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56章 为你把眼哭瞎

“你如果不说有回扣的事儿,这些钱就都是你的了,为什么要说呢?就算你不说,只要有便宜的碟片,我估计张姐还得让你来采购。就算不让你来采购,只要你和老邱说好,我估计他也不会出卖你吧,这些钱就还是你一个人的。”洪涛在开车,孙丽丽没法再把钱推让回来了,不过她还是不死心,又追问起了洪涛的思路历程。
“哎呀,你连残疾人都打,太狠心了吧!”江竹意的身手如果放在空旷的场地上也踢不到洪涛,金月就更别提了。早就算计到了女孩子会有这个反映的洪涛瞬间向后退了一大步,然后把自己包裹着石膏的左臂抬了起来,表情要多悲愤有多悲愤。
“停战!不逗了!我是个病人,你看,石膏还没拆呢。这几年不见,你个子又长高了啊!”该占的便宜都占够了,洪涛开始高挂免战牌,还把受伤的胳膊举了起来,慢慢靠近了金月。
“来吧,分赃!你一半儿、我一半儿,公平吧?”洪涛大大方方的把书包拉开,把报纸一撕,拿起一沓子五十元钞票放到孙丽丽腿上,另一沓子留在自己包里。报纸团成了一个球,向后一扬手,扔到后座上去了。
“他给你的www•hetushu•com是钱吧?好处费?”刚关上车门,孙丽丽的脑袋就凑了过来,盯着洪涛的书包,都快把脸贴上了。
“师傅,您这张《虎胆龙威三》的光盘是哪儿买的……”一根烟还没抽完,身前突然站定了一个人,然后传来一个女声。洪涛听着有点耳熟,抬头一看!心里就是一哆嗦,怎么就那么巧呢,站在自己眼前的居然是她!
“哎……你、你眼睛怎么了?”这个年轻女人正是洪涛小时候的玩伴儿、小学同学金月。她比小时候长得更大气了,不过失去了那种洋娃娃一般的可爱,但也算是个大美女,尤其是一对儿圆圆的大眼睛和一头波浪般的长发。可是眼下这对儿大眼睛里满是疑惑,洪涛的表现让金月有点吃惊,他的眼睛好像看不见东西了。
“给我干嘛?我没说要你的钱!张姐不是说了嘛,她不管你拿多少回扣,只要碟片能用就成。”孙丽丽没想到洪涛会和自己分钱,而且还是一人一半,又把那沓子钱放了回来。
“哎呀,还很有定力嘛,拒腐蚀永不沾?这也是规矩,既然我带你一起来了,还让你进了屋,那就是同伙儿,见面有份儿懂不?拿和-图-书着吧,你是回去给张总也好,或者自己花了也罢,我都不管。而且你放心,除了你和我之外,我不会和任何人说起这件事儿的,就算以后你要和张总坦白,我也不会承认,这件事儿压根儿就没发生过!收好,下一站咱去挑迪曲,这可得你来做主了,你觉得什么好听就买什么。不过你可得挑快点,别磨磨蹭蹭的,我还有一大堆活儿要干呢,那三个工人没有我盯着,一天也干不了什么活儿,咱们要速战速决!”洪涛既然已经打好主意要带孙丽丽来,这个钱就必须给她,要不要都得给。所以那沓子钱很快就又回到了孙丽丽腿上,不等她再多废话,直接就发动了车子,沿着胡同向西而去。
“你又胖了……少吃点吧,有没有一百五?”洪涛的手已经沿着金月的头发摸到了姑娘脸蛋上,还故意捏了捏,然后很严肃的提出了批评。
两个人说说笑笑很快就出了胡同,向南一拐再向西不远就是大众艺术音像店。这里卖的都是正版音像制品,由于挨着两个最大的音响器材城,所以还有很多高品质的试音级别CD盘,其中就有舞曲类的,货色很全也很新潮。洪涛对蹦迪热情不大,m.hetushu.com也就不太清楚现在夜场里都流行那些迪曲,干脆把挑选、试听迪曲盘的任务交给了孙丽丽,然后自己提着两兜子影碟蹲在门口台阶上抽烟等着她。
“你可真够贫的,闭嘴!要不我踢你胳膊!”孙丽丽知道洪涛说的肯定不是赞美自己的话,但听着也不像骂人,也想不起该如何反击,只能拿出女孩子惯用的招数,不讲理!
