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53章 说亮话

最终洪涛也没吃那块肉,凭啥啊!自己从小就不吃肥肉,瘦肉都得挑着吃,父母都没管自己,你个小丫头片子还反了天了!当然了,他也没正面和孙丽丽对抗,而是借着她回身从包里拿手机的机会,把那块肉偷偷扔到了地上,还装着嘴里在嚼的样子。这番小动作能瞒过孙丽丽,却瞒不过坐在对面的张媛媛。不过这个女人并没揭穿自己,只是眨巴了眨巴眼,用筷子虚点了自己一下。至于她是啥意思,洪涛也不明白,爱啥意思就啥意思吧。
“……我不喜欢吃肥肉……”洪涛看着这块扣肉,犯愁了。自己是喜欢吃那盘梅菜扣肉,可夹的都是梅菜,根本就没夹肉啊。
这些碟片不是CD、也不是VDC或者DVD,而是一种叫做LD的大光碟,和炒菜锅差不多大,全名叫Laserdisc,镭射影碟。这玩意家庭一般不会用,因为成本太高。不过贵也有贵的好处,就是画面分辨率够高、声音效果好、容量大、音质也好。
“孙主管愿意去就去吧,我这个人丢三落四的,有个人跟着也是好事儿。反正有车在,一脚油门就到了。”张媛媛可以拦着孙丽丽不让她去,但洪涛不能跟着一起拦。她这番话就和刚才自己在控制室里说请客吃夜宵一样,都是口不对心的。洪涛已经想好了,这笔钱分给孙丽丽一半儿,至于说她给不给张媛媛和*图*书那就是她们之间的问题了。
“本来就二三百块钱一片,他们还给你这么多回扣,他们是傻子啊!”孙丽丽又来了,她对洪涛所说的钱数有点怀疑,进而对洪涛的话也就不相信了。
“吹牛!”孙丽丽让洪涛挤兑的没话了,但是还不服。
香港的正版碟片之所以贵,并不是制造工艺不成,而是人家有版权这么一说。每张碟片上收录的歌曲都是要付给艺人版权费,这也是艺人的一项重要收入。如果大家都把别人的创作拿去白用,谁还有创作的热情?久而久之大家就全都不创新了,互相剽窃着玩吧。
“这不就完啦!吧台主管必须能分清楚真酒和假酒、服务主管必须能分清楚豪客和散客、我这个设备主管当然也得能分清楚真碟片和假碟片啦!您要是想学啊,明天买几条好烟拜我当师傅,我专门教给你如何?”正经话没说两句,洪涛的破嘴就又忍不住了,尤其是碰上孙丽丽这样喜欢挑衅的,必须拿话当刺刀,狠狠的刺回去,让她插嘴多废话!
这时候歌厅、夜总会里放歌所用的不是电脑系统,而是一台一台的影碟机。有多少间包房就得准备多少台影碟机,每间房里还得装一个点歌器,你想点啥歌就通过这台点歌器告诉控制室里的打碟员,打碟员再从装着上百张碟片的碟柜里按照编号准确的找出相应的www.hetushu.com碟片,再找到所需的那首歌,塞进影碟机,按相应的数字键播放。最熟练的打碟员一个人满负荷的时候可以照顾二十台影碟机,简直就和机器人一样,头都抬不起来。
“洪主管,那你有没有渠道购买这些碟片?这件事儿应该也算在设备安装配套里,干脆也由你一起办了吧,就别去麻烦汪总了。”张媛媛基本听明白了,她倒是痛快,直接把采购权扔给了洪涛。
张媛媛倒是大方,可这就让洪涛有点为难了。他不知道张媛媛是有意在考验自己啊,还是她确实不了解。和这种人精一样的女人打交道,平时可以说说笑笑,但到了正经事儿上必须要多想想,否则死都不知道咋死的。自己目前是拿着高薪的设备主管,身份不一样了,不能再私下里挣这种回扣,一旦被她知道这就是吃里扒外啊。任何一个企业的管理者都容不下这种人,更何况是有夜场背景的女人呢,她们最恨的就是背叛。
“那你是怎么分出来的?”孙丽丽算是和洪涛杠上了,经常会在一些问题上和洪涛作对,不知道这是她们俩之间的分工啊,还是她自己的决定。
邱大勇四十多岁,中等身材,就在积水潭医院对面的胡同里租住了一个小院子,五六间房,孤身一人。这里既是他的居住地,也是库房,平时的交易地点并不在这里,只有个别非常熟悉的和图书客户才知道他这个老窝儿,洪涛就算其中之一。当年第一次找他买碟片的时候,他刚在京都落脚不久,还没这么多讲究,现在买卖做大了,他人也谨慎了,不是知根知底的客户一般他都不露面,只是让个小伙计不怕麻烦,就为了安全。
“孙主管,您能分清楚哪位客人有钱、是最终结账的,哪位客人没钱、是跟着吃请的吗?”洪涛也没去和她讲解如何区分两种碟片的技术,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国内的大部镭射影碟都是刀版,根本不用付版权费,说白了就是自己复制人家的母盘,然后弄个工厂偷偷压制。由于当时的国内环境,被刀版的公司就算发现了,也无法追究偷盗者的法律责任,所以在国内市场上,除了国营的音像店之外,基本都是刀版碟片。
洪涛真能买到便宜的碟片吗?香港带过来的碟片真的那么贵吗?答案是一个字儿:对!
