了。
“哎呦喂,我说大姐,咱能小点声不?”洪涛如果不是手太脏,早就一把把孙丽丽那张破嘴给捂上了。这个女人心眼倒是不错,可这张嘴都快赶上自己了,而且还是逮着啥说啥,毫无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