“去你的!讨厌,谁有一百五啊!我问你呢,眼睛怎么了?”金月原本还很关切的眼神立马就被洪涛这句问话给扫光了,如果不是看在洪涛有可能是个残疾人的份儿上,早就一脚踢过去了。
“你给我过来!让我踢一脚就算扯平了,要不我告你爸……告你姥爷……你过不过来!”金月还像小时候一个习惯,一旦被洪涛欺负了,头一个想起来的就是告家长。可是当她说出第一个告状对象时,马上觉出了不对劲儿,赶紧换了一个,可是换到第二个,还是不对劲儿。洪涛的父母没了,姥爷走得更早,说这两个人谁也不合适。这下更让她抓狂,双手一叉腰,怒目圆睁,咬牙切齿的发出了最后通牒。
“……好啊!你又骗我!我踢死你个坏东西!”刚开始金月听http://www•hetushu.com得还有点感动,可是两秒钟之后她就如同一只母狮子般的爆发了。这还用琢磨嘛,自己被骗了,他根本就没瞎,而是借着这个误会在占自己便宜呢,要是再晚明白半分钟,说不定他的手就伸自己脖子上去了。太可恨了!好几年没见面儿,一见面就吃亏,什么同学情、发小情,全都化为一腔怒火,然后凝聚到右腿上,一脚踢了过去。
“你是洪涛吧!……”一个穿着牛仔裤、白毛衣,留着披肩大波浪长发的年轻女人站在洪涛面前,当洪涛抬头时,就算还戴着开车时的茶色墨镜,依旧一眼就被认了出来。
“还说呢,都是想你想的啊!每天想起再也看不到你了、以后会有一个和猪一样胖的男人娶你当媳妇,我都以泪洗面啊!哭着哭着就哭瞎了……”洪涛嘴上回答着金月的问题,手上也没闲着,摸完了脸蛋摸鼻子、摸完了鼻子摸下巴,还有顺着衣领往脖子里去的趋势。
“你说的还真有道理,眼睛小的人通常心眼就小。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嘛,房子小窗户一般就小,总不能一面墙都是窗户吧。你的心眼就不小,看这两扇窗户就知道。不过我觉得你的窗户安反了,人家的推拉窗都是左右推拉和图书,你这个是上下推拉,谁给你装修的,让他们给你返工!哈哈哈哈……”互相挤兑着玩儿洪涛根本不怕,这类话他肚子里全是,随时都能掏出来一大把,还不能是简简单单的贬低,必须得拐弯抹角的恶心人,马上能听明白都算档次不高。
“我是雷锋呗!视金钱如粪土呗!被你们两个美女晃花了眼,想在你们面前卖卖好,以后能有机会多给你们俩洗洗衣服呗!”洪涛没法和孙丽丽说自己是咋想的,那玩意说出来也没人信。人就是这么怪,原本真实的想法说出来反倒会被人误会,编出来的假话反倒更容易被人相信。
“你是金月吗……来,让我摸摸……”洪涛显得很惊喜,放下两兜子影碟,摸摸索索的站了起来,伸着两只手就往女人脸上摸。
“你心眼可真够小的,不就帮我洗了一条裙子嘛,每次都提,就好像你吃了多大亏一样!”孙丽丽一看洪涛的态度就知道他不想和自己坦白,干脆也就不问了。不过一想起哪天洪涛怀着鬼心思背自己回家,还帮自己洗裙子的事儿,就忍不住的想笑。
“哎!别尥蹶子啊,撞了人你哭都来不及。”洪涛是有恃无恐,现在可以随便挤兑她,她也没辙,更不能和自己动手动脚。