“那我也去!我带着钱和支票!”孙丽丽可真能搅合,质疑不成功,又打算当跟屁虫。
“就是就是,我还想挑挑我喜欢的歌儿呢。来,吃肉,这块最大,看你最爱吃这盘,给你!”孙丽丽一秒钟之前还怎么看洪涛怎么别扭呢,一听说洪涛让她去了,立马就喜笑颜开,亲自夹了一块扣肉放到洪涛的碟子里。
可是直接拒绝也不成,人家该说了,合算你拿着那么高的薪水就只动嘴啊!明知道和-图-书在哪儿采购,也算是份内的工作,咋就不去干呢?她们是恨背叛者,但也不喜欢偷奸耍滑的。
“……不喜欢吃也得吃!一块肉,吃了能死啊!”孙丽丽的表情又变了,咬牙切齿的忍了半天,才勉强算是没把筷子扔到洪涛的脸上。这个人也太讨厌了,对他稍微好一点就翘尾巴,这不是故意和自己作对吗!
“……这倒不是不成……不过我得把话说在前面,不管是谁去采购,对方都会按照张数返还提成的,这也是规矩。如果您自己找人,这笔钱归您自己;如果您去找汪哥,这笔钱就归汪哥;要是您让我去,那就归我了。按说吧,这种事儿在夜场里都是由甲方自己采购的,干嘛平白多花万把块钱呢……”左右为难、左右权衡之后,最终洪涛既没选择同意,也没选择说不,而是把采购碟片的内幕讲了出来。其实他就是变相的脱手,爱谁去谁去,自己还是别沾这份儿烫手的钱了。
“分不清的是傻二喽……”一到关键时刻,孙丽丽就会带出一句半句的家乡话来,都成习惯了。
“丽丽,你也不懂别乱讲!洪主管,这单采购还是由你去吧,回扣也是你自己处理。如果碟片真的可以用,你是为我省了十几万的资金,他们不给你回扣我也会给你奖励的。现在正好相抵了,这件事儿你就当我不知道,按照你们的规矩办。好了,不用推辞,就这么定了hetushu.com。”还没等洪涛回答,张媛媛就制止了孙丽丽的质疑,斩钉截铁的把这件好事儿扣在了洪涛脑袋上,还不许拿下来。
洪涛也算是圈子里的人,而且涉入这个行业的时间还挺早,自然知道谁卖这个玩意,而且还是长江以北最大的批发商。这家伙叫邱大勇,说不上是哪儿的人,嘴里啥口音都有,全都学串了,由此也可得知他待过的地方不少。不过汪建新说他很可能是福建人,因为邱这个姓在福建某些地方是大姓,往往好几个村子都姓邱。
“你去干嘛,把钱和支票给洪主管,还怕他跑了?”张媛媛又把孙丽丽的提议否了,但是脸上带着的不再是严肃表情,而是一种戏谑般的轻笑。
这玩意真正的制造成本并没多少,贵就贵在版权费用上,不用支付版权费了,国内的刀版碟片自然就便宜,价格一下子下降了好几倍,这都有钱赚。不过毕竟是刀版的,又不像CD、VCD一样是大众消费品,所以这种比较专业的镭射影碟刀版在市面并不常见,它的流通渠道都是暗的,只在一个小圈子里销售,最主要的客户就是歌厅、夜总会这种单位用户,谁家不是一买上百张。而负责安装设备的工程人员近水楼台先得月,一般都会把采购这些碟片的活儿揽下来,从中再赚甲方一笔。有些比较狠的干脆就打着正版碟片的价格蒙人,一张镭射影碟的利润少则几百,多则